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連載中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星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然 現代言情 簡衍

喬然憑藉一套四合院的別墅群設計,在入行十一年之際斬獲了藝術周最佳設計師大獎一襲紅裙,一口流利的F國語言驚艷全場第二天一早,她的背景被人人肉了個底兒掉有人說:她曾就讀某職高,打架逃課懟老師有人說:她靠潛規則上位,是圈裡出了名的交際花還有人說:她男女不忌,對象無數,和兩大集團的繼承人關係不清不楚架着金絲眼鏡的女人看着她,淡道:「這些是真的嗎」身旁的狐狸精雲淡風輕,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於還有點想笑:「第一個是真的,第二個是假的,至於第三個」柔軟的唇被啄了一口,女人在耳邊柔聲道:「簡教授你不是最清楚了嗎?」在一檔訪談節目上,主持人遠程連線了喬然的親友驚才絕艷的Q大心理學系教授簡衍穿着睡衣,出現在了喬然的卧室里年輕教授氣定神閑地走到書房「這一面牆的書架上,是喬總讀過的書」「這一面牆的架子上,是喬總從小到大獲的獎」「下面的箱子里,是喬總學生時代刷過的題」「上面的箱子里,是喬總獲得的證書和資質」主持人擦了擦額角的汗,問道:「那請問你們的關係是?」簡教授一臉淡定地打開放證書的箱子,拿起裏面的紅本本,對着鏡頭淡笑「就是這種關係」行走的打臉神器狐狸精設計師X忠犬直球天才心理學教授展開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章節試讀:

喬然的直覺一向都是很準的,當她點了最後一個學生進行互動的時候,對方臉上玩味的笑意突然讓她感覺來者不善。

這是一個心理學系的女生,但是喬然在她那雙泉水般透亮的眼神下,看到了熟悉的感覺。

女孩兒長得清秀標緻,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從肢體語言看起來卻是十分爽朗洒脫。

站在主席台一側的簡衍看着站起來的學生,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氣,這人她認識,是她的學生。

女孩兒臉上的笑意意味深長:「我能夠問喬老師一個較為私人的問題嗎?」

喬然笑着頷首:「你問。」

女孩兒抿了抿唇,十分大膽:「喬老師你有對象嗎?」

此話一出,體育館裏一陣喧嘩,甚至於響起了口哨聲。

女孩兒拍了拍話筒,示意在場的人安靜下來。

女孩兒繼續:「我有一個朋友,就是美院的學生,特別喜歡喬老師,一直把您視作她的偶像,喜歡了您很多年,但是她就是沒膽子。」

喬然只是微微愣了愣神,隨即神色便恢復正常:「所以,你這是。。。。。。」

女孩兒笑着拉起身旁臉紅地已經像是煮熟螃蟹一樣的靦腆女孩兒,笑着說道:「我是心理系簡教授的學生,簡教授其實一直都鼓勵我們喜歡一個人要大聲說出來,即便是現在看起來遙不可及的夢想,說不定哪天見鬼了,也能夠實現。」

爽朗的女孩兒拍了拍身旁靦腆長發女孩兒的背:「你不就是想要一個私信嗎?這麼害羞做什麼。」

喬然笑着結果話筒:「我地私信可以給你們,但是如果我媽知道我欺負小朋友,可能等我回去要關小黑屋的。」

在學生的哄堂大笑之中,喬然轉身看見了不遠處那個面部表情十分精彩的簡衍。

這叫什麼來着,天作孽,尚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簡教授啊,簡教授,你也有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一天。

宣講會散了之後,在學校的咖啡館裏面,喬然被人叫住。

對面的男人一股子書香氣息,和喬然大多數記憶當中的一致。

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個衣冠楚楚,舉止紳士得體的男人,在幾年之前,屢次和自己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甚至於大打出手。

