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契約萌妻你別鬧
契約萌妻你別鬧 連載中

契約萌妻你別鬧

來源:google 作者:荼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蓁蓁 林宇川 現代言情

林宇川一手創辦的公司被居心叵測的表哥打壓的瀕臨破產,無可奈何,為了得到外公的遺產展開

《契約萌妻你別鬧》章節試讀:

葉蓁蓁抬起頭,院子裏面太黑了,她看不清楚這個人的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他一個影子。
「快走,來不及了,」林宇川能聽到屋裏面開始有下樓梯的聲音。
「等等,」葉蓁蓁壯着膽子跑到屋裡,然後飛一般的拿走了自己的包。
「快,」林宇川拉着他的手向著衚衕口跑去,外面,陳默已經停好車在等着他們了。
成功逃出生天,葉蓁蓁鬆了一口氣,不過,他現在有點開始懷疑坐在旁邊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林宇川。
「這是我的身份證,駕駛證,你可以看一下,」感受到了來自旁邊充滿懷疑的目光,林宇川從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錢包。
「你可以好好檢查一下,或者上網查一下,都可以查到我的詳細資料的。」
這倒是個好辦法,葉蓁蓁在包里摸了半天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帶手機出來!
「我的手機借你,」林宇川在旁邊默默的看着她百度了二十分鐘自己的資料,如果不是提前調查過他的情況,他可能會質疑她真正的職業是安保!
從各個角度對比網上的圖片看了看旁邊這個人,不得不說,真人確實比網上的照片要好看很多,特別是那雙有些憂鬱的眼睛,彷彿深淵一般能把人拉到谷底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不好意思啊,還給你。」
葉蓁蓁有些尷尬的說。
「相信我了?」
林宇川挑了挑眉說。
「信了信了,」葉蓁蓁掏出那個木盒子交到他的手上,「物歸原主」 「謝謝,」林宇川撫摸着木盒,彷彿透過他可以看到一已經過世的外公,想到這裡,他的心裏不免又有些難過。
「我們現在是……去哪裡?」
看着周圍黑漆漆的公路,葉蓁蓁忽然有點心慌, 「現在回我家,今天晚上的那些人沒有找到遺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家現在已經不安全了。
所以你先暫時在我家住着,」 「但是……」葉蓁蓁有些猶豫,住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家好像更不安全吧。
「請你放心葉小姐,」林宇川禮貌的微微一笑,」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汽車緩緩駛進市郊的一個高檔小區,這裡她曾經聽說過,好像是本市建立的第一個高檔別墅群,光是看這個氣派的大門就能看出來,有錢人的世界真的不能想像!
林宇川帶她進了書房,葉蓁蓁開始回想着上午媽媽告訴她放鑰匙的地方。
「我媽只是說了在房間里……」看了一圈,感覺就是普通的書房,也沒有什麼秘密通道啥的,「 「我覺得啊,按照偵探小說的固定套路來說,重要的東西一般都藏在讓人想不到的地方,比如……牆上的那幅油畫後面,」 兩個人同時看着牆上的那幅畫,這是外公還在的時候掛上去的,這麼多年他一直沒有動過,鑰匙藏在畫框里?
林宇川有點疑惑。
「拿下來看看唄,萬一就在那裡藏着呢?」
葉蓁蓁隨口說道。
林宇川將信將疑的摘下畫框,果然後面什麼也沒有。
「打開看看,」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鑰匙一定在這個裏面藏着。
「先別急,」林宇川舉起畫框搖了搖,裏面果然有東西。
