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球玩家:我能獲得幻想能力
全球玩家:我能獲得幻想能力 連載中

全球玩家:我能獲得幻想能力

來源:google 作者:吳小犬2號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小犬2號機 吳苟 都市小說

沉眠的長生種漸漸蘇醒,群星慢慢睜開了眼睛,世界的秩序將要被重鑄而一切的起因,皆因為那一場玩家遊戲對吳苟來說,這是屬於他的時代展開

《全球玩家:我能獲得幻想能力》章節試讀:

【玩家以獲得天賦:獨眼喰種(改)】

【天賦效果1:玩家會覺醒屬於自己的赫子】

【天賦效果2:玩家的體質+1,敏捷+1,身體抗擊打能力,恢復能力大幅加強】

【天賦效果3:玩家可通過吞噬人類屍體來補充體力與加速恢復傷勢】

現在吳苟的玩家面板就變為了:

玩家:沃倫

等級:4級(0階)

天賦:幻想對戰,寫輪眼,新月,獨眼喰種(改)

技能:鋒銳附魔

裝備:??(未知)

體質:7

敏捷:7

精神:8

回到房間的吳苟又重新變回了原來的樣子,身上沒有了混雜的血液,破碎的衣服也重新完好,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消失,就連被打斷的手臂也能夠動了。

雖然身體上的傷勢恢復了,但精神上的疲憊卻無法修復。

吳苟現在只想好好地躺在床上睡一覺,困意從身體的各個角落襲來,像是給他的上下眼皮分別裝上了異性磁鐵。

在相互吸引的作用下,不停地想要合為一體。

吳苟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13:00。

還不晚,索性用手機定了個晚上7點的鬧鐘,直接將整個人摔在了床上進入了夢鄉。

……

「我認真 認真地賣萌給你看!」

「認真 認真地賣萌給你看!」

……

鈴聲準時在七點鐘響起,鈴聲取自於吳苟在小破站聽到的一個正太音up主翻唱的,聽着還挺可愛的,就設成了手機鈴聲。

被鬧醒的吳苟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迷迷糊糊地頂着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坐在床上發獃。

待到人稍微清醒點後吳苟的大腦也開始重新運轉,隨後坐起身來,準備驗證一下他之前的猜想。

首先,便是先將赫子覺醒出來看一看吧。

隨着吳苟的意念沉入身體之中,吳苟感覺到他屁股那一塊開始隱隱發熱。

「我C,難不成要覺醒什麼奇怪屬性了?」吳苟一臉「驚嚇」。

現實當然沒有那麼的扯淡,直接吳苟尾椎骨的位置突然衝出了一個神秘物體。

正是赫子四大分類中的尾赫,羽赫擅長速度與爆發,甲赫擅長防護與力量,鱗赫擅長攻擊與再生。

而尾赫,則是最均衡的一個赫子,但也是吳苟最需要的赫子。而且尾赫對下肢能力有較大加強,對於體術的增幅是四大赫子中最強的,這也正適合於吳苟隨心所欲的戰鬥風格。

心裏已經有了答案的吳苟驚喜地看向自己的尾赫:尾赫標準的觸手狀,通體光滑細長,通體呈暗藍色,也是為了戰鬥與偷襲需要。

畢竟如果跟原著某些赫子一樣發點微光,那豈不是明晃晃告訴敵人:「這就是我的殺招,你可注意了嗷。」

上手一摸,軟軟的,滑滑的,觸感十分良好。

而且吳苟發現尾赫的末端可以隨他心意變換形狀,像是刀、槍、錘等等的形狀,同時吳苟也可以控制這塊區域的軟硬,來達到各種兵器使用的需要。

尾赫的長度也可以隨吳苟心意掌控,最短是1米,最長是7m。

身體多了一個尾巴的感覺讓吳苟十分新奇,他就像一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開始玩起了自己的尾赫。

