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秋誓
秋誓 連載中

秋誓

來源:google 作者:白籬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赴年 江予遲 都市小說

林赴年身為林家少爺,從小就生活在林家和江家所有人的寵愛之下原本應該一輩子幸福快樂的林赴年,因為一場變故,讓他失去了屬於他的一切江予遲恨他入骨,林赴年父親病死,母親被殺,哥哥執行任務意外死亡,自己又是胃癌晚期.林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江予遲: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展開

《秋誓》章節試讀:

江家老宅……

客廳坐着三個人,其中一個中年人是江霆嚴,江予暮和江予遲的父親。

坐在江予遲旁邊,和江予遲有幾分相似的男人是江予暮。

江予遲的哥哥。

江予暮道「爸,這是林家送過來消息,明天晚上是年年的生日宴會,讓我們去參加。」

江霆嚴聽到年年兩個字臉上有了笑意「去,年年的生日宴會必須去啊,小暮,明天上午你和小遲去商場給年年挑禮物。」

「挑貴的,爹給你們報銷。」

江予遲微微一笑「好,爸寵年年比寵我們都多呢。」

江霆嚴臉上笑意加重,目光又投向了江予遲「小遲?怎麼不說話呢。」

江予遲從發獃中回過神「爸,你說什麼?」

江霆嚴道「我說明天上午你和小暮去幫年年挑生日禮物。」

江予遲道「嗯。」

江予暮輕而易舉的就能知道自家弟弟在想什麼,伸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

「小遲,你見過年年了?」

「想當年你可喜歡他了,十八歲那年還和家裡人說要把他娶回來。」

「要不然這次生日宴會就把你和年年的婚事定下來怎麼樣。」

江予遲拒絕道「不用了,我已經有之億了。」

「林赴年也知道了我和之億的事,同樣祝福了我們。」

江霆嚴語氣帶有些許的怒氣。

「你這樣就是傷了年年的心!沈之億是有幾分像年年。」

「但他永遠不是年年,你心裏不是很清楚嗎?」

江予遲的臉色也逐漸難看,緊握着拳頭。

「爸,林赴年根本就不愛我,他但凡有一點愛我,他會不告而別三年嗎?」

「你喜歡林赴年可以,但我不喜歡他,我喜歡的是之億,我也很清楚我在說什麼。」

「你只能看到我傷害林赴年,看不到他傷害我嗎?那段時間我是怎麼過來的,你看不到嗎?」

江霆嚴剛要動怒就被江予暮攔了下來。

江予暮道「小遲,年年對你的感情,你比誰都清楚,哥哥也不相信他對你的感情會小到不告而別。」

江予遲站起身,語氣冷淡。

「我不喜歡你們強迫我,也別讓我覺得林赴年噁心。」

「明天上午我會跟我哥去的,宴會我也會去,這是出自江家對林家的禮貌,不摻雜任何感情。」

江霆嚴和江予暮看着江予遲慢慢離去的背影,紛紛嘆了口氣。

「這孩子,氣死我了。」

江予暮拍了拍江霆嚴的後背「爸,消消氣,小遲他年齡小,不懂什麼是喜歡。」

「他從小到大接觸的只有我跟年年,或許他們分開也是好事。」

「倘若小遲對年年的佔有慾大於喜歡呢?這場婚姻註定是錯誤的。」

江霆嚴順了順胸脯「我知道,可我是真心喜歡年年那個孩子,善良又孝順。」

「小暮。」

江予暮看着父親臉上的表情,覺得事情不妙。

「啊……怎麼了……」

江霆嚴握住江予暮的手。

「小暮啊,要不你把年年娶回來吧,我特想要年年這個兒媳婦。」

江予暮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

「爸,我突然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撮合撮合我弟和年年。」

「他們太般配了,我去勸勸他,先走了哈。」

江霆嚴反應過來的時候,江予暮一溜煙的就跑了。

「嘿!跑的真快,這倆熊孩子。」

坐在車上的江予暮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太危險了……」

「我的好弟弟,為了哥哥的幸福,只能犧牲你了。」

開車離開的江予遲打了個噴嚏「阿嚏!」

渾身又打了個冷顫。

「怎麼感覺涼颼颼的。」

江予遲靠着椅子,打開車窗透風,他現在特別煩躁。

「真TM煩!」

「林赴年,林赴年,都是林赴年!」

江予遲一拳打在方向盤上。

過了很久,江予遲的火氣才下降了些,拿起手機發了條信息。

LCIK[蘭如公園見面。]

江予遲約好了和沈之億在公園見面,他提前到了公園,沒有看到沈之億的身影。

五分鐘後沈之億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江……江董,抱歉,我來晚了。」

江予語氣平淡道「沒事,明天晚上有場宴會,你和我一起去。」

「明天上午會有人接你去買衣服收拾髮型。」

沈之億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沒有拒絕,也沒有拒絕的資格,這本就是交易里提到過的。

江予遲走上前拿掉沈之億頭上的樹葉。

「以後不要叫我江董,叫予遲。」

沈之億被突然的動作嚇了一下「啊,好的,江……」

江予遲看了他一眼。

沈之億連忙改了口「好的,予……遲」

江予遲點點頭轉身離開了,暗想道。

「果然只是臉像啊……」

沈之億還在原地發獃「他今天怎麼不太一樣。」

生日宴會……

林季元和寧黎站在門口迎接來的客人。

「年年呢?」

寧黎看了看周圍沒有找到林赴年的身影「我去找找。」

「不用了媽,我來了。」

林赴年從樓上走下來,一身白色西裝,右耳戴着耳釘,飄逸的藍紫色頭髮。

客人順着聲音投過去目光。

「林家少爺這長相太妖孽了。」

「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婚配,我家女兒絕對喜歡。」

「排隊去,我也要給我家女兒介紹過去。」

寧黎和林季元看到自家兒子走下來,一前一後的走了過去。

「我家兒子,真好看。」

林季元反駁道「男子漢不能是好看,是英俊帥氣,像我。」

寧黎笑了笑「那不也是我生的。」

林赴年道「爸媽,你們先去招待客人,我去迎接其他人,我朋友也來了。」

林季元和寧黎點點頭就去招待客人了。

林赴年走到門口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沒看到那幾個人影,直接打開了手機。

銀杏[你們來了嗎?怎麼沒看到你們。]

京師[馬上馬上。]

林赴年重新把手機放進兜里。

過了一會林赴年的面前就出現了一輛車,這輛車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

是江家的車。

林赴年現在是林家少爺,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的,邁步走上去。

「江叔叔,暮少爺,遲少爺……」

隨後看到後面的沈之億,又補充了一句「遲夫人,裏面請。」

江霆嚴先下了車,給了江予遲一個白眼,轉身輕輕抱了下林赴年。

「年年,生日快樂,三年沒見,你怎麼瘦了啊。」

林赴年拍了拍江霆嚴的後背「江叔叔,哪有瘦,都胖了,我爸媽等您呢。」

江霆嚴笑笑走了進去。

林赴年頭上多了一隻手,不用抬頭就知道是誰。

「暮哥哥你又拍我的頭。」

江予暮不僅沒有拿回來,還揉了一把「年年真聰明,二十一歲生日快樂。」

說完遞給林赴年一個禮盒。

「禮物哦。」

林赴年接過禮盒露出笑容「謝謝。」

江予暮道「客氣了,我先進去了,你和小遲聊吧。」

林赴年看着江予暮離開的背影,嘆了口氣,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