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連載中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喬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伊 現代言情 紀墉凡

勝者為王,敗者暖床結婚前夜,她就睡了一個不該睡的人,偏偏他還住隔壁抬頭不見低頭見,一次又一次的邂逅,像極了一場預謀已久的電影喬伊冷冷的看着面前妖孽一般的男人:顧先生,請自重!展開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章節試讀:

夜幕中,霓虹閃爍。海城白**所,底樓的pub里人們跟隨着節拍舞動自己的身體。

衛生間,經不起胃裡翻湧的喬伊趴在洗臉盆處狂吐。

她低頭洗臉,抬頭時卻透過鏡子看到身後,兩個魁梧男子,獰笑着步步逼近了她。

「你們是誰?」喬伊轉身說著,眼神中滿是防備。

「哈哈哈,小妞,別怕,我們是能給你帶來快樂的人。」對方尖厲笑着,讓喬伊耳膜生痛。

「我不認識你們。」喬伊想乘機逃跑,卻被他們拉回按壓在牆壁上。

其中一名大漢死死捂住她的嘴巴,她想反抗,手腳卻使不上勁,只能通過拚命搖晃身體和頭來抵抗,心裏頓時充滿了絕望,眼裡淚水不斷湧出。

男人撕掉她單薄的外套,伸手探向她的胸口,嘴角露出泛黃的牙齒,在看到喬伊胸前顯露的風光時,猛吸了好幾口口水,「小妞,身材不錯么,今晚讓大爺好好陪你玩玩。」

另外一個男人,邊欣賞眼前「風光」,邊找好角度拍攝視頻,因為那個女人點明了要「勁爆」視頻才付他們尾款。

「啪嗒、啪嗒……」在喬伊快絕望的時候,男女衛生間隔道處傳來一聲聲金屬打火機開合的聲音,緊接着,一道慵懶的男聲傳來,「兄弟,在這裡辦事,是不是不太妥啊。」

這聲音嚇得兩男人頓住了手,喬伊只覺得這個聲音好熟悉,卻沒有時間多想。

藉著時機,她快速掙脫鉗制,在兩男人未反應過來之前,用最快的速度衝出了衛生間,連站在門口處的男人是誰都來不及看一眼。

喬伊風一般的閃進馬上要關門的電梯,嚇了靠在電梯內的紀墉凡一跳。

「小姐,你好,去哪一層啊?」

喬伊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她極度害怕被那兩男人追上,見眼前男子按了18樓,想着跟着他後面應該會安全一些,「我也去……去18樓。」

聽聞女孩也去18樓,紀墉凡不免驚訝,因為18樓是白**所頂級VIP客戶才有的套房,總共才幾間,今天已經被他們幾個好兄弟早就全部預定下的。

難道這姑娘是他跟會所總經理金姐預定的人選?

「小姐,你是金姐派來的?」紀墉凡心裏盤算着該如何開口詢問。今晚,本來是他們幾個好哥們為顧南城辦派對慶生的。

奈何顧南城剛剛被前女友慕詩雨「拋棄」,心情不快,搞得他們幾個都沒法好好喝酒。

於是,幾人瞞着顧南城跟金姐預約了一個姑娘,算是給他當作「生日禮物」。

但是,紀墉凡打量着眼前的這位,身材是不錯,皮膚也很可以,只是,他們跟金姐預約可是性感艷麗型美女啊,眼前這姑娘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純靚麗。

難道,是金姐覺得顧南城更好這口?紀墉凡再次打量,好吧,好吧,既然都來了,那就她了,只要乾淨就行。

喬伊根本沒聽清楚紀墉凡說了什麼,覺得只有躲在房間里她才算是安全。

稍微鎮定下來,她越發覺得體內有股熱流不斷上涌,摸摸自己滾燙的臉頰,看看門上完好無損的密碼鎖,她決定——

去洗個澡。

顧南城是被紀墉凡半扶半拖着回房間的,等把顧南城推進房間,紀墉凡眯着桃花眼,笑得猥瑣,「南城,晚上好好享受下我們送你的禮物哈,我撤了哦。」

聽到外面有動靜,喬伊忍着身體的難受,趕緊拉起浴袍包裹住自己,警惕地貓在浴室門口,探出身體看向外間。

只是,當她看到床上的顧南城時,她驚呆了,「南城,怎麼是你?」

顧南城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喬伊輕輕走過去,打開床頭燈調到最微弱狀態,而顧南城還是沒有反應。

