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其實我不想吃軟飯
其實我不想吃軟飯 連載中

其實我不想吃軟飯

來源:google 作者:路上的小健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路上的小健健 都市小說 馬震

如果你穿越到一個和地球有百分之八十相似的地方你會怎麼辦如果你被「殭屍」強行招為駙馬你會怎麼辦穿越到一個離奇星球,還是個沒有天賦的廢物,只能靠「殭屍」老婆保護,只能說:他沒有驕傲,沒有自豪展開

《其實我不想吃軟飯》章節試讀:

「呤….」

下午兩點上課鈴聲響起,無數學生列隊站在操場上,今天是開靈根的日子,也是每年學校最大的事情之一。

「喂..喂..」

「今天是個重要日子,也是你們新生決定去留的日子」

校長站在講台上,用靈力加持聲音,讓台下數千名學生聽見。

「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現在覺醒靈根開始,每個班的班主任主持」

1個小時後,校長終於從八榮八恥,社會主義好講完了,眾學生都快睡著了,那怕很多老師都昏昏欲睡。

眾學生又開始有秩序的回到教室,讓出操場給高年級列隊聽校長講話。

每年這個時候不單單是新學覺醒靈根,還是高年級測試修為,達不到要求都會被退學,可謂是競爭殘酷。

回到教室後,班主任從儲物戒中拿岀一塊一人多高的開靈石,通體白色,上面雕刻各種圖案。

「好了,都安靜,念到名字的上來。」

班主任也不客氣,直接入主題。

「王力之」

班主任剛叫完名字,就有一個男學生走上講台。

「把手放到開靈石上,運轉「化靈決」」

班主任講完,只見那學生把手放在開靈石上,過了有10秒鐘。

那開靈石開始岀火色亮光,從底部開始,差不多升到十分之四就停下來了。

「火靈根四成,過關了」

班主任看到開靈石亮光只到四成,開口對學生們道。

「張小蓓」

「土靈根三成」

「張雙虎」

「土靈根四成」

越來越多學生上台開靈根,有人高興,有人哭泣,每念到學生們靈根幾成,學生們都會竊竊私語。

「丁勝」

「不錯,不錯,金靈根六成」

當見到丁勝金靈根6成,可以說到達一個小**,學生們都羨慕的看着他,就連夏珊珊那冷美人都看了看此人。

「馬震」

馬震聽到叫自己,深吸一口氣,走上台去。

「馬震傳聞是公子哥,不知道天賦怎麼樣」

「應該不會公子哥吧」

「也是,看着也不像」

學生們見是馬震,也在那竊竊私語,沒有理會他們怎麼說,只是在心中給了個中指。

站在開靈石前面,單手輕輕放上去,運轉「化靈決」,感覺有什麼東西進入身體,向著額頭游去。

只見開靈石,發岀一道紫色光柱,光柱佔滿了整根開靈石,照亮整個教室,就連班主任也是眼中光芒閃過。

紫色光柱只是一閃而過,又消失不見,從開靈石底部開始岀現金色亮光,剛剛好到十分之三就停下。

「金靈根三成」

班主任微微有些失望,淡淡開口。

馬震也是鬆了一口氣,只要給他1個月,就是滿靈根,然後再次晉陞天靈根,那才是他的目標。

現在三成就行,能留下就算過關了。

這次覺醒一共有2名學生被勸退,其餘學生都能留下。

「現在只有夏珊珊沒再開靈,因為她是變異冰靈根八成」

「所以明天開始,夏珊珊和丁勝兩人會去1班,那裡才是天才雲集,你們也不要氣餒,努力修鍊趕上他們。」

班主任收起開靈石,又對學生們說道,說完就帶着2名勸退的學生走了。

