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能狂少/全能高手
全能狂少/全能高手 連載中

全能狂少/全能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3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若曦 秦飛 都市小說

別人重生,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秦飛重生,卻成了他人眼中的白痴要不是多了個水靈靈的老婆,都想再死一次了.....展開

《全能狂少/全能高手》章節試讀:

不過隨着客人越來越多,楊若曦也沒心思去管秦飛了,一邊陪着大家聊天,一邊安排酒店上菜。

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秦飛才從酒店外面滿頭大汗的走了進來。因為楊若曦給他的零花錢,都拿去買金屬廢品了,所以秦飛只能走路來酒店。

而且,他把垃圾袋也提了進來,怕放在酒店外面被人撿走,他不放心。

「你們猜那傻子手裡提的什麼?」

「應該是禮物,自己老婆生日,不可能空着手來吧?」

「不像,叮叮噹噹的,怎麼像是破銅爛鐵?」

「沒事,等下大家讓他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秦飛倒是滿不在乎,見還有空位置,順手把袋子放下,拿起筷子說道:「餓死了,我先吃了。」

吃….就知道吃,難道上輩子是豬啊!楊若曦表面上沒說什麼,但是心裏的火氣,已經快要按壓不住了。

來晚了就不說了,還提着一個垃圾袋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虐待他,只能出去撿垃圾?

周凱見秦飛低着頭自顧吃東西,心裏罵了一句白痴,才微微笑着說道:「他也不容易,身體殘疾,還要去撿垃圾,肯定又累又餓。當然,這肯定不能怪我們若曦,畢竟人活着是要有價值的,他的價值也只能體現在撿垃圾上了。」

周凱的話,讓楊若曦眉頭越發的緊鎖,心裏已經後悔讓秦飛來參加自己的生日晚會了。只是礙於這麼多同事也在場,楊若曦只能生悶氣,也不好說什麼。

秦飛知道周凱在損自己,但在他眼裡,周凱就是一隻坐井觀天的青蛙,根本不想和他一般見識。而且確實餓壞了,呼呼的吃着東西,也沒吭聲。

周凱見秦飛不說話,臉上的笑意更濃,偷偷的把秦飛放在地上的袋子提了起來,一邊往外倒,一邊說道:「這應該就是他帶來的禮物吧,讓我們看看是什麼珍貴的東西!」

其實,周凱早就知道袋子里是什麼,因為中午的時候他碰到了秦飛。他這麼做,無外乎就是想讓秦飛灰頭土臉,然後楊若曦一氣之下和秦飛離婚是最好。

現在,周凱升副局指日可待,再加上家庭背景,自己本身的能力,他有信心能拿下楊若曦。

前提就是,先把這白痴從楊若曦身邊弄走。

隨着叮叮噹噹的一陣聲音,大廳里頓時都安靜了下來。就連旁邊吃飯的客人都看不下去了,小聲的說道:「這什麼世道啊,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竟然會嫁給一個撿垃圾的殘廢?」

「炒作,絕對的炒作,這年頭為了出名,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也不一定,也許那男的是富二代,故意這樣的,來考驗女人是不是真心的!」

一時間,大廳里的吃瓜群眾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楊若曦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要不是同事們都看着她,都恨不得把手中盤子扣在秦飛頭上了。

太丟人現眼了,竟然提着一袋子垃圾來自己的生日晚會上,是想羞辱自己嗎?

秦飛倒是沒什麼感覺,反正這些人又不懂這些破銅爛鐵的價值,慢吞吞的吃完最後一口東西,才說道:「欣賞完了沒有,把東西還給我。」

「呵呵,一堆垃圾,我還會要你的啊?」周凱又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塞進垃圾袋,放在秦飛腳下,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

楊若曦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秦飛:「你吃飽了嗎,吃飽了就先回去!」

雖然,楊若曦已經很努力的剋制心裏的火氣了,但那冷冰冰的怒意,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覺得到。

秦飛抓了下頭髮,無語的說道:「你生氣了啊,不是你叫我過來嗎?」

「滾!」

楊若曦心裏的火氣,再也按壓不住了,手中的一杯紅酒,全部潑在了秦飛的臉上。

秦飛微微怔了一下,心裏有些發涼,原來楊若曦也是這麼一個膚淺的女人,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好。

算了,這本來就不是自己的老婆!

