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契約甜婚,總裁的失憶嬌妻
契約甜婚,總裁的失憶嬌妻 連載中

契約甜婚,總裁的失憶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藍汐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呈天 藍汐 霸道總裁

失憶之前,她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但是從昏睡中醒來,她不僅成了富可敵國的豪門千金,還成了兩個萌寶的甜心媽咪帝王般的盲眼男人向她尋求治療,她隱瞞顯赫身份,成了他的契約助理然後她才發現,男人的眼盲,竟是當年為救她受的傷;而兩個可愛的萌寶,竟然是他的孩子這一切,始於五年前的幸孕一夜......展開

《契約甜婚,總裁的失憶嬌妻》章節試讀:

「我……」藍汐百口莫辯,她不可能將罪過推到厲慕廷身上,他是個無辜的,需要媽咪疼愛的小寶寶。
她怎麼能用媽咪的身份去傷害他幼小的心靈?
「讓我來說,」厲慕廷倔硬地護在藍汐身前,「藍阿姨沒有冒充是我媽咪,更沒有冒充是你老婆。」
「那老師的話怎麼解釋?」賀筱筱急赤白咧,「老師就是這麼說的,你被你媽咪帶走了!」
「厲慕廷!」厲呈天威嚴冷酷地爆喝。
藍汐一把摟住厲慕廷的小肩膀。
「不關藍阿姨的事,」厲慕廷道,「是藍阿姨今天給我解了圍。」
「什麼意思?」厲呈天嗓音低沉,「小孩子不要撒謊。」
「我沒有!」
厲慕廷倔強地說,「今天老師讓我們畫一張全家福,我畫上了媽媽,我第一次畫上媽媽,可小朋友笑話我,說我根本就沒有媽媽!」
厲呈天半張臉更黑了,黑得像潑了墨。
藍汐心裏一疼,蹲下身將厲慕廷抱進懷裡。
「他們說我媽咪死了,我不許他們這樣罵我媽咪,我撕壞了小朋友的本子,老師讓我道歉,我沒做錯,是他們侮辱我的媽咪,我不要道歉!」
幾乎一瞬間,厲呈天就要脫口而出,「幹得漂亮,兒子!」
可話到嘴邊,卻變成生冷的一句,「你媽咪的確已經死了,你能生下來,原本就是奇蹟!」
「我不許你這樣說媽咪!」厲慕廷聲淚俱下,「我要我媽咪!」
「慕廷!」藍汐一把抱起厲慕廷,「不哭不哭,媽咪看到會傷心的!」
「這裡沒你的事!」厲呈天低吼,「任務完成了,你可以走了!」
「厲呈天!」
藍汐也怒吼,「你怎麼可以這樣殘忍地對待孩子?你就不能好好跟他說話!」
「他是我兒子!」厲呈天咬着牙,「這裡沒你的事,請你離開!」
「還不快走!」賀筱筱向藍汐瞪着眼,「你還不嫌亂?」
「阿姨,」厲慕廷摟住藍汐脖子,大眼睛裏淚水汪汪,「今天謝謝你,小朋友知道我畫的不是假的了,謝謝你幫我解了圍。」
藍汐眼睛一澀,眼淚掉下來,她抱住厲慕廷的小身體,輕輕拍打他倔硬的脊背,「阿姨沒幫你什麼,阿姨很慚愧,寶貝兒。」
「可是……」
她給厲慕廷擦擦淚,柔聲說,「你撕壞了小朋友的作業本,那也是不對的,明天記得向他們道歉。」
「我會賠他們新的本子,」厲慕廷奶呼呼的小胖手也給藍汐抹抹眼淚,「我也會給他們道歉,阿姨你放心。」
「那就好,」藍汐欣慰地笑,揉揉厲慕廷毛茸茸的小腦袋,「那阿姨回去了,你要乖。」
「嗯,」厲慕廷戀戀不捨地點頭。
「明天不用過來了,」厲呈天抬手扯眼上蒙的黑布,「治療結束。」
「剛好,」藍汐冷聲,「你這樣的患者我也不樂意伺候,但是你違約在先,厲先生那就履行協約吧,我明天就不來了。」
