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清濁引
清濁引 連載中

清濁引

來源:google 作者:古北水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玉琢 都市小說 金元

金元是一名普通的心理醫生,遇得到某人之後,會噩夢頻發,更詭異的是有一天醒來,似乎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平行世界,有着不太一樣的生活,至此很多奇怪的事情頻繁發生逐漸開始學習時空術,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經過一系列磨難和修行,最終成為掌管天地,甚至可以自己開闢新宇宙的秩序王展開

《清濁引》章節試讀:

金元是一名心理醫生,每個周三是他最開心的日子,是唯一一天可以放鬆的時間,可以把一周的情緒都釋放出去。在別人眼裡,心理醫師既神秘又可怕,他們知道很多人內心深處的秘密,似乎每一次談話都會被他們看穿。然而對於金元而言,事情並非如此。很多事情沒有人可以看穿,甚至有時候他會覺得這些人對世界看的更通透,尤其是那些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樣的人,他甚至覺得他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或者他們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交錯了,但是他們卻被困在這個世界裏,而無法回去。

「金醫生!」一名護士打斷了他的思考。「明天有一個臨時預約,我發您單子了,看您一直沒有點確認。」

「我點完了。」金醫生一邊操作電腦,一邊說道。「你微信語音一下我不就可以了,怎麼還跑過來一趟?」

「我也溜達溜達,這幾天人少,我都快待悶了。」

「還怕忙不起來嗎?」金醫生笑道,「有人上周要死要活的,說不想幹了。」

「誰不想幹了,我跟我小姨說一聲。」佟芳推門而入。

「別聽金醫生瞎說。我去買水,你們要不要我幫買帶一個?」小護士說著,便去關上門,順便看着他倆狡黠一笑。

「非要找個借口走。」金元調皮的說道。

「有什麼辦法呢,現在萬人矚目的金醫生現在可是我的人,見到女主來了,她們當然要迴避了。」佟芳調侃道,金元看着她無奈一笑,既覺得她可愛,又覺得她霸道。只聽她繼續說道:「你是喜歡我,還是圖我小姨的診所?」

「哈哈哈。」金元一時沒忍住,笑了起來,隨即正經的說道:「當然是圖你了。」

「圖我什麼?」

「圖你.....圖你......」金元佯裝不知如何回答。

「你是不是欠打了,我走了。」

「我這不是不圖啥,就是喜歡你。」金元不經意的實話實說,反倒惹得佟芳臉頰緋紅。「我認真回答了,你怎麼還臉紅了?」

「我是女孩子,好不好。當然害羞了。」佟芳平時風風火火的像個男孩子,但是一到情感細膩處,女兒家的姿態反而更明顯。「對了,我來找你是有正事,下午的時候,你可以來我辦公室嗎?我接到一個病人,很奇怪。舉手投足間,都很正常,但是說話的內容卻有些出人意料。」

「總有人的想法比較獨特,和常人不一樣,這種案例不是見多了嗎?」

「但是他的家人總說在家裡不這樣,只有到了診所才會這樣。我和家屬說好了,下午會請另一名醫師一起診斷。」

「那我過去看看,聽你描述似乎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家屬貌似不放心,會不會是家屬......」

「我看你就和常人不一樣,你意思是家屬有病,把正常人送過來看病了?」佟芳盯着他說道。

「嗯......」

「你是說我傻嘍?」

「沒有,沒有。」金元訕笑道,「我只是建設性的問一下。」

兩人說著鬧將起來。

午飯之後,陽光變得更烈,斜眼看去,都能看到地面上有熱浪翻滾,雖然屋裡開着空調,金元還是走過去打算關上窗帘。本來很無意的動作,倒是覺得外面有些奇怪,他好像看到路上灌木叢里跳出一隻貓。之所以覺得好像,是因為看到貓跳出來很真實,卻未看到貓落地,他環顧了一圈,也沒再看見貓的蹤影,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但是貓本來就很敏捷,沒看到大概也是正常的。拉好窗帘,金元靠在椅子上準備眯一小會,準備下午去找佟芳。

「你放開我,我要回家。」在夢裡金元感覺自己很小,好像回到了七八歲的時候,那時候自己還很瘦小,正被一個中年人背在背上,但卻看不到長什麼樣。「叔叔,你放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吃別人的糖了。」

「別說話,馬上就到家了。」

「叔叔,我家不是這麼走的。你把我送回去,爸爸媽媽會感謝你的。」幼年的金元一邊哀嚎着,一邊掙扎着,但覺腳下一松,急忙往前竄去,然後覺得胸口傳來一陣劇痛,整個人向後癱軟了過去,看到一個男人,右眼眉間有一顆痣,身後的灰色建築襯托着男人的神色,顯得更加冷酷。