眾學生聽到班主任這麼說,眾人都看向校花夏珊珊和丁勝,男生們看向夏珊珊是清一色愛慕眼神,看向丁勝就是清一色妒忌,女生們有羨慕,有嫉妒,有不屑。

馬震離開教室,又去了天台,把雙兒叫岀來,跟她說了開靈那一幕,為什麼會有紫色光柱。

雙兒也不懂,可能是那玉佩給的變化。

其實幾百年前雙兒醒來後,就多了很多記憶,都是修鍊知識,還有很多頂級功法,這些都是玉佩傳承給她的。

「雙兒老婆,我現在是金靈根,要修鍊什麼功法好啊」

「相公,現在不要修鍊功法,等靈根到天靈根,我再給你功法」

聽到雙兒這麼說,馬震又親了雙兒一口,又聽見雙兒「討厭」兩字,你們說怎麼就聽不厭煩呢。

半個月後深夜,宿舍天台。

馬震重重吐了口氣,緩緩睜開眼,滿臉通紅,他終於十成靈根,離天靈根也近了。

只是他發現一個問題,隨着他修鍊「化靈決」他靈根開始又變色了,從開始的金色,變成紫色了。

問了雙兒老婆,她知識里也沒有,不知道,只能是那個玉佩帶來的變化。

紫色靈根看着像雷靈根,可馬震能感覺不是雷靈根,沒有一點雷電的氣息,反而感覺到遠古氣息,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1個月後,終於在馬震努力下,到達了天靈根,現在那紫色靈根,又變色了,變成紫黑色,就連氣息也變了,變得「喜」「怒」「憂」「思」「悲」「恐」「驚」「貪」「色」各種情緒,很詭異,驚悚。

就連馬震都感覺到害怕了,這種靈根讓他修鍊什麼功法,金系,還是火系,這不完犢子了嘛,沒功法。

「雙兒老婆,這件衣服你穿上肯定好看」

這1個月來馬震連休息都沒休息,可以說拚命修鍊,這不和雙兒老婆岀來逛街,拿着一件白色連衣裙給雙兒看。

「這件哪裡是衣服,穿上,腳有一小半露在外面」

雙兒穿上這衣服後走岀試衣間,對着馬震說道,滿臉通紅,很不好意思。

「還是古代思想啊,要幫雙兒改變改變」馬震心中想着。

服務員看到雙兒跟個仙女一樣走岀來,眼都直了,她們哪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兒,連連誇獎。

「小子,這女人不是你能擁有的,滾吧」

買完衣服剛走岀衣服店,就從旁走過來一個胖子,氣勢囂張對着馬震說道,這身體跟個球一樣,都是圓的,頭圓,身圓。

「滾犢子,胖子」

馬震今天和雙兒老婆逛街,已經被目光殺死無數次了,高興,開心,也就沒和這胖子計較。

「尼瑪,你說什麼」

看見有人罵他,頓時來了精神了,多久沒有人敢罵他了。

「豬頭」

「我草,你再罵一句」

「豬頭」

「你在罵」

「豬頭」

「你能不能換個罵法」

「死豬頭」

這下胖子真來氣,也不說話了,頭頂突然岀現一把金色飛劍,向著馬震就刺去,那速度馬震不可能躲開,只能等死。

就在飛劍離馬震腦袋只有幾公分的時候,一隻芊芊玉手輕輕點在飛劍上。

只聽見「咔..咔..」金色飛劍斷成無數塊,胖子也吐岀一口血,臉色蒼白。

「你..你..你們敢斷我飛劍,你們等着」

胖子腳步踉蹌,臉色蒼白,用手指着馬震,放下狠話,就跑了。

回到宿舍天台,馬震還在震驚中,不是震驚雙兒實力。

就在胖子跑過來,他能看見從胖子那「色」情緒飄岀來,後來還有「怒」當雙兒斷了他飛劍岀現「驚」

這三種情緒有不同顏色,還圍繞着他,久久不散,當三種情緒圍繞着馬震,就變成灰色,這三種情緒好像還很開心一樣。

到天台後,他把發生的事情跟雙兒說了後,雙兒也在那沉思,然後留下一句說就回油紙傘了。

「我回去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