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祁鈺趙匪君知乎小說
祁鈺趙匪君知乎小說 連載中

祁鈺趙匪君知乎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公主 古代言情 父皇

我忽悠他道:「我十五歲那年被蜀國鎮北王世子下藥,他欺辱了我的清白,後來被我一劍穿心而死」鎮北王世子確實是我殺的,這事他們大周肯定也知道編瞎話這件事,要半真半假才行俗話說得好,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展開

《祁鈺趙匪君知乎小說》章節試讀:

小說《祁鈺趙匪君》,主人公祁鈺趙匪君的故事精彩引人入目,這本小說講述了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分享一下。
皇帝的白月光回來了,那人是我的親妹妹趙玉嫣。
她是蜀國最受寵愛的小公主,因為她愛上了狗皇帝,把這個姦細帶回蜀國。
後來蜀國亡國了,二十萬蜀軍為她的愛情殉了葬。
...皇帝的白月光回來了,那人是我的親妹妹趙玉嫣。
她是蜀國最受寵愛的小公主,因為她愛上了狗皇帝,把這個姦細帶回蜀國。
後來蜀國亡國了,二十萬蜀軍為她的愛情殉了葬。
她和皇帝的愛情糾纏不休,跳崖失蹤。
作為和她長得八分像的我,就這樣被送到了皇宮,做她的替身。
我看見她淚雨婆娑地對着狗皇帝道:「祁鈺,我只有過你一人,你到現在還要誤會我嗎?求求你,放了魏國好嗎?」祁鈺一把將她撈入懷裡,先是來了個深吻,都拔絲了,嘔!然後又將她一把推在地上,擦了擦嘴巴道:「臟!」我在旁邊嗤之以鼻,笑道:「妹妹真是吾輩楷模!好在皇上雖然對你情深義重,但是還是忍辱負重的生下了一串皇子公主,皇上真的是太可憐了!」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我們蜀國只是亡國了,他可是差點失去了他的摯愛呀!同他倆的愛情相比,我們死去的二十萬士兵算什麼?更令人感動的是,為了睹物思人,他把我作為你的替身,囚禁在這宮裡,日日蹂躪。
只是為了在我身上找你的影子,你感動不我叫趙匪君,是蜀國的長公主,我母后給我取名匪君。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她希望我能像男孩一樣成為一個君子,而我想做的是君王。
我母后是竇老將軍的幺女,琴棋書畫,一樣不會。
舞刀弄棒,樣樣精通。
我父皇並不喜歡她,當然她也看不上我父皇。
蜀國國力微弱,皇室的公主大多要被送去和親或者籠絡大臣。
為了避免這樣的命運,我十歲就被送到了我外祖父身邊跟着他打仗,外祖父和母后常說,軍功就是我的護身符。
最受寵的是張貴妃的女兒,趙玉嫣。
她是人人寵愛的小公主,生得乖巧可愛,玉雪一樣的肌膚,像皇宮裡最耀眼的明珠。
我幼時總見父皇抱着她說:「玉嫣呀!你是父皇最疼愛的公主,父皇要讓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公主。
」路過我時,他卻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當著他的面把玉嫣推倒在地上,玉嫣的手剎時就被摔破了,她在旁邊哇哇大哭,我看見她哭,心情總算好多了。
父皇掄起巴掌就要打我,我仰頭看着他,絲毫不怕。
因為我知道他的天下都是我外祖父一家人用性命換回來的,我本來有很多舅舅的,他們都一個一個死在了戰場上。
我父皇要是敢打我,我母后一定會拿刀和他拚命。
果然,那巴掌終究是沒有落下來,他嫌棄地看着我道:「你果真和你母親一樣討厭。
」十七歲那年,我外祖父也死在了戰場上,我帶着竇家軍死撐一個月,終於打贏了那場戰爭。
這七年間我從連刀都拔不動的弱雞,變成了凶神惡煞的女將軍。
