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契約夫人虐翻豪門
契約夫人虐翻豪門 連載中

契約夫人虐翻豪門

來源:google 作者:聶瞳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聶瞳 言靳洲 霸道總裁

五年前,為了霸佔母親留下的遺產,聶瞳被親生父親算計,名聲盡毀險些葬身火海五年後,她涅槃歸來,從人人唾棄的孤女搖身一變成為人人艷羨的言家太太所有人都在盼着她被掃地出門,因為她詭計多端蛇蠍心腸,吞併重組害的人家妻離子散,還奪走公司致其親生父親流落街頭,繼母和妹妹非死即殘可這位言大少一改以往的冷血無情,將她寵上了天聶瞳甩不掉,忍無可忍將他踹下床,言靳洲,我們說好的契約結婚到期就散,別耽誤我找第二春聶瞳,不許離婚不許逃跑,你的男人只能是我某男黑着臉攻城略地,讓她無處可逃聶瞳扶腰罵娘,什麼不近女色一諾千金都是假話!展開

《契約夫人虐翻豪門》章節試讀:

「這,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她都死了,怎麼還這麼陰魂不散!」
趙瑞猛地推開遺囑,一臉不敢相信,「這絕對不是真的,絕對不是!」
「這就受不了了?」聶瞳懶懶地靠着椅子,看似隨意,神色間卻冷漠至極。
她掃了眼有些崩潰的趙瑞,笑着道,「你如果懷疑遺囑的真實性,我們可以法庭對峙,有王律師替我作證,到時候你可千萬要找好律師,否則難免有人說我這個當女兒的欺負你。」
原以為趙瑞就此作罷,誰曾想在聶瞳說完後,他突然情緒激動起來。
「我當然懷疑!我要求證實!你說這是你母親的字跡,但字跡人人都可以模仿,除非有確鑿證據,否則我絕不會相信!」
聶瞳怒極反笑,她起身,毫不猶豫地朝着趙瑞的肚子踹了一腳。
趙瑞一個踉蹌,直接摔倒在地,身上贅肉亂晃,看起來整個人彷彿一塊肉團,讓人感到噁心不已。
聶瞳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睥睨着他,神情漠然,「你也有臉懷疑?你當初幹了什麼虧心事,你自己心裏不清楚?難道不是你鳩佔鵲巢,將聶氏取而代之,變成你趙氏的天下?」
說罷,她抬腳狠狠地踩在趙瑞臉上,用力摩擦。
趙瑞慘叫不止,他拚命掙扎,無奈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反抗,於是開始大聲謾罵,「聶瞳,我就算拿到了聶氏,那也是我應得的!當年要不是那瘋婆娘死乞白賴的非要跟我在一起,我壓根不會多看她一眼!我們結婚後我對她一心一意,可她卻不肯將財產分我一半,她這麼自私,我難道還要舔着臉繼續求她?要不是她不識好歹,或許老天爺還能讓她多活一些日子!呸,報應!」
趙瑞的這番話徹底激怒了聶瞳,她一舉拎起趙瑞的衣領,一拳重重揮了過去。
剎那間,趙瑞的臉突然變形,而後倒在了地上,在那瞬間,他嘴裏開始不斷溢出鮮血,落在會議室里的淺色地毯上顯得觸目驚心!
仔細看,在角落裡有他被打掉的一顆門牙,使得他此刻狼狽的更像一條狗。
趙瑞含着鮮血從地上顫悠悠爬起,他手抬起,剛要不甘心地指着聶瞳繼續罵,突然,骨節處傳來一陣疼痛。
在他瞪大了眼的那一刻,食指忽地沒了知覺,就那樣彎了下去,形成一個直角!
「啊!!」
「我的手,我的手!」趙瑞痛苦地狂叫,「聶瞳,我要殺了你,你和你媽一樣犯賤,賤種!」
聶瞳對他的話充耳不聞,嫌棄地擦了擦手,而後重新坐下,對眾多董事說道,「各位,你們都是聶氏集團曾經的骨幹,以後趙氏重新歸為聶氏,而我,就是聶氏集團的董事長,如果你們願意追隨我,我會讓聶氏重新屹立頂峰,如果不願意……」
話還未說完,眾董事已經紛紛點頭,全部選擇支持。
這本就是聶氏的財產,而他們追隨聶家千金,是最正確不過了。
這時,縱然額頭已經疼的冒出冷汗,面色慘白,趙瑞還是不甘心地大喊,「我不支持!聶瞳,我為這個集團付出那麼多,相比之下,你根本不配成為董事長!」
「你的意見沒那麼重要,而且……」聶瞳冷笑,單手拄着下巴,像打量畜生一般打量着趙瑞,「我還需要好好考慮考慮怎麼樣處置你,你這樣的人,似乎不配留在這裡呢。」
聞言,趙瑞頓時大驚失色,他急忙爬到聶瞳腳邊,聲音顫抖,「不行,你不能讓我離開集團,這個集團就是我的命,我死也不會離開!」
「哦?這麼真誠?可是,我喜歡更真誠一點的。」
趙瑞立馬反應過來,他趴在聶瞳腳邊不斷求饒,「我,我錯了,女兒,我真的知道錯了,算我求求你,不要趕我走,我不能走,我還需要養家糊口啊!」
聶瞳面無表情,「你還真是畜生,這麼沒骨氣!」
說罷,她起身,厭惡的越過趙瑞,離開了會議室。
趙瑞在身後不停大喊,「女兒,我求你了女兒,我可是你爸爸啊,你不能這麼對我!」
聶瞳輕蔑的笑了一聲。
現在知道求饒,當初害她和母親的時候怎麼不想想今天?
可笑!
「聶瞳!」
沒走幾步,一個聲音喚住了她的腳步。
聶瞳回頭,看到眾董事之一的王明走過來,她溫聲問道,「王叔叔,有什麼事嗎?」
這位王叔叔是媽媽當年最忠實的夥伴,媽媽信任他,她自然也不例外。
王明感到不好意思,他搖了搖頭,「聶瞳,別這麼叫我,你母親去世的時候我都沒能過去,愧疚好多年了,我根本受不起你這樣的稱呼。」
「王叔叔,我知道,當時是您的妻子生病需要陪床照顧,我能明白,母親也會明白的。」
「唉,算算時間都過去那麼多年了,雖然我不知道你這五年來經歷了什麼。但,回來就好,真的,你母親只有你,你要是真出了什麼事,聶家可就真的絕後了。」
王明說著感慨地摸了把眼角的淚,「你出事後,我派人一直找你卻沒消息,還好,還好你沒事。」
聶瞳不禁動容,她語氣柔軟下來,也在這一刻卸下了傷痕纍纍的盔甲,「王叔叔,別自責了,對了,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們都能看出來趙瑞乾的混賬事,那你決定如何處置他?他這樣的人狼子野心,若是不好好懲罰,還會給你帶來更大的麻煩。」
聶瞳自然明白王明的意思。
趙瑞當年既然能從母親手裡奪走財產,當然也不會放過她,只要趙瑞不死,以後得明爭暗鬥還多着呢。
但……
聶瞳斟酌片刻,道,「將他放在集團內吧,我不打算把他趕走。」
「什麼?這,這會不會太冒險了?這就是引狼入室啊!」
「確實冒險,但要的就是引狼入室。」在王明不解的目光中,聶瞳繼續說道,「趙瑞這個人心思極深,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會更容易掌控,如果不讓他在集團內,他又如何因為懷恨在心而繼續出錯呢?」
只有逼他跳腳,繼而犯罪,才能將他堂而皇之地送進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