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謀將後
權謀將後 連載中

權謀將後

來源:google 作者:白茶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卿彧 白無憂

白無憂是莫名其妙架空到這個叫北燼王朝的朝代這裡的男男女女都是極其散漫且自由的朝代一場疫症和他國蠢蠢欲動的開始發動戰爭打破了這裡的和平與安寧白無憂身為白靖禮的孫女,毅然決然的開啟了領兵打仗之路,女子也能文能武,安邦治國平天下百姓門學會居安思危,人人奮發圖強!白家長女白無憂,武安邦,文治國,白家二女白無昀,卜卦風水觀天象白家三女白安琳,毒醫天下白家四女白無悅,醫毒雙絕白家五女白安清,神秘富商有錢有顏白家長子白無川,驚才絕艷白家二子白無岸,機關陣法獨步天下…北燼王朝氣數將近…北燼大長公主之子慕卿彧在南慕危機四伏,步步為營,為天下安定,慕卿彧平內亂,戰四國,徐徐圖之…聽說得白家可得天下…展開

《權謀將後》章節試讀:

知曉她是護國將軍府的大小姐,男子微微一笑,簡單的行禮,「臣襄橫縣蘇今也,見過大小姐」。

今之視古 亦猶後之視今也。

「翰林院蘇家人?」翰林院學士就姓蘇,在京城長得如此高雅溫潤的又能力非凡又姓蘇,白無憂就想到了翰林蘇家人。

蘇今也很是謙遜,「在下來自江南周庄,與翰林蘇家並無姻親」。

白無憂也就隨口問一句,並沒有多言,「請問蘇縣令何時來的板城?」,又看了看板城鎮長,板城鎮長看來常年鍛煉,額頭都是虛汗卻還是站立得穩穩噹噹。

再看蘇今也,雖然感染了,也只是時不時咳嗽一聲,看起來癥狀較輕。

「你們躺着吧,鎮長你也躺着吧,看起來蘇縣令的癥狀較輕,我問些信息就走,我三妹四妹已經在研製解藥了,諸位稍等」。

「謝大小姐」,除了跟在蘇今也身旁的侍衛,其餘人都是高燒昏昏沉沉的,也就是周鎮長人高馬大看起來又有習武的底子稍微好點罷了。

「我是前日到的,昨日才感覺不舒服,我只帶了一位侍衛,他今日也開始咳嗽,令妹已經親自詢問過」,蘇今也回道。

「可是自帶了乾糧?是否引用當地水源」,白無憂見過不少下毒都是利用水源下毒,不然一個村子。

蘇今也是三年前的探花郎,雖然是長得溫潤如玉翩翩公子,也是一個極其有才華之人,這點他也想到了。

「鄙人不才,自帶乾糧和水,在村裡協同周鎮長組織村民,也並未直接接觸」,雖沒有學過醫,也看過白家四小姐寫過的一篇文章,很是仰慕這位四小姐,年紀輕輕,醫術如此精湛。

白無憂陷入沉思,「看到蘇先生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直到清晨,白無憂還是毫無頭緒。

清晨的陽光透過樹葉落在地面,白霧繚繞,這是板城鎮的後山,這裡的草鬱鬱蔥蔥生機勃勃,白無憂低下頭,「板城鎮那麼富裕嗎?連野菜也不需要吃了?」

而且野菜也有很多好吃的,白無憂看了看青玉,「你去讓紫玉查探下板城鎮村民以何為生」。

按理說青磚瓦房條件雖然不錯,也沒到那種棄食野菜野果的地步。

白無憂打算在這片樹林轉轉,青玉點點頭,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白無憂,直接用輕功掠步而行。

不能讓主子一人太久,若是有什麼她也能幫忙,一人難敵四手。

主子的命令向來都是服從,而不是多話,這點青玉知道。

這邊白安琳已經清醒了,咬着牙在撥弄這瓶瓶罐罐,白無悅不懂毒,只能熬着薄荷葉讓眾人帶着提神醒腦,和太醫研製了退燒藥讓大家喝下。

紫玉剛和京城下來的人對接,把已經死亡的十五名村民進行火葬,以免屍體進行第二次病毒傳染。

來的是京城巡防營的方偉,青玉抱了抱拳,「方營長」,方偉不認識青玉,見是跟紫玉認識的,估計也是白家大小姐身邊,只點了點頭又去忙了,這地方比想像中更為嚴重。

青玉找到白無憂的時候,白無憂已經從樹林里出來了,方圓十里,白霧漫山遍野,濃郁得出奇。

「青玉,你有感覺不對嗎」,這明顯是不正常的,而且清晨的晨霧會在一個時辰內散去,山中有草是正常的,可一朵花都沒有顯然不正常,而且一個動物都沒有。

別說什麼兔子蛇,老鼠都沒一隻。

青玉仔細看了看,「草比較綠,而且安靜」,是啊,也太安靜了。

「我們回去,安琳怎麼樣了」?

「奴婢沒去看,不過聽紫玉說,三姑娘已經清醒了」,還是紫玉細心,青玉離開的時候紫玉又叮囑了一句,知道主子會問。

經過蘇今也休息的地方,白無憂上前,「又叨擾蘇縣令了」。

蘇今也回神,他現在開始頭疼了,只不過看白無憂走過來又強忍着,「是白大小姐有什麼發現嗎」。

白無憂看出蘇今也狀態不對,也快言快語,「請問蘇縣令是否去過後山,何時去的」?

蘇今也皺了皺眉,「昨日上午,可也並未接觸什麼」。

來不及多想,蘇今夜頭疼不已,「蘇縣令先休息,我先去找我三妹」。

蘇今也昨日去的,然後傍晚就發現感染了,除了直接接觸那麼就是去過後山,本來還想問問周鎮長,發現周鎮長都燒糊塗了。

白無憂找到白安琳,白安琳正在房裡,打擾不得,「青玉,找下無悅」。

白無悅聽說大姐找她,匆匆趕來,「大姐姐,是有什麼發現嗎」。

「無悅現在怎麼樣了」,說著白無憂拿出帕子包着在山上拿了幾株不一樣的草給白無悅。

這時,白安琳也從室內出來,慘白的臉上都是細汗,剛想給白無憂行禮,白無憂飛快過去攙扶了一把,「不必多禮」。

看了看白安琳的欲言又止,「青玉出去,守好了」。

青玉秒懂,這是不想讓第三人知道小姐的話。

青玉出去了,白安琳才鬆了口氣,「我的血液特殊,解毒已經解了大半,今晚應該就沒事,可是我就一個人,耗盡全身的血估計也救不了幾百個人」。

而且白家出了這個天才少女,誰知會不會又喪心病狂的人抓其他白家女去研究。

這事你知我知就好,用血液救人不靠譜。

白無憂點點頭,白無悅也搬了個凳子給白安琳坐着,「三姐你坐」。

然後白無悅把白無憂的草給白安琳看,看起來就是普通的草藥,其他三株就是野草沒什麼用處,看起來是無毒的。

白安琳看着這些雜草和兩株草藥,又靠近聞了聞,真沒什麼特別的。

白無憂沉思了會,「三妹四妹,今日的白霧特別濃郁,而且後山的草藥和雜草很是生機勃勃」,「並且沒有任何鮮花」。

白安琳和白無悅對視一眼,有問題!

這點,白安琳比較擅長,是什麼東西能混合在霧中變成毒藥,而且傳染必須直接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