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讓我護你一世周全
讓我護你一世周全 連載中

讓我護你一世周全

來源:google 作者:瑬鴻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婧婧 肖然

原本平凡女子李婧婧,由於一場新婚夜的交易,她人生中重要人物逐漸登場,讓她的婚姻、職業、身世逐一發生改變親人、戀人、朋友、職場同路人,是敵是友,瞬息萬變……展開

《讓我護你一世周全》章節試讀:

立在鏡子前,她一件件的褪去衣服,看着鏡子里完美的自己,臉上浮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她的手滑過絲綢一般的肌膚,想到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她面上湧上一片紅暈。

「李婧婧,過了今晚,你就是個有家庭有丈夫的女人了,願你此生,不再有孤獨。」

緩緩閉上眼睛,過去因為父母離異帶來的痛苦,過眼雲煙般在她眼前浮現,不知不覺淚水已模糊視線。

突然,一雙有力的大手從背後抱住她,立刻不老實起來,她起初以為是她新婚丈夫肖然,他下去買東西去了,這時候也該回來了。可當那雙手觸碰到她肌膚的時候,她渾身一哆嗦,立刻明白,這人絕不是肖然。

她猛的推開那人,轉身才發現那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他面部線條精緻柔和,身材修長,一身合身的西裝一看就是高檔貨。男人目光灼灼,正盯着她。

李婧婧面色一紅,急忙拉過來一件睡衣披在身上,遮擋住關鍵部位,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怒道:「你是什麼人?怎麼闖進我房間來的?我要報警了!」

男人一雙桃花眼盯着她,眉毛一挑,說:「本公子還用得着私闖民宅么?可是有人請我進來的。」

「有人請你?誰?」

男人睥睨着她,嘴角輕佻的笑道:「還能有誰?這間屋子的男主人——肖然!」

李婧婧只覺得一股涼意直衝腦門,心裏升起了不明的恐懼。不會,肖然怎麼會將一個陌生男子領進他們洞房?她咬着牙,柳眉倒豎,指着男子道:「你給我出去,肖然是我丈夫,我相信他的人品,絕不可能幹出這種齷齪事。」

男人考味的瞥了她一眼,肆意道:「傻姑娘,你還不明白么?你讓肖然給賣了,他把你的第一次賣給了我,所以,要跟你洞房的人不是他,是我。」

李婧婧如當頭棒喝,整個人都懵了,男子朝她走來,張開雙臂抱住了她,笑道:「那傢伙不懂得珍惜你,就讓我來吧,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呆若木雞的李婧婧被他擁入懷裡,他的唇印在她嬌嫩的臉上,一股酒氣噴涌而出:「他用我們凌氏集團的總監之位,換你一晚上。不過,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不給他,而是把總監的位置直接送給你,前提是,你對我好一點。」

瞬間清醒的李婧婧想掙扎開男人,奈何男人的力氣太大,將她緊緊箍住,另一隻手已經不老實的撩上她修長的大腿。

李婧婧腦子一炸,一股熱血湧上心頭,她邊想着該利用什麼保護自己,邊大喊救命,男人獰笑道:「喊,大聲喊,你喊的越激動,本少爺我才會更亢奮。」

身體被男人抵在牆壁上,她拼勁力氣,都不能動彈,心裏一陣恐懼襲來。

「肖然、肖然……」,她拚命的喊着她新婚丈夫的名字。

那個跟她剛在親朋好友面前宣誓,會用一生一世來呵護她的男人。

李婧婧是個傳統的女孩兒,她堅持第一次,她要留到洞房花燭夜的時候。

她和肖然是大學同學,當時李婧婧是學校公認的校花,追求者可謂是踏破門檻。從富家公子到達官貴人,甚至超級學霸,追求她的人,排隊能從他們學校南門排到北門。

可就是這樣一位大美人,卻偏偏選擇了無論是家世、能力還有工作等各方面都非常普通的肖然。她排除萬難跟肖然走到一起,結束了幸福的婚禮,她本以為即將迎來嶄新的生活,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當頭一棒。

掙扎中,李婧婧摸到一隻花瓶,猛的砸在男人頭上,頭上立刻見了紅,男人摔倒在地,李婧婧趁機衝出卧室。

她在客廳跟趕來的肖然撞了個滿懷,男人也追了出來。見到肖然,她心生希望,瞬間扎到他的懷裡瑟瑟發抖,「肖然,他要非禮我,救我……」

沒想到肖然根本不關心狼狽不堪的李婧婧,卻鬆開她,向前走去扶着滿頭是血的男人,卑躬屈膝的說:「凌總……您這是……這是怎麼了?」

肖然那副奴才樣,無疑證明了男人的說法。

他叫他凌總,李婧婧突然想到,難道此人就是凌氏集團有名的公子哥凌天麒不成?她與肖然同在凌氏集團,她甚至願意放棄自己前程幫助肖然競爭總監之位,但沒想到他竟無恥到要把她賣給董事長之子。