厲呈天一下想起那份協約,扯黑布的手立時停在半空。
「該死!」
「厲爺,」陳真趕忙勸,「萬萬使不得啊,眼睛事小,信譽事大啊!」
「嗯?」
「不對不對!」陳真抬手給了自己一嘴巴,「眼睛事大,信譽事也大啊!」
「麻煩厲爺全網公開失信道歉,」藍汐拎着自己的金屬小箱,「我可是等着走呢。」
「明天八點準時到這裡,」厲呈天冷聲,「晚了我會在診金里扣除!」
「厲……」藍汐狠狠點頭,「見過不講理的,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厲大爺,我是在給你治療,不是給你打工!」
「一樣!」厲呈天道,「我要是康復了,你會得到巨額**!」
「說得好像我多麼稀罕。」藍汐冷冷不齒。
「不稀罕?」厲呈天譏笑,「你開的車,據說是十年前的車型啊,還能打着火嗎?」
「……」藍汐語塞,真不能跟這自以為是的男人啰嗦了,否則會被噎死。
「祝你愉快!」藍汐拎着金屬小箱快步出了卧房。
這地方的空氣真特么憋悶,怪不得厲慕廷那麼憂鬱!
可憐的寶兒,誰讓你攤上那麼個奇葩的爹!
~
開着車剛駛出厲氏公館,藍汐的手機響了。
是藍氏在帝都的機構主管王錚打來的。
「大小姐,您還沒忙完嗎?」
「王叔,」藍汐微笑,「我還有些私事沒處理,您先頂着。」
「可我就要退休了,」王叔說,「大小姐得過來主持工作啊。」
「不急,」藍汐回,「王叔安心待着,超出的時間我給您雙倍薪水。」
「那好吧。」王叔掛斷。
收起手機,藍汐忽然想起應該給厲慕廷買幾身童裝。
你看他身上穿的,雖然都是名牌,可非灰既黑的搭配,也太死氣沉沉老氣橫秋了。
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特點,要陽光,要朝氣蓬勃。
顏色款式活潑靚麗,孩子的心情也會跟着好。
方向盤打了轉向,直奔市區。
來到一家品牌兒童服飾專賣,藍汐徑直來到男童專區。
厲慕廷的身高體重與藍笙一模一樣,給他買衣服很容易。
照着藍笙的版本來就好了。
藍汐正在專心致志挑選衣服,手裡的童裝忽然被人扯了去。
「這件我要了!」
世上還有這麼霸道的人?
藍汐轉了眸,就見身側一個濃妝艷抹的年輕女人。
她剛要說這件是我選中的,腦海里就彈出一個名字:舒蕾?
不,她現在應該叫蘇蕾吧。
正是她五年前拿着親子鑒定砸在自己臉上,讓藍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原來自己是蘇家抱錯的孩子,閨蜜舒蕾才是蘇家真正的女兒。
也是這個歹毒的閨蜜套路了自己,讓自己一夜之間身敗名裂。
藍汐記得有人救了自己,可記憶到這裡就結束了。
顯然,蘇蕾沒有認出藍汐。
但她似曾相識的氣質,還是讓蘇蕾愣了一愣。
「蕾蕾你怎麼這麼無禮?」一個矮胖油膩禿頂的中年男人埋怨,「這是人家選好的!」
「胡鵬,你還替她說話!」蘇蕾細眉挑了起來,「是不是光盯着看還不夠,你還要把她勾搭到手才滿意啊!」
「你看你看,」胡鵬油光光的肥臉上滿是臊,「我哪那樣想啊?我有你就夠了!」
「沒這樣想?」蘇蕾拿童裝砸到胡鵬臉上,「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哈喇子三尺長,你還敢說沒這麼想?你要沒這個賊心,我能搶她衣服嗎?告訴你,老娘這是下馬威,下馬威你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