像什麼用尾赫凹個愛心,用尾赫掐自己,後面吳苟還嘗試將末端變成一隻手的形狀,想要將客廳桌子上的水杯拿過來。

這樣吳苟以後想拿遠處的東西都不需要費力氣多走幾步路了。

不過吳苟才剛剛獲得能力,你讓他變成刀砍人還行,變成一隻手拿起水杯給別人喝水那確實有點「強尾所難」了。

所以這個騷想法也是不出意外的失敗了。

待玩的差不多了,吳苟便要開始驗證自己的那個猜想了。

他先是隨便拿了個多餘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將尾赫貼在杯子上,發動了「新月」。

下一刻,杯子便開始翻轉起來,整個結構開始向內縮起來,短時間內便變成了一個扭曲的樣子。

吳苟現在腦子裡只剩下一個想法:「起飛咯。」在原著《jojo的奇妙冒險》中,雖然翻轉拳很強大,但其射程也確實感人。

所以吳苟想到了喰種世界的赫子體系。如果說赫子也算本體可以觸發翻轉拳的話,那麼新月的射程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現在這個結果正是吳苟理想中的情況。

心情雀躍的吳苟正想去拿包煙抽幾根慶祝一下,才發現自己的煙在昨天就已經抽完了。

可惜今天一天都在打架,他都快忘記這一茬了。

不過吳苟在得到新能力的興奮過去後飢餓感也開始襲來,畢竟白天吃的那麼簡單,還經歷了幾場戰鬥,他的身體早就在向他抗議了。

「算了,現在出去買幾包煙,吃個飯就回來睡覺,明天再去公司看看有沒有任務。」

想着吳苟便收起了尾赫,也不知道是什麼原理,尾赫這樣出來又進去,吳苟的褲子竟然完好無損,完全看不出來這裡有過一條尾巴。

這也讓吳苟對於這個新天賦更加滿意,這樣就不用每開一次就得換條褲子。

先是去下面的「幸福麵館」點了碗牛肉麵,麵館旁邊有一家「滑來士」,不過吳苟從沒去吃過,對於「噴射」,吳苟一向是敬而遠之的。

填飽了肚子,再去煙酒店買了幾包煙,當即迫不及待從煙盒裡彈出一根煙點上。

飯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

吃飽吸足的吳苟看時間還早,索性去街上逛一逛,消消食。而且,「她」的祭日也快要到了,吳苟得提前去買支白玫瑰到時去給她擺上。

吳苟每年祭日去墓地看看「她」,只不過是勝利者對於失敗者的一種嘲諷,雖然她的家人還以為這個每年都會去看他們女兒墓碑的青年是什麼深情好男兒(舔狗)。

但或許他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那個殺死他們親愛女兒後失蹤的兇手一直都在他們身邊。

正如有些殺人兇手喜歡重返作案現場來重溫自己的「傑作」。

吳苟也有類似的心理,他每年都會去看望「她」,並且跟「她」的家人親切地打着招呼,再裝出一副十分痛心的樣子,假惺惺地擠出幾滴淚,好像對於「她」的死亡有多少難受。

但其實吳苟只想哈哈大笑。

看着他們被自己的表演所打動,還來安慰他的時候,吳苟的心中總是會有一股強烈的快感。

不知道「她」泉下有知看到「她」的家人跟殺死自己的兇手如此親熱會不會氣的一捧灰撒出來。

光是想想幾天後的場景就讓人興奮呢!

思緒飄着,吳苟便已站在了花店門前。

「小夥子,要買花嗎?」一個面相慈和,一張臉上已經開始爬上皺紋,頭髮也微微發白的大媽招呼着。

「對,一支白玫瑰。」吳苟笑着回答道,可笑容中卻又帶着一絲絲的「哀傷」。

「小夥子,節哀順變啊。」

「好的阿姨,我明白的。」吳苟又適時擠出了幾滴淚。

待拿到白玫瑰轉身離開後,吳苟臉上那點哀傷的深情模樣瞬間消失無蹤,又重新變回了平時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咱們老百姓啊,今兒個真高興啊!」

待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吳苟情不自禁地唱出了聲,而他那飄忽向街上美女的猥瑣眼神也暴露了此時他美好的心情,現在就算帶着一副圓框眼鏡也無法掩蓋他那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色狗氣質。

在美好的心情下,商鋪里吵鬧的音樂,行人的交談聲,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都像是被編織成了一曲美妙的交響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