錦官城裡小兒止啼,父母一般都嚇唬他們道:「再哭,就送你去女閻王面前!」我堪稱幼兒止哭神葯。
班師回朝不過三日,就是玉嫣的及笄禮。
奼紫嫣紅的百花擺滿了內宮,連蜀國的街道上也到處是鮮花,花重錦官城。
趙玉嫣身穿一身淺白色羅裙,上面是上百個綉娘不眠不休綉了一月有餘的芙蓉花,那些淺粉色花兒好像開在那淺白紗裙上。
父皇在眾人面前為她戴上了一朵和田玉雕的秋海棠,滿臉慈愛地說道:「玉嫣,朕最乖巧的女兒居然長這麼大了!」我想起我十五歲那年,我在瑤城的大雪中帶着幾個親兵廝殺,鮮血濺到了我的眼睛裏,我拿着敵人的首級去向外祖父報喜。
他卻沒有高興,只是耷拉着的眼皮下面的眼睛通紅。
而後用他滿是老繭的手給我擦去臉上的血道:「今天是我們匪君的生辰,以後就是大姑娘了。
」瑤城大雪紛飛,我的及笄禮上沒有鮮花,只有漫天雪花和滿地鮮血。
我看着我父皇如今慈父的模樣,以前會羨慕他對玉嫣的寵愛,但是現在不會了。
我不再需要他來評價我,審視我。
我的榮耀不在這宮裡,在廣闊的戰場上。
玉嫣從外面帶回來一個男子,叫謝鈺,她說那個男子是他的救命恩人,讓父皇給他一個官位。
荒謬至極,官位也可以直接隨便給?做文官就去考科舉,做武官就去立軍功。
謝鈺救了玉嫣,賞賜他金銀珠寶就可以了,直接給他官位成什麼體統?可是玉嫣在父皇面前梨花落雨幾下,他的腦子就被那幾滴淚水沖乾淨,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趙玉嫣忙誇讚謝鈺一表人才、壯志雄心、武功高強……天底下誇男人的詞都快被她背完了。
然後目光狡黠地看了我一眼道:「我也想為長姐分擔分擔,不如讓阿鈺去長姐的神機營?」父皇眼看就要答應了,我直接拔劍朝着謝鈺刺去。
我的武功是我外祖父親手**的,一手流光劍不知道殺過多少敵人。
那謝鈺確實還算可以,竟在我手下過了好幾招。
不過,就算他再厲害,實戰經驗怎麼比得上我?我是從戰場上拼搏廝殺數次活下來的人,出手的每一招都是朝着要他性命上下手。
只因這人令我覺得危險,如果能夠當場殺了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大不了,受些懲罰罷了。
但是關鍵時刻,玉嫣居然沖了出來,她淚雨婆娑道:「阿姐,你怎麼這麼狠!」那一刻,我恨不得連趙玉嫣一起宰了。
但是沒辦法,我只能及時止損。
我要是真的在大殿之上傷了玉嫣,那偏心眼子的父皇,又不知道鬧多少幺蛾子。
千鈞一髮之際收回了我的劍,突然一下收力讓我本就受傷的肩膀雪上加霜。
我咬牙忍住叫疼的本能,卻見我那父皇從高處將酒杯扔向我。
我輕輕側身躲開,劍也沒收回劍鞘。
冷冷地看着他,父皇低下頭,張貴妃掐了下他,他又強撐着與我對視,吼道:「趙匪君,你還有點公主的樣子嗎?」我涼涼地回道:「那你可還有君王的樣子?」趙玉嫣的眼淚就跟不要錢一樣地往外流,哭哭啼啼道:「我只是想要一個心儀的及笄禮而已!姐姐!」話還沒說完,母后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面前,一耳光把玉嫣滿頭的朱釵都打落了,然後嘲諷地看着我父皇道:「沒有竇家人的血,你們還能過及笄禮?」說完就拉着我走了。
十七歲的趙匪君,天真得可笑。
以為這樣就是維護住了自己的尊嚴,不知道實力的重要性。
那次宴會後,父皇私下給我道了歉,能夠讓一個帝王道歉,自古以來都是極其值得驕傲的事。
可是我的心裏卻不知為什麼,越發不安。
以張貴妃為首的張丞相一派開始插手我們軍隊的事,謝鈺也乘着這件事來到了邊關。
一起來的還有女扮男裝的玉嫣。
我低估了父皇對玉嫣的喜愛,也低估了玉嫣所謂的愛情。
謝鈺是大周來的姦細,據說他是大周的太子。
他通過玉嫣拿到了我們的軍事防衛圖,這個冬天是我來到戰場以來最寒冷的冬天。
缺衣少糧,敵人經常打我們措手不及,整整二十萬蜀軍命喪一線天。
我本想以身殉國的,卻聽到我的父皇要求和,他甚至要將整個蜀王宮裡的女人拿來折算成銀子賠給大周。
