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拳碎虛空
拳碎虛空 連載中

拳碎虛空

來源:外網 作者:虛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虛塵 都市言情

展開

《拳碎虛空》章節試讀:

「龍師妹,你來了?」這個時候,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青年眼前一亮,徑直朝着左塵與龍心月面前走來。

「薛師兄,我們又見面了。」龍心月也是笑顏展開,走上前去。

「嗯,你來了,師尊他老人家定會非常高興,快走吧,我帶你去見她。」這位薛師兄臉上出現溫和的笑意。

「好的!」龍心月應聲,不過並未離開,而是轉過身來看向了左塵二人。

「他是?」這薛師兄才注意到左塵與小姑存在。

一道雄渾的壓力襲來,薛師兄鋒銳的眸光凝聚在左塵身上,俯視一切般,似乎要在剎那間將左塵看透。

「我的隨從,此次與我一同前來,日後,還請師兄多多照料。」龍心月道。

聽到龍心月這樣說,薛師兄點了點頭,對待左塵的態度顯然就冷淡了許多,淡淡道:「等會你可以去宗門廣場登記名額,會有人幫你安排。以龍師妹真傳弟子的身份,你即便是隨從,卻也是有着外門弟子的待遇。」

「你們去忙,不用管我。」左塵說了一句,隨後看了龍心月一眼,轉身離去。

倒不是因為這薛師兄的態度如何,只是左塵對於這薛師兄很不感冒。他不習慣有人初次見面便是以氣勢壓人,這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獨自遠去,留下後面的龍心月二人。

薛師兄皺了皺眉,沉聲道:「龍師妹,你這僕從,可有些傲氣啊。」

「呵呵,師兄說錯了,左塵是隨從,並不是僕從。我們去見師尊吧,不用管他。」龍心月看向左塵的背影,眼中掠過一抹欣賞,旋即不着痕迹地轉移話題,二人很快一路遠去。

「小姑,我們走吧。」

左塵幫小姑推着輪椅,沿着古道天梯一路而上,漸漸接近了峰頂,已經可以看到上方那諸多宏偉的建築。

沒有如同很多新弟子一般興奮與好奇,除了最初對元武天宮的欣賞之外,左塵顯得很平靜。

在這暗夜大陸之中,有八大域存在。每個大域除了皇朝之外,更有諸多超然世外的超級大勢力,比如那諸域帝族,隨便一個帝族,都要凌壓一大皇朝之上。而這元武天宮雖說不凡,但也只不過是區區一個龍武皇朝內部的頂級宗門罷了。

當年,身為無盡戰域左式帝族弟子的左塵,見過的大場面多了,區區一個元武天宮,還不至於讓他多麼仰慕。

一路登頂,行走其間,左塵眼前驀然一亮,就此止步,他的嘴角隨即也是勾起了一絲清晰而溫馨的弧度。便是同時,輪椅上的小姑臉上也出現了一抹溫和的笑意。

在那前方,不知道多少新、老弟子匯聚在一起,眾星拱月般地圍繞在一名少女的身後,一個個面容興奮,爭搶着在那女子面前表現着,一道道身影簡直要匯聚成洪流,而且隨着新弟子的越來越多,這般洪流似乎有着越來越壯的趨勢。

少女約莫十七八
歲,淺紅色長袍臨身,眉目如畫,眸光澄澈,粉黛略施,一點髮髻垂落,隨風微微飄蕩。一舉一動間,似乎都有一種動人心魄的魅力,讓圍着她的那些弟子為之傾慕。

四周大地中,不少人在開口。

「我要能娶到納蘭雪舞,這輩子沒辦法修鍊都值了。」

「呸,娶納蘭雪舞?做夢呢吧。」有人嗤笑:「人家是什麼樣的存在,也是你有資格染指的?」

「人家擁有星神體,現在就已經擁有六道古元印記,在我們元武天宮,天賦屬於頂級,而且未來一但神體大成,必然會誕生出第七道古元印記,屆時就算放眼這整個蒼穹大域都是少見的天才,你我就別多想了。」

「據說白鶴那傢伙整天糾纏在人家屁股後面,至今都沒得到納蘭雪舞的正眼相看呢。」

一道道議論聲響起,卻是幾乎都清晰傳入了左塵的耳中。

「那個納蘭雪舞,很出名嗎?」左塵轉身對着一名元武天宮弟子笑問道。

「何止是出名,她是我們元武天宮的三朵花之一,美貌與天賦並存,大家私下裡流傳,說最難的任務並不是任務榜上最前面的那些,而是博得雪舞女神的一笑……。」這名弟子似乎在談起納蘭雪舞這四個字的時候,整個人都興奮到極點。

「哦?博得她一笑,很難嗎?」左塵的表情有些怪異。

靜靜看着前方,那道身影一息淡紅色衣袍臨身,明眸皓齒,麗質天成……。這妮子,倒真是個讓人瘋狂的美人胚子呢?

