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
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 連載中

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

來源:google 作者:雲端愛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妙芸 柳如煙 現代言情

直至天黑前沒走多少路,林大魁吩咐下去,今天晚上繼續趕路,吃飯可以休整半個時辰姜妙清的燒還沒退下去,高燒成了低燒,但燒.........展開

《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本文講述了姜妙芸袁文楓兩人的愛情故事,《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柳如煙從小被養在宮中,親生父母早亡,她是被太后娘娘看上作為養女,空有郡主的名頭,卻沒有郡主的實權。
尤其是在太后娘娘有了親生女兒後,對她這個養女更是不聞不問。
但柳如煙好歹是錦衣玉食這麼多年,一下子從人上人淪落為階下囚,她什麼都不會,連最基本的燒柴燒水都要靠老四姜北嶼。
姜家的這幾個女兒被嬌養的極好,個個都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嬌小姐,平日里更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都是需要人伺候的主。
老四姜北嶼年紀不大,但是個調皮搗蛋的性子,這次流放竟還要靠他養活全家人。
姜北嶼把幾個鳥蛋煮了,誰都捨不得吃,全一個個的給妙清撥了皮。
老五姜妙清今年五歲,養的是粉雕玉琢,但可能是被今天的事情嚇到,緊緊的縮在柳如煙懷裡不動。
咕嚕嚕一陣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姜北嶼臉色尷尬的捂緊肚子。
姜妙芸現在終於知道老天爺為什麼會讓她穿成原身,很有可能就是為照顧他們來的。
姜妙芸的廚藝不遜於醫術,她平時在家閑來無事就喜歡自己做飯研究美食。
但現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什麼東西都沒有。
娘,你們在這裡照顧爹,我出去看看有沒有吃的。
說完,姜妙芸站起身就要走,姜北亭擔心的跟上,我跟你一塊兒去。
他們不管誰出去身邊必須要有人跟着,剛剛吃過飽飯的小兵誰都不想動,罵罵咧咧不情願的抬腳跟上。
姜妙芸試着往前走了走,周圍看上去像是個樹林,地上雜草叢生的,甚至連野菜都沒有。
姜妙芸摸着樹皮,無奈的嘆了口氣,總不能讓他們吃樹皮吧?
他們的腸胃嬌生慣養的,肯定吃不慣樹皮,萬一再生病就麻煩了。
看來只能去附近的農戶要些吃的。
姜北亭突然開口說道。
姜妙芸臉色詫異的看他,二哥有着文人墨骨,很難想像這句話是從他嘴裏說出來的。
姜北亭注意到妹妹看他的神色,嘴角扯出幾分苦笑,我作為家裡的男人,不能讓你們餓肚子。
姜妙芸沒說話,眼角的餘光忽然注意到前面不遠處的樹下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快步跑過去。
她沒看錯,興奮的摘下蘑菇,二哥,看來咱們今天晚上都不用餓肚子。
大概是前幾天下雨,地面潮濕,樹後面被陰的地方,見不到太陽,一朵朵的蘑菇看着真喜人。
姜妙芸而且還認出這些蘑菇都是沒毒的,全部采完,就算今天吃不完,日後還可以晒成蘑菇干。
姜北亭跟妹妹學着把蘑菇摘下,用裙擺兜着。
不一會兒,兄妹倆一人采了一大堆,倆人回來時,姜父正好醒過來。
姜妙芸清空罐子,重新往裏面加水,乾淨的蘑菇根本用不着清洗,直接放進去。
新鮮的蘑菇,不用加任何佐料,味道都是鮮美的。
姜北嶼坐在旁邊,看的眼睛都直了,好香。
能用的碗只有兩個,還是姜北嶼從垃圾堆里撿來的,兩個碗家裡人輪流用。
最先喝的是姜北嶼跟妙清,他倆年紀最小。
最後是姜妙芸跟姜北亭,不得不說,蘑菇湯的味道真不錯。
他們根本就不是吃飽的,而是喝飽的。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一頓是飽的。
吃完飯,姜家全擠在樹下休息,柳如煙懷裡摟着妙清,姜妙芸背靠樹榦,卻沒有任何睡意。
姜妙芸暗自憂心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至少要先把肚子填飽,怎麼老天爺也沒給她個金手指什麼的。
這般想着,姜妙芸眼前突然景象一變。
已經不是在小樹林,周圍也沒有姜家人,好像只有她自己。
姜妙芸反應快的想到這會不會是穿越人士必備的空間?
又往前試着走了兩步,周圍的霧氣散去,一間茅草屋映入眼帘。
姜妙芸進屋,裏面的擺設非常簡單,一面牆上擺滿各種各樣的書,一面牆上放滿各種各樣的農用具。
姜妙芸等走近看清牆上的書名,瞬間高興起來,竟然全是種植的書。
不僅如此,把書從書架拿出來,後面還有種子。
姜妙芸迫不及待的按照上面的說明書,出來找了兩塊空曠的地,種了些西紅柿跟黃瓜。
這副身體大概是沒幹過重活,幹完已經是累的喘不過氣。
姜妙芸坐在地上休息的功夫,再次睜眼,已經回來。
周圍人都睡得正香,誰都沒注意到她。
姜妙芸暗自竊喜,這樣的話就不用怕餓肚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姜妙芸這一覺睡得香。
妙清嗚嗚,你可千萬不能有事。
第二天一大早,姜妙芸被柳如煙哭醒。
柳如煙懷裡抱着的清清小臉通紅,怎麼喊都沒什麼反應,額頭摸上去滾燙,是發燒了。
姜妙清出生時便是先天性的不足,容易體弱多病,柳如煙跟姜漢森想着好好養總歸是沒問題的。
沒想到,如今他們全家流放,妙清還要跟着他們遭罪。
姜漢森豁出去老臉去求林大魁救命,林總兵,求求您給我女兒請個郎中。
林大魁眼底浮現出些許不耐煩,聖上有旨,姜家眾人生死有命,繼續趕路!
林總兵姜漢森給林大魁跪下都沒用。
姜妙芸緊皺着眉心,繼續趕路肯定是不行,只能是哀求林大魁遲些趕路。
林大魁不願跟他們扯皮,答應只給半天時間,中午之前必須離開。
姜妙芸吩咐姜北嶼燒水,她從柳如煙懷裡接過清清,伸手解開她衣服。
妙芸,你這是幹什麼,她還在發燒。
柳如煙剛想要阻攔,姜妙芸抬手攔住。
就是因為發燒,所以才要解開衣服散熱,這樣捂着反倒不利於散熱。
姜妙芸扯過衣擺,用力拽下一塊,等水燒開後,不斷的擦拭清清身體。
現在沒有葯,只能是物理降溫,最後用布搭在清清額頭,姜妙芸輕揉按着清清手背的穴位,緩解她的難受。
姜漢森看着妙芸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直接愣住,她什麼時候會這些的?
先不管有沒有用,看着就像那麼回事。
姜妙清體質不好,退燒的速度極慢,到中午的時候,身上還有些熱,但可以基本確定的是體溫已經控制下來。
姜北亭把她背起來,其他人拿着行李,繼續趕路。
他們這次被流放的是邊關,極北的苦寒之地,聽說是寸草不生。
姜家人的腳程都慢,儘管如此,姜妙儀跟柳如煙她倆的腳還磨了血泡,包括姜妙芸的也有。
晚上的時候甚至都不敢脫鞋,血泡連帶着襪子直接被揭下來,疼得人都能暈過去。

《全家被流放她從懷裡掏出一畝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