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禹寒柳凝歌
秦禹寒柳凝歌 連載中

秦禹寒柳凝歌

來源:外網 作者:嬌弱王爺養成計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嬌弱王爺養成計劃 都市言情

身死花轎,意外穿越,她被迫沖喜與公雞拜堂。 紅綢白紗下,一面是怯懦庶女,一面是妙手醫聖。 腳踩白蓮,手撕綠茶,扮豬吃虎她步步為營。 傳聞中冷漠嗜血的王爺在她的一針下乖巧如綿羊。 惡毒情敵折磨她、嫉妒她、對她下毒、侮辱她,要如何報仇? 這好辦,那就斷她前程、毀她驕傲、拆她虛名,再給自家王爺生倆娃,氣死她! 傾世王妃醫冠風華,世人轉變口風,原來這庶女竟是玲瓏菩薩蕙質蘭心? 深夜,生殺如麻的秦禹寒看着自己碗中的雞湯陷入沉思,如果他沒認錯,這是替他拜堂的那隻公雞。 「王爺身子弱需要滋補,」柳凝歌毫不客氣的吃掉大雞腿,「夫君嘛,有一個就夠了。」展開

《秦禹寒柳凝歌》章節試讀:

柳凝歌將注射器內的東西給他注射到身體內,剩下的空針管握在手中,想着送回實驗室里,等她再打開手心,注射器果真不見了。
她揚起嘴角,這就很有意思了。
要知道,她實驗室中的每一個藥品別說是藥性,就是編號她都爛熟於心,且還有許多精細的醫療器械,手術工具,都是古代重金難求的好東西。
柳凝歌將男人的上衣脫掉,精壯的上半身帶着死人似的泛白,放在熱水中一個勁浸泡熏蒸,忙活了一個多時辰,眼見着那水涼了,便開門再吩咐外面的人再燒些熱水。
紅鶯滿臉不情願,「剛剛已經送過一次了,還要水做什麼?」
「自然是做一次洗一次,怎麼?還不相信王爺的實力嗎?」柳凝歌說的平淡自然,紅鶯一個未出閣的丫頭半晌才明白過來什麼意思。
當下紅了耳垂咒罵一聲,轉身去院外吩咐人繼續送熱水來。
一直這麼折騰了一天一夜,熱水都送了七次,紅鶯都累的倚在門框上睡著了,再沒力氣盯着屋內什麼動靜。
柳凝歌也累的夠嗆,這原主的小身板根本經不起這麼折騰,手腕細的幾乎輕易能掐斷,加上本就受虐待,如今也趴在桌上睡的沉沉,絲毫沒有注意到水桶中的男人竟然已經睜開了眼。
秦禹寒就那麼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這段時間,他病重昏昏沉沉,只知這人是丞相府送來沖喜的二小姐,聽說傳聞是軟弱無能畏縮膽小。
可如今……
他低頭,看了眼氤氳着熱氣的水桶,水裡漂浮着許多人蔘鹿茸等名貴藥材,屋內的柜子也被翻得亂七八糟。
這些葯,應該都是從房間內翻出來的。
秦禹寒額頭青筋暴起,這個女人!居然敢翻他的卧房!
他慢慢從水中想要起身出來,哪知雙腿卻沒有一點力氣,手下一滑又栽回桶里,發出巨大的聲響。
柳凝歌一下子驚醒,茫然的看着那正在和自己置氣的男人,一次次站起身又一次次跌倒,弄了一地的水。
「本王的腿!」秦禹寒猛的抬起頭,目光如同刀割般看向面前的女人,「你做了什麼手腳!」
「或許你應該先說謝謝,畢竟我救了你的命。」柳凝歌皮笑肉不笑,她是要保住這人的命,又不是要治好他。
秦禹寒看了她許久,久到後者又要再次昏昏欲睡,才緩緩開口道:「你想要什麼?」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她有能力將一個快死的人從鬼門關拉回來,斷然沒有一雙腿治不了的道理。