「我天,真有啊,」葉蓁蓁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猜對了。
林宇川欣喜地打開了盒子,裏面果然有一個信封。
葉蓁蓁識趣的退後了幾步,林宇川抬頭看了看她,然後打開了信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林宇川一直看着那張遺囑不說話,也就幾行字,他至於看這麼長時間?
葉蓁蓁站的腿都有點酸了,林宇川終於抬起了頭,然後用一種懷疑的眼光看着她。
「你幹嘛這樣看着我……」被盯得有點渾身發毛,葉蓁蓁不自覺的又退後幾步。
「沒什麼,」林宇川放下信封,「太晚了,我讓陳默帶你先去休息。」
夜深了,林宇川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這一切太巧合了,莫名出現的遺囑,然後又蹦出來個葉蓁蓁,這個女孩太奇怪,好像曾經來過這裡一樣。
輕而易舉的找到了鑰匙,而且,為什麼遺囑上的股權所有人……會是她?
一大早,林宇川就給父母打去了電話。
「兒子,找到遺囑了嗎?」
林媽媽着急的問。
「找到了,只不過有點問題。」
林宇川把遺囑裏面的內容告訴了母親,沒想到林媽媽竟然笑了出來。
「您這是?」
林宇川有點不解。
「哎呦,爸也真是的,」林媽媽趕緊跟他解釋,「當時你外公立下遺囑的時候啊,正好是蓁蓁過生日那天,我就隨口說了一句以後讓蓁蓁當我的兒媳婦,沒想到你外公就當真了,你說說……哎呦真是樂死我了……」 「等一下媽,我們家和葉蓁蓁……」 「你真不記得了?」
林媽媽問,「你們小時候天天在一起玩兒呢?」
「我只記得小時候有一個小男孩一直跟着我,瘦瘦小小的,還特別愛哭…但是他是男孩啊,我還笑他頭髮比我的還短……」 「就是蓁蓁啦,那一年蓁蓁起麻疹連頭皮上都是,她媽媽索性就把她的頭髮剪了,害的她哭了好一陣呢!」
「不會吧……」林宇川沒想到一直粘着自己的小跟班竟然是個小女孩!
不過她的變化也太大了吧,和小時候完全不一樣!
「行了,遺囑找到我也就放心了,接下來怎麼做你考慮好了沒有。」
「沒有,現在外公的股權全部轉給了葉蓁蓁。
而且不得轉賣或者贈予,確實有點棘手。」
林宇川想了一晚上,也沒有想出個好對策, 「這很簡單啊,」林媽媽輕鬆的說,「你們兩個結婚,這個股份就名正言順的成為你們夫妻共同財產了。」
「結婚?
!」
林宇川眼睛都瞪大了,「媽,你別跟我開玩笑了。」
「這是最優選擇,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要開會了,回頭聊啊!」
「啪嗒」電話掛斷了,林宇川的大腦有點懵。
不過仔細想想,這確實是一個最保險而且安全的解決辦法,但問題是,這件事的完成的難度實在太高了,兩個人已經快二十年沒有見過面了,而且看葉蓁蓁這個狀態估計早就忘了自己是誰了,突然跟一個陌生人結婚,她肯定不會答應的。
「算了,還是想想別的方法吧。」
林宇川為了這件事情思考了很久。
以至於他現在看見葉蓁蓁總是愣愣的看着她,弄得她都有點害怕了。
「林先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幹嘛總是看着我?」
葉蓁蓁問。
「額……」林宇川想了想,還是算了,這件事要是說出來估計她都得嚇跑了。
公司里,他和陳默聊起了這件事。
陳默一直是個很理智的人,他提的建議應該沒有錯。
「我覺得阿姨說的還是有道理的,從操作性來講的話,結果確實是最優選擇。」
「連你也這麼想?」
林宇川有點驚訝, 「如果從公司利益考慮,確實這樣做最便捷,但是要是從情感角度,這個建議恐怕是要犧牲你們兩個人的幸福了,你自己考慮考慮。」
「我還好,我只是擔心葉蓁蓁這邊,她同意的幾率應該不大。
而且我也不能逼迫他跟我結婚。」
林宇川鬱悶的不得了,事情怎麼往更複雜的方向發展了呢。
「我覺得你可以先跟葉小姐溝通一下。
萬一會有一個可以中和的解決辦法,那樣是最好的。
畢竟公司這邊的狀況也不能讓你拖延太久。」
陳默語重心長的說,「是時候做出決斷了。」

《契約萌妻你別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