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能小神醫
全能小神醫 連載中

全能小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黃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含梅 現代言情 黃羿

黃家村附近一座山上,黃羿癱坐在自家雞棚外看着棚內病怏怏的雞群以及滿地死雞,他很絕望,拿起手邊的白酒就往嘴裏灌!「小叔,別放棄,在嫂子心裏,你是最棒的,你有理想,敢做肯做,別輕易放棄....展開

《全能小神醫》章節試讀:

「這會打擾到紫經理嗎?」黃羿道,他現在雖然很有能力,但在紫玫瑰面前還是感覺到一股壓力。

「現在下班了,沒有什麼紫經理,你應該才二十五歲吧,你可以叫我玫瑰姐。」紫玫瑰道,「上車吧,別婆婆媽媽的。」

「謝謝!」

黃羿上車,他還是第一次坐寶馬車,覺得很舒服,心想以後也要買一輛。

和紫玫瑰聊天,才發現這美女很平易近人,並不像他在酒店所見到的那樣盛氣凌人。

「玫瑰姐,你好厲害,那麼年輕就當上紫雲軒酒店的總經理了。」黃羿由衷道。

「這沒什麼,借家族的光而已,你才讓我佩服呢,年紀輕輕就有那麼好的養殖技術,以後肯定成為養殖大亨,對了,你女兒多大了?先天性心臟病可不好治。」紫玫瑰道。

「四歲了,確實不好治,身體很弱。」

「你才二十五歲就有四歲女兒了?」

「不是我親生女兒,而是我一個發小的女兒,他出意外死了,所以我把他女兒當成我的女兒。」黃羿道。

紫玫瑰沉默了一下,隨即詫異的看了黃羿一眼,才發現這男人的側臉還挺帥的,而且有情有義,能把發小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

黃羿之所以跟紫玫瑰說黃靈兒的事情,除了他真的把黃靈兒當成親生閨女之外,還因為他明白女人的弱點所在。

這樣打感情牌,應該能讓紫玫瑰對他更有好感,以後合作起來更加順利。

紫雲軒這樣的大客戶,可是要抓住的,以後無論他養什麼,都不愁銷路。

「到了,你在外面等我,我把車停到地下停車場。」紫玫瑰道。

黃羿看着眼前的燈紅酒綠,以及行走在街上的時髦男女,覺得自己確實是個鄉巴佬。

他決定給自己換一身行頭。

看準路邊一家很大的時裝店,走到門口打量。

「讓開,鄉巴佬,這也是你能進的地方嗎?你知道這裡一件衣服值多少錢嗎?看到沒有,這件衣服三千塊。」

一個長相英俊身體還算壯實的男子挽着一個肥頭大耳滿面油光渾身掛着首飾的女人走進時裝店。

「親愛的,我要買上次看中的那件衣服。」男子有點娘娘腔,竟然向那個女人撒嬌。

「小白臉!」黃羿不屑道,他看到男子覺得想吐了。

「小白臉又怎樣?哥有本錢,就你那小身板,想當小白臉都沒資格,所以只能當你這個窮鬼。」男子不屑道。

就在這時,一雙手挽住黃羿的手臂。

「老公,叫你平時不要裝低調,現在被人看不起了吧,聽我的,還是買幾身合適的衣服吧,來,我幫你挑。」紫玫瑰拉着黃羿進店。

那個男子臉色變了,覺得羞臊無比,拉着那個肥胖女人離開。

黃羿感受着手臂上的柔軟,覺得和嫂子有的一拼。

任由紫玫瑰給他選衣服,他試了幾身,突然芭芭拉大變身,氣質和之前決然不同。

紫玫瑰獃獃的看着鏡子里的黃羿!

