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求生遊戲:人在饑荒求攻略
求生遊戲:人在饑荒求攻略 連載中

求生遊戲:人在饑荒求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冒頭的菜芽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冒頭的菜芽 沈玉 遊戲動漫

資源枯竭,全球陷入危機,神明決定給藍星一個機會,去求生吧遊戲降臨,鹹魚沈玉不幸被選中,帶着攻略小心翼翼的活着然後發現,這根本就不是饑荒!在這個不會饑荒的饑荒遊戲中,沈玉能否活下去展開

《求生遊戲:人在饑荒求攻略》章節試讀:

選好地址的沈玉看着左邊的黑色空間和右邊的森林,準備直接衝過去。

手裡有武器,心中毫無慌。

他大踏步的朝着森林走去,忽略了地面的巨大的可疑的腳印。

「我們的沈玉選手忽然就走快了。」思思看着飛奔的沈玉說道。

「看這個樣子是準備建造庇護所了。」

思思疑惑的問道,「之前不是說要先把地形探索清楚嗎?」

任國強點頭,「是這樣沒錯,不過明天就是怪物來襲了,有一個能提供防禦基礎的庇護所的話生存壓力會比較小。」

「防禦的話石牆會適合一點吧。」裘衽看着沈玉。

任國強點頭,「金屬的,石制的,都有很好的防禦力,就是現階段石頭的搬運是個很大的問題。」

「這是遊戲,搬運是很簡單的了。」

「也是。」

沈玉不準備做石牆,更別說金子牆了,他準備用木頭搭一個獵人小屋,這是他小時候學會的技能,在書上學的。

很簡單,將圓木圍成正方形就行了,難的只是固定而已。

而且很省力,遊戲會幫忙把一棵大樹分解成等份的圓形木材,省去了很多工作量。

至於石頭房,沒有固定住的物品稍一用力就倒了,至於工具欄里的石牆,太貴,石磚倒不是太貴,只需要三個卵石,木板就很貴了,要四個木頭。

念及此,沈玉一路的采着茅草和樹枝朝着森林走去。

【這是一棵悲劇的樹,它沒有兒子。】

沈玉可不管它有沒有兒子,拎起石斧開始了伐木大業。

噹噹聲不絕於耳。

斧頭壞了就當場做一把,砍了三組之後停下了手,森林裏某棵搖晃着枝椏的大樹蹲了下去。

再起還能。

沈玉唱着歌朝着選好的地址跑去。

「風風光光小路上,三個吊兒郎,牛皮吹的會發光~嘿哈!」

地址處在草原、樺樹林和平原的三色交界處。

沈玉又做了一把鏟子和一把鎚子和好多根繩子。

鎬子挖開地面,鏟子拋開土,一連挖了40個坑才停下來,那或許不叫坑,叫溝。隨即又做了三塊石磚。

「這是在打地基吧。」

「這不是遊戲嗎?沒有直接建好的牆壁之類嗎,只需要擺放那種。」

「這遊戲自由度太高了,像個真實的世界。」

沈玉把分割好的木頭削好頭,挨個插在坑裡,站在石磚上拎起鎚子梆梆的砸,木頭一寸一寸的往下降。

等40根木頭全部塞進了地里,又把三塊石磚墊起來,用斧子劈開上頭,把木頭搭進去,用繩子捆起來。

撐着邊緣爬上屋頂,鋪上用繩子捆好的草,一層層的鋪好固定在木樁上。

原始人獲得了沒門的屋子。

沈玉拍了拍手,「還好邊上草很多。」

又用石頭和木頭在工具台做了個火坑,把科技一本做了出來。

一個原始人的基地就完成了。

沈玉看了看遠處,天已經黑了,肚子咕咕的叫。

他翻看這資源,有12根木頭,2根繩索,又在工具台的戰鬥一欄翻看着,隨後桀桀的笑。

「今晚吃肉!」

手上的動作不停,一個木甲穿在了身上,手裡拿着石矛,更像原始人了。

拿着石矛隨手轉了幾圈,不像個矛,更像是一把長槍,別在身後像個上陣的武將。

「?」

「???」

「那是什麼情況,為啥能玩的那麼溜。」

「淡定,淡定,基本操作。」

任國強吸了口氣,憂愁的臉上帶上了笑容,「各位觀眾應該都知道,25年土地毫無徵兆的大面積污染,除了少數地區的糧食外,野獸成了大部分人的口糧。」

「所以獵人又開始活躍,比起聲勢浩大的現代武器,冷兵器更適合打獵。」

「畢竟在那種深山老林里,你開一槍之後意味着今天的打獵已經結束了,驚弓之鳥受不了這種驚嚇。」

「沈玉很恰巧的出生在了山城,那裡又恰巧的有幾片森林,又恰巧的學會打獵,這些都很巧合,不是嗎。」

所有人都看着他,「老大,你這麼說話會被懷疑的。」

「懷疑什麼?」

「懷疑這個科學家是我們家的。」

「……,除非他蠢。」任國強撇了一嘴,「我們有這能耐,現在裏面全是我們的人,我還用得着頓頓營養液嗎。」

彈幕都笑。

沈玉背着長毛,穿着木甲朝着豬王身後的豬群走去。

幾隻穿着草裙,兩隻粗壯的手臂前後搖擺着的豬人站立,把兩隻豬蹄放在面前,一字眉下的大眼睛裏裝着疑惑。

微張的嘴裏有四瓣圓尖圓尖的牙齒,正獃獃的看着沈玉。

【豬人,豬有了初級智慧學會了直立,會在地上撿吃的,包括漿果。獵殺建議:不建議在豬群里擊殺,容易被群毆,如果你是戰神下凡,當我沒說。】

沈玉捏住手裡的長矛,以此來獲得一點點的信心,又用手摸摸木甲,安全感滿滿,用手拋了拋手裡的東西。

他沉寂着,等待着。

一隻豬人疑惑的走過來,撿起了沈玉丟下的漿果,又看了看前面,接着撿。

不一會兒,它便離豬群很遠了。

沈玉按住長矛,趁着豬人彎腰的時候猛的一下捅上了豬頭,柔韌的豬皮凹下去,矛頭進去了一點點,艱澀的手感讓沈玉急忙把石矛拔了出來。

32的字樣跳了出來。

被攻擊的豬人呆萌的眼睛一下子充滿敵意,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沈玉衝過來,用強壯的上肢刺了一下。

沈玉急忙躲開,手中的長矛剛遞出去,豬人蹦躂着跑開。

沈玉收回手中的長矛,準備去追豬,它又跑了回來,以同樣的動作攻擊沈玉。

沈玉躲開攻擊,回首抽了一矛,豬人一個僵直,沈玉眼前一亮,石矛一瞬間舞的飛起,連續敲了三下之後豬人又跑開了。

沈玉提着石矛站在原地,豬人跑了回來,舉起手攻擊。

沈玉抓住機會,往旁邊跑了一步,豬人打空。

沈玉一個回馬槍,豬人跳了一下,沈玉知道,這是僵直,梆梆的兩矛抽下去,豬人又跑遠了。

沈玉將石矛舉起來,嗖的一下子扔出去,又在一瞬間拿出鎚子。

長矛扎在豬屁股上,豬人咚的一聲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