看他泛紅的臉色,想來是醉了。

燈光下,喬伊側坐在床沿,靜靜地看着顧南城的睡顏,此時的他,閉着眼睛,少了鋒芒和銳利,顯得格外溫柔。

喬伊很少見過這樣的顧南城,哪怕她將他深藏在心裏這麼多年。

他那長長的睫毛,若蝴蝶的翅膀,偶爾撲閃幾下,卻像深深印記在了她的心上。

他,才是她心裏的那個「他」啊。

明天,她即將成為他的弟媳,他們之間,將有一道永遠也跨不過去的鴻溝。

喬伊忍不住去碰觸他的額頭、鼻樑,然後嘴巴,像是要把它們深深烙在腦海里。

臉上傳來的陣陣**感,顧南城直覺伸手去打掉,卻意外地抓握到了一隻柔軟無骨般細膩的小手,這樣的觸感令他十分舒服。

一個用力,顧南城將那隻手拉進懷裡,卻連帶着將喬伊也拉進了懷裡,重重撞在他的胸口上。

「南城!」喬伊驚呼,撲通掙扎了幾下才平衡住身體,手心卻按壓到了顧南城那滾燙、充滿力量的胸肌和線條,那是足以讓所有女人沉迷和瘋狂的觸感,喬伊頓時臉色羞紅,感覺身體更是燥熱地厲害了。

男人清冽的氣息撲撒在喬伊臉上,但如此的親密,對於即將成為哥哥和弟妹的兩人,顯然是太不應該了。

「南城……你醒一醒……」

喬伊側了側臉,舔舔發乾的嘴唇,試圖爬起,大床半側卻忽然塌陷下去,原來是顧南城騰空翻轉身體,將喬伊按壓在他挺拔強壯的身體之下,兩個人的身體驀然契合,像一股溫潤**的電流淌過,讓兩人不自覺地發出舒服的感嘆。

此時的顧南城,沉醉在自己的感官思緒中,半俯起身體,不等喬伊回神,一手緊扣住喬伊下巴,俯首深深含住了她的下唇,輾轉吮吸起來。

感受到身下的身體忽然變得僵硬,顧西城火熱的手掌游移安慰起喬伊的身體,所到之處,點燃簇簇火花。

喬伊又驚又怕,嬌喘出聲,哪知這聲音聽在顧西城耳中,像是得到了巨大的鼓舞。他大手一揮,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也扯掉她身上最後的「防衛」,修長的手指,準確地找到她的靶心。

「唔……」喬伊倒吸一口氣,身體像是被一股強烈的電流擊中,動彈不得,直到顧西城拉起她的手,放到他最火熱的雙唇上,啞着聲音對她說,「小雨……乖,我想……」

喬伊瞬間感覺像被人澆了一桶冷水,從頭涼到尾,回過神的她用力推搡他,試圖喚起他的理智,「南城,你清醒一點……我不是慕詩雨!」

聽着他輕喚着別的女人的名字,她如同被人用刀劃開了心口,那種生生的撕裂感,好痛!

她的反抗和掙扎,惹惱了顧南城,他一把抓過她的雙手,強行按壓在頭頂。

喬伊又羞又惱,從來沒人這樣對待過她,他今天是打算強行要了她么?

可她不是慕詩雨啊,不是他愛的人啊!