秦飛心裏苦笑了一下,提着腳下的垃圾袋,準備先回去再說。

只是,沒走幾步,一個穿着唐裝,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頭子走了過來,叫住了他:「小兄弟,你能不能讓我看一下你的袋子。」

「不行。」秦飛直接搖頭,這裏面可是他的寶貝,怎麼能輕易給別人看呢。

「我去,這傻子還真把垃圾當成寶貝了,不給人家看呢!」

「本來就是白痴嗎,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呢?」

「這老頭也是,不會是老糊塗了吧,垃圾有什麼好看的?」

一時間,大廳里再次議論紛紛。要不是那老頭子看起來不是一般人,估計更難聽的話,他們都能說得出來。

老頭子似乎沒聽見旁邊的人說什麼一般,只是緊緊的盯着秦飛手中的垃圾袋,執拗的說道:「小兄弟,我就看一眼行不行?」

「那你不能亂動啊!」秦飛見對方年齡也不小了,這麼懇求自己,就打開了袋子。

那老頭足足看了好幾分鐘,才抬起頭來:「小兄弟,冒昧的問一下,你這些東西哪來來的?」

「撿來的。」秦飛隨口說道。

「那我出五百萬,賣給我如何?」老頭子試探着問道。

「我草,五百萬買一袋垃圾,這世界是瘋了嗎?」

「搞不好老頭子也是瘋子,兩個人都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是病友呢!」

「不對,那老頭子似乎上過電視,叫啥來的,記不住了。」

一時間,整個大廳再次喧嘩了起來,就連周凱也有些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會有人對這袋子破銅爛鐵開價五百萬。

楊若曦也不由得看向了那老頭子,隱隱覺得有些面熟,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了。看穿着和氣度,這老頭子絕對不是一般人。

難道,這傻子一整天不回家,撿來的垃圾真是什麼寶貝?

就在大家胡亂猜疑的時候,秦飛說了一句讓大家差點暈死的話:「不賣,這是無價之寶!」

「對,我懂,我懂。是無價之寶!」老頭子擦了下額頭的汗水,用懇求的眼神看着秦飛:「這樣,小兄弟,東西我不買。到時候,我用一次行不行,五百萬,另外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老頭子這句話說完,大廳里的人感覺自己都快崩潰了,世界觀一次又一次的被刷新。出價五百萬就算了,人家還不賣。

這堆破銅爛鐵究竟是什麼玩意兒啊,這麼值錢?

秦飛見老頭子也不像是一般人,沒準自己還真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便說道:「那行,到時候給你用一次。」

「好,謝謝,謝謝!」那老頭子衝著門外點了點頭,一個穿着黑色中山裝的漢子走了進來,恭恭敬敬的把一張支票遞給了老頭子。

老頭子摸出胸口上的一根六邊形,有點閃閃發光的藍色鋼筆,唰唰的寫下一行數字,然後連同自己的名片遞給秦飛:「小兄弟,到時候給我一個電話,老朽一定親自上門拜訪。」

「行。」秦飛點點頭,順便把那張鎏金名片揣進了兜里。

「好,那我不打擾你了。」老頭子插上鋼筆,由那個漢子扶着,上了酒店外面的勞斯萊斯。

這一次,酒店裡的客人,都安靜了下來。看着秦飛,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這裏面也有懂貨的人,不由得低聲說道:「這老頭子用的鋼筆,像是去年拍賣會上那一支,好像要三百萬。勞斯萊斯也是限量版的,看來這小子手裡的東西,真的值錢。」

「一堆破銅爛鐵,再值錢,能有鑽石值錢?」

「也對,沒準就是炒作,抬高物價唄!」

秦飛倒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剛才那老頭子身體有暗疾,他一眼就看出來了。估計是想借自己的爐鼎煉藥,不然不會白白給自己五百萬。

不過,這爐鼎的價值,一般人是不懂的。看來那老頭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秦飛心裏嘀咕了兩句,轉過身又朝着楊若曦她們那一桌走去,然後端起了一杯紅酒。

楊若曦看了秦飛一眼,心裏微微一緊,他不會是準備潑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