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情深意重
情深意重 連載中

情深意重

來源:google 作者:長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小光 都市小說 長潞

學校里所以人都認為我和王小光成為朋友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想和他交朋友,非得拿出不怕被擔負惡名,不怕被人指指點點的勇氣才行,否則你最好別靠近他王小光是我們學校屈指可數的反面教材,老師們經常拿他的略記來教育同學尤其在校長眼裡,王小光的形象更是敗壞到了極點;校長每次開整治校風大會,必然要拿王小光開刀,以此來警醒其它同學展開

《情深意重》章節試讀:

我和王小光從小酒館喝完酒出來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
經過桌球廳時,王小光問我打不打桌球?
我說我得回宿舍休息,明天還有功課要做。
王小光嘟噥了我一句,撇進了桌球廳里,我獨自朝學校的方向走去。

這正是初三下半學期,臨畢業考試還剩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了,因此所有畢業班的學生都在加班加點的臨陣磨槍,大有上刑場的架勢。

學校一過十點就鎖大門,我這個時間回去只好跳牆進去了。
我們學校的圍牆都在兩米以上,雖然牆上沒拉鐵絲網,可要翻越過去也並不是容易的事。
還好,我和王小光經常晚上出去喝酒,所以練就了一身跳牆的本領,校園的圍牆對於我們來說那是如履平地。
王小光還嘖嘖的稱讚我說:「瞧你腿腳不怎麼靈便吧,翻牆頭倒是蠻利索的。」
其實他翻牆的本領比我利索多了。
假如我翻過牆要十秒鐘,他只需三秒就能完成整個動作。
那速度就相當於狗追兔子。

直到半夜了,王小光才從桌球廳回來。
當時宿舍里的同學都在鼾睡中,大小呼嚕聲此起彼伏。
甚至還有說夢話的,啪唧嘴的也隨聲附和着。
王小光回來沒敢打擾別人,他像老貓一樣悄悄的溜到我床前,然後把我輕輕推醒,啞着嗓子吹着我耳朵說:「長潞,我惹禍了。」
我剛要張嘴,他趕緊用手堵上我的嘴說「穿上衣服,到走廊里我告訴你。」

那時候,學校里所以人都認為我和王小光成為朋友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為什麼呢?
因為想和他交朋友,非得拿出不怕被擔負惡名,不怕被人指指點點的勇氣才行,否則你最好別靠近他。
王小光是我們學校屈指可數的反面教材,老師們經常拿他的略記來教育同學。
尤其在校長眼裡,王小光的形象更是敗壞到了極點;校長每次開整治校風大會,必然要拿王小光開刀,以此來警醒其它同學。
也搭上王小光的臉皮厚點,每次被校長點名都不以為然;校長在講台上指桑罵槐,王小光就在台下搖頭晃腦,顯出一種泰然若定的大度與胸襟。
臉皮厚的人,就是抵抗力強,就如同臭水溝旁的雜草一樣百折不撓。

我是上初二時正是和王小光成為好朋友的,開始我對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雖然我們是一個班,同一個宿舍,但我們幾乎沒怎麼來往過。
王小光在學校里是搞對象的能手,據說他和好幾個女生發生過性關係。
他還大言不慚的和其它同學講述他和女生發生關係時的心得體會,聽的其它同學如痴如迷、垂涎三尺。
不過,王小光長的的確有點魅力,許多喜歡早戀的女生見了他多少都有點心動。

記得上初二那年冬天放寒假時,學校給學生改善伙食,吃的是紅燒肉。
我們宿舍吃飯和勞改對的犯人相似,每七八人分一組,每組派代表去打飯,然後回來由小組長按人頭分配。
這次吃紅燒肉我正和王小光分在一組,他是我們的組長。
其實組長的權利也就那麼回事,每次打飯回來基本都不分,而是一陣混搶,胳膊粗力氣大的多搶點,那些比較瘦小孱弱的少搶點。
有時搶的利害了還會發生爭鬥,飯菜攘的到處都是,把宿舍搞的污穢不堪。

