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然後和初戀結婚了
然後和初戀結婚了 連載中

然後和初戀結婚了

來源:外網 作者:唐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玉 都市言情

展開

《然後和初戀結婚了》章節試讀:

好冷!
初秋的寒意從每一個毛孔入侵到身體里,再加上太害怕,江漓漓來不及憋氣,一下子嗆了水。
她告訴自己,這是泳池,只要站起來就沒事了。
可是,要怎麼才能站起來?她不會啊!
葉嘉衍把她騙到馬爾代夫,想讓她葬身大海,上帝派了一個天使拯救她,她卻執意要把自己弄死?
這是什麼操作?
葉嘉衍也被江漓漓一手操作秀到了。
他只是叫了她一聲,她至於激動到跳水?
「蠢死了!」
葉嘉衍躍入泳池,迅速游到江漓漓身邊,一把拉住她。
江漓漓又冷又害怕,把葉嘉衍當成救命浮木,手腳並用像八爪章魚一樣纏着他。
這一刻,她只有求生欲。
至於其他的,她想都來不及想。
葉嘉衍憋着氣,換成單手抱着江漓漓的姿勢,帶着她浮出水面。
江漓漓咳嗽了幾聲,吐出水,接下來根本顧不上冷,張嘴就大口大口地呼吸。
葉嘉衍沉着臉命令:「江漓漓!下來。」
江漓漓回過神,才發現她雙手抱着葉嘉衍,雙腿也纏着葉嘉衍,而且……她好像……碰到他的敏感部位了……
她忙忙鬆開腿,一秒後又改變主意,重新纏住葉嘉衍:「不行,我害怕!」
葉嘉衍被來回蹭,臉色更難看了,瞪着江漓漓說:「水深只有一米五!」
「……」
江漓漓一臉懷疑,小心翼翼地鬆開腿往下試探……
哦,好吧,她可以站住。
她嗖地鬆開葉嘉衍,紅着臉往後退,離了葉嘉衍足足一米遠。
葉嘉衍被來回一通折騰,再看江漓漓此刻恨不能離他更遠的表情,胸口騰地燃起怒火。
蠢女人!
一陣秋風吹過來,江漓漓「嘶」了一聲,抱住自己:「好冷!」
「知道冷還不滾上去?」葉嘉衍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
江漓漓嚇得轉身就跑,像小黃鴨一樣往泳池邊撲騰。
她費了老大勁才爬上去,轉頭就看見葉嘉衍藉著水的浮力向上一躍,輕輕鬆鬆地上來了。
嗯……一定是他一米八七的身高有優勢,不是她笨!
張姨拿着毛巾跑過來,遞給葉嘉衍:「先生,快擦擦。」
葉嘉衍拿了一條毛巾,另一條劈頭蓋臉丟給江漓漓,正好蒙住江漓漓的腦袋。
他擦乾臉上的水,江漓漓還杵在原地一動不動。
張姨小聲提醒:「先生,要不……你幫幫太太?」
葉嘉衍走過去,揭開毛巾,才發現江漓漓像僵硬了一般一動不動,眼眶紅紅,肩膀微微顫抖,完美詮釋了弱小、可憐、無助……
呵,現在知道害怕了?
葉嘉衍本着眼不見為凈的想法,又用毛巾蒙住江漓漓,雙手胡亂在她腦袋上一通亂揉,末了命令道:「回去。

