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棄子成皇楚嬴
棄子成皇楚嬴 連載中

棄子成皇楚嬴

來源:外網 作者:楚嬴容妃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楚嬴容妃

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哥前世應用技術專業畢業,最強特種兵出生,種種田,賺賺錢,打打仗,還不是手到擒來?!展開

《棄子成皇楚嬴》章節試讀:

三角眼宮女所說的瑨妃,在十多年前,算是容妃的對頭。
容妃向來知書達理,待人和善,自然不是她主動招惹對方。
可架不住,瑨妃這人嫉妒心太強。
當年容妃風華正茂,深受寵愛,讓瑨妃感受到了冷落,以至於一直嫉恨到現在。
自從容妃母子落難之後,這十來年裡,隔三差五,瑨妃就會找個由頭,讓丫鬟翠香過來故意刁難她。
一旦容妃完不成任務,就會被各種羞辱,非打即罵。
反正他們母子身處冷宮,無法向皇帝告狀,自然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
類似這種數九寒冬,丟一大堆衣物給容妃漿洗,只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以往為了楚嬴不受欺辱,容妃哪怕十指在冰水裡凍出凍瘡,也會咬牙堅持洗完。
這可兩天,容妃念兒心切,哪還有心思管這些。
若是楚嬴死了,她都不打算再活了。
可如今楚嬴醒了,這事一下就麻煩了。
「翠香姑娘,你看,這兩天我光顧着照顧嬴兒,忘了這事,咳咳,真的很抱歉……」
容妃不安的話語,換來翠香一聲尖叫:
「你說什麼?你還當自己是以前的容妃呢?你已經被打入冷宮,和喪家之犬沒什麼分別。」
她用手一指床上的楚嬴,盛氣凌人道:「你知不知道,能為瑨妃娘娘洗衣物,那是你的榮幸,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竟敢為了一個廢物偷懶,你對得起娘娘的一片好意嗎?」
「是是,是我辜負了瑨妃的好意,對不起,我馬上就去洗。」
多年的受辱生涯,容妃早已麻木,只想着儘快息事寧人。
她遲疑了下,朝門口看了眼,露出討好的笑容:「翠香姑娘,你看能不能先關上門,嬴兒病才剛好,薄被又不保暖,萬一再感染風寒就不好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就要上前去關門。
「慢着。」一隻手攔在她面前。
「翠香姑娘,還請體諒一下……」
容妃剛轉過頭,啪的一聲,冷不防臉上被翠香扇了一耳光,整個人都愣住了。
床上,楚嬴額頭青筋跳動,猛地握緊雙拳。
他看不得女人被欺凌,尤其,還是一個為了兒子,低三下四求情的可憐母親。
翠香毫無以下犯上的覺悟,居高臨下看着容妃,冷冷一笑:「我說你是不是腦子有病?我體諒你們,誰體諒我?」
「萬一關上門,空氣不流通,害我被你這癆病鬼兒子傳染,你付得起責任嗎?」
說完手指着門外的冰天雪地:「還不快滾出去,給我把衣物全洗了,耽誤了時間,可別怪我不客氣!」
「對不起,翠香姑娘你別生氣,我這就去洗,這就去……」
容妃眼底閃過一絲屈辱,捂着臉頰,抿了抿乾枯的嘴唇,就準備出門。
剛邁開步子,卻被人拉住手臂:「母妃,別理她,這麼冷的天,愛誰洗誰洗去,我們不洗!」
「這可不行,嬴兒聽話,快放開為娘,乖乖躺回去,你還不能下床……」
任憑容妃怎麼勸說,楚嬴就不鬆手,反而握得更緊。
翠香頓時怒了,雙手叉腰,譏笑道:「怎麼,想跟我耍大皇子的威風?你想清楚了,這可是瑨妃娘娘的命令,違抗娘娘的命令,你們承受的起嗎?」
「少廢話,誰下的令,誰去洗,我們不伺候。」
楚嬴的對抗讓翠香有些意外,這還是以前那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廢物?
她覺得自尊受到了侮辱,越發惱羞成怒:「好你個癆病鬼,越說你還越來精神了是吧?」
驀然看到爐子上的藥罐,她衝上去就是一腳。
「不!我兒的葯,這可是我求了好久,才從太醫院那求來的啊……」
容妃望着打碎的藥罐和滿地葯湯,發瘋一般衝上去,想要進行最後的搶救。
「呵呵,讓你兒子反抗,這就是得罪我翠香的下場!」
翠香一臉快意,抬腳在打翻的藥材上連踩幾腳,熄滅了容妃最後一點希望:
「你不是在乎你兒子嗎?你不是想治好他的病,我偏不讓你如願,這種廢物,越早死了越好!」
「你住嘴……」
容妃這次終於怒了,詛她可以,咒她的兒子,絕對不行。
「你敢吼我?!」
翠香大怒,抬腳就向她身上踢去。
然而,這一次……
啪!
翠香腳還沒落下,楚嬴已經搶先一個箭步衝上去,抬手就是一個耳光。
「啊!」
翠香驚叫一聲,捂着臉頰踉踉蹌蹌後退,不敢置信地看着楚嬴。
「你!」
「這一巴掌,打你以下犯上!」
啪!
「這一巴掌,打你驕橫跋扈!」
啪!
「這一巴掌,打你目無尊卑!」
啪!
「這一巴掌……」
連續幾巴掌,幾乎用盡楚嬴目前能使出的全力。
翠香被打得左三圈,右三圈,兩邊臉都高高腫起,嘴角止不住的往下淌血。
「你……你個廢物,竟然敢打我,你不想活了,你不想活了?!」
翠香捂着臉,胸口劇烈起伏,眼中全是怨毒和驚怒。
「打你,怎麼了?」
現在的楚嬴,可不是前身,堂堂華夏軍-人,還能被一個毒婦欺負不成?
他目光銳利如刀,抓起桌上切藥材的刀子,殺氣騰騰道:「你再多說一個字,信不信,我還敢殺了你?」
「你敢!」
翠香嚇得一哆嗦,現在的楚嬴,給了她一種前所未有的可怕感覺。
似乎自己敢再激怒他,他真的會痛下殺手。
「你看我敢不敢!」
楚嬴逼近一步,無形的壓力,終於壓垮了翠香最後一絲尊嚴。
「好好好,你記住你現在說的話,我這就回去稟告娘娘,看你們一會兒怎麼交代?」
翠香心虛了,撂下一句狠話,轉身落荒而逃。
楚嬴上前關上門,拉着容妃來到床邊坐下,自己再轉身去收拾滿地藥材。
「嬴兒,這些交給娘來做就好,你快上床躺着,只是……」
容妃哪還坐得住,憂心忡忡的道:「一會兒瑨妃派人來報復,我們可怎麼辦啊?」
冷宮裡的母子倆,舉目無親,面對瑨妃的報復,似乎只能坐以待斃。
「母妃放心好了,兒臣已有對策。」
楚嬴收拾完藥材,站起身來,眼底閃過一絲狠辣:「他們最好別來,不然,兒臣絕對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棄子成皇楚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