這次吃紅燒肉免不了又得混搶一番。

那天我是最倒霉的一個,紅燒肉打回來別人多少都搶了點,而論到我連點殘汁也沒剩下。
這要說起來多數有些慚愧,我不是沒能力搶,主要是因為我過於貪心了,在紅燒肉沒打回來時,我先去了趟廁所,想釋放點空間,結果回來,他們都搶完了,只給我留下兩個又黃又硬的干饅頭。
看着別人得意洋洋大口吃着肉,我心裏好不是滋味。
心想,人要倒霉喝涼水都塞牙,一年就這麼一次吃肉的機會還被的貪心給錯過了。

從那以後,給我落下個毛病,只要和別人一起吃飯,我的眼睛總是緊盯着盤子——尤其是盛肉的盤子,生怕別人一混而搶。

但是那天王小光不知發了哪門子善心,他看着我咬干饅頭不落忍,於是他主動招呼我和他一塊吃。
我本來不想受嗟來之食,可一看見那滿盔子的肉片使得我的高風亮節一下子消失殆盡了。
也就是為了吃這口紅燒肉,使得我和王小光一下子拉近了距離。

如果要是為了幾片肉就使我和王小光成為好朋友那似乎有點牽強,我們倆能迅速成為好朋友那還要歸功於酒上。
可是學校在這方面做的有失人意,光給肉不給酒還算是改善嗎?

王小光問我身上有沒有錢?
我說只有一塊多點。
王小光又湊了點。
然後打發一個小不點同學到外面小賣鋪買了瓶六十二度的二鍋頭。

三杯白酒下肚無話不談,等談到情感方面時,王小光長嘆了口氣告訴我說,他剛剛失戀了。
這時我才明白過來,他之所以要和我喝酒,原來他是想借酒消愁。
我呢,吃了人家肉自然要嘴短,不得不充當他傾訴的對象。
當他講到傷心時,我也跟着促起眉頭,或假裝嘆口氣。

一眨眼,兩人把一瓶酒喝了個精光,可王小愁怨太重,這點酒精還不足以彌補他那受傷的心靈。
於是他向別人強行着借了幾塊錢又賣了瓶二鍋頭。
我實在喝不下去了,看見酒杯直犯暈。
而王小光激勵我說,是朋友就一醉方休,是不是好朋友?
我說,當然是好朋友啦。
既然是好朋友那就喝吧,好朋友似乎和酒精是畫等號的。
結果,第一個喝倒的就是我。
王小光的卻有點酒量,喝完酒還能去找他的失戀女友一訴衷腸。
他想用他的真誠最後一次挽留住那女孩的心。
可是那天該他倒霉,當他推開那女孩的房門時,那女孩正在另外一個男孩懷裡撒嬌呢。
王小光氣的眼睛都藍了,狠狠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罵了句「臭不要臉。」
就跑了回來。

要想擺脫情感的不幸,往往他會把這種不幸嫁禍到別的事物上。
所以那天晚上,王小光從失戀女友那回來就耍開了酒瘋。
他這一耍酒瘋不要緊,整個宿舍也跟着倒了霉。
他就像一頭吃了激素的公牛一樣在宿舍里橫衝直撞,把宿舍搞的污七八糟。
除了我在床上醉着,其它同學都嚇的跑出去了。
當他把一隻水桶拽在窗戶上,發出一聲巨響,我才恍惚從醉夢中驚醒過來。
王小光還發著瘋呢,我一下子抱住了他,苦苦的哀求他說:「小光,你這是要幹啥呀?」
他拚命的和我嚷道:「你少管我,我特么的全砸了它。」
他剛說完,校領導就到場了。

我們學校的管理一直是以威嚴著稱的。
只要是學生犯了錯誤,那就相當於進了派出所一樣。
據說現在人家派出所都文明執法了,而我們學校還在花樣翻新的體罰學生。
也搭上過去孩子不值錢,每家都四五個,這樣以來,孩子的打罵權除了父母以外全部被移植到老師手裡。
想想看,那要是隨便打別人家的孩子他能不手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