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冷師尊,本座只想誘你入魔!
清冷師尊,本座只想誘你入魔! 連載中

清冷師尊,本座只想誘你入魔!

來源:google 作者:三隻肥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卿 古代言情 葉敬之

【重生➕女強➕復仇➕黑化➕佔有】【美艷·高貴女王·魔尊X清冷·佔有慾·仙尊】正經人文案:雲卿重生前怎麼也想不到,她堂堂魔尊居然拜了她的死對頭葉敬之為師重生後,雲卿更想不到的是,葉敬之竟然暗戀她?!可是,前世的雲卿就是被葉敬之一劍穿心而死的啊……沙雕版文案:雲卿:我重生了,但發現殺我的仇人,腦子有病該不該對腦殘患者下手,在線等,挺急的葉敬之:我殺了我的心上人,發現她重生了,她想拉我入魔好開心,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展開

《清冷師尊,本座只想誘你入魔!》章節試讀:

雲卿轉頭一看,只見一個女人握劍衝來向她刺去。

她看清了那女人的臉,本可以躲開,卻只側身避開要害,讓那劍直直捅在了她的肩處。

雲卿輕哼一聲,對着那女人挑釁一笑,而後卻滿臉驚慌失措,放聲大叫:「師尊!救命啊!」

那女人沒有一擊必殺,又見雲卿挑釁的那一笑,殺意更盛,她將劍拔出,正要再刺去致命一擊。

不料葉敬之竟瞬時出現,將劍擊落,又一掌將女人打退。

葉敬之慌忙上前扶住雲卿,「對不起,我來遲了。你怎麼樣了?」

雲卿臉色蒼白,虛弱地說:「師尊……我好疼……」

葉敬之瞬時慌神,臉色比雲卿還慘白。

周圍的修士聽見雲卿的求救紛紛趕來。

一位年輕的女修士挺身而出,「我是醫修,我來醫治。」

醫修為雲卿醫治時,雲卿淚水滿盈,一臉痛色,只能緩緩以氣聲道:「師尊,她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啊……」

