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球神祇:我加載了修仙MOD
全球神祇:我加載了修仙MOD 連載中

全球神祇:我加載了修仙MOD

來源:google 作者:白下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下客 陸澤

陸澤穿越全民神祇時代這裡人人都能點燃神火,開闢神域,培養眷族,征戰異位面憑藉自帶的金手指,陸澤開始建立獨有的東方修仙體系——【天庭】【記錄】:您投放了靈氣,您的神域發生未知改變【記錄】:經過啟靈,您的眷族灰鱗魚人進化為全新種族【鮫人】【記錄】:您的眷族中誕生出【練氣期修士】【記錄】:經過漫長的靈氣滋養,你的一隻神域物種青水蚺進化成為妖獸【獨角蛟龍】【記錄】:您建立了藏經閣,神域內物種靈智開啟速度增加20%【記錄】:您建立了煉丹房,神域內物種繁衍速度增加35%萬年之後,天庭高懸九天周遭雲霧繚繞,仙山聳立,仙鶴翩翩起舞天庭大殿,仙女搖曳,諸仙參拜唯陸澤獨坐仙座之上,為無上道尊展開

《全球神祇:我加載了修仙MOD》章節試讀:

八點五十。

陸澤掐着表準時進入南風二中高一(17)班。

這個時間比班主任董宛規定的集合時間提前一點,但提前的不多,一般情況下能為他減少許多麻煩。

但今天顯然有人不想讓他好過。

陸澤進入班級剛在座位上坐下,就有一個身高近兩米,滿頭紅髮,頭上頂着兩個微微凸起牛角的的少年走過來,身後還跟着一個長着三角眼、麻桿似的跟班。

「喲,這不是咱們班鼎鼎有名的經營系大神陸澤,怎麼樣,高一快結束了有沒有將你的眷族進階到二階?」

陸澤沉默着沒有搭話。

「沒有吧,我也知道沒有。就你那垃圾眷族斯卡奇魚人,我隨便派兩隊一階士兵就能掃平。要我說啊,你還不如直接退學,去我家的綠森林位面公司租個農場經營,我看在同班同學的面子保證讓人給你把租金降到最低,讓你種田發展經營個夠!」

「哈哈哈哈!!」

紅髮少年譏諷着哈哈大笑。

「就是就是!」

麻桿跟班壯其聲勢。

作為連交六次月考白卷的神人,陸澤在整個南海二中都赫赫有名。

但顯然不是什麼好名聲。

連帶着作為他的同班同學,炎蔚都有些抬不起頭。

上周朋友聚會,因為陸澤,他被一個同為神二代的死對頭好一頓冷嘲熱諷,說什麼南海二中凈是辣雞、懦夫,連月中測試都不敢參加,還點什麼神火考什麼大學,趁早回家種田算了。

而炎蔚家族最主要的經營業務之一就是種田,為征戰外域的神靈提供後勤補給。

人家明着指陸澤,實際上針對誰,炎蔚心知肚明,偏偏還有火發不出,早就憋了一肚子氣。

昨晚在班群里看到陸澤回復「收到」,炎蔚就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讓陸澤好看,讓他知道什麼叫羞恥,從而逼迫他主動退學,保全學校的名聲,以便於下回朋友聚會能夠扳回一局。

但他很顯然事先對陸澤沒有足夠的了解。

陸澤能夠頂着壓力六次月考交白卷,連班主任董宛的話都不放在心上,心理素質之佳豈是他三言兩句能撼動的。

他雖然不知道作為同班同學的炎蔚為何找自己的麻煩,但本着不動如山的心態,不搭理他就對了,反正還有十分鐘老師就來了,全當旁邊有隻蒼蠅在嗡嗡叫。

所以,面對炎蔚的挑釁,陸澤理都沒理一下。

這讓主修火系神則的炎蔚內心暴怒異常,還沒有誰敢這麼不給他面子。

他猛地一拍桌子,「陸澤,老子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給你臉了是不是?」

他盯着陸澤,如猛虎下山,一副擇人而噬的樣子。

陸澤內心嘆了口氣,瞧眼前這架勢,知道今天是避無可避了。

他不忿不岔,面色平靜地衝著怒髮衝冠的炎蔚道:「炎蔚同學,我剛才一直以為是一隻蒼蠅在耳邊嗡嗡,真沒想到是你在說話。看你那有氣無力的樣子,是不是早上沒吃早飯?」

神TM沒吃早飯!

