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契約夫人不好惹
契約夫人不好惹 連載中

契約夫人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劉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卯 尚存 現代言情

這裡是花柳街,是男人們尋找樂子的地方在這裡,有太多的女人為了金錢出賣肉體在這裡,有太多的情*色交易每時每刻都在上演碟依站在這條花柳街上,一個人突兀地站在一群*交際女郎中間,顯....展開

《契約夫人不好惹》章節試讀:

「快放開我!我不想要和你這樣的人結婚!」

碟依大力地甩開凌然的手,死活就是不肯再往前一步。

當那隻手從凌然的手中解脫的時候,碟依瞬間有一種危險隨之即來的感覺。她愣愣地看着前面一言不發的男人,心臟緊張地跳動着。

她的直覺告訴她,她剛才似乎惹惱了凌然。

果然,那凌然緩緩地轉過身來。一身黑色的西裝此時在碟依的眼裡看來和那地獄使者的外衣無異。再怎麼好看的容顏,再怎麼精緻的五官也因為染上了怒氣而開始逐漸地扭曲。

碟依害怕地後退,身子開始顫抖。

「你只不過是我買來的女人,在我的面前還有說『不』的權利嗎?」凌然陰沉着一張臉,一步一步地逼近碟依,「你可別忘記了。我今天可以給予你優渥的生活,同樣我也可以收回這一切!」

「我無所謂!」碟依轉過臉去,故意迴避掉凌然駭人的目光。她害怕自己一對上那道視線,心中的防備就會瞬間被對方擊潰。

然而下一秒,凌然用手執起了她的下巴,用蠻力強迫着她正視他。

「你別忘記了,你家裏面還有一個愛賭的哥哥,還有三個弱小的弟弟。他們需要我的錢,難道不是嗎?」

聽到這裡,碟依的身體瞬間僵直。

凌然的每一句狠絕的話語聽得她渾身發冷,冷到她開始顫顫發抖。

碟依緩緩地低下頭去,認命地閉上了雙眸。

她已經知道了,在這一場談判之中她輸了!

凌然狠狠地抓住了她的軟肋,用她的家人來狠狠地威脅她,讓她無力還擊,更加無力抵抗。

她認命地低下頭,放棄了反抗。

縱然反抗,對於凌然而言也是無濟於事。

因為,她的家人的命運還掌握在凌然的手中!

「走!」凌然低喝了一聲,冰冷地看着碟依,眼眸不帶任何一絲的同情。

碟依聽了,身體自動地開始行動,然而往前的每一步對於她而言都是那麼地艱難。猶如是走在刀尖上,每一步都是那麼地痛苦。

為了大哥,為了小吏,為了小虎,為了小曼……

碟依含淚地閉上了雙眸,認命地低下了頭去。

……

「下面有請新郎和新娘登場!」會場上,司儀高聲地喝彩着,場上的氣氛也因為見到了凌然和碟依兩人而開始沸騰。

凌然緊緊地抓住碟依的手,很明顯地感覺到對方的身體在不斷地顫抖着。他移目過去,看向了碟依的臉,發現她因為緊張整張臉一片的蒼白,額頭上布滿了細細的汗水。

「別緊張。」凌然輕聲說道:「你只管笑就好了。」

笑?

碟依聽了之後,勉強地咧開自己的嘴巴,強裝出一副笑容。

「這就是凌氏公子的新娘子?看上去十分普通嘛。」

「就是啊,這樣的女孩子隨便在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真不知道這樣的女孩子有什麼地方好吸引人的!」

會場上充斥着一些喃喃的細語聲,大多數都是對於碟依的質疑之聲。

「那女人算什麼嘛,就這樣子也可以釣上凌氏公子?哼!」

除了質疑聲,同時還有一些不滿的緋腹聲。

「嗯哼!」坐在前座的葉煦輕咳了一聲,打斷了後面女士的話。

他是故意這麼做的。

在看到新娘子的時候,他的第一印象也是很普通的感覺。可是不管如何,這是凌然自己的選擇,這是凌然想要的結婚伴侶。

他作為凌然的好友自然應該要誠心的祝福他。

葉煦將目光移到了凌然身上,嘴角浮出一抹微笑,誠心的祝福着。

前方,牧師手捧着聖經,端正嚴肅地站着。一雙和藹的眸子此時正看着這一對新人。

現場突然一片寧靜。

寧靜的會場中,只聽見牧師的聲音緩緩地響起:「凌然先生,你願意娶劉碟依小姐,愛她一生一世嗎?」

「我願意。」凌然毫無猶豫地回答道。

碟依一聽,感覺到旁邊凌然投過來的目光,頓時身體一顫。

那目光帶着冰冷,帶着濃濃的恐嚇意味,讓碟依瞬間感覺緊張和不自在。

她明白,明白凌然是在要挾她。

從凌然的目光中,她可以讀懂凌然的心思。

彷彿在說:敢不聽話,你就死定了!

只聽見牧師繼續問道:「那麼劉碟依小姐,你願意嫁給凌然先生,不管生老病死都對他不離不棄,並且愛他一生一世嗎?」

「咦!!」碟依震驚地驚呼出聲,怔愣地看着身旁的凌然。

她記得他們之間的契約,契約規定着他們即使是結婚也不能夠愛着對方。

那麼……

不是說好了不要相愛嗎?為什麼現在還要在神父的面前許下愛的諾言呢?

碟依看着凌然,想要從他的那邊得到答案。

「怎麼了?」牧師也察覺出了碟依的異樣,關切地問道。

碟依趕緊搖搖頭,她轉過臉去想要看着凌然,想要從凌然那邊得到答案。

結果,目光一對上,立即被凌然狠狠地瞪了一下。

「快說!」凌然幾乎是緊咬著嘴唇硬生生地擠出這幾句話,「不然……十萬塊!」

這就是凌然給她的答覆。

碟依害怕地在心中想着,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馬上回答道:「我願意!」

她這樣算不算撒謊?而且罪孽深重地在神靈的面前撒謊!

碟依不安地看着面前的耶穌神像,內心中一直惶惶不安。

「那麼下面,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牧師繼續說道。

話說完的同時,已經有人將他們的戒指給送了上來。

只見托盤中擺放這兩個錦盒。一個是粉紅色的,另一個是深藍色的。

凌然從粉紅色的盒子中拿出一枚鑽石戒指,臉上毫無任何的表情。

「伸手!」他的語氣還帶着一絲凶意,顯然剛才的怒氣並沒有馬上消退下來。

碟依聽了只好乖乖地將自己的右手給伸出來。

「另一隻!」凌然沒好氣地說道,同時不帶任何溫柔地將碟依的左手給拉了出來。

他執起碟依的手,將女士鑽戒快速地塞進了碟依的無名指中。

可是鑽戒太小,在塞進半指的時候硬生生地卡住了。

「好痛!」碟依含淚地低吟道,她本能地縮回手指,想要讓凌然停下。

可是凌然根本就不理會碟依的呼痛聲,仍然執着地要把鑽戒給塞進碟依的手指上。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而距離他們最近的牧師,則是一臉驚愕地看着他們。

他主持了這麼多場結婚儀式,從來都沒有看到過像凌然他們這樣的新人。

他們……真的是因為相愛而結婚的嗎?

《契約夫人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