「哦。」
江漓漓很聽話,像沒有感情的機械人一樣機械地往屋內走。
葉嘉衍邁着長腿,沒幾步就越過江漓漓,進了屋之後徑直上樓。
江漓漓看着葉嘉衍的背影,有些愣怔,腳步漸漸慢下來——
葉嘉衍……居然救了她。
在泳池裡掙扎的時候,她幾乎感覺不到寒冷,只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她還以為,葉嘉衍會像庄雅妍一樣看着她溺水。
是因為在家裡吧?他不得不救她,否則他無法跟她爸爸媽媽解釋,她怎麼會淹死在自家的泳池裡。
張姨也推着江漓漓上樓,讓她沖個熱水澡,換身乾爽的衣服,免得感冒。
江漓漓回了自己的房間。
沒錯,她和葉嘉衍各自有自己的房間,從他們領證那天開始的。
她進了浴室打開花灑,把水溫調高,讓熱水溫暖冷透的身體。
另一邊,葉嘉衍卻在沖冷水澡。
江漓漓那個蠢女人,起初在他身上一頓亂蹭就算了,最後還像個八爪章魚一樣纏着他來回蹭。
他可是個正常男人!
葉嘉衍收拾好下樓,晚餐也已經準備好了。
張姨讓他先喝碗熱湯,驅驅寒。
他坐下來,目光淡淡的掃了四周一圈,沉聲問:「江漓漓呢?」
「太太不願意下樓。」張姨說,「先生,你先吃吧。」
葉嘉衍不再說話,優雅地喝湯。
他只是隨口一問,本來也沒有等江漓漓的意思。
張姨見江漓漓遲遲不下樓,盛了些飯菜端上去,讓江漓漓多少吃一點,再不濟也喝碗湯。
江漓漓感覺有些不舒服,敷衍地「嗯」了聲,說自己會吃,實際上她壓根沒有離開被窩,沒多久就昏昏沉沉地睡了。
第二天。
葉嘉衍穿着一身質感絕佳的灰色西裝下樓,外套隨意搭在臂彎上,整個人顯得俊美不凡,像下一秒就要登上t台的頂級男模。
他走到餐廳,看見桌上的早餐,皺了皺眉。
「太太還沒下來。」張姨說,「今天的早餐是我做的。」
葉嘉衍淡淡的「嗯」了聲,眉頭不動聲色地皺得更深了一點——
結婚後,江漓漓每天都起得比他早,給他準備早餐,只有今天例外。
她昨天造反,今天是想上天?
張姨也覺得不正常,擦乾手上樓,發現江漓漓還在睡。
江漓漓從來不賴床的。
張姨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走到床邊,看見江漓漓的臉異常的紅,明顯是發燒了。
家庭醫生來得很快,說江漓漓已經燒得沒有意識了,必須送醫院。
張姨和醫生叫不醒江漓漓,只好讓葉嘉衍上來。
葉嘉衍掀開被子,江漓漓在昏睡中嗚咽了一聲,虛弱地發出求救的聲音:「救我……」
張姨心疼地嘆了口氣:「太太肯定是夢見她溺水了。」
葉嘉衍拍了拍江漓漓的手背,還沒來得及叫她,她突然抓住他的手,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用力得纖弱的指關節都凸顯出來。
……她是不是故意的?
「葉先生,你把太太抱起來吧。」醫生交代張姨,「張姨,你去讓司機準備開車。」
葉嘉衍試圖讓江漓漓鬆手,但江漓漓已經燒迷糊了,他一有掙脫的跡象她就喊「救命」,用力地抓着他的手不放。
他沒辦法,只好抱起江漓漓。
上了車,江漓漓還是不願意鬆開葉嘉衍,腦袋靠在葉嘉衍懷裡,時不時蹭兩下,像是要鑽到葉嘉衍心裏去。
葉嘉衍感覺有些怪異,但又不能把江漓漓丟下車,只好把她當成一個取暖器。
反正她燒得挺嚴重的。
到了醫院,葉嘉衍抱着江漓漓去病房,準備輸液。
針頭扎進血管那一刻,江漓漓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痛,皺了一下眉,更加用力地抓緊葉嘉衍的手。
葉嘉衍察覺到江漓漓的反應,掀了掀眼帘,看向她——
他不否認,江漓漓很美,且不是普通的美。她這樣虛弱的躺在床上,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動惻隱之心。
但是很奇怪,他對她就是喜歡不起來。
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喜歡她。
想到這裡,葉嘉衍心一狠,試圖抽回手。
「不要……葉嘉衍,救我……」
她的語氣近乎哀求,讓人不由自主地心軟。
葉嘉衍早就知道,她有本事在無形之中讓任何男人心軟。
他可沒有被江漓漓打動,他只是……真的沒辦法把手抽回來。
葉嘉衍權衡了一番,讓助理調整他早上的行程,把電腦送到醫院,他先處理一些比較簡單的工作。
兩瓶水掛完,江漓漓終於醒過來。
迷迷糊糊中,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穿着白衣的護士。
白衣天使笑眯眯的看着她:「太太,你醒了?放心,你的燒已經退了,我現在幫你拔針。」
拔、拔針?
眾多另江漓漓怕得要死的事物中,有一項就是針!
護士不等江漓漓反應過來,已經利落又溫柔地拔下針頭。
明明不疼,江漓漓還是嚇得閉上眼睛,下意識地抓住什麼。
哎,等等,她抓的……好像是一隻手。
不對,她好像……一直抓着這隻手?
江漓漓扭頭一看,看見葉嘉衍坐在床邊,目光沉沉的盯着她——她抓的,正是他的手。
「你幹嘛?!」
江漓漓見鬼一般甩開葉嘉衍的手,拉過被子護着自己。
葉嘉衍危險地眯了眯眼睛:「江漓漓,這句話應該我問你。」
這個女人,抓着他的手一個上午不放,醒了居然敢問他幹嘛?
她不是應該好好看看自己做了什麼?
一個早上只能用一隻手辦公,他葉嘉衍何時這麼憋屈過?

《然後和初戀結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