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秦天蘇酥
秦天蘇酥 連載中

秦天蘇酥

來源:外網 作者:號令天下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號令天下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兩塊神秘的令牌,一塊閻王令,見之必死;一塊神王令,雞犬升天,而他,便是兩塊令牌唯一的主人......展開

《秦天蘇酥》章節試讀:

「秦天!」
片刻的沉寂過後,現場炸開了鍋。
「姓秦的,你還真敢來!」
「找死來了嗎?」蘇文斌紅着眼睛沖了過來。
幾個同輩的年輕人咬牙瞪眼,一副要干架的樣子。
對此,秦天根本就沒有搭理。
他目光越過眾人,看着主位上的蘇北山,冷笑道:「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蘇北山臉上的肉抽搐了一下。
不知為何,看到秦天的目光,他竟然不敢與之對視。
「我們是接到通知,來參加晚宴的。」
「如果不歡迎,那我們走就是了。」楊玉蘭冷聲說道。
她如今雖然失勢了,但是,從前在蘇家的地位,也舉足輕重。
蘇文斌包括衝過來的幾個小輩,還不敢太無禮。轉身,徵詢的看向蘇北山。
蘇北山沉默了一下,冷聲道:「玉蘭和蘇酥,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們蘇家的人。」
「來參加家宴,理所應當。」
「你們可以坐。其餘的人,就算了。」
「哼,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來參加我蘇家的家宴!」
很明顯,阿貓阿狗,指的是秦天。
蘇北山不承認秦天是蘇家人,也沒資格參加家宴。
老爺子親自發話,表明了態度。其餘族人,全都揶揄的看着秦天。
有人笑了起來。
「姓秦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德性!」
「你配嗎?」
「還不快滾!」
嘲諷聲四起。
「大嫂,沒有位置了。您帶着蘇酥到那邊的桌子上擠一擠吧。」
「今年的螃蟹不錯,你們平時也買不起吧?今天可以多吃點。」
之前說話的那個婦人尖聲說道。
她說的那邊一桌,赫然是角落裡下人的位置。
楊玉蘭紅了臉。
她本是江南書香門第,很要面子的女人。此刻被如此奚落,真是看盡世態炎涼。
「不用了。」
她看着蘇北山,沉聲道:「您是蘇酥的爺爺,是我丈夫的父親。」
「我作為兒媳婦,今天來,就是想跟您把事情說清楚。」
「說完之後,我們就走。」
「你要說什麼?」面對一身正氣的楊玉蘭,蘇北山神情閃爍。
很顯然,這老東西有愧於心。
楊玉蘭本來想說的是,手中的專利,是蘇酥的心血,不可能讓給蘇家。請他們死了心。
公司的事情,她認了。只希望以後不被打擾。
蘇玉坤猜到了她要說的話,對旁邊的老婆使了個眼色。
王梅急忙笑道:「嫂子,大過節的,有什麼事情不能吃完飯再說啊。」
「你們幾個,還不快請嫂子落座。」
「還有蘇酥。照顧好她們娘倆。」
他們不想讓楊玉蘭把話說出來。因為,雖然他們的兒子霸佔了楊玉蘭的公司是事實,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畢竟不太光彩。
幾個婦人急忙過來,一臉假笑,熱情的拉着楊玉蘭落座。
楊玉蘭一時間沒了注意,忍不住看向了秦天。
蘇玉坤冷笑道:「秦天,不管怎麼說,你也是蘇酥名義上的丈夫。算是半個蘇家人。」
「想參加家宴也不是不可以。」
「我聽說,你為了參加家宴,還特意給老爺子準備了禮物?」
蘇文斌急忙道:「姓秦的,你手中拿的,就是那副畫嗎?」
「你一口咬定是唐伯虎真跡,現在還不快獻出來,讓爺爺好好看看!」
「爺爺是古董鑒賞的名家,是不是真的,他老人家一看便知。」
蘇北山也冷笑道:「秦天,你如果能送給我一副唐伯虎的真跡,那麼我承認你這個孫女婿的身份又何妨。」
「如果你膽敢拿假畫來糊弄我,就別我怪不客氣,要將你趕出去。從此永遠別想踏入我蘇家的門!」
「現在,你確定還要獻畫嗎?」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秦天的臉上。
他們領會了蘇北山的意圖。
秦天這種貨色,怎麼可能會有唐伯虎的真跡?
蘇北山故意這麼說,就是要找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把秦天給趕出去。
那樣的話,楊玉蘭也無話可說。
只要趕走了秦天這個無賴刺頭,對付楊玉蘭母女,他們還是信手拈來的。
「有何不敢!」秦天冷笑,手拿捲軸,大步來到了蘇北山的面前。
當面打開。
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跡?看到秦天如此自信的樣子,眾人驚疑不定,全都看了過來。
就連蘇北山,都激動起來。
他附庸風雅,喜愛收藏古董。其中最喜歡的就是字畫。
而唐伯虎這位風流才子,在書畫界的地位舉足輕重。
誰能擁有他的真跡,那麼在圈子裡的名聲和地位,立刻就會水漲船高。
所以,如果是唐伯虎的真跡,承認秦天這區區一個孫女婿又有何妨。
「快,把我的眼鏡拿過來。」
蘇北山戴上眼睛之後,仔細的看去。
蘇文斌冷笑道:「爺爺,這幅畫是從一個土猴子手中得來的。一分錢沒花。」
「那土猴子自己,都承認是贗品了。我看您就不必廢精神了。」蘇文斌不失時機的詆毀。
蘇北山也不相信是真的,只不過被秦天的氣勢所感染。再加上,見獵心喜,所以要鑒別一下。
看了之後,他怒形於色。
「混賬!」
「別的不說,這畫紙的質地就不是明代的東西!」
「這麼明顯的水貨,你竟然敢拿來糊弄我!」
蘇文斌立刻得意的大叫:「我說什麼?這明明就是水貨!」
「敢糊弄爺爺,來人啊,把他給我打出去!」
蘇家的幾個後生,怒吼着,撲了上來。
「不要!」楊玉蘭想要阻止,無奈被幾個婦人拉着,根本就幫不上忙。
「蠢貨!」
「睜開你的狗眼,再好好看看!」
秦天大喝一聲,宛如平地春雷。
他伸手在畫卷上面一撕,嗤啦一聲,竟然生生的撕掉了一層。
裏面,還是一副完整的,泛黃的畫卷。
隨着一股古樸靈動之氣撲面而來,蘇北山劇烈的顫了一下。
「住手!」
「都給我住手!」
他激動的站了起來,拿着放大鏡,湊到近前,仔細觀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唐伯虎!」
「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跡!」
「哈哈哈哈,我發財了!」

《秦天蘇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