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情起彌澤
情起彌澤 連載中

情起彌澤

來源:google 作者:心生白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思淇 赤羽

司命對玉衡說,正是因為不懂,方能寫出恩怨離合,生死相隔和愛而不得,如果神仙有情,又怎會忍心讓世間凡人嘗盡人間六苦展開

《情起彌澤》章節試讀:

楚魔宮大殿一時間人聲沸騰,場面十分混亂,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傻了眼,幾位長老也開始交頭接耳。

也難怪他們會這樣,平日思逸不插手魔界之事,一出手便是除去了羅晉!

而且宮內素有閑話,謠傳這兩位小殿下已經不睦多年,思逸墜井正是赤羽出手相救,傷勢未愈本應該好好休息,卻突然出現將思逸抱走。

這個時候,幾個平日里就喜歡八卦的護衛嗅出了一絲味道,相視一笑之後便默契的圍成一團。

「不是說兩人不合嗎?我倒是覺得少主對?」

「打住!這可不敢亂猜!」

「怕什麼!自當是姐弟情深,哈哈哈。」

羅都計淵卻在此時頓感心力憔悴,昭告所有人,如今見三界祥和天下太平,他已經打算退位讓賢。

他此話一出,大殿上突然變得安靜,再沒人敢發出聲音,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不已。

右使桀修見狀率先出言挽留,他表示雖然如今三界太平,但魔界此時易主,是否有些突兀。

「屬下認為此事不宜過早決定!」

羅都計淵態度十分堅決,尊者之位他已經坐了幾萬年,像今天這種場面,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回,如今越來越想過些逍遙自在的日子。

只是選誰承魔尊之位,還有些猶豫,他心裏還是屬意赤羽的,畢竟是他唯一的兒子,可赤羽年紀尚小,思逸倒是合適,但她元神受損尚未恢復,況且還是個女兒身。

「這繼位人選,本尊倒是想聽聽爾等有什麼建議!」

右使桀修見他心意難改,再多說已經無益,看來退位之事已定,於是他上前一步。

「尊上,既然您心意已決,那屬下斗膽!少主赤羽堪當大任!」

如今魔界尚有四大長老,宿長生精通醫術,平日只喜歡與草木相伴,冥玄自在逍遙,不問宮中事物。

禹泰胤則是個情種,自從夫人亡故,便一蹶不振,現在還管事的也只有夜不尋一人。

此時其它幾位長老一言不發,夜不尋見三人模樣心中嘆了口氣,緩緩向前。

「長公主內力深厚,已有千年修為,可承魔尊之位!」

夜不尋此舉是因為平日和思逸走的近些,赤羽這些年性格越發寡淡,很少和人親近,況且他認為,思逸又剛剛吞噬了羅晉的元神,修為大增指日可待。

此時羅都計淵還在猶豫,桀修又上前一步。

「長公主的脾氣秉性並不適合,還請尊上三思!」

桀修並沒有什麼私心,畢竟像此等大事,關乎魔界日後的生死存亡,自然應當舉賢避親。

而且赤羽年紀雖輕,但天資卓越,平日里十分勤勉,雖然只有百年修為傍身,但與長公主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夜長老見狀,當然不肯罷休,他認為自己比桀修了解思逸,立即出言反駁。

「右使大人雖然和長公主有婚約,但說到脾氣秉性,未必有老夫了解吧?」

桀修此人並不善言,情急之下再說不出什麼道理來。

「請夜長老為大局着想!」

與大殿上的爭吵不休相比,赤羽的彌澤殿就安然許多。

他小心的支撐起景思逸的身體,運用內力幫她驅逐體內的濁氣。

一直到胳膊都麻了,卻遲遲不見好轉,他感覺十分奇怪,怎麼說思逸也有千年修為護體,他再次運功探入對方元神,發現已經濁氣全無。

景思逸確實已經清醒,只是在整理剛才發生的事,劇中本沒有什麼長公主,這個時空好像已經徹底改變。

她正在考慮下一步該如何自處,想到赤羽是魔尊的兒子,如今自己成了魔界的長公主,那赤羽豈不是成了。

弟弟?

此刻赤羽收回內力,調整好氣息,終於忍不住開口。

「羅都思逸,你打算裝到什麼時候?」

剎那間景思逸轉過身,此刻與赤羽四目相望,這樣的距離使人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平靜。

這時赤羽突然閉上眼睛,緊緊的握着拳頭,心想:冷靜、冷靜,一定要挺住,即使再心動,也不能就這樣原諒她!

景思逸見他這副模樣,以為是他身體不舒服,情急之下用雙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赤羽!你怎麼了?」

這徹底讓赤羽亂了陣腳,一把推開了景思逸。

「你、你別碰我,你可別忘了說過什麼,長姐!」

此刻的景思逸,還不清楚元神受損會導致部分舊憶不復,所以沒敢追問怎麼回事,生怕說多了就會暴露。

「赤、弟弟,你沒事就好了。」

聽見這聲弟弟,彷彿又在赤羽傷口上撒了一把鹽,心裏很是不爽,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

「看來你真的瘋了!」

她看着起身的赤羽疑惑不已,難道是說錯了什麼嗎?

「出事了!出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個守衛慌忙的跑了進來,聽起來大殿似有大事發生。

「長老們請二位小殿下快去看看!」

那守衛話沒說完,赤羽情急之下瞬間消失,只留下一縷赤金色的輕煙,景思逸見狀慌忙起身,一把拉住報信的守衛。

「還愣着幹什麼?快帶我去!」

片刻之後,她才氣喘吁吁的跑進了大殿,見已經先到的赤羽,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與他站在了一處。

此時大殿上的爭論還未停止,你一言我一語,夜不尋喋喋不休。

「尊上難道是顧慮長公主非您親生嗎?她雖是靈石所化,但您細心栽培她這麼多年,和您親生的無異啊!」

聽到這話,景思逸驚訝不已,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她慶幸和赤羽沒有血緣親情,才不會辜負深情一片,心裏便有些暗爽,只是礙於現在這層身份,想必應該還是先避諱一些。

就在此時,景思逸腦中突然有些畫面閃現,彷彿是一些零星的記憶碎片,那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腦袋裡蠢蠢欲動。

只是這些記憶很微弱,似有似無,她心想會不會是吞噬了羅晉的元神所致,幸好只是片刻,這種感覺就消失不見了。

她開始不自覺的看向身邊人,赤羽整個人像木頭一樣杵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她很想知道赤羽在想些什麼,卻生怕打擾了他,她靜靜看着,好像入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