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瓊襄王家的潑猴辣妻
瓊襄王家的潑猴辣妻 連載中

瓊襄王家的潑猴辣妻

來源:google 作者:梓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瀛波 王姑涼

天上掉下個王姑涼,白撿一個俊相公六盤山的獅子口,王姑涼白嫖了一個俏相公,從此過上了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本以為能得夫生子了卻一生,奈何相公是當今天下「通緝要犯」腹黑將軍挑撥離間?狗男人慾迎娶「白蓮花」,王姑涼一棒槌打了過去間哪門子反派?我男人文韜武略,天下第一,無人能敵!王姑涼招兵買馬,與俏男傾覆天下狗男人:天下有了,走!造娃去!展開

《瓊襄王家的潑猴辣妻》章節試讀:

「撲通!」

一聲巨響把剛走的村民們又給喚了過來。

只見王姑涼雙腿跪地,抹了抹眼淚。

「各位叔叔,阿姨,嬸嬸……姑涼求求你們說些好話吧?我不想被外婆賣走!我娘我爹見我個小孩子,泉下有知會不瞑目的!」

生活在這個信息發展飛快的時代,姑涼自然知道輿論的重要性。網絡具有時速性,快速性,只要稍微一動手指,世界都是你的!只要大家都聽你的,死馬都能當活馬醫。

她自己倒也無所謂,她可心疼葛四娘這娘哩,這娘性格好,只會蒙頭幹活,心裏沒什麼想法的,她怕她哪天一離開,葛四娘就給麻嬸婆子賣掉了,她想給她鋪好路,日後就算她不在,麻嬸婆子也不敢瞎賣人。

她想着自己遲早都會穿回去。她想在走之前替葛四娘爭取點人身自由,畢竟四娘這人對她那也叫一個好,她霸佔了真正姑涼的身軀,自然要替娘爭取點利益。

「放心吧,姑涼,有我們在,麻嬸婆子她不敢亂來的!」

「她絕對不會亂來的,我們都站在你這邊,不要擔心,姑涼!」

「對,那絕不能!」

眾人隨聲附和,麻嬸婆子見一群人指着她罵,氣上心頭,跳起腳又開始了潑婦罵街。

「去!去!去!關你們啥事啊!一天天少操心人家的閑事,多管管自個,看你們一個個給能的!」

麻嬸婆子衝進人群,用小指指着一個個地道。

「你拉我幹啥?是他們不對,他們都欺負我個老婆子,都欺負我。」

麻嬸婆子完全不顧在綹子心裏的形象了,立馬倒在地上哭起來。

「站起來,老婆子!你幹啥哩!那麼多人呢?不要面子的嗎?」

綹子爺一邊拉着麻嬸婆子,一邊無奈地說道。

「人家說人家的咯!你嘞,那麼大歲數了,不要動不動就鋪地上,吃相有點難看了!麻嬸婆子!」

綹子爺邊安慰麻嬸婆子,邊給麻嬸婆子抹眼淚。

麻嬸婆子哭得那叫一個難過,也完全不顧別的了。一把推開了綹子。

「綹子啊!你這死老頭,大家都欺負我,你卻還幫着他們來說我,你幾個意思?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凶神惡煞的,不是什麼好女人!」

「哪來的話?你在我心裏是最美的!你不要瞎想嘞!」

綹子扶起麻嬸婆子,繼續說道。

「你們這些人就知道欺負我一女人,一群人欺負我一女人算什麼本事,罵不過我就一群人欺負我!」

麻嬸婆子的淚水不止,嘴裏不停地罵罵咧咧。

眾人看場面失控,紛紛都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形式還得把村長請來,咱們也沒法私下解決咯!」

「對,找村長來評論!給咱四娘和姑涼做主!」

不知誰提了一嘴,大伙兒一塊點頭答應。

「oh!my」 god!

王姑涼眼前一亮,她怎麼沒想起要找村長理論。

正當王姑涼不知所錯時,人群中又傳來幾個聲音。

「村長來了!」

誰說的?誰說的?在哪呢?

王姑涼伸出脖子看了老半天,也沒見到他們說的那個人,正疑惑時,一個怪老頭從人群中突然走了過來。

「你們都圍在一起幹啥呢?吵吵鬧鬧的?怎麼了這是?」

「老頭,你走開,別擋住我的視線,我在找村長呢!他們叫了半天,我愣是沒發現蹤影,這是啥情況?」

王姑涼不停地從人群中望去,還示意老頭不要擋道。

「先說說怎麼了?」

「你不說什麼事?我怎麼給你找村長理論?小姑娘!」

「那你先指指誰是村長,你先告訴我,我可不想要個看笑話的前來理論!」

「小姑娘,說啥呢?我就是史富貴,村裡的村支書兼村長,你有啥事跟我說,我先給你們分析分析,一定給你們討個公道。」

史大富腰桿直立,他聲音雖低沉卻很有震懾力。他一副威嚴模樣杵在村民們前頭。

王姑涼見能說話的人來了,立馬癱倒在地上,大哭起來。

接着又從地上爬到村長的腿根下,扯着他的褲腿道。

「村長爺爺……你行行好,我外婆要把我和我娘給賣掉,求求你救救我們吧!我不想走,我不想被賣掉,我不想過好日子,嗚嗚嗚……她要把我們賣進黃花樓,剛剛黃姐還來過,他們……嗚嗚嗚。」

