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墨城內的消息傳的很快,尤其是像墨家這樣有權有勢的人物,不到一個星期,幾乎人盡皆知,墨家少奶奶懷有身孕。

「之前有傳聞,墨家少奶奶只是普通人家出生的吧。」

「也不知道上輩子積了什麼德,居然能被墨越澤看中。」

「豪門怕是不好進,但她現在懷孕了,要是再生一個兒子,這腳跟就算立住了!」

「慕憐雪命真好……」

谷瀟瀟站在洗手間的水池前,水流聲也沒能掩蓋住廁所內幾個八婆的談話聲。

她暗自捏緊手心。

墨越澤離婚的消息還沒傳出去,現在慕憐雪又懷孕了,墨家更不可能把消息公布,孩子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這樣一來,她和墨越澤的婚期就要延後……

……怎麼就懷孕了呢!

谷瀟瀟盯着面前的鏡子,面容愈發猙獰。

廁所門在這時被打開,幾個人看見谷瀟瀟竟然在外面都嚇了一跳。

「瀟……瀟董。」

谷瀟瀟是惠城中學最年輕的校董,因為家世好長相好性格好而備受喜愛,但她現在的表情……好可怕。

谷瀟瀟很快恢復笑容,「好巧。」

旋即拎起包包踩着高跟鞋離開。

後面竊竊私語:「她不會聽見了吧……」

「肯定聽見了……」

「噓!」

踩着高跟鞋一步步離開的谷瀟瀟表情逐漸變得冷漠。

墨城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城市,旅遊、金融業發達,近幾年後起之秀頻頻湧現,把經濟推向更高一步。

這其中墨越澤便是佼佼者,他用最快的速度帶領墨氏走向頂峰,而自己的身家也成為墨城首富,財富之龐大,讓許多豪門都望塵莫及。

與此同時帶來的便是無數女人的追逐,多少女人上趕着只為和他說句話,卻始終得不到青眼。

墨氏足夠頂尖,家族聯姻這樣的手段,得不到墨越澤的認可。

於是許多人開始期待,能拿下墨越澤的女人會是誰。

這個人很快出現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赫然是沒有任何家世背景的一位中學老師!

長得倒是足夠驚艷,但……

墨越澤以猝不及防的姿態英年早婚了。

早知道墨越澤喜歡老師那種類型,說什麼也去考教師資格證了!

還記得在當時,有記者斗膽問過墨越澤一個問題——

「您喜歡您的妻子哪裡呢?」

墨越澤思考一瞬,對鏡頭淡笑:「全部。」

甜蜜席捲整個墨城,人人艷羨慕憐雪,都說生的好不如嫁得好,老人誠不欺我。

但豪門裡的事,哪有表面這麼簡單,當初看似甜蜜的兩個人,還不是走到了相看兩厭的地步。

谷瀟瀟一邊想着,一邊高傲的仰起頭。

慕憐雪在碧園住了三天,這三天里墨越澤都沒有來過。

李媽對她的照顧面面俱到:「慕小姐,你多少也吃些,這樣我不好交差呀。」

桌上擺着的都是李媽費勁力氣給慕憐雪準備的孕婦餐,很了解她的口味,並且很有營養。

「李媽,我真的不想吃,你先放在那吧。」

這……都熱三回了。

慕憐雪坐在沙發上,望着外面的風景出神。

父母剛過世,尚未入土為安,她便在這裡錦衣玉食,怎麼想心理都不過去。

哪怕慕楓在世時……始終向著慕俊偉,從未考慮過她的感受。

慕憐雪思慮過度,臉色很是蒼白,整個人籠罩着愁雲慘淡,李媽看着難受,「慕小姐,至少為了孩子,吃點好的吧,這樣它才會健康呀。」

「李媽,我想我媽媽了。」

慕憐雪抬起頭,突然說。

「等過段時間,你和墨先生服個軟,他會帶你去見父母的。」

李媽並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經過世了,安慰道。

慕憐雪苦笑,落下一行清淚,「我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怎麼會呢?」

「他們過世了。」

慕憐雪淡淡的告知真相,從沙發上起身,上了樓。

李媽皺眉看着她孱弱的背影,越發覺得這個小姑娘可憐,這樣下去可不好……

「墨先生,要不您還是過來一趟吧,慕小姐不肯吃東西,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

接到這通電話打來時墨越澤正在開會,轉接到了簡默的工作電話里。

墨越澤站在會議桌前果斷下了各項決策,成熟魅力盡顯。

簡默猶豫片刻,走上前到墨越澤身邊,俯首跟他說了幾句話。

墨越澤臉色登時沉下來,「會議暫停,休息五分鐘。」

旋即便接起簡默手裡的電話。

「她不吃就別吃,等她餓了自然就會吃了。我不慣她這毛病。」

墨越澤的聲音很冷,他最討厭慕憐雪擺出這幅楚楚可憐的樣子,想逼誰就範?

李媽為難:「可……孩子怎麼辦?」

提到這件事,墨越澤煩躁的扯扯領帶,片刻後掛斷電話。

等會議結束已經是晚上十點,簡默替墨越澤整理好文件。

「墨總,今晚是回墨宅還是別墅?生活助理已經安排妥當,另外,谷小姐正在外面等您吃飯。」

忙了一天,墨越澤的頭有點疼,落地窗外無邊夜色濃稠。

這個時候理應回家睡覺,他的腦海里卻突然飄過那張虛弱的臉,即使蒼白,也漂亮的異常,活脫脫一個病美人。

想起李媽今天說的話。

「去碧園。」

簡默意外,「我這就讓人備車。」

腦海中飄過一句:也不知道是誰說不慣她這毛病的。

「墨先生,您回來了。」

李媽正要將碧園大門關上,就見墨越澤的黑色邁巴赫緩緩靠近,她還以為墨先生不回來了呢。

墨越澤一邊走進碧園內,一邊脫下西服外套。

「她人呢?」

「慕小姐在房間里,晚上的飯也沒有吃……」

墨越澤心中頓時更加煩躁,慕憐雪這是拿喬給誰看?

慕憐雪這幾天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也許是孕期的原因,依然很嗜睡。

慕憐雪的房門反鎖,敲了幾聲沒人應,李媽和墨越澤對視一眼,男人想到上次她差點溺死在浴缸里,眉心直跳。

「她這幾天都這樣?」

「是……」

「還不快去拿備用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