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連載中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來源:google 作者:青衫細雨樓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秦天行 青衫細雨樓

【無敵流】+【無系統】秦時升明月,天行頌九歌秦天行,人如其名,謎一樣的男子以天脈者的身份重生秦時世界建龍榜,滅夜幕,虐羅網嬴政:「他是一個自古從來不曾出現,未來可能也不會出現的人」韓非:「七國的美女給他九十九」蓋聶:「先生劍術遠在我之上」衛庄:「你是我...要超越的目標」焰靈姬:「秦天行,除了你,我不屬於任何人」展開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章節試讀:

站在城外山頂俯瞰整座新鄭,那麼就會發現城內最壯麗的建築竟然不是韓國王宮,而是虎踞韓王宮正東方的大將軍府。

以天上星辰對應,若韓王為天極太一,韓王宮為紫薇垣,既是東方蒼龍之位。

蒼龍尾出天河,頭向太一,有張口吞珠之相,臣子據此,完全是侵凌人主!

這本是誅九族的大罪!

但沒有人敢對大將軍說這種話,連韓惠王也不敢。

因為他是姬無夜!

當年韓國遭受楚國,以強於數倍於己的入侵,朝野上下懼意絕望,正是姬無夜突然現身以自薦,率領麾下門客和韓國數萬哀兵,逆擊十萬楚軍於宛。

兩軍對壘,姬無夜的武功夠強,謀略夠深,當然,運氣也夠好,楚軍大帥突然暴斃,而楚軍又無故大亂,最終韓國打贏了這場原本不可能打贏的仗。

從此,姬無夜在韓國就成了一個神!

公卿懼之,百姓拜之,連同韓王都要仰其鼻息,這是弱者依賴強者才能苟活的必然結局!

經過多年的經營,姬無夜不但牢牢掌控着朝政,其勢力觸角甚至已經盤踞到韓國的每一個角落。

這一切的一切,主要依靠他手下的一個龐大的秘密組織—『夜幕』!

夜幕降臨,黑暗籠罩,無遠弗屆,無孔不入。

韓國的國號雖沒有改變,但『夜幕』才是韓國真正的權力中心,所謂影子王政,便是如此。

將軍府有一個高大僻靜的看台,可以俯瞰城中景觀。

但此刻,姬無夜的聲音充滿了怒氣,臉色陰沉可怕,指骨喀喀作響,手中的青銅爵已經被強勁的力道捏出一道裂縫。

酒液潸潸滴下,姬無夜憤怒地瞪着跪在眼前的墨鴉,怒斥道:「你做事向來嚴謹,這次是什麼情況,如此荒唐無稽的事情都敢編造?」

墨鴉頭垂的很低,嚴肅道:「將軍息怒,屬下過去不曾虛編亂造,往後也絕不敢欺瞞將軍。」

姬無夜沉默,虎目瞪着墨鴉,稍稍冷靜下來後,冷哼一聲,「諒你也不敢,所以說,那兩個士卒,是真的變成了殭屍?」

墨鴉抬頭瞥了姬無夜一眼,恭敬回道:「是的,本來屬下也不信這鬼神之說,但方才所說之事,乃是屬下與白鳳親眼所見,不得不信。」

姬無夜表情閃爍,冷冷地注視着墨鴉,彷彿想看穿他所言是否屬實。

墨鴉抬起頭,嘴角微微揚起,雖受了秦天行一腳的傷害,但語氣仍然平穩,「將軍,我們此次有一個意外收穫。」

姬無夜眉毛一揚,頓時來了興趣,「哦?說來聽聽。」

墨鴉再次恭敬回道:「這個收穫提供給我們兩個線索,第一,李開還活着,第二,失蹤的兀鷲也找着了,因為他成了李開的替死鬼。」

姬無夜咬牙,「這事果然有詐,韓非這小子又在搗鬼!」

墨鴉見狀,微微一笑,「將軍,兀鷲他...他也變成了殭屍!」

聞言,姬無夜重重哼了一聲,轉身走到陽台邊上,冷冷說道:「哪裡來的江湖術士,敢動我的人?」

話畢,姬無夜緊握的拳頭重重用力捶在石制的護欄上。

墨鴉沉默半晌,又道:「還有一個壞消息......」

姬無夜瞥了他一眼,冷哼一聲,斥道:「墨鴉,不要在我面前賣關子。」

聞言,墨鴉心頭一緊,趕緊恭敬道:「屬下...明白。」

姬無夜獰笑,「為我做事,這是必須要記住的一點,你剛說有個壞消息?」

墨鴉剛想開口說話,餘光卻注意到佇立在另一邊的身影,那辨識度極高的白髮與紅衣,只見他端着酒樽,杯中液體微微閃爍着紅色光澤,漫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這人正是血衣堡第二任主人—白亦非!

百越之地一戰成名,攜大勝而歸,一襲白衣化血衣,成為韓國邊軍第一人,手掌韓軍士卒十萬有餘。

白亦非似乎對姬無夜和墨鴉先前的對話毫不知情,而是剛好碰巧出現在這個地方,只是單純的欣賞城中的風景。

姬無夜的目光沒有在白亦非身上停留,而是低頭望着墨鴉,沉聲問道:「你要說的壞消息到底是什麼?」

但此時白亦非卻優雅地轉過身來,輕聲道:「那個災星,應該正在聚集他的得力部下。」

姬無夜一怔,笑道:「原來如此,的確,那些人也只有他才會找來。」

墨鴉的目光迅速掃過姬無夜和白亦非,想到之前在叢林里,那個神秘少年一直想要打探到天澤的消息,或許這次自己真的能在這二人口中打探到點什麼,反正白鳳已經跟隨在神秘少年身邊,幫他一次也未嘗不可。

念至此,墨鴉悠然道:「起死人,肉白骨,百越湘楚之地,一直有千里趕屍的說法。」

白亦非踱着腳步,緩緩走向姬無夜和墨鴉,同時一邊吟唱道:「黃泉碧落,百鬼夜行。」

墨鴉沉默地注視着白亦非,耳邊驟然響起一陣鈴鐺聲,墨鴉微微皺眉。

白亦非從墨鴉身邊走過,微微瞥了他一眼,淡然道:「很難忘記的景象,對吧?」

墨鴉面無表情,背後已然冷汗淋漓,心中深深鬆了口氣,剛才這個陰陽怪氣的傢伙竟然對自己施展迷之幻術,還好他沒有深探下去,不然......

白亦非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說道:「不知道這幾天,我們的那位老朋友,有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偶感不適呢?」

姬無夜哼了一聲,冷冷道:「也許,他已經開始想念牢房的滋味了。」

話畢,墨鴉的心裏忽然一凜,隨後,嘴角微微揚起,看來這次神秘少年不用去再找韓非幫忙了。

······

城郊外,樹影閃爍不停,耳畔風聲呼嘯,白鳳與秦天行並肩前行。

突然,一隻白色小鳥從天際翱翔飛來,白鳳似乎感覺到什麼,停下腳步,小鳥一個俯衝後,穩穩落在白鳳肩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白鳳認得它,它是那隻在雀閣被自己和墨鴉救下的小白鳥,伸手攤開,白鳥似乎很有靈性,撲哧的翅膀落在白鳳的掌心上,在它的腳上綁着一張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只有短短八個字,『赤眉龍蛇,百越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