肖然扶凌天麒在沙發上坐下,又是給他止血又是上藥,他全然忘了還穿着睡衣,一臉絕望的新婚妻子李婧婧。

李婧婧忍無可忍,一向溫柔淑女的她,終於爆發了,她沖丈夫大吼:「肖然,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我李婧婧瞎了眼,居然看上你這種人。」

肖然將她拖到一邊,抱着她又哄又勸,李婧婧的心,一寸寸的碎裂,她似乎聽到破碎的聲音。

肖然突然跪下來,對李婧婧磕頭,「老婆,你就受這一次委屈,等我當上公司總監,咱就能過上吃香的喝辣的生活。到時候我天天伺候你,你就陪他這一次,只有這一次,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我么,難道你忍心我受苦嗎?」

「啪」的一聲,李婧婧甩了他一耳光,這一巴掌,也打散了她這麼多年對他的情義。

她躲開肖然的阻攔,衝出大門,肖然和凌天麒雙雙衝出屋子,想拖她回去,她在電梯門關閉的瞬間沖了進去,饒是這樣,她睡衣還是被凌天麒撕破了一大塊。她無比羞恥的抱緊自己,是為了遮住身體,也是為了給自己一絲溫暖。

下了電梯,她沖了出去,外面下着瓢潑大雨,她毫不遲疑的衝進大雨中。

冰冷的雨點落在她身上,鞭子一般抽打着她,她跌跌撞撞的走進黑暗裡。

小區位置偏僻,當時買房的時候,她考慮肖然手上不寬裕,老家又是農村的,還由單親媽媽養大,便選擇了這處便宜樓盤。

這個點兒,小區外的馬路上空蕩蕩的,根本打不到車。

可李婧婧管不了這麼多,她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逃離這裡,逃的越遠越好,不管是用什麼方式。

「婧婧」、「李婧婧……」

傳來一陣呼喊聲,身後似乎肖然和凌天麒已經往這邊追了出來。

黑暗中,她邊往後看,邊拚命的向前跑着,一陣刺眼的光芒,突然,她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身後響起急剎車的聲音,她聽到有人在外大罵:「大晚上的找死啊……」

她摔了一跤,滾在馬路上,差點被後面汽車碾壓過去。

掙扎着爬起來,手臂和膝蓋都擦破了,一陣陣的疼痛。可跟心靈上的痛苦相必,這點疼痛根本不算什麼。

寒風和冷雨抽打在身上,她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汽車跟着她緩慢的走着,司機說:「你有沒有事啊?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李婧婧:「不用。」

又加快步伐朝前走去,她渾身顫抖,臉上濕漉漉的,她已經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淚水。

司機的聲音從車窗飄出來:「呵,還挺倔!」

汽車正要加速,後車窗突然搖下來,一個低沉又磁性的聲音傳來:「你這樣走下去,走到天亮都到不了市區。還是坐我們的車吧,我們可以送你去醫院,或者幫你找家酒店。」

頓了頓,他又說:「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記下我的車牌號,先報備給**。」

李婧婧停了下來,她扭頭看向後窗,車裡的人穿一件風衣,面色冷峻,看不清楚具體長相。

身後似乎隱隱約約傳來呼喊聲,李婧婧顧不了那麼多了,立馬上了車,一進車裡,一股暖氣撲面而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男人搖上了窗戶,對司機說:「把空調開大一點。」

李婧婧此時只穿了睡衣,薄而殘破。

昏黃的車頂燈下,只映出男人俊逸的輪廓,他面無表情的脫下風衣,披在李婧婧身上,李婧婧似乎能感覺到,風衣上男人的體溫。

男人又從保溫杯中取出熱水給她,對方一言不發,總感覺對方周身籠罩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壓。

不知道為什麼,寒風暴雨中的這杯熱水,讓她從身體到內心,都有了一絲暖意。

她喝了水,將杯子交還給男人,低聲說了聲謝謝。

汽車在馬路上疾馳,上車的時候,她無意中瞥了一眼車標,名貴車無疑。

一望可知,身邊這位面容輪廓分明,鼻子堅挺的男人,是位不折不扣的土豪,她這才想起披在自己身上的風衣。

不用猜她也能想到,這件衣服一定相當貴,估計得花她不少工資,才能賠得起。

看着濕漉漉的衣服,她抱歉的對男人說:「對不起,衣服弄髒了,我會賠給你。」

男人不在意的擺擺手,他靠在枕頭上,擺出睡覺的姿態,李婧婧只好閉了嘴。

車開了半個小時,才到市區,司機將車開進一家豪華酒店門前,下了車後,男人很快便幫李婧婧辦理了入住手續。

男人將房卡塞給李婧婧,轉身要走,卻被李婧婧攔了下來。

對方狐疑的看着他,她這才注意到他的長相,居然是如此的帥,有種混血兒的感覺,特別是他那雙眼睛,盯着人看的時候,彷彿能鑽進人心裏去。

《讓我護你一世周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