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球高武:殺敵爆修為
全球高武:殺敵爆修為 連載中

全球高武:殺敵爆修為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茄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鹹魚茄子 李牧 都市小說

資質平平的李牧殺敵能夠獲得修為,從此一路橫推踏入寰宇星空,終結神明不滅的神話【恭喜您擊殺赤焰狼掉落兩年修為!】【恭喜您擊殺狂血魔熊掉落三年修為,掉落狂血血脈!】【恭喜您擊殺星空古龍,掉落XXX年修為,掉落古龍血脈!】展開

《全球高武:殺敵爆修為》章節試讀:

李牧從血煉叢林中走出來後。

看守秘境的人都古怪的看了李牧一眼。

「是我的錯覺嗎?」

「剛剛那個小傢伙竟然給了我一種壓迫感。」

「你也感覺到了?」

「難道你也?」

二人收回了目光搖了搖頭,估計是他們的錯覺一個武者小子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壓力,他們可是……

李牧沒有着急着回去,他來到了交易市場。

別看他已經武者五星了,但身上的存款不過才三位數,要是不賺點錢這個月的房租他都要交不起了。

李牧走進一家交易行,第一層交易的都是一些小物件。

雷紋狼的狼皮,碧花蛇的毒牙那可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李牧二話不說上了二樓,走進一間屋子。

只見一個中年人懶散坐在位置上,餘光瞥了李牧一眼。

或許是因為李牧過於年輕,並沒有太在意。

「你好,我有一些東西想要出售。」

說著,李牧將碧花蛇的毒牙,以及雷紋狼的狼皮放在了桌子上。

瞬間,原本懶散的中年男子一怔,瞪着眼睛震驚的看着眼前的狼皮和毒牙。

「碧花蛇的毒牙!雷紋狼的狼皮!」

「這些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凶獸啊!」

劉華雙眼一陣火熱,呼吸變的急促了起來,顫聲問道:「小兄弟,這些東西你都怎麼弄來的?」

壁畫蛇他還能理解畢竟只是低階凶獸,尋常武者想要對付並不難。

眼前的年輕人是武者嗎?

「壁畫蛇是我僥倖擊殺,雷紋狼的狼皮是我好運遇到他是重創狀態,於是便將他擊殺了。」

嘖嘖。

這是讓人羨慕啊。

不過這種說法也足夠合理了。

能夠擊殺碧花蛇眼前的年輕無疑是一尊武者。

「碧花蛇毒牙十六萬,雷紋狼的狼皮七十萬!」

嘶!

七十萬!

竟然這麼多。

難怪說一旦成為武者錢就只是個數字,沒想到凶獸身上的東西居然那麼值錢。

這個價格李牧沒有意見。

等一切手續辦理好後,錢便打入了李牧的銀行卡中。

收到銀行短訊的李牧便離開了交易行。

「年輕的武者….」劉華獨自一人在房間低喃道。

「不像是世家子弟,難道是平民天才,但為何從來沒聽說過。」

……

回到家中後的李牧笑的合不攏嘴。

武者賺錢就是這麼的輕鬆。

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到達了武者五星,放眼整個青城高中已經沒人能夠超越他了。

但李牧並不想輕易的暴露實力。

自己明明數天前還只是一名武徒轉眼之間就成為了一名五星武者。

估計任何人知曉都會懷疑李牧的身上有了不得機遇。

一星武者是目前他能夠暴露的修為,提升迅速用血脈還能解釋。

還有一周的時間,武試就要開始了。

此次武試關乎着選舉武道大學。

星河聖院!

九州內擁有千年歷史的聖院,誕生過許多屹立星空的頂尖強者。

進入星河聖院將將會成為李牧的目標。

「一周的時間要儘快的提升!最好血脈方面也能發生改變!」

……

數日後,李牧頻繁的進入血煉叢林已經成為了這裡的老熟人。

守衛秘境的護衛也和李牧很熟了, 甚至有時候李牧離開還會和二人聊會天。

血煉叢林中,伴隨着地面的震動,猶如炮彈般的巨響炸出。

轟鳴一聲,一頭體型猶如小山般巨大,渾身纏繞着烈焰的火猿正憤怒的看着一位青年男子。

暴炎猿!

