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窮小子的逆襲:決戰商海!
窮小子的逆襲:決戰商海! 連載中

窮小子的逆襲:決戰商海!

來源:google 作者:成子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成子庸 都市小說 長瀚 子媚

窮小子逆天發展,被女朋友拋棄,卻為一個女老闆動手打架,獲得美女老闆青睞,走進一家大型公司,在吳子媚的栽培下,一路高歌,後來的發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成為兩家大型公司的老闆展開

《窮小子的逆襲:決戰商海!》章節試讀:

江長瀚這才明白,難怪眼前這個女人,總說她自己有眼無珠,認錯了人。

江長瀚現在才覺得,自己的確是愚蠢,把本來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搞得如此複雜,難以收場。

可江長瀚有些不明白的是,自己什麼時候進入吳子媚的眼裡,受到了她的關注,得到的她的青睞呢?

從京城來到濱海,投奔他的女朋友,結果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藍欣怡已經不再是過去的藍欣怡,給她那幾十萬所有的積蓄,也成了泡影,他已經墮入到一個被命運徹底拋棄的悲慘境地。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得到了吳子媚的青睞和關注,他的心裏,產生一股暖流。

但此時此刻,江長瀚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這時,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兩個**跟着就出現在包間的門口,後面就跟着那個姓賀的。

原來這個姓賀的居然報了警。

吳子媚馬上走上前,對**說:「千萬千萬不要誤會,千萬不要誤會,我們只是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誤會。」

那**公事公辦的說:「你們這裡剛才打人了吧?這可不是誤會。打人的就是你吧?是不是他?」

吳子媚激烈地說:「賀大年,可真有你的。就這麼一點小事兒,你值得報警嗎?如果這樣也可以,你把我的表弟帶走,咱們兩個以後就一刀兩斷,我也離開三和建築,也不是你的部下,我現在就向你提出辭職。」

賀大年咧了一下嘴說:「你是說這個小子,他是你的表弟?」

「不管他是我的什麼人,剛才你做的是不是有些過火?我的表弟為我出頭露面,這沒有什麼毛病吧?如果你真的報警,要把我的表弟帶走,我剛才說了,咱們就徹底的一刀兩斷,以後井水不犯河水,我也徹底的離開三和建築。」

賀大年忿忿地看了江長瀚一眼,對身邊的兩個**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打我這麼一下我也就認識,麻煩你們這麼一趟,真的不好意思。」

那**對賀大年不客氣的說:「以後想好了再報警,我們這些**,可不是讓你們呼來喝去的。」

兩名**對賀大年數落了一番,就離開了這裡。

賀大年手捂着腮幫子,看着江長瀚,苦溜溜的笑着說:「你這個小老弟,這下手也真是狠,那就是說,你真是吳子媚的表弟?」

吳子媚對江長瀚說:「你先出去吧,在樓下等着我。」

江長瀚說:「賀總經理,真是不好意思,不是我下手太重,而是我根本就不應該下這個手。我愚蠢,我愚蠢。」

江長瀚看了吳子媚一眼,轉身就走出了包房。

自己剛才真是愚蠢,但事已至此,也就別無辦法。

江長瀚走了出去,賀大年氣呼呼地說:「 吳子媚,這個人真是你的什麼表弟。好,就算他是你的表弟,你把他帶到飯店裡,還讓他隱藏起來,就是要窺探我和你在這裡說什麼,做什麼嗎?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對待我。」

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吳子媚也真是沒有辦法,表示抱歉的說:「賀總經理,實在是對不起,我也沒臉繼續在你的面前工作了。那好,我現在正式宣布辭職。」

「你要拿辭職威脅我嗎?你以為你離開我,我這個三和建築重要工程部總經理的職位,我就干不下去了嗎?」

說到這裡,賀大年緩和了一下口氣說:「行啦,我們也不需要在這裡置氣了,你辭什麼職?在這個非常時期,你更不能離開。我可告訴你,明天你一定要和友輝葯業的金老闆再談一次。你過去的工作狀態不是這個樣子,這些日子你是怎麼搞的?本來可以到手的一個大型項目,你居然能談到這種程度,讓人家越來越不相信我們。「

「賀總經理,並不是我這個人不讓人家相信,是我們三和建築,已經沒有了過去的輝煌,人家對我們現在建設大項目的能力表示懷疑。」

「你不要做各種的解脫,我現在就看得出來,你的腦子出了問題,就拿剛才這件事來說,有你這麼做的嗎?居然讓你的一個什麼表弟,偷偷摸摸的在我們包房的隔壁觀察我,如果不是你這麼安排,這個小子他怎麼會認識我?怎麼會出來把我打成這樣?這完全就是你的問題。」

吳子媚看着賀大年氣憤的樣子,苦溜溜地一笑說:「賀總經理,你說的不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還望你多多的糧諒解。」

「今天這件事情就算了。明天你給我正常上班,好好考慮一下如何跟金總經理談判。不是我說你,你現在的工作狀態的確不太好,我們重要工程部是三和建築的重要部門,承擔著為集團承攬大項目的重要的責任。我們三和建築現在的確面臨著困境,也正因為這樣,我們重要工程部的主要人物,才應該挺身而出,認真工作,拿下的幾個大項目,讓集團的那些人看看,我們不是白拿這麼高的工資干吃飯的。以後在我的面前再也不許提什麼辭職。」

賀大年又狠狠看了吳子媚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吳子媚輕輕的搖了搖頭,覺得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真是荒唐到了家。賀大年說的沒錯,都是自己的腦子出了問題。

這段時間她的工作狀態的確十分低迷,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自己也不是十分的了解。

吳子媚走了出去,看到江長瀚站在飯店的門前,也是一副沒精打採的樣子。

「上車吧。」

「你讓我在這裡等着你,今天晚上的事情真是非常抱歉。」

吳子媚突然咆哮起來:「我讓你上車。用不着跟我說這些。你這個笨蛋。」

吳子媚氣呼呼的上了車,剛要發動車,看到江長翰還站在那裡。

車子啟動了,開出了幾十米,吳子媚又把車停了。

那個傻小子還站在那裡。

吳子媚心裏的不滿,慢慢的消退了。

吳子媚跨出了車門,走到江長瀚的面前:「好啦,也用不着埋怨自己,也怪我自己沒說明白。上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