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傾世醫妃狠絕色
傾世醫妃狠絕色 連載中

傾世醫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韻 皇帝 穿越重生

22世紀華國最高學府醫藥學博士,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成了晉朝相國府紈絝草包嫡女陸思菀爹地不疼,娘親不愛,惡毒妹妹使勁陷害,穿越重生,決不能再像原主這麼廢物窩囊!設計陷害?不好意思,不虐哭你算輕的!想打勞資?什麼東西,卸你狗腿子一條胳膊讓手術刀見見血!把我毀屍滅跡?呵,你們完蛋了!欺我者,千刀萬剮,辱我者,滿門皆誅!然而打怪升級,暴爽虐渣之路總會出現那麼點意外她那個滿心滿意都是白月光的侯爺相公,啊不,前夫,撕毀和離書開始對她緊追不捨是怎麼回事?蕭昱:「夫人,玩夠了該回家了」展開

《傾世醫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第4章 無力吐槽那個把白夕顏卡死」的水井她也看過了,那井口小的有點變態,只有骨瘦如柴那種人才掉的下去吧,明明就是這些人挖的井有問題,能怪她胖嗎?
這鍋她不背,改天非要讓那些覺得自己瘦的人親自跳一跳不可。
不過,即便被嫌棄白韻一也無所謂了,反正自己也沒打算和哪個男人發展什麼親密關係。
至於魏王那個渣男?
先把他休了再說!
……妙琴,什麼時辰了?」
白韻一對着鏡子自戀一陣後,轉過頭看着正望着自己發獃的妙琴,笑着問道。
快到午時了。」
妙琴回過神來,低聲道。
白韻一聞言臉上露出了笑容:我餓了。」
今兒個一早就吃了點清粥小菜,到現在早就餓了。
妙琴聞言微微一怔,但還是立即出去讓人傳膳了。
僅僅一刻鐘的功夫,便有兩個小丫頭過來上菜了,看得白韻一十分激動。
可當丫鬟將盤子上面精緻又好看的蓋子掀開後,她有些傻眼了。
素炒青菜、素豆腐、涼拌三絲……白菜湯。
她又不是兔子,專門吃素的,好好的午膳怎麼就沒見一點葷腥呢?
菜裏面連油星子也沒怎麼見着,與其說是炒的,不如說是水煮的。
這魏王府該有多窮酸啊,她一個正妃就吃這個?
還是說……大炎王朝整體很窮,大家吃不飽穿不暖的,這個已經算不錯了?
你們一會兒吃什麼?」
白韻一轉過頭看着妙琴,皺眉問道。
啟稟王妃,按照王府的規矩,等王妃用完膳後,奴婢和田嬤嬤、月冰、月霜再用。」
妙琴低聲說道。
白韻一聞言頓時坐不住了。
就三菜一湯,她吃剩了之後妙琴她們四個再吃,這能吃飽嗎?
白韻一隻覺得心裏堵得慌,連胃口都沒有了,最後在妙琴期待的目光中嘗了嘗桌上的菜,結果差點沒吐出來。
難吃死了!
青菜是苦的,豆腐是酸的,涼拌三絲鹹的要死,至於那碗湯,一股搜臭味,她就不挑戰了,免得心裏膈應。
換菜!
這是給人吃的嗎?」
白韻一沉聲道。
這……。」
妙琴聞言一臉為難的望着自家主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主子已經把過去的事情都忘記了,所以才有這樣的反應吧,其實……她們以前吃的就是這樣的飯菜啊,若是主子哪天惹的王爺和側妃不高興了,那就得餓肚子了。
說,到底怎麼回事?」
白韻一也看出妙琴有些不對勁了,連忙問道。
啟稟王妃,這府里現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側妃彭碧玉在做主,自從王爺娶了她之後,您便被趕出了正院,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飯菜也一天比一天差,上個月還被趕來了這玉蘭院,這是咱們王府最破敗的院子,如今……咱們屋裡的飯菜都是正院用剩的食材做的,甚至是他們吃剩的,有的都隔了兩三天才給咱們,自然就不好了……。」
妙琴已經不敢再說下去了,因為她發現自家主子的臉色黑的嚇人。
王妃別生氣,今兒個已經是三月二十三了,下個月初,夫人會偷偷派人送一些銀兩來,雖然不多,但足夠咱們把下個月對付過去,不用再吃這些東西了。」
妙琴連忙說道。
夫人?」
白韻一聞言微微皺眉:夫人是誰?」
回稟王妃,夫人是您的母親,永寧侯府的嫡夫人,她很疼王妃您的,雖然您已經三年不曾回去了,也不曾見夫人,可夫人……。」
妙琴說到此微微一頓,有些說不下去了。
你的意思是,我現在靠娘家接濟過日子?
而且自打嫁過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娘家了?」
白韻一挑眉問道。
她現在真的很生氣,之前這身體的主人白夕顏怎麼這麼弱雞啊?
簡直都快氣死她了。
好好的侯府嫡女,為了一個小白臉眼巴巴的嫁過來,結果把日子過成這樣,也夠極品的了!
是!」
妙琴點了點頭。
王府不給我這個王妃用度嗎?
每個月沒有月例銀子?」
白韻一緊握拳頭問道。
沒有!」
妙琴搖了搖頭道。
那我的嫁妝呢?」
白韻一忍住想揍人的衝動,咬牙問道。
她雖然不是個古人,但上輩子好歹也看過不少電視劇,知道一點點古代的規矩吧,古人嫁女兒那是要給嫁妝的,更別說大戶人家了。
之前的白夕顏既然是侯府嫡出的女兒,總有嫁妝吧。
回王妃的話,您剛剛嫁過來就把您的嫁妝給王爺了,王爺說……說您人都是她的了,嫁妝自然該由他做主,所以……。」
妙琴不敢往下說了,因為她發現自家王妃臉色實在是太難看了。
所以我就雙手奉上了!」
白韻一突然笑了起來,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槽那個白夕顏了。
因為她怕自己會忍不住給自己兩巴掌,順便罵一句笨女人」。
侯爺和夫人疼您,您嫁給來的時候陪嫁的莊子、宅子和鋪子給了不少,還有三萬兩銀票,珠釵兩箱,綾羅綢緞數匹,二公子給了您萬通商行一成的乾股,每年都有**的,大公子和大少奶奶也給了不少,還有您的私房錢,約莫有兩萬兩……其實奴婢和田嬤嬤當時極力阻止了,可您不聽。」
妙琴說到此,小心翼翼道:因為這件事,夫人都被您給氣病了,發誓不再管您,後來咱們的日子實在是熬不下去了,田嬤嬤只好偷偷溜回侯府求夫人幫忙,夫人知道您性子軟,知道您怕王爺,所以也不敢給多,一個月就給了十兩銀子,省着點咱們也能撐滿一個月的。」
白韻一聽了之後已經無力吐槽了。
白夕顏那個女人是有多蠢啊,那麼多財富拱手讓人,什麼都給人家,把日子過成了這個鬼樣子,那丫頭居然會相信魏王那個嫌棄她的男人,還不如相信一頭豬好了,起碼還可以宰了吃肉。
其實,咱們侯府傳承數百年,家底豐厚,即便一個月給您幾百兩銀子也不算什麼,可夫人不敢啊,怕這麼多銀子一到您手裡就被彭側妃給拿走了,所以……。」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傾世醫妃狠絕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