柳凝歌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這王爺遠比她想的要聰明,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她自是不會輕易讓人知道底牌:「想要王爺好好活着,王爺在世上多活一天,我自然也就多了一份仰仗。」
她這話說的漂亮,卻也耐人尋味,將姿態放得夠底,點出了她的心酸不易。
秦禹寒收回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冷冷的揮了揮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等到她至門口處,才聽到身後傳來男人清冷的聲音。
「本王盡量。」
柳凝歌打開門,邁出房間,清晨的微光帶着些薄霧的涼意。
趙嬤嬤冷着臉守在門口。
知夏緊張的看着自家小姐,卻見她舉止風輕雲淡,身上依舊是昨晚的大紅喜袍,臉色雖說有些蒼白,但氣質卻十分冷艷。
「你出來做什麼!你出來了誰伺候王爺!」嬤嬤沉着臉,冷聲呵斥着面前不懂規矩的庶女。
柳凝歌打了個哈欠又伸了個懶腰,「本王妃只負責伺候夜裡。」
丫鬟們嘩然一片,趙嬤嬤昨日就已經忍着這個沒教養的庶女,今日見狀,又是這般變本加厲,當下厲色道:「王爺身體本就不好,你昨夜究竟有沒有侍寢都是未知,現今竟敢在王府撒野,看樣子是要讓丞相府來人,將你接回去……」
嬤嬤話還沒說完,柳凝歌隨手便將一塊白布扔在了地上,上面還有殷紅的血跡,彷如梅花的落紅,「若是嬤嬤還不信的話,不如進屋去問問王爺,王爺現在已經醒了。」
「你隨手拿一塊布就是……」趙嬤嬤還欲責罵,話說到一半猛地僵住,隨後瞪大了眼睛,音量拔高道,「你說什麼!再說一次!王爺他醒了?!」
昨日里王爺明明連氣都快沒有了。
而屋內的秦禹寒終於從水盆里出來了,發出微微的咳嗽聲,淡淡開口:「更衣。」
聲音雖然微弱,但確實是王爺不假。
趙嬤嬤當下哪裡還有心思管這女人,立刻激動的讓人去宮中請太醫前來問診,隨即便趕忙進去伺候着了。
柳凝歌又打了個哈欠,回身瞥了紅鶯一眼。
這丫鬟還記得昨晚的那一巴掌之仇,自然惡狠狠的瞪了回來。
「你這個眼神本王妃很不喜歡,收斂一下!」
紅鶯趕忙低下了頭,心裏卻十分不忿,認為這女人不過是運氣好罷了,再說王爺就算熬過了昨夜,也不一定就能熬過今天。
柳凝歌本想帶着知夏離開,誰知趙嬤嬤卻從裏面出來,一雙老眼帶着些許紅腫的熱淚,想來是見着王爺沒死激動地,語調也比之前緩和了許多,一邊有條不紊的吩咐着門口的丫鬟,另一邊叫住了她。
「趙嬤嬤還有什麼事兒嗎?」她一夜沒睡,脾氣好不到哪裡去。
「王妃昨夜的辛勞王爺已經告知老奴,為了方便休息,便在王爺隔壁的院子住下。」
趙嬤嬤一改之前的怒火,甚至看向她的目光里,還帶了幾分若有似無的慈愛,語調溫柔,讓下人收拾一些暖和嶄新的被褥送過去。
「那就謝謝趙嬤嬤了。」柳凝歌依舊是那副表情,寵辱不驚的行了禮。
「不過宮中太醫馬上就要來了,王爺的意思是讓王妃在一旁候着,先別離開。」
柳凝歌的火氣蹭蹭蹭的往上漲,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太醫來給王爺看病,與我有什麼關係。」
趙嬤嬤笑着捂住嘴,「王妃昨夜和王爺……這不也讓太醫瞧瞧身子適不適合生養。」

《秦禹寒柳凝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