二階低階凶獸!

實力相當於武者九星!

然而就是這麼一尊強大的凶獸,如今卻是滿身傷痕,恐懼的看着李牧。

「老老實實的被我一刀砍了不好嗎?」

「何必那麼痛苦!」

冰冷的寒意驟然降臨,暴炎猿身上的火焰都哆嗦了一下,他憤怒大吼不甘心任由李牧斬殺。

巨大的火拳猶如隕石從天而降,熾盛的火焰迎面而來。

李牧施展游龍步身法詭異,隱約有蛟龍異象顯化。

游龍步!入門!

要是有人看到李牧的游龍步到達了入門,估計來你下巴都會震驚的掉下來。

放眼整個九州,像李牧這個年紀武學到入門的境界的,那是少之又少。

撕拉——!

一刀封喉!

巨大的頭顱緩緩的偏移從脖頸上掉落,暴炎猿的腦袋滾落在地上,眼神中帶着不甘心。

【恭喜您擊殺暴炎猿,掉落3修為,爆炎血脈!】

【檢測爆炎血脈可融合,請問是否融合!】

「融合!」

李牧臉上浮現出一抹激動之色。

狩獵了那麼多日終於掉落血脈了!

一旦三種血脈融合至少也是高階血脈!

自己的實力便有辦法解釋了。

李牧氣息攀升的同時,他的體內彷彿是有一團火正在燃燒。

此時李牧的體溫已接近百度,整個就猶如燒紅的大鐵爐。

渾身燥熱的感覺令李牧無比的難受,他望着一旁的巨大的岩石,一個踏步便飛了過去。

一拳爆發,火焰呼嘯。

「轟隆——」的一聲,巨石轟然炸開化為漫天碎石掉落四周。

這個狀態下,李牧足足持續了數分鐘才逐漸減緩。

李牧身子各處都是火紅的一塊,就彷彿被開水煮過一樣。

「沒想到融合爆炎血脈竟然讓我那麼難受,真是不想再體驗一次了。」

融合了爆炎血脈後,李牧也順利的到達武者六星。

武者六星啊,一旦這個消息傳出恐怕會震驚整個青城市的武者。

「雖然能夠獲得血脈但是我的修行資質並未改變,血脈相當於某種增幅,我的修行資質還是一如既往的垃圾。」

從武者五星到武者六星李牧足足花費了十幾年的時間。

十幾年啊!

要是換做其他天驕,這十幾年的時間估計都能成為宗師了。

越往後修為便越難提升啊。

好在這秘境中並不缺凶獸。

休息了一番後,李牧便又在血煉叢林中開啟了廝殺。

……

風雷武館。

張雄臉色低沉,眼眸中的殺意猶如潮水。

面前靈台上擺着的正是張松的遺像。

這時一名身穿黑衣,長相尖嘴猴腮的男子走了進來。

「張館主。」徐煌恭敬的喊了一聲。

「查到了么?」

徐煌來到張雄的身邊遞出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李牧。

「少館主,當日便是派人圍堵此子之後便遭遇殺害,此人是青城高中的學生,曾經和少館主有些小過節。」

張雄看着照片, 低沉問道:「他的實力如何。」

「武徒三星….」

「三星?你的意思是一個武徒三星的人殺死了我的兒子和他麾下的手下?」

「不不不!」徐煌趕忙搖了搖頭,額頭上冷汗直冒:「我的意思是李牧雖然不是殺死少館主的兇手,但必然和這件事情有關。

想要查出是誰殺害了少館主,還需要從他下手。」

「哼——!」張雄將照片捏成團,冷聲道:「不管是誰,只要和此事有關,我便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