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輕舟入寒江
輕舟入寒江 連載中

輕舟入寒江

來源:google 作者:驚竹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易寒 沈輕舟 現代言情

沈輕舟:「難道江總還對我念念不忘」江易寒:「你以為我還會在意你這樣的女人」時隔四年,誰也不是當初的青蔥少年,再次重逢兩人互相試探,誰也不肯拿出真心,只是這場看似不可修補的關係,誰又企圖能破鏡重圓?展開

《輕舟入寒江》章節試讀:

那時陽光正好,微風和煦,我們相遇的剛剛好。

A大校園,沈輕舟正在為李木子的爽約悶悶不樂。說好了一起吃火鍋,沒想到一個帥學長就讓她重色輕友。

突然她頓住腳步,摸了摸書包。禍不單行啊,剛才走得急,竟然把前天剛買的書丟在了圖書館。轉身就朝着圖書館的方向跑去。

氣喘吁吁地跑到了五樓,她一眼就瞥到了自己的書在一個人手上,只是隔着背影,看不清那人長什麼樣子。

沈輕舟稍微調整了下氣息,小心翼翼地靠近。「同學,打擾一下,你手裡的書是我的。」怕對方聽不見,她特意提高音量。

對方轉頭來,是個眉清目秀的男孩。沈輕舟覺得,這男生的眼睛真好看。

「這本納蘭詞是你的嗎?」沈輕舟被這好聽的聲音拉回思緒。

「對對,書上有我的名字,沈輕舟。」沈輕舟抿了下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好,我叫江易寒。」邊說邊將書遞給了她。

「如果方便,我想借你的書看,我很喜歡詩詞這類的書。」

「沒問題。」她答應的爽快,看着時間不早了,她道了聲謝謝便走了。江易寒看着她急匆匆背影,輕輕的笑了。

後來的好幾天,沈輕舟偶爾會想起在圖書館遇見的男孩。書她早早的看完了,只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要借。她明明記得,她走之前,他要了她的聯繫方式啊。

「哎呀」她突然從床上驚起,今天可是去咖啡館第一天上班,她可不能遲到。

四十分鐘後,沈輕舟低着頭,等着店長的批評。

「你第一天上班就算了,但下不為例。」沈輕舟心裏已經把店長祖宗十八代都誇了一遍,沒挨批的她心裏美滋滋的。

「這是小江,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就問問他。」話還沒落,沈輕舟頭點的跟撥浪鼓似的。

「人都走遠了,你還要繼續站着嗎?」沈輕舟聽這聲有點熟悉,疑惑地抬起頭。

她喜出望外,江易寒正笑着看她。她沒想到,她的工作搭檔是江易寒。

後來她才知道,江易寒經常做兼職,咖啡館的工作只是其中一項。

那些年少的好時光,誰又是誰生命中的過客。

沈輕舟坐在床上,拿起床頭的水,一口氣全喝了。

第二天,皮特一見她就朝她訴苦,說著昨晚為給她擋酒受了不少苦。

「對了,過兩天我得飛回法國一趟,這邊的事就全權交給你了。」聽他要走,沈輕舟雖然捨不得,但還是笑着說:「放心,這裡一切有我。」

「嗯,沈丫頭你成長很大嗎?」皮特突然不正經起來,她倒是見怪不怪。

「對了,江易寒那個人,你要注意。」沈輕舟思索了一會,然後點了點頭。

皮特走後,很多事情都要沈輕舟親自處理。雖然忙,她還是抽空晚上和溫旭吃了晚飯。

「最近很累嗎?我覺得你都瘦了。」溫旭邊說邊給她夾菜。

「沒關係的師哥,正好減肥,你以前不老說我胖嗎?」溫旭失笑,她還和以前一樣,伶牙俐齒,他就知道自己說不過她。

沈輕舟想着快點吃完,想儘快回去處理工作。可惜冤家路窄,碰上江易寒和孟怡然也在這家餐廳吃飯。

「好巧啊,沈小姐。」沈輕舟無奈站起身來,「巧啊,孟小姐,江總。」孟怡然倒是笑意盈盈的樣子,江易寒掃了溫旭一眼,很快又恢復一臉淡漠的樣子。

溫旭看着江易寒,「江總,好久不見。」

「溫醫生,好久不見。」

誰也不知道,一場悄然無聲的博弈在這兩個不動聲色的男人身上逐漸展開。

沈輕舟為了避免氣氛尷尬,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看着他們並肩離開的背影,江易寒眉頭緊皺。

「你怎麼見了江易寒,跟貓見了老鼠似的。」走出門口,溫旭半開玩笑地說著。

溫旭停下腳步,「輕舟,你是不是還忘不了他?」

清亮的聲音和着微風傳進沈輕舟的耳朵,她下意識的頓住了腳步。

她轉過身,暖黃色的路燈映射出她清秀的側臉,「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現實告訴我,活在當下最重要,難道不是嗎?」

她對他燦然一笑。一如當初,她歪着頭對他笑着說,「師哥,你那麼優秀,為什麼還要不停地補課呢?」他多想告訴她,所謂的補課,只是想要靠近她罷了。

溫旭眼中的光逐漸暗淡,他太了解沈輕舟了,從她回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只是她的師哥。

「走吧,回家吧。」兩隻影子在燈光下互相重疊。

沈輕舟能忘嗎?如果可以,那為什麼看到他和別人在一起,會急切的想要逃離。她在努力學着遺忘,想要告別過去。

「請進」聽到門外的敲門聲,沈輕舟的頭才在一堆文件里緩緩抬起。

「輕舟姐,這是被江大退回的策劃案,他們說讓你下午親自去一趟。」

「備車,現在就去江大。」沈輕舟倒要看看,江易寒在耍什麼花招。

江易寒坐在辦公椅上,不緊不慢地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他在等,等着沈輕舟主動來找他。

徐帆看着沈小姐來勢洶洶,自家老闆倒是一臉平靜。心想江總什麼時候轉性了,要是換作其他女人,早就示意讓他轟人了。

「小徐,去給沈小姐倒一杯去火的茶。」

「不必。」弄的徐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過了一會兒,他借故默默退下。

「不知道江總對這份策劃案哪裡不滿意?」沈輕舟開門見山地說明了來意。

「哪裡都不滿意。」稍微抬了下眼皮,繼續說道:「我認為沈小姐應該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浪費在一些其他事情上。」

沈輕舟覺得自遇見江易寒以來,他從沒給過她好臉色看,如今又故意刁難她。沈輕舟把文件扔到他面前,「江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江易寒站了起來,慢慢地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地說:「字面上的意思。」

沈輕舟本來就不高,江易寒一站起來就高了她一個頭。看着面前的人,她突然覺得一種壓迫感。

「江總,我希望你不要把公事私事混為一談。」沈輕舟避開他的眼神,不敢去看他。

「沈小姐的意思是說我公私不分明嗎?」沈輕舟實在受不了這種微妙的氛圍,欲轉身離開。

剛邁了幾步,卻被江易寒一把拽過來。他將她抵在牆角,像狼一樣盯着她。

「怕什麼,難不成我會吃了你。」沈輕舟將雙手抵在他們之間,才稍稍拉開點距離。

沈輕舟盯着他,不甘示弱地說:「我有什麼好怕的,難不成是怕江總對我念念不忘?」

他湊近她的耳畔,「你以為,像你這種女人我還會在意嗎?」這句話正戳中沈輕舟的痛點。

她想,像她這種女人是什麼樣,嫌貧愛富嗎?

沈輕舟忍住淚,用力推開他,「策劃案我會儘快修改,我還有事,先走了。」然後留給江易寒一個瘦弱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