委屈累積,喬伊難受地哭出聲來,「嗚……嗚嗚……」

「對不起,乖,我會輕一點的!」他雙手按着她的肩膀,力道開始放鬆,但絕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待她氣息穩定,他再次吻住她。

漸漸地,吻和愛撫變得密集,再一路往下……

喬伊細碎掙扎的聲音,漸漸融化在他綿柔密集的吻里,最終化為一聲聲嬌柔地低吟。

如果,今晚是他與她這輩子唯一的也是最後的糾纏,那麼,就這樣吧。

第二天凌晨,天蒙蒙亮,喬伊抵不住身體的酸楚和疼痛,從昏睡中悠悠醒來。

半晌,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身處酒店房間里,昨晚的點滴也逐漸湧上心頭。

側過身子,發現顧南城安然地睡在她的旁邊,耳畔是他沉穩均勻的呼吸聲。

她知道,他和她的美夢也結束了。新的一天了,他們又將恢復到兩條平行線的關係。

如果他醒來發現,昨晚睡在他身邊的不是慕詩雨,而是她的話,他該會多麼的氣憤和難受……

而她,最不舍他傷心。所以,她要趕緊離開,把這個秘密獨自珍藏好。

喬伊輕手輕腳地翻身起來,以最快速度穿好昨天的舊衣服,準備離開。

回首,再看一眼顧西城後,她推門離去,不帶一絲留戀。

「再見了,顧南城。再見了,我的暗戀。」

……

上午9點整,古堡莊園草坪上,顧家二公子顧西風與喬氏小姐的婚禮如期舉行。

顧南城到的有點晚,母親電話過來催促時,他幾乎從床上驚跳起來,衝進衛生間洗了把臉才稍微清醒。

回到床邊撿起昨天衣服準備套上時,白色床單上猩紅的血跡,讓他整個人頓住了。

昨晚,他以為是一場美夢而已,沒想到,是真的。

該死!昨晚哪個女人跑進了他房間,和他發生了**?昨晚全程他是醉得厲害,甚至有點自欺般把她當作了慕詩雨,可現在理智回歸,想也知道慕詩雨早已不在這個城市,更不可能再出現在他身邊。

而且,昨晚整晚充斥在他身邊的那股淡淡茉莉花味道,完全不同於慕詩雨平時身上濃烈的香水味。那種幽雅清香,卻比任何濃郁香水都要引人深陷沉淪。

昨晚的糾纏不止一次,顧南城卻沒時間再作細想,彎腰準備套上鞋子時,被鞋邊燈光下發出閃耀光芒的一顆東西吸引,撿起才發現是一個項鏈吊墜,看起來像Y字母般圖案。

他把他小心地收進西裝袋內側,靠近心房的地方,雖然不知道這個姑娘是誰,但他們卻很合拍,他該感謝她的,感謝她陪他度過了最脆弱的夜晚……

等他趕到婚禮現場時,和親友打了聲招呼,就見弟弟挽着新娘,踏着音樂出場了。

草坪上,花海中,新娘一席白紗,手捧象徵美好的粉色芍藥花束,聖潔如天使。

眼前新娘的美好,讓顧南城有着那麼一剎那的失神,但也只作略微的停頓,便將視線放在弟弟身上。這個他從小看着長大的弟弟,有着最善良的性子,因為天生心臟不好,家裡人對他也格外照顧,得知他喜歡喬家女兒,便想着法子,哪怕是通過項目合作也要幫他娶到心儀的姑娘。

……

「喬伊女士,請問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男子,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身體健康或不適,你都願意和她永遠在一起嗎?」

主婚人莊重而嚴肅的問語,喬伊卻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台下觀禮者眾,但她眼裡似乎只看到到顧南城。今天的他,比較低調,白色的襯衫,搭配一身藏青色的西服,只是在西裝口袋處別上了代表婚宴「嘉賓」的禮花。

新娘愣愣出神狀,立即引起了觀眾席的躁動,連顧南城都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

神父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失態的新娘,不得不出聲再次提醒,「喬伊女士,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男子,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

「神父,不用問了,她沒資格!」突然,一道尖厲的女聲打斷了神父的問話。

人群頓時安靜下來,大家循着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站在舞台右側下方的伴娘陳莉莉邊扯着胸口的禮花,邊大步邁上台階。

