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情種救災
情種救災 連載中

情種救災

來源:google 作者:六出祁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天河 風鈴

林天河因掌握人族三大災難的解救方法,被神族至神揀選為救災特使特授仙權仙力,從百多億年前的宇宙源頭開始歷經磨鍊,獲超凡永生之後,融入萬年大夏歷史在磨鍊神通和救災懲惡中不斷經歷情感互動、收穫友誼和愛戀帶領仙靈美妻勇斗魔族三大布災使,化解三大災難,懲治人族敗類,建設美好人族家園...展開

《情種救災》章節試讀:

狗熊一命嗚呼。

人們歡呼雀躍,剝皮的,升火的,撿柴禾的忙得不亦樂乎。

不一會,大家圍坐一團,吃着烤熊肉,唱着聽不懂的歌,好不快活,那女人一直挨着他坐。

林天河飽讀詩書,鑽研醫道,尤其對人族三大災難的發生髮展和解救方法研究透徹,所以對女子不怎麼渴求,但也絕不抗拒女子。

只是覺得她歲數不大,應該二十來歲,一副目字臉,隱隱的風霜之色卻蓋不住絕美的容顏。

眼波晶瑩清澈,目光大方,毫不遮掩的含情脈脈。

說話聲音清脆悅耳,似乎有一種清純和甜蜜伴隨。

她叫風鈴,倒是人如其名,是個不肯藏心事的絕代美女。

「江山多嬌人多情,自古美女愛英雄」,傻子也看得出,風鈴很喜歡他。

他不傻,自然也看出風鈴的情意。

風鈴身材火辣,健美的臀,裹着棕白相間的鹿皮短褲,大腿修長,小腿肌腹稍隆,與鹿皮中統靴相互配合,恰到好處的襯托出性感嫵媚。

鹿皮坎肩短促,下擺只及乳下三寸,標準的「露臍服」,腰側平順,臍窩小圓,小腹平坦誘人。

軟鹿皮裹着掙扎的飽圓,挺拔而柔軟的C罩杯勾勒出完美的曲線,顫動的豐腴幾乎要從側面擠出來。

男人都是視覺動物,對美女的抵抗力為零,林天河也不例外。

風鈴一雙修長**越來越近的靠上來,縷縷髮絲飄在臉上,幽幽體香擾動心魂。

林天河口乾舌燥:「我快不行了,」

風鈴:「怎麼了啊!」

「美得令我窒息,要被你迷暈了!」

風鈴臉上一陣蘊紅:「那怎麼辦?」

「萬一我暈倒了,在你腿上躺一會就會好,」

風鈴不知所措:「奧-啊!」

林天河當真眼睛一閉,軟軟的倒在風鈴懷裡,枕着溫香軟玉,靠着**蝕骨。

風鈴心頭鹿撞,她身材惹火,力氣也挺大,抱起林天河說:「他累了,我送他去邊上躺會,」

眾人早都看明白了:「嗯,去吧去吧,後面有個草垛。」

說罷哄然大笑,風鈴臉上飛紅。

原始社會的男人女人都性格開放,豪爽豁達,敢愛珍愛。

整整一小時,林天河繼美人魚後積聚了近兩億年的丹田余火,被風鈴徹底覆滅,感覺身心無比舒暢。

好像境界有所鬆動,連忙打坐調息,少傾,感覺丹田傳來「叮咚」一下泉水滴落聲。

隨即識海報境:「五位面上仙,升一段位,具一千一百頭北極熊之力。」

嗬,加了一千頭,看來陰陽調和真的能提升境界,也不對啊,不是說要行一萬六千件德事才升一段位嗎?

難道是上神搞錯了,還是這風鈴身上另有玄機?

他不由得打量癱軟而熟睡的風鈴,只見她洋溢着滿滿幸福的俏臉上,卻布滿了屈辱的淚痕,一個女孩,怎會有如此矛盾的表情?

他心有所感,意念一動,運天道之力於天庭,小量微沖、微沖,混沌開,神目靈光乍現 !

