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請叫我Killer
請叫我Killer 連載中

請叫我Killer

來源:google 作者:牛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言離 牛鬼 都市小說

出租屋中一個不起眼的男子,誰能想到竟是世界上鼎鼎大名的殺手「影虎」,遊盪在都市生活的喧囂中也不能得到片刻安寧……展開

《請叫我Killer》章節試讀:

在經濟發達的現代社會,大多數現代的年輕人,只知道國外的跆拳道,拳擊之類,而華夏的傳統武術早就被大多數人遺忘,但是被遺忘不代表就此絕跡了,恰恰相反,華夏的武林高手往往信奉者高手在民間的形式準則,這不江言離看着飛機頭的巴掌快要落在小女生臉上的時候也是忍不住就要動手了。

但是還沒來得及等江言離動手,只見小女生直接一個閃身就躲得過了飛機頭的巴掌,並且直接一個寸拳打在飛機頭的手背上,以江言離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看出來這一圈是含有武術功底在裏面的,按照江言離的推測,等會飛機頭的手掌就應該腫起來了,到時候就要變成砂鍋大的拳頭咯,看着小女生有自保之力,江言離就更加沒有急着出手了。

被小女生一記寸拳打在手背上,飛機頭也是瞬間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肉眼可見的手背紅腫了起來,這讓的飛機頭更加暴怒了,這不是因為疼而生氣,而是因為自己面子上掛不住啊,人沒打着,反倒是自己吃了一記暗虧,都知道華夏的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面子掛不住。

到了這個時候,飛機頭也不裝了,這就就是招呼着自己的小弟們全部沖了過去,面對對方的人多勢眾,小女生也就是面色稍微蒼白了一分,不過也並沒有膽怯的退走,而是頗有女俠風範的迎面沖了過去,江言離只覺得自己有些眼花繚亂了,什麼過肩摔,掃堂腿,靠山撞,擒拿手,被小女生運用的相當之流暢,簡直就是行雲流水啊,最重要的是,打架的過程中,那初具規模的地方不時的晃動着,不得不說,江言離實在是色中餓鬼,都這種時候了,他都還沒忘記過眼癮。。。。。。

沒一會一群人就被小女生一個人撂倒了,沒幾個還能站着的,不過小女生顯然也是不好過,她的一條手臂被震的發麻,清純的小臉蛋上此時也布滿了香汗,櫻桃小嘴一開一合微微喘息着,顯然剛才一番搏鬥已經讓她的體能有點支撐不住了。

小女生看着自己眼前躺着的一群手下敗將,卻沒有發現人群中已經沒有飛機頭的身影了,只見飛機頭不知什麼時候去摸了一把棍子攥在手中,棍子的粗細長短跟棒球棒一樣,等到小女生髮現不對勁轉過身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只見棍子在她眼中不斷地放大,眼看着就要砸到她頭上的時候,只聽見一聲輕響,他發現自己的身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身影,那看似瘦弱的身影此刻在她眼中卻高大似山,是那麼的的巍峨。

「我說,對一個小女生用這種兇器,不太好吧?」只見那道身影說道。

要問這道身影是誰,那自然是在旁邊看戲已久的江言離了,怎麼說這位小女俠也是為自己擋災,要是在自己眼前讓她被傷到了,那可真是讓他情何以堪啊。

江言離一隻手抓着棍子,一邊和飛機頭對峙着,「小子,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趕緊滾!」看着自己的攻勢受阻,飛機頭也是漲紅了一張臉,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光彩,不過都這個時候了誰還能想到那麼多啊,不過更讓他驚訝的是,剛剛自己全力一棍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被江言離給抓住了,心裏也是知道自己等人這次是踢到鐵板了,不過為了面子,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認慫呢?

「這年頭,我勸你不要拿着棍子到處亂跑,要知道,現在自衛行為,我就是拿着這根棍子把你打進醫院也不算違法的。而且和諧社會,不要整天打打殺殺的嘛,一不小心傷到了花花草草,那也是罪過啊。」江言離稍微一用力,飛機頭手裡的棍子就被奪了下來。

看着自己的兇器都被人家奪去了,飛機頭也知道今天這事是沒辦法了,只好大手一揮,示意着小弟們撤退了,雖說今天讓他丟了面子,但是和進局子相比,自己還是更願意丟面子。轉身就看到剛剛看守江言離的小弟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暈倒在地了,好在還在喘氣呢,一群人就這麼灰溜溜的在人群的噓聲之下跑路了,至於經典的放狠話環節直接被他們略過了,飛機頭也不傻,江言離一看就是個狠茬子,現在放狠話,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看着這場鬧劇算是結束了,江言離轉過身看着不知道是脫力了還是被嚇着了癱坐在地的小女生,伸出了自己的手道:「怎麼樣,你沒事吧?」