「嗯,雙腿似乎修長了不少,嗯,還有那兩年前並不出眾的胸脯似乎也是渾圓飽滿了不少,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丫頭有這麼出眾呢?還是說長時間不見的緣故?」左塵目光閃爍,低聲開口。

「看你是新來的,不懂事。你可千萬別去惹事啊,追求納蘭雪舞的人不知道多少,一個個都是來歷不凡,就拿那白鶴來說,他的叔叔便是我們天宮的一位長老。」這名弟子好心提醒。

「難得你好心勸我,不過,似乎多慮了。」左塵看了這名弟子一眼。

便在此時……。

「塵哥哥,你來了,我就知道你會來的。」隨着一聲清新悅耳的驚喜聲,紅色的身影自前方大道的一側迅速跑了過來。

少女雙目含淚,那梨花帶雨般的面孔惹人無限的憐惜,臨近,少女直接撲在了左塵的懷中,一時間柔弱,也不知是驚喜還是悲泣。

只是,隨着少女的臨近,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些猶如殺人刀般的眼神,通通朝着左塵洞穿而來,恨不得自己取代了那傢伙。

左塵倒是沒有理會四周的一切,而是輕輕擁住了懷中的少女,臉上出現久違的溫柔:「小舞,乖。」

當年,左塵一路逃亡而來,與爺爺隱居在皇朝東部一帶,不久之後,爺爺「撿了」一個小女孩,女孩被撿到時,脖子上掛着一枚玉佩,寫着納蘭雪舞四個字。

自此,二人便是自
幼彼此熟悉的玩伴。不同的是,左塵這些年的體內枯竭,無法覺醒,與廢人無異,反而是小舞,一天天變強,天賦越來越強大,到最後竟然直接覺醒出六道古元印記,還伴隨神體加身:星神體。

這種天賦算下來,即便是天賦強如龍心月這樣的頂級人物,在小舞面前都隱隱不及。

只是,兩年前,一批外人前來,將小舞接走,臨走前小舞哭着告訴左塵,讓左塵努力成為元武天宮的弟子,在這裡相聚。

這也是左塵為何執意要努力前來元武天宮的原因之一,對左塵而言,爺爺和小舞便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塵哥哥,每一年的這個時候,小舞都會在這裡等你。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來找我的。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嗎?」女子淚落不斷,卻是抱着左塵的雙臂更緊了幾分。

「離開?小妞你怎麼說話的?小爺我已經憑藉逆天的天賦踏入元武天宮,這裡將是我崛起的跳板,從此以後將會在這片大地上留下不朽的傳說,無數佳人靚麗都將會因為我的到來而傾心,什麼內門弟子真傳弟子,遲早都將會臣服在我的腳下……,作為本人唯一指定的見證者,你怎麼能哭呢?你應該感到驕傲和自豪,來,妞,快給爺笑一個?」

左塵臉上的笑意燦爛,這些年苦修,使得左塵的笑容少了許多,只有在小舞這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妮子面前,左塵似乎才能展現一些原本屬於他這個年齡該有的笑容。而事實上,左塵並沒有發現,自從覺醒成功後,自己的性格也是慢慢開朗了起來。

「呸,臭美吧你!」女子終於是抬起了頭顱,捶打着左塵的胸腔,臉上綻開了花。

「小妮子,見了左塵,就認不得我了?」輪椅上,白衣女子打量着納蘭雪舞,眼中透出一抹溫暖的光澤,不禁是笑着開口道。

「哪有,雲姐姐,小舞天天都在想你呢。現在好了,我們又可以團聚了。」納蘭雪舞俏臉嫣紅,在這一刻急忙走過去,扶着輪椅。

佳人一笑,一時間不知多少人失神,在隨後一個個怒氣衝天,彷彿左塵變成了天大的敵人:「靠,那傢伙是誰?」

「這?這小子,怎麼會和納蘭雪舞這麼熟悉?」剛剛還在提醒左塵的神火宗弟子,在此刻張大了嘴巴,獃獃站在後面。他還記得不久前就有幾個身份尊貴的真傳弟子,都是打着納蘭雪舞的主意,然而最後卻一個個得到的是納蘭雪舞的冷眼。

和納蘭雪舞熟悉也就罷了,很多人在此時才注意到輪椅上的女子,那等天然素裹,不經濃妝打扮的面容,卻分明不比納蘭雪舞差幾分啊。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兩個美女圍着他轉?

很多人議論的同時,不少知情一些的老生偷偷將目光朝着另一個方向掃了過去,在那裡,正有一人臉色無比的陰翳,雙拳緊握,死死地盯着前方。

似乎是感覺自己這般模樣不妥,這少年調整了一下,就此朝着前方邁步而出,徑直來到了左塵和小舞的面前。

「放開她!」這聲音傳入左塵的耳中,沉悶無比,不知壓抑着多少的情緒。

《拳碎虛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