「小兔崽子,你不要瞎說啊!我可沒有做這種事!」

「誰說我要賣你們了,我給你們安排好日子,是你們不想過的,現在又賴上我這老婆子了,哎呀~」

麻嬸婆子坐在地上,邊嗷嗷大叫,邊抹着眼淚。

村長瞪了麻嬸婆子幾眼。麻嬸婆子立馬嚇破了膽,她不敢再多說什麼。

「有沒這事,麻嬸?你倒也別推脫?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麻嬸婆子不敢像之前那樣跋扈,畢竟在村長面前,她還是不敢太張揚的。

王姑涼立馬站起來,就往史大富身後躲。

「村長爺爺,救我,我外婆剛剛都把黃姐叫來了,黃姐還喊了一大幫子壯漢,力氣賊大,我們都被嚇壞了。」

麻嬸婆子聽完這話,那叫一個生氣,舉起手來朝着姑涼呼過來。

「麻嬸婆子,您幹什麼呢?咱們獅子口還沒窮成要賣人的地步吧,你這樣做,你讓隔壁村怎麼看我們啊?你不要面子,我們還要面子呢?誰還敢給我們村這些小夥子介紹對象,誰還敢要我們村的姑娘,都會說咱們獅子口村是活生生的「人販子」。」

話一出口,一群小夥子立馬跳了起來。姑娘們你一嘴我一嘴都炸開了鍋。

「麻嬸婆子,你安的什麼壞心呢?我們還要娶媳婦生娃呢!我們家就我一個娃,可不能斷了根!」

「麻嬸婆子,我姑娘前天還相中了隔壁村的小夥子,要是他們村知道咱們這有個「人販子」,會怎麼看我們村?你都一大把年紀了,就不要接這種斷子絕孫的活吧?」

一群人圍着麻嬸婆子,聲音越來越大。

「麻嬸婆子,你個死老太婆,我家亮亮還等着娶媳婦嘞,都訂下來了,你可別瞎搞鬼,把我家亮亮的婚事給攪黃了。」

說話的是牛大嬸,有名的毒嘴婦。

「麻嬸婆子,你個死缺德鬼,能不能不要做這種缺德事?做回好人吧!」

「我呸!牛大嬸你個老妖精,嘴那麼毒,天天就幹缺德事,你真是枉為人!」

「麻嬸婆子,你敢詛咒我!」

倆人吵得越吵越厲害。牛大嬸非常生氣,跑過去拉着麻嬸婆子,倆女人互抓着頭髮,你扯我的,我扯你的。

「啊,啊!嗷!」

倆人糾纏在一起,你不讓我,我不讓你。

村長見局勢難以控制,大呵一聲:

「好了!都一把年紀了,還鬥來鬥去?你們就是這樣教育小輩的,害不害臊啊?」

這一聲話說下去,兩人都停住了手。

麻嬸婆子理了理被抓亂的頭髮和衣服,惡狠狠地盯着牛大嬸。

牛大嬸也不讓步,即便是瘸了一條腿,拄着一根棍杖,也絲毫不露怯。

「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從今以後我們獅子口不允許有人亂賣人口,尤其是一些以嫁娶為理由的,更不能做,先聲明啊,誰要是違背了,別怪我老頭不講情面,事先聲明啊!我就只能把她請出去了,至於有沒有人收她,我管不着,我也不想管!」

村長發完話,村民們即使再想看熱鬧也得走人了!

麻嬸婆子即使臉色有些難看,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眾人散去,王姑涼才舒一口氣。

「謝謝村長爺爺,您又救了姑涼一命,您的大恩大德,姑涼沒齒難忘!」

王姑涼的眼角還有些濕潤,臉上還掛着沒幹透的淚痕,別提她剛剛多難過了!