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手,小女生猶豫了一下就把抓住江言離的手站了起來回應道:「我沒事,謝謝你了。」

「你沒有哪裡受傷吧?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啊?」江言離問道,聽着江言離重複性的話語,小女生心想「你難道巴不得我受傷嗎?」當然了,這只是心裏想想,他可不會蠢到說出來,她還是禮貌性的回答道:「沒有,沒有,我好好的呢!」

「真的沒有?」

「真沒有!」

「有就說出來,我會對你負責的!」

聽着江言離帶有一絲調戲味道的話語,小女生的小臉蛋上也是爬上了一縷緋紅,「那個,我真的沒事了,還有,那個你能先把我的手鬆開嗎?」

原來剛剛將小女生拉起來以後,江言離的咸豬手就一直抓着小女生的手沒有鬆開過,並且還時不時的捏兩下,清純的小女生哪受得了啊,直接小臉蛋都整個漲紅了,江言離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好像有點不妥了,趕忙將自己的咸豬手鬆開,並且假裝「憨厚」的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啊,我忘了·,我忘了,抱歉抱歉。」

不過嘴上這樣說著,江言離的心裏還想着小女生的小手那溫潤的手感呢,雖然小女生是個練家子,但是小手上並沒有結老繭,反而異常絲滑,江言離暗道一聲可惜,可以的當然是沒能多抓一會了......

看着江言離一會一幅流氓模樣,一會一幅武林高手的樣子讓小女生心裏一陣彆扭,心想着「這人怎麼這樣啊?」,但是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心裏對江言離多留了個心眼。

「那個,承蒙姑娘仗義出手相救,我叫江言離,敢問姑娘芳名?」聽着江言離這一句作古的問話,小女生也是笑了笑,「我叫趙寶兒,你叫我寶兒就好。」

江言離看着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清純活力氣息的少女,由於剛在一番激烈的搏鬥以後,小女生精緻的小臉蛋上正香汗淋漓,白皙的皮膚底下透着一股嫣紅,看的江言離那一個春心蕩漾啊,小女生身材姣好,該凸的該凹的都有,一身白色的運動套裝看起來十分是幹練。

江言離那打量的目光自然是沒有逃過趙寶兒的眼睛,頓時嬌嗔到:「你看什麼呢!」

「啊?沒看什麼,沒看什麼,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沒有受傷的地方你不知道,你也是因為我才遇上這攤子事,那個為了表示感謝,這樣吧,我搶你吃個飯吧。」眼看着自己的行為被察覺到了,江言離身為一個滿嘴跑火車的渣男,自然是趕緊不留痕迹的轉移話題了。

「不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既然現在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事。」顯然趙寶兒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直接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準備離開了。

江言離前幾年都是在執行殺手任務,至今也還是個小處男,自然青春的荷爾蒙比較旺盛了,好不容易遇上一個有意思的女俠,自己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放她離開了,不管怎麼說電話號碼得弄到,不過現在她都要走了,自己該怎麼辦呢?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給飛機頭當和事佬的韓管事帶着一批保安走了過來,大概有十來個保安,看到這情況,江言離內心竊喜,看來寶兒暫時是走不掉咯,不由得連帶看向韓管事的目光都變得柔和了起來......

韓管事哪知道此時江言離心裏是怎麼想的,他只知道今天飛機頭的生意沒成,自己又要少拿一份提成,此時正不爽呢,看着江言離還沒走,這不就帶人過來發泄發泄了?

「唉,我說你這個小夥子,我幫你們調解,你不領情也就算了,怎麼還能動手打人呢?還有你這個小姑娘,年紀輕輕,怎麼能不學好出來打擊呢?現在你們來跟我走一趟吧!」

韓管事不愧是活了這麼多年的老油子了,一上來就先發制人,先給他們定性為打人,讓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

不過他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趙寶兒很顯然是不打算給他留什麼面子,直接不滿的道:「我們憑什麼要跟你走啊?剛剛他們動手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你啊?本就是他們碰瓷在先,你肯定是跟他們一夥的。」

看到自己直接被拆穿,韓管事就是臉皮再厚也有點遭不住了,老臉直接紅了起來,「憑什麼?就憑我是這家商場的的管事,你們在我的市場裏面鬧事,我要是不教育你們一下,你們還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們要是有意見,那就等**來了,跟**慢慢說吧!」

一聽到韓管事搬出來**這座大山,趙寶兒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畢竟在和諧社會,**的威懾力還是相當大的,但是她哪兒能想到韓管事居然報警了呢?事實上,韓管事根本沒有報警,剛剛只不過是韓管事看她們年輕,在嚇唬他們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