金元隨即醒了過來,感覺胸口似乎有些痛,又似乎並不痛。他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冷靜了一下。可能最近太累了,睡得有些沉,夢裡的感覺非常真實,似乎就像自己親身經歷過一樣。不過說笑了,這怎麼可能,那豈不是已經死了。金元自己苦笑了一句,看了看時間,往佟芳的辦公室走去。

剛來開門,自己又回到了那幢灰色建筑前,只是這次沒有被男人扛在肩上,而是被男人抓着衣領提了起來,旁邊有一個小女孩在喊自己。

「元哥哥,你快放開元哥哥。」

「小玉,你快走,你不要過來。」看着男人將魔爪伸向小玉,金元連手帶腳都撲騰了起來,想要掙扎着離開,可是衣服的領口死死地扣着自己的下巴,無論如何都掙扎不開,那人的手臂也很長,將金元伸出去,小金元只能拍打到他的胳膊。然後時間不等人,他已經抓住了小玉,將小玉也提了起來。不經意間,金元一腳踢在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一吃痛,略微蹲了一下,小玉被剛才夢裡的那根鋼筋刺在胸口。金元和那個人男人都愣在了原地,或許從一開始,那個男人就對小玉沒有什麼計劃,或許只是為了嚇唬一下她。

「小玉,小元。」遠處有人在喊他們的名字,是媽媽和小姨。金元看到大人來了,忍不住大聲哭起來,那男人看到有大人過來,轉身就跑。金元感覺嗓子被卡住一樣,猛咳了起來,這才從夢裡醒過來。心裏卻有些不知所以,這個小玉為什麼自己角兒那麼親切,卻又似乎從來都不認識,她到底是誰?

「佟醫生,您覺得我有什麼問題嗎?」佟芳面前的男人一臉嚴肅的問道,他的右眉有一顆痣,若隱若現。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您很健康,只是您的家人有些擔心您。您就當作來我這裡休息了。」佟芳說道。

「休息?我怕我休息不起。」男人說道。

「當然了,我肯定不能讓您花錢休息的。您看這次我就沒有進行計時。」佟芳試圖通過閑聊放下他的警惕。「不過我有些好奇,為什麼您的家人總說您在家裡和在這裡不一樣,您在我面前似乎非常冷靜,但是在家裡卻有些......有些不安。甚至會說自己殺...」

「不可能!」男人斬釘截鐵地說道,這種堅定的打斷反而顯得令人多疑。

「不如我們做個遊戲吧?您聽說過催眠嗎?」佟醫生從抽屜里掏出一個懷錶,「像電影里一樣,不過那都是騙人的,最多是讓病人放鬆,緩緩睡去。」

「我不需要放鬆。」男人依舊一副拒絕的狀態。

「進來。」聽到敲門聲,佟芳趕緊答應道,心底鬆了一口氣。「這位是金元醫生。」

「你叫金元?」男人回頭看着金元,眼睛中似曾相識,金元也感覺似乎在哪裡看到過他,「是哪個金,哪個元?」

「金光萬里的金,開元盛世的元。」

「金光萬里,開元盛世!」男人嘴裏念叨着,然而腦子裡卻傳來一聲耳鳴,曾經熟悉的場景一下湧上心頭。他還記得那是在自己十八歲的時候,遇到一個老頭,那老頭跟他說過這八個字,並且警告他這個人將會影響他的一生,一定不能讓這個孩子和自己有太多交集,最好是讓這個孩子從小和家人分別,由非血緣關係的人養大。

「你怎麼了?」金元問道。

「你不要過來!」男人突然往後倒退,從椅子上栽了下來。「你已經死了!你已經死了!」說著狂喊道,向門外跑了出去,很快走廊里傳來嘈雜的聲音,已經被其他的護工給制服了。

「你怎麼看?」佟芳問道。

「剛才來的時候,在門外遇到了陪同的家屬,和他們簡單的聊了聊。」金元說著把椅子扶了起來,拉到辦公桌一側,坐下來,「家裡人說他能夠看到鬼,還說自己不是有意要殺人的。有時候還一直看各種新聞,一直找一個人的名字。」

「差不多,但是直到你進來之前,他其實一直都很正常,非常冷靜。這種現象持續了很多次,和家裡的精神狀態完全不同。」佟芳頓了頓,「你有沒有覺得他看你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

「似乎很害怕我。」金元接過話茬,「但是我也不太清楚為什麼他會這樣,我先看看他的檔案吧。」

佟芳打開電腦,金元坐了過去,看着檔案右上角的照片,總覺得右眉的那顆痣好像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