「黃羿,想不到你還蠻帥的嘛!姐都動心了。」紫玫瑰開玩笑道。

「玫瑰姐別開玩笑了,你是白富美,我可不敢高攀。」黃羿道,在他心裏,紫玫瑰就像天上的仙女,不接地氣,還是方含梅好。

「有什麼高攀不高攀的?」紫玫瑰幽幽道,像變臉一樣,又露出笑容,「我先幫你付錢了。」

「別,等下我可真成吃軟飯的了。」

黃羿還是堅持自己付錢。

買完衣服出來。

「黃羿,你還想買什麼?今天我盡地主之誼幫你到底。」紫玫瑰道。

「我想幫嫂子買幾件內-衣和衣服。」黃羿有點臉紅道。

「嫂子?」紫玫瑰奇怪的看着黃羿。

「就是我女兒靈兒的母親。」

「哦~我懂了!」紫玫瑰曖昧道,「走吧,你一個大男人去買女人內-衣,估計也不好意思。」

「謝謝玫瑰姐。」他還真有點尷尬。

進入一個內-衣店。

各種性感內-衣映入眼帘,黃羿有點眼花繚亂起來。

「多大的?」紫玫瑰道。

「什麼?」

「我說你嫂子穿多大的?」

「這……我還真不懂!」他對ABCD確實沒啥概念。

「能比劃一下嗎?」紫玫瑰也有點臉紅道。

「嗯,這麼大!」黃羿五指成爪放在紫玫瑰胸前比劃道。

「誰讓你拿我比划了?那就買D的。」

「哦!」

「買怎樣的?」

「那種吧。」黃羿指着一件黑色衣服道。

「先生真有眼光,這是最新款的魅惑之夜,和這條丁字褲是一套的,可以增加情趣哦,而且這款和您夫人很配。」店員笑道。

「你誤會了,我不是他夫人。」紫玫瑰急忙解釋道。

「哦~我懂,先生,買嗎?這種款式還有粉紅色、紫色兩種,一次購買三套,還可以打折哦。」店員道。

「那買吧。」黃羿看出紫玫瑰的尷尬,想快點離開內-衣店。

出了內-衣店。

「黃羿,你嫂子很漂亮吧。」紫玫瑰道。

「是的。」

「怪不得你給她買那麼性感的內-衣。」紫玫瑰道,「接下來還買什麼?」

「我想去買一塊玉。」黃羿道,這才是最重要的目的。

「買玉幹什麼?你那點錢,根本就買不到好玉的。」紫玫瑰道。

「先去看看吧,如果太貴,我就不買了。」

「那我帶你去吧,我有個閨蜜剛好是開玉器店的,她不會坑我。」紫玫瑰道。

走了幾條街道,終於見到有個很大的玉器店。

進去後,紫玫瑰直接找到她的閨蜜安可。

「喲,難得哦,大名鼎鼎的紫玫瑰身邊竟然有男人了,男朋友嗎?」安可笑道。

「我是來買玉的,給我一塊十五萬塊錢以下的,可別坑我。」紫玫瑰道。

「十五萬塊以下的?沒有百萬以上的能配得上你的身份嗎?」安可詫異道。

黃羿在旁邊聽得瀑布汗,尼瑪,富婆就是富婆,動不動就百萬以上的。

突然對買玉沒有信心了。

「不是我要,是他,他只有十五萬,拿出來吧。」紫玫瑰道。

安可皺了皺眉,道:「你們什麼關係?」

「新認識的朋友,安可,你問那麼多幹嘛?還是不是閨蜜了?」紫玫瑰怒道。

「能讓玫瑰認可的朋友,當然也是我的朋友,十五萬以下的玉石,對我來說並不值錢,送一塊給你了,不過只是原石,你想雕刻的話可就要付手工費了。」安可道。

「安可,你別拿假貨坑人,又不是付不起錢。」紫玫瑰道。

「我坑誰也不會坑你,拿去吧。」安可拿出一塊乳白色的玉石道。

這是和田玉。

「謝謝,我欠你們一個人情!」黃羿鄭重道,玉石對他來說關乎性命,而他現在確實沒錢買好的玉石。

紫玫瑰和安可,對他來說,就是貴人,他有恩必報。

從玉器店出來後,他又和紫玫瑰去買了東西,然後回紫雲軒住。

鎖好門,急不可耐的把玉石投入泉眼中,泉眼的變化讓他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