梁函之轉了轉手上的咖啡杯語氣誠懇:「之前的事情。。。。。。是我的問題。」

喬然神色淡然卻不敷衍:「沒事,我也打了你,沒吃虧。」

梁函之斟酌道:「我欠你個正式的道歉,當時我們剛剛分手,我心情不好,去找你那幾次都喝了酒。然然,對不起。」

喬然的笑十分溫和:「沒關係,我能夠理解,都過去了,我聽說你要當爸爸了。」

梁函之嘴角抿起點頭:「嗯。」

喬然:「恭喜。」

梁函之抬頭:「你們。。。。。。相處得還好嗎?」

「我們很好。」

談話被一個清越的聲音打斷,喬然臉上的笑意放大。

門口走進來一個穿着藍色西裝的女人,真是簡衍。

簡衍走過去,很自然地將喬然摟住,淡笑着看向梁函之:「梁醫生,真的巧啊。」

梁函之微微愣了愣,向著簡衍禮貌微笑頷首:「簡教授。」

簡衍亦是禮貌笑着回應。

但不知道是不是喬然的錯覺,她突然覺得氣氛微妙了起來。

正打算做些什麼緩解尷尬,卻不想梁函之十分識趣。

「既然簡教授來了,想來是有重要的事情和喬總商量,我還有事先走了。」

簡衍看着梁函之離去的背影,得意的笑容在臉上肆意蔓延開來。

喬然嗔怪地在她手背上拍了一下,但是很明顯,簡衍完全就是不以為意。

簡衍笑着拉開了喬然對面的椅子:「這裡新推出的蛋糕不錯,你現在可是大忙人了,好不容易有時間在學校裏面多呆一陣子,一定要試試看。」

喬然笑聲道:「其實你可以給我買回家的。」

簡衍搖頭:「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過了下午三點半,這裡就不做新的了,等買回去,晚上你回來,就不新鮮了。」

喬然笑道:「你不怕去卓教授家,沒肚子吃飯嗎?」

簡衍笑得沒臉沒皮:「現在才幾點啊,就這一點點東西,晚上就消化了,再說了,待會兒我還想要和你打場網球呢。」

夜幕四合,華燈滿城。

兩個人終於在槍林彈雨之中熬過了幾個小時後,順利撤離。

坐在車上時,簡衍沒有立刻啟動車輛,她和坐在副駕駛上的喬然十分默契地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簡衍皺着眉頭:「媳婦兒?」

喬然:「嗯?」

簡衍:「之前我有一個想法,一直想知道卓教授和你媽的嘴炮功力誰能夠更勝一籌。」

喬然:「結果是?」

簡衍帶上了痛苦面具:「這哪裡能夠分得清楚高下啊,倆老太太簡直就是平分秋色。」

簡衍伸出大拇指給喬然比划了過去:「然然啊,所以有的時候,我是真心佩服你。」

喬然擺手:「不敢不敢,只是熟能生巧,各有所長。」

兩個人相視一笑,結伴回家。

第二天是周末,兩個人昨晚回到家,澡是一起洗的,床是一起上的。第二天上午一睜開眼睛,被子是凌亂的,衣服褲子到處都是。

昨晚戰況之激烈,可想而知。

簡衍抱着喬然意猶未盡地砸吧砸吧了嘴唇,顯然還沒有完全醒,但是嘴卻又湊了過來。

喬然是在是折騰不動了,雖然說,是是睡了一覺,但是還沒喲完全修整過來。

抬手將湊過來的臉拍掉,簡衍抱着她迷迷糊糊:「老婆。。。。。。」

喬然覺得好笑,抬手薅了薅她凌亂的頭髮:「都快中午了,想吃什麼?」

簡衍抱着她不撒手,開始耍賴:「不吃,要睡覺。」

喬然點着她的鼻尖,笑得很愜意:「昨晚你可是精神的很呢。」

簡衍閉上眼睛蹭着喬然哼哼唧唧:「誰讓我的老婆是一隻勾人的狐狸精呢?」

喬然失笑:「你還有理了。」

簡衍呢喃道:「乖,陪我再睡一會兒,然後我帶你到學校去吃東西。」

兩個人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午飯的時間了,校園裏面熙熙攘攘的學生。

他們或是歡笑,或是交談,處處洋溢着生機盎然的氣息。彷彿,這是一個沒有陰暗面的象牙塔。

喬然喜歡吃學校二食堂的冒烤鴨,兩個人選了一個臨窗的坐位,抬眼便能夠看到Q大的廣澤湖。

這也算是Q大的一個半自然半人工的湖泊,水源是引自就近的澄江。

喬然望了望外面的風景,笑着對簡衍說:「你還記得那個弔橋嗎?」

簡衍笑笑:「怎麼不記得。」

當年她追求喬然,喬然一直拒絕,她知道喬然的心裏裝着梁函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直覺告訴簡衍,這倆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所以,就索性在喬然身後當起了小跟班。

梁函之婉拒喬然一次,她向喬然表白一次。

喬然知道她恐高,有一次,她開玩笑,告訴簡衍,要是她敢在弔橋上跑個來回,她就答應簡衍。

簡衍愣是在橋邊磨蹭了一個下午,最終還是沒有過去。

簡衍排隊打完飯回來,卻四處找不到喬然了。

等了許久,也沒有看見人回來。

電話響了三聲,人接通了。

喬然的聲音有些急促,四周嘈雜,簡衍的心立刻緊張了起來。

「然然,你在哪裡?怎麼回事?」

喬然聲音急促:「簡衍,你快來湖邊,有學生要跳湖了。」

什麼?!