「莉莉,你這是幹麼?」喬伊的哥哥喬鑫自然認得妹妹的這個閨蜜,原本他就離舞台近,但等他夠上前去卻也只來得及抓住陳莉莉的手腕。

「我今天就是要讓大家認清一些事,看清一些人而已。」陳莉莉甩開喬鑫抓住她的手,徑直來到舞台**新人的面前站定。

喬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但感受到氣氛的驟變,立即掀開了頭紗,卻見陳莉莉站在他們面前。

「咳咳!」新郎清了清嗓子,眯着眼睛半是警告半是勸導,「陳小姐,有什麼事情請等我和喬伊的婚禮儀式結束後再說,顧喬兩家的婚禮不是誰都可以來搗亂的。」

「我不是來搗亂的。」陳莉莉指着喬伊,又雙眼定定地凝望着顧西風,「讓我來給大家看看吧,你們顧家要娶進門的女人,她有多麼的不堪和放蕩。」

閨蜜忽然來砸場,已讓喬伊吃驚不已,而她嘴裏冒出的「放蕩」二字,更是讓她不由地想起昨晚,捏着頭紗的手心頓時冷汗涔涔。

「怎麼,心虛了?放心,接下來還有更讓你心虛的呢!」見喬伊顯露出擔心神色,陳莉莉頓時覺得心裏無比舒坦,這麼多年來,雖然兩人是閨蜜,但什麼都被喬伊略勝一籌般的壓制着,她早已看她很不順眼。

「大家看看,這才是喬伊的真面目。」陳莉莉打開手中的遙控器,輕按了下「播放」鍵,舞台兩側原本準備用來播放新郎新娘婚紗照片的大屏幕,頓時播放出「活色生香」的畫面。

喬伊定睛一看,原來是昨晚她被兩個無恥之徒欺負的畫面,但是拍攝的鏡頭選取的巧妙,看起來真的像是她和男人在……

「不是這樣的,大家請聽我說,我是被強……」喬伊想開口解釋,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而隨着鏡頭畫面的愈發香艷,低下人群的議論聲也愈加劇,根本沒人會聽她的解釋。

場面已然失控。

喬伊抱着渴望理解的眼神,望向遠處的顧南城,可他卻是發狠地盯着她的方向,渾身散發著一股要撕了她的氣息。他一定恨死了她丟了他們顧家的臉面。

「噗通!」就在喬伊想衝過去告訴顧南城,那是她被陷害的剎那,身邊傳來一聲人栽倒在地的聲音,回頭一看,是顧西風暈倒了。

顧西風有天生心臟病,不能受刺激,一想到這裡,喬伊趕緊蹲下身子去扶。

「拿開你的手,不許你這個骯髒的女人碰我弟弟。」顧南城眼見弟弟狀況不對,第一時間飛奔過來,撥開邊上的喬伊,抱起顧西風就向外衝去,邊喊,「快叫救護車!」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顧家人都慌了神。顧母氣得發抖,跟着追上去幾步,又頓住,回頭看了幾眼失神的喬伊,衝上去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讓喬家父母心尖一顫,也讓在場的眾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氣。

顧母還不解氣,打算再甩一個巴掌,被心疼妹妹的喬鑫攔住,「親家母,有話好好說。」

「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你妹妹今天要是害得我們西風有個什麼,你們喬家等着瞧。」

顧母是真心心疼小兒子,哪怕明知喬家女兒不是兒子的良配,只要他喜歡,只要他開心,顧家哪怕是拿出幾個億的項目讓喬家分一杯羹而答應婚事,他們也認了,卻沒想到丟了臉面不說,還惹得西風再次發病。

顧母給出了警告,見救護車到達,便追着出去了。

男方親戚見顧家人都去了醫院,也跟着走了,剩下一堆抱着看好戲心態的人,瞅着舞台上落魄的「新娘子」。

「我們也先回去吧。」喬鑫不舍妹妹如此委屈,將她攬入懷中,擦了擦眼裡的淚水,順勢打橫抱起她,往莊園停車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