葉敬之看向那名刺殺的女子,滿是殺氣,狠厲地走向她,正要下手殺她時,連平燈匆忙趕來,喝聲制止。

「玉淵!手下留情!」

連平燈阻擋在葉敬之身前,急道:「紫夢只是將你徒弟錯認了,她並無惡意!好在你徒弟也無事,不如就饒恕她吧?」

那女子,也就是江紫夢,伏在地上,被葉敬之一掌打得猛咳出血,卻仍一臉狠色,瞪着雲卿。

她尖聲叫道:「我沒有認錯!她就是那個賤人!她回來了,她回來了!」

葉敬之聽言,神色陰暗,繞過連平燈,又是給了江紫夢一掌。

江紫夢七竅流血,已是奄奄一息。

「玉淵!」連平燈只能眼看着,難以阻擋。

「師尊,饒過她吧。」

雲卿的傷口已處理好,她捂着傷口,幽幽出聲。

葉敬之這才頓住身形。

雲卿咬着下唇,淚水朦朧,滿是無助:「我知道定是這位前輩誤會了,我不怪她……只要前輩向我道歉,我便原諒她。」

前來的修士越來越多,周邊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

「風清門的紫夢仙子誤認了玉淵仙尊的弟子,想要殺了她,結果……你也看到了。」

「害,這也怪不得別人了……玉淵仙尊的弟子叫什麼?真是楚楚可憐的,叫人心疼。」

「好像叫思靜,剛剛在宴上還把我家師尊嚇了一跳,也難怪這紫夢仙子……」

「我說這仙尊的弟子和魔尊當真是不同。心胸寬廣,人還善良,這紫夢仙子只要道個歉,這事就揭過了。」

江紫夢意識尚在,聽見周圍的議論,氣得又嘔出一口血,她吊著一口氣,抬起頭,猙獰道:「要我向你這個賤人道歉,做夢!」

雲卿的淚直直往下流,哭聲道:「不知是我何事做錯,竟讓前輩如此厭恨我?」

周遭的議論更甚,皆是指責江紫夢,感嘆雲卿寬容。

江紫夢求助葉敬之,只見他冷眼相看。

她只覺此時情境與百年前何等相像,只不過伏地垂首的人,成了她自己。

她向葉敬之嘲諷道:「你這百年來還真是沒變!你當日對她的無情,比今日對我更甚!你以為她真原諒你回來了嗎?我等着你的報應!」

葉敬之攥拳而立,低頭不語。

江紫夢又環顧四周圍觀的人,罵道:「真是一群瞎了眼的蠢貨!」

周邊看熱鬧的修士臉色一變,滿是不悅。

「這,這紫夢怎麼如此說話!」

「她何時變得這麼刻薄了,當真心胸狹隘……」

雲卿掩面而泣,可心下甚是歡喜。

江紫夢呀,這才哪到哪?當初她所受的非議、唾罵、羞辱,她所飽嘗的痛苦、折磨,她都會一絲一毫,盡數送還!

雲卿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輕嘆道:「既是前輩仍是恨我,那便罷了。我也不再追究——師尊,我想回家了。」

葉敬之扶着雲卿,看向連平燈,冷聲道:「這事我希望有個處置。」

連平燈連連稱是。

雲卿依在葉敬之懷裡,楚楚可憐,默然不語。

這些人啊,總是偏護表面上弱勢的一方,卻不真正去追究孰善孰惡,孰是孰非。

從前雲卿為善,卻落得遍體鱗傷。

如今,就由她來當一當這作弄人心的惡人。

百餘年前。

風清門主殿上。

「雲卿,快把紫夢救命的芝草還來!」

連平燈高坐在殿前,厲聲斥道。

眾弟子圍在大殿周圍,對殿中心的雲卿指指點點,低聲指責。

雲卿一身紅衣,挺直站立,揚起頭,大聲說道:「我沒拿什麼芝草。」

一位瘦弱矮小的男弟子站出來,面孔扭曲,指着雲卿叫道:「我親眼看見她趁着沒人的時候,進了江師姐的偏房偷走了芝草!」

雲卿嗤笑一聲,瞥了那個男弟子一眼,「沒人的時候?那是什麼時候?誰不知道江紫夢一生病就和那快死了的皇帝一樣,周圍圍着一群人伺候。什麼時候見過她的院里沒人?」

連平燈怒火衝天,「事到如今,你還不知悔改!雲卿,那可是紫夢救命的草藥!」

雲卿皺眉,語氣有些不耐煩:「我沒拿,也從來沒見過,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有誰能證明?」有弟子質問道。

雲卿不願理會這些不願相信她的人,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質問的弟子。

一時間,殿內陷入了僵局。

這時,江紫夢被人攙扶着走進殿內,走一步喘一聲,走兩步咳一句。

「雲師妹,如若以前我有對不住你的地方,請你原諒我,求求你別拿我的性命開玩笑。」

江紫夢腳步虛浮,臉色蒼白,淚眼汪汪地看着雲卿,一副柔柔弱弱的可憐模樣。

殿內的弟子一見江紫夢這模樣,對雲卿的指責更甚。

「雲卿,你怎麼如此歹毒的心腸!竟置他人性命於不顧!」

「是啊,看在同門的面子上,雲師妹你就拿出來吧。」

「這雲卿真是……哎!」

雲卿一見江紫夢就滿心厭惡,不願多言。

她隻身一人,站在大殿**,謾罵、指責如洪水將她淹沒,她仍抬頭挺立。

雲卿如一朵驕傲的沙漠玫瑰,無論處境如何,無論險阻多大,依舊炙熱地綻放。

她有她的堅韌,她的傲骨,寧折不彎。

可是,這並不代表,她不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