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祁總,你離我遠一點
祁總,你離我遠一點 連載中

祁總,你離我遠一點

來源:google 作者: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蕭昱 陸思莞

祁越第一次見到林半月的時候,小姑娘自閉又帶着不符年齡的冷漠黑的透亮的眼睛裏帶着濃濃的厭世感,他不喜歡,卻記住的當下那一刻的感受「有一美人,清揚婉兮」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林半月站在他的對面,瞪着質問他:「祁越!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老早就對我不懷好意了!」祁越看着眼前已經成為自己妻子的人,調整了一下懶散的坐姿,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輕叩着膝蓋,一雙桃花眼微斂,藏不住的薄薄笑意:「不是,」「嗯?」「是見色起意」「你!」林半月怒的要打他祁越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看着林半月:「也是深思熟慮」展開

《祁總,你離我遠一點》章節試讀:

第四章 瞎了她的眼她站起身,清冷的身影筆直堅毅,有種不容忽略的威懾,在場有何人親眼看到我對彩月下手,我願與她對峙!」
這麼弱智的誣陷手段,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她倒要看看是誰想要害她。
你這毒婦,彩月姑娘死裡逃生指證你難道還有假?」
秦王府來的一灰布衣男人眼神躲閃,似乎沒料到陸思莞還能自證清白,索性心一橫,跪在地上恨聲道,夫人草菅人命,我家王妃還因受了驚卧床不起,請侯爺嚴懲夫人,否則秦王府上下不得安心。」
蕭昱似笑非笑,眼風如刀般掃過去。
那人禁不住顫抖,都說敬安侯為人最是溫和,他怎麼覺得不顯山不露水的敬安侯才是真正可怕。
若是侯爺心疼夫人下不了手,秦王說了,秦王府願意代勞,還請敬安候爺給我們秦王府一個交代!」
蕭昱眸色漆黑如墨,一片深邃,讓人看不清他的情緒。
半晌。
來人,夫人意圖謀害人命,罰杖二十,即刻執行。」
陸思莞:?

?」
她沒聽錯吧?
以一個侯爺的智商不會看不出來這是在誣陷她吧?
她掙開上前架住她的僕從,冷冷盯着蕭昱。
我再說一遍,人,不是我殺得,我,沒罪!」
蕭昱伸手,鉗住她的下巴用力捏緊,雖是笑着眼裡卻有明顯的厭惡,囂張跋扈,品性惡劣,身為敬安候夫人,你失儀失德,陸思莞,今日事過後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則......」他話沒說完,陸思莞已聽出他壓根不在乎人是不是她殺的,一開始他就沒打算維護她,怒不可遏朝他啐了一口,呸!
蕭昱,今日你要是敢命人施刑,我絕不善罷甘休!」
蕭昱極怒之下反而平靜了,將陸思莞甩在地上,眼裡淬着冰渣子,淡聲道,還不將人帶下去行刑。」
辣雞蕭昱!
陸思莞真是瞎了她的狗眼才看上你!」
不多時,打板子的聲音代替了陸思莞的叫囂聲,下手之重,完全沒將陸思莞當成侯府女主人,幾板子下去,皮肉開綻,鮮血染紅秋衣。
沒哼一聲,硬生生將這二十板子挨完昏死過去。
主子,這事未查明,現在處罰夫人是不是為時尚早?」
自己往坑裡跳怨不得人,侯府里吃點苦頭總好過把命丟在外頭。」
蕭昱眼睜睜看着陸思莞受完二十杖,目光觸及她血肉模糊的後背,即日起,夫人不得踏出戚風院半步!」
話畢,蕭昱沒再看不省人事的陸思莞,帶着烏泱泱一群人離開戚風院。
靈芝邊哭邊小心翼翼將自家小姐轉移到屋裡,又一溜小跑出去請大夫。
......陸思莞是被痛醒的!
皮肉粘着衣服撕扯的疼痛,折磨得她在夢中亦是冷汗涔涔,終於受不住的蘇醒過來。
隱隱約約聽見靈芝在跟人說話,向大夫,您救救我家小姐,靈芝一定當牛做馬報答您。」
被稱作向大夫的男人似乎很為難,靈芝姑娘莫要為難老夫,侯爺不讓我們為夫人療傷,我們也沒辦法,這裡有幾包消炎的藥草,你去煎給夫人服下,老夫告辭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祁總,你離我遠一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