簡衍到的時候,學生已經圍了起來。

簡衍一邊撥開人群向前走,一邊喊着:「都別拍照,讓一讓。」

喬然站在弔橋邊上,和學生有五十米左右的距離。

喬然微微貓下腰,聲音親切溫柔:「同學,我們可以聊一聊嗎?」

站在弔橋上扶着欄杆,大半個身子已經探到外面的男孩兒沉默着,面色木訥,沒有給予絲毫的反應。

喬然緩緩靠近:「你不想過來的話,那我過去了?」

男孩孩兒依舊沒有回答,眼神空洞地看着湖面。

簡衍看着平靜的湖面咽了咽口水,她知道,因為這湖並不是死水一潭的原因。看似平靜的水面下,實則暗流涌動。

如果人掉下去。。。。。。

旁邊有教務處的老師站在簡衍身邊,聲音有些急促:「消防救援還沒有到啊?要是喬老師刺激到他了,跳下去算誰的啊。」

簡衍冷冷掃了那老師一眼:「喬老師不去,他就絕對不會跳嗎?你說是他的情緒來得快,還是消防救援來的快呢?」

那老師小聲回了一句:「一個大小夥子,有什麼事情不好解決的啊,不就是和家裡人有一點點矛盾嗎?要我說有什麼大不了的,偏偏要選擇輕生,現在的孩子啊,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簡衍回頭看了那人一眼,嘴角似有似無地露出一絲苦笑。

喬然一點點地向著男孩兒的方向靠近:「我聽說,是因為和你家人有矛盾?能和我說說嗎?恰好,我的媽媽也和我有齟齬,正好我們可以討論一下。」

男孩木訥地朝着喬然轉頭,他米色亞麻短袖襯衫就像雲一樣飄散在空中。

喬然笑笑,真心讚賞道:「衣服很好看,在哪裡買的?能夠告訴我嗎?」

男孩兒看着慢慢靠近的喬然,驟然間變得神色扭曲,但是依舊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一樣。

「別過來,再過來的話,我就跳下去!」

對面傳過來一個平靜的聲音,像是清涼的夏風一樣。

簡衍:「你叫陶睿是吧?」

簡衍注意到男孩兒的眼神,除了看向湖面,時不時還會向著東校門的方向瞟過去。

所以。。。。。。

簡衍輕輕笑着:「你是在等什麼人嗎?」

男孩兒咽了咽口水,低頭不答。

簡衍:「或許,你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我們說一說,我和喬老師從小就是不聽父母話的孩子,或許真的可以幫到你。」

長久的靜默,喬然和簡衍分別在兩頭耐心等待着回應。

陶睿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道:「他們就是想讓我死,那我就去死好了。」

喬然偏了偏頭,下意識問:「誰?」

簡衍率先反應過來:「你的父母嗎?」

陶睿點了點頭。

簡衍臉上的笑意輕鬆了些:「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在上學期的,Q大優秀學生表彰會上面見過你,也見過你的父母。」

簡衍聲音溫和:「你的父母衷心為你的成績感到驕傲和自豪,所以,我覺得,這其中應該是有什麼誤會。」

「啊!」男孩雙手抱頭面目猙獰,他的動作引得弔橋劇烈晃動。

簡衍下意識地往後面退了退,眼中閃過一絲轉瞬即逝的慌張表情。

陶睿:「為什麼所有人都這麼說?!你們為什麼都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難道他們為我的成績感到高興,我就應該為他們的高興而感到高興嗎?!」

喬然站在弔橋上,扶着欄杆,穩住身形:「那問題的實質是什麼?」

這一刻,簡衍清晰地在陶睿的眼睛裏面看到了恨意。

陶睿:「他們就是兩個私自的人!幻想着在我身上實現他們沒有實現到的東西,我就是他們手中的提線木偶,而操縱我的線,就是你們所說的關心和愛!」

他的聲音極大,即便是站在弔橋兩側的人,都能夠隔着較遠的距離聽得清清楚楚。

陶睿:「既然在這個世界上,我只能夠做一隻沒有靈魂的提線木偶,那麼我就要把我的靈魂,從這副軀體裏面解放出來,只有這樣,我才是真正的我,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自由。」

喬然聽後,心中暗自爆出一口國粹。

簡衍聽後,心中暗暗走了個神。

這孩子,拋開輕生的念頭,看問題可能還真的是透徹。

就在這個時候,橋的一頭傳來了淡漠的聲音。

「是嗎?要是這樣的話,那你就跳下去啊。」

一語驚四座,短暫的,簡衍感覺到了四周的突然安靜。

電光火石之間,心中不好的念頭突然閃過。

然後耳邊乍起了巨大的水聲,等簡衍反應過來的時候,又響起了第二次落水的聲音。

那一刻,她拋開了大腦之中,所有的恐懼,一路狂奔到橋的中間,根本沒有感受劇烈的搖晃。

年輕的教授衝著湖面還沒有消散的大片水波大聲嘶喊,完全沒有任何顧忌。

「喬然!!!」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