村長蹲下身,從衣袖中拿出了一張帕子,邊安慰她,邊給她擦眼淚。

他撫摸着她的頭,微笑着說:

「好了,姑涼,不要哭了哈,瞧你這張小臉哭的,以後再有人敢欺負你,告訴村長爺爺,我給你做主,好好替你整一下壞人啊!乖!」

村長說完後,朝着麻嬸婆子那方向瞪去。

「好……爺爺,您真好!」

王姑涼小嘴一撅,眼淚又止不住留下來。這演技怕是把她自己都給騙過去了,在村長那賺夠了同情,不用再怕麻嬸婆子欺負了。

麻嬸婆子氣得半死,但又毫無辦法。她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欺負娘倆了,她們都被村長給罩着。

等大家走後,她才敢罵罵咧咧,經過剛才那一面,她可能再也不敢動手打人了。

「啪!」

「這背簍怎麼放這裡,絆死老娘了?」

「咕……咕……咕!」

「雞都叫了,餵過吃的了嗎?」

「都快到下午了,怎麼還沒開飯,葛四娘是想造反不成?還不滾去燒飯!」

「娘……您等着,我這就去!」

葛四娘小心翼翼地在廚房忙活着,做完這個做那個,一上去過去了,屁股還沒落地。她殷勤成這個模樣,完全不像剛剛被欺負過的人,活生生像個沒尊嚴的行屍走肉。

王姑涼一臉茫然地望向葛四娘,感到有些悲傷。

「哎,沒救了~這女人又開始了!哎~」

王姑涼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她從前院跟着葛四娘走到東屋,從東屋走到柴房。葛四娘忙在哪,她就跟在哪。她忙活了一中午有些累了,躺在破席上,睡覺去了。

晌午,牛老大、牛老二還有老二媳婦劉舒暢回來了,他們看到自家土牆倒了,愣是一頭霧水。

「爹,咱家牆?」

「倒了就倒了唄,待會你們一塊把牆弄好,問那麼多幹啥呢?吃完飯一塊補好吧!」

麻嬸婆子剛好走到家門口,見牛老大對着牛老叔問東問西,有些不耐煩。

麻嬸婆子對着牛老大就是幾頓臭罵。

牛老大這邊不予理會,提起磚頭,拿着鐵揪幹活去了。

牛老二見情況有些不妙,忙溜進西屋去問老大媳婦葛春華。

「嫂子,那牆咋回事?剛剛麻嬸婆子還對大哥罵罵咧咧的,那氣勢凶凶的樣子,讓我一頭霧水哩!」

葛春華正坐在板凳上給肚裏的娃娃織衣裳,見老二進來,忙跟他把中午的情況說了一通。

「王姑涼,你確定?那力氣小的,那人小的?咋能把咱家土牆給推倒?」

「那當然了,我親眼看到她在和黃姐的幾位壯漢們干架,她衝過去把那壯漢就撞飛了,那壯漢可高哩!咱都被嚇得不輕。你是沒看到那情況!」

葛春華邊說邊比划動作,王老二沒在意,他想着悶葫蘆姑涼咋會打人,他也懶得細想,也不想多想,畢竟幹活多累了,哪管得了這等閑事?

老賴調侃自己媳婦,越想越好笑。

「媳婦,前面您還說要找四娘娘倆理論呢?都擼起袖子準備干架的節奏,今日咋還幫着她娘倆求和呢?您這畫風有點奇怪,讓我摸不着頭腦哩!」

「在那麼多人面前,你就知道維護葛四娘娘倆,我可見不得自家男人為其他女人出頭,何況還是一寡婦,帶着一孩子。今天葛四娘倆挺可憐的,麻嬸婆那也是一個毒,人家幹活好好的礙她啥事了,非要給她娘倆擺一道?」

「她娘,我做飯去了,咱三兒子還等着吃呢?」

老賴一頭扎進了灶台,臉上還掛着笑容。他想着今天麻嬸婆子終於被人挨了一頓臭揍,非常解氣。

「吃吃吃,咱家兒子還等着吃呢?你這行動有點慢啊,咋還沒做好?不知道的以為你和葛四娘才是一家呢?」

本來還很愉悅的心情,被媳婦這突然的變化打得措手不及。

老賴衝著媳婦就是一頓大吼。

「媳婦,你咋回事?剛剛還好好的,現在又這樣?」

「你管我呢?你以後就是不能管葛四娘倆,你敢做還怕別人說?我跟你沒完!」

「行了行了!您這心情一會天晴,一會下雨的,剛剛您還不是幫她娘倆了?」

「我這叫樂於助人,哪像您嘞?弄不好惦記上了?」

老賴真是受不了媳婦這樣,這家裡待得……

「你幹啥去?又去找葛四娘?」

「你這臭婆娘,多吃飯,少說話!別有事沒事又懷疑我?」

老賴媳婦見老賴衝出門去,趕緊跑過去拉住他。

「你鬆開!」

「我不要!」

「你松不?」

「不松!」

「嘶!」

「老賴!你竟敢扯老娘頭髮,你竟然這樣對我?你過來!」

老賴媳婦脫下鞋底,追着老賴就是一頓亂打。

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媳婦正懊惱地拿着鞋底抽他。

他這一輩子哎~

「你還和寡婦糾纏不清嗎?我要你纏着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