第十一項神通「時空之眼」終於修鍊成功。

接着,風鈴的過往影像再現眼前:

她從小天性好玩,那年她十三歲,獨自在林中爬樹掏野雞蛋,忽然看到一個男人亡命奔逃。

後面一隻餓狼緊追不捨,男人嚇得臉色煞白,眼看要被狼咬到。

恰好風鈴這棵樹就在眼前,男人沒命似的往上爬,狼已經追到,縱身一躍,咬住這人一隻鞋往下拉。

那時候人們經常需要跑動,就把鞋繫緊在足踝,哪知道這時候就成了累贅。

風鈴連忙擲出兩隻野雞蛋,正中兩隻狼眼,蛋殼破碎,蛋清蛋黃糊住狼眼。

狼辨不清方向,就使勁搖頭,口中卻不放棄那隻鞋,男人被狼摔下樹來,正好跌坐在狼腰上,腰是狼眼睛之後的第二個弱點,狼腰被砸斷,無力的癱在地上。

它伸脖子正要嚎叫,卻被已經站起來男人用石頭猛砸腦袋,狼很快被砸死。

這時候風鈴已經認出來,這人正是女孩們談之色變的人中色狼,連忙爬下樹,正要走開回家,卻被男人攥着手拉住:

「丫頭,今天能脫險,說明我倆有緣,不如你嫁了我吧 」

「呸,不知感恩的小人,怎麼不去死,」說著要掙脫男人。

男人哪肯放手:「小丫頭,我已經跟蹤你好多天,今天才有機會,好險被狼攪黃了,你跑不掉的。」

風鈴心裏那個悔啊,自己竟然救了個色魔,也不跟他廢話了,低頭狠狠咬男人手腕。

男人早有準備,趁她低頭,一棍子敲在後腦上,風鈴暈倒,男人一陣齷齪動作...

一陣輕風吹過,風鈴醒來,感覺身下有異,心中已經明白,終究沒能逃過這一劫。

不由怒從心頭惡向膽邊生,隨手抓起那根棍子,照身旁男人腦袋瘋狂的狠命夯擊。

男人那啥之後正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就這樣被砸爛了腦袋。

風鈴踉踉蹌蹌走回家不久,高大威猛的白毛狼王,循着氣味找來,嗅嗅母狼被砸碎的腦袋,兩滴淚珠滾落地上,雙眼射出兇殘的冷光。

他記住了一男一女兩人的氣息,在附近草叢裡找到了男人屍體,又循着氣息找到了火祖的洞府,伏在附近的草叢裡。

觀察良久,思慮再三,最終默默離開,回到那男人屍體旁,然後一聲狼嚎,十幾隻狼飛奔過來,把那男人變為一頓豐盛大餐。

而白狼並不參與大餐,只是坐在邊上看着,群狼把屍骨分食以後,照例把人頭留給白狼。

白狼把人頭銜走到一邊,用尖利的狼牙啃開頭骨,將腦髓吸食一空。

這是白狼的特權,其它狼捕獲到人族,也必須把人頭留給他,否則必然被咬死分食。

少傾,不甘的狼王還是帶着群狼退走。

他是一頭極富心機的修行狼,雖然那隻母狼是它的伴侶,應該替她報仇。

但它明白什麼叫優勢和劣勢,單個人族孱弱膽小,然而一群人族就不好對付,何況他們現在都能用火,那是狼族最害怕的東西。

沒把握的拚命,那就是送死,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風鈴的氣味被它深深地刻在識海。

白狼的修行之道介於正邪之間,一方面它利用狼族在生物鏈的地位,肆意捕殺中小動物。

另一方面,它仇視人族,認為人族侵犯了狼族的利益,但它從不大規模獵殺人族,而是在人族犯錯的時候,以報復的方式趁機獵殺。

造成他這種謹小慎微性格的,是他多舛童年的那段慘痛經歷。

它的母親是一頭很漂亮很兇猛的狼後,與狼王父親共同帶領狼群。

在小白狼生下剛一百天的時候,曾經被父親趕跑的公狼回來了,帶着五頭公狼和六隻羊羔跪伏投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