旁邊的同學聽到,一片哄然大笑。

而炎蔚更是漲紅了臉,連帶着他的跟班麻桿似的吳風也勃然大怒。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一向在班裡沒有什麼存在感的陸澤竟然有如此膽量。

吳風想要動手教訓陸澤,被炎蔚一把攔住。

他壓抑着心中的怒火,俯下身子靠近陸澤,滿含殺意的對着陸澤道:「陸澤,你這是在找死!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為剛才的無禮跪着給我道歉,然後主動退學。」

「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聞言,周圍原本還在鬨笑看熱鬧的同學瞬間面色一凜。

誰都看出來炎蔚是認真的了。

這種時候可沒必要無故惹得一身騷。

更何況,大家跟陸澤也沒什麼交情。

班上唯一跟陸澤交集稍多的夏千歌,此時還沒到班級。

「陸澤,你就磕個頭道歉吧,讓炎大少高興了興許還能放你一馬。」

吳風一臉玩味的拱火。

但很顯然,陸澤沒有這樣的覺悟

「你在想桃!」

無視炎蔚的怒火,陸澤直視炎蔚的眼睛,視線不避不讓。

語速不快,聲音不大,但擲地有聲。

瞬間,班級里安靜了下來,眾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怕你不想服軟,也沒必要如此針鋒相對吧!

在學校里,有聯邦法律的保護,炎蔚是沒辦法做什麼過分的事,只能嘴上嗶嗶幾句。

但人家畢竟是學業傑出的神二代,而你陸澤只是個即將被退學的學渣。

哪怕你不被退學,高二高三也有域外位面征戰測試,難免有需要依附強者的時候。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擅長域外征戰。

而陸澤怎麼看也不像一個強者。

難道是因為即將被退學,有些失心瘋了?

不少人為陸澤的不理智暗暗搖頭。

但陸澤有着自己的考量。

他也不是無腦的非要與炎蔚針鋒相對,實在是炎蔚提出的條件讓人無法接受。

炎蔚口中的退學並不像陸澤前世學校中的退學那般簡單。

在前世藍星,你從這個學校主動退學,只要沒犯罪,還可以將學籍調到其他學校重新開始。

可在這個全民神祇的世界不然!

如果像陸澤現在的這種狀況被退學,絕對是要被廢掉神域。

那不僅意味着他以後毫無前途可言,甚至會因為主動廢除神域,導致靈魂受損壽命大減,連個普通人都不如。

不用炎蔚出手,他就生不如死!

可以說從一開始,在因為陸澤丟了面子的那一刻,炎蔚就沒有想讓陸澤好過。

陸澤躲都躲不過的那種。

既如此,陸澤也沒必要委曲求全。

反正有學校和聯邦法律的庇護,炎蔚一時半會也用不了什麼下作手段,家族勢力也難以用上。

為了保護普通人和學生,維護社會秩序,聯邦制定了嚴格的法律。

只要有神靈敢在主世界對聯邦公民為非作歹,輕則罰沒神性、流放異位面戍邊,重則革除神格打回原形。

所以,炎蔚說的再厲害,也只是疾言厲色嚇唬人。

陸澤有着自己的判斷。

而另一邊,炎蔚的臉色也冷若冰霜。

他在知道陸澤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唬住的之後,狂怒之下,反而冷靜下來。

他拍了拍陸澤的肩膀,露出冷冽的笑容:「陸澤,很好,你很好!我開始有些相信你之前不參加月測真的是為了培養自己的眷族了。」

「那麼預祝你通過此次月測,等有機會,我們再好好較量較量。」

說到最後,炎蔚嘴角上揚,露出兩顆堅韌的虎牙,儼然似惡魔的微笑。

陸澤還沒什麼反應,卻讓吳風冷不禁打個寒顫。

教室的空調,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