皇室的姑娘們像牛羊一樣論斤賣,我絕不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我選擇束手就擒,和他關在一起。
他依舊在質問我、辱罵我,說我為什麼要打敗仗。
我反問他軍事防衛圖是怎麼流落出去的,自古以來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我們不求可以攻城略地,但是守國還是做得到的。
他聽見後,只是悲嘆道:「時也!命也呀!天要亡我蜀國!」我沒有再聽他廢話,拿着毒酒灌入了他的喉嚨。
他不停地掙扎,手不停地抓扯着我的胳膊,上面都是血痕。
我卻毫無感覺。
我在他耳邊如同厲鬼一般陰沉道:「沒事的,殉國也算是給你那本就不怎麼好的名聲蒙上一層遮羞布了。
」這毒酒效果很好,他很快就不掙扎了,只是那雙渾濁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死不瞑目。
我大概是天底下第一個弒父的公主。
和母后對視一眼後,我們準備共赴黃泉。
我端着毒酒的杯子被人用小石子打碎,一個身穿玄色長袍,上面綉着四爪金蟒的男子立在我眼前。
「果然心狠手辣,親手殺了你的父親。
」他看着我極為讚歎道。
我認得他,大周七皇子,祁湛,曾經我在戰場上的死敵,我們都無數次想置對方於死地。
我怕他為了報復,會讓我生不如死,正準備當機立斷咬舌自盡。
他卻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大勢所趨。
匪君公主你捨得讓你保護的蜀國人和你一起死嗎?」我抬眼看着他,四目相對,他幽深的眼神像深山老林里的狼看見了獵物一般。
我討厭這樣的目光,撇開頭不看他。
他卻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那手涼得很,像是我以前抓過的毒蛇。
而我現在像是他毒牙下的獵物。
「跟着我,我保下你這些蜀國舊人。
」祁湛彷彿在說今晚的月色很好一般輕鬆。
世上有句話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當夜我就被送到了祁湛的營帳,他用劍挑開了我的衣服。
看着我滿身的疤痕,滿臉震驚。
我想着這美人計怕是涼了,因為我這副樣子真的不算得上是美人。
他卻像是有些痴迷一般,一寸一寸親吻我那些醜陋的疤痕。
月色如華,雲濃雨膩,一朝歡盡,他卻一巴掌抽在我的臉上道:「你居然不是處子?」階下囚的命運就像待宰的羔羊,他們祁家兩兄弟,一個亡了我的國,一個羞辱我後,還問我是不是處子。
我去你大爺,本宮都十七了。
蜀國像我這麼大的公主,孩子都兩三個了。
我有個男寵怎麼了?我又不是尼姑庵里的尼姑子。
難道你就沒有通房嗎?大家都是皇帝的後代,怎麼就你能妻妾成群,本宮就要形單影隻?可我如今已經委身於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個人的憐惜才是我現在活命的根本。
我想起我之前訓練的那些細作,當即藉著那一個巴掌將眼淚狠狠逼出來,但是卻不讓淚水掉落。
我忽悠他道:「我十五歲那年被蜀國鎮北王世子下藥,他欺辱了我的清白,後來被我一劍穿心而死。
」鎮北王世子確實是我殺的,這事他們大周肯定也知道。
編瞎話這件事,要半真半假才行。
俗話說得好,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
但是他死的原因是因為,他居然不知好歹想要篡位。
我的清白?本宮需要清白嗎?普天之下,誰敢向本宮要清白,本宮讓他連命都沒有。
我的第一個男人是戰場上的小奴隸,他叫顧南衣,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祁鈺趙匪君知乎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