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染指成婚:總裁掠愛情深
染指成婚:總裁掠愛情深 連載中

染指成婚:總裁掠愛情深

來源:google 作者:宣崇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宣崇夜 現代言情 榮樂

三年前,她是家世顯赫的榮家千金,任性的嫁給了根本不愛她的丈夫三年後,榮家倒台,一紙離婚協議讓她被丈夫掃地出門,卻也讓她從美夢中清醒為了拯救榮氏,她落入圈套,失身於最不想欠人情的那個男人他傷她最深,卻又護她周全,不許別人欺辱半分她畏懼着他的強取豪奪,卻又貪戀着他羽翼下的溫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是他見不得光的禁臠,直到他被扣上高城頂級鑽石單身漢的頭銜——他怒撕雜誌,一把摟過站在身後的她對記者道:什麼單身漢!我老婆在這兒!展開

《染指成婚:總裁掠愛情深》章節試讀:

  傅言蹊放下杯子,修長的手指相交,扣在桌面上,微微歪頭看向坐在一旁的她:「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話我就不兜圈子了。」

  榮樂咽了口口水,緊張的等待他的下文。

  「你的性格我很喜歡,我幫你重振榮氏,你就留在我身邊。」

  話音一落,榮樂陡然變了臉色,不可置信的看着這個不久之前還幫她解圍的「大好人」:「你……你說什麼?」

  「你聽得懂。」
傅言蹊道,「你放心,我對女人一向很好,不會讓你吃虧的……」

  「啪」的一聲,榮樂的巴掌已經招呼到他臉上。

  她很用力,明顯的巴掌印很快就浮現在傅言蹊白皙的臉上。

  她站起身,憤恨的瞪着傅言蹊,氣得渾身發抖:「你說這話跟叫我去賣身有什麼區別?」

  榮樂根本沒想到,原來傅言蹊就是一直這麼看她的。
不管是昨天的幫助,還是今天的解圍,都是為了給她設套的!

  而傅言蹊的話也很殘忍:「你去賣身也賺不了救榮氏的錢。」

  榮樂咬唇,隨後笑了:「是我眼瞎,還以為你是好人,看來你和宣崇夜尹若水也沒有什麼分別,光是利用不夠,還要這樣踐踏我!」

  「踐踏?
呵,難道一遍遍去看別人臉色的人是我么?」
傅言蹊微笑的看着她,「你覺得現在除了我,還有誰可以幫你?」

  她一把推開傅言蹊,臨走之前一字一句的告訴他:「傅言蹊,我不會求你的,永遠也不會!」

  看到她氣憤跑走的身影,傅言蹊拇指划過被打的地方,眼眸中有幽深閃過。

  她會回來求他的。

  重振榮氏,對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但對榮樂來說,靠她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榮樂離開菜館,漫無目的的跑。
和宣崇夜恩斷義絕以後,她就決定那是最後一次哭,她再也不想那麼痛苦了,可是現在卻又遭到那樣的羞辱。

  她氣喘吁吁的停下來,剛吃過飯就跑,現在她的胃一陣陣的難受。

  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夏琦的,榮樂費力的喘勻了氣,然後才接通手機:「哥?」

  夏琦回去以後還是不放心,只好偷偷的給榮樂打電話:「樂樂,你和那個男人是怎麼回事兒?
我覺得他不是一般人,你是惹了什麼麻煩嗎?」

  夏琦的話提醒了她,不管傅言蹊多麼的混賬,他都是傅氏財團的總裁,她惹不起的。

  榮樂嘆了口氣:「沒事兒,他……額,之前幫過我。」

  「那個男人不簡單,你可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勉強自己,有困難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嗯,知道了,哥。」

  不等夏琦再問什麼,她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爸爸以前買了高額的人身保險和醫保,但治療癌症多要用到進口儀器進口藥物,根本就報銷不了,如果榮氏倒了,他們家連醫藥費都出不起。

  怎麼辦,全世界都沒人願意幫她……難道真的要讓她眼睜睜的看着榮氏倒台嗎?

  現在只有一條路,就是傅言蹊提出的那條。

  可是,她打死都不願去當床伴。

  不僅她自己的道德觀念不允許,爸爸要是知道,也會氣壞的。

  榮樂感覺到了深深的絕望,頹然坐在路邊的長椅上。

  又來了一個電話,她有些疲累的接起來:「你好,我是榮樂。」

  「榮小姐,關於你今天說過的注資,我想了一下,覺得可行……」

  天無絕人之路!

  榮樂一下子來了精神,她趕緊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是她去求過卻連面都沒見到的趙總。

  「您說的是真的嗎,趙總?」
她激動的握住手機,「那什麼時候可以注資?」

  「畢竟注資可是一件大事,面對面的談比較好。」

  榮樂連連點頭:「沒問題!
請問趙總您什麼時候方便?」

  趙慶道:「就今晚吧,我在迪西酒店訂個餐台,八點見面,怎麼樣?」

  「好的!」

  放下手機,榮樂高興的簡直快要跳起來。

  她看看時間,已經到六點了,必須要儘快打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妝容,正好附近有美妝店,她就進去,厚着臉皮蹭了一下免費的試用裝,惹得店員頻頻白眼回顧。

  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為了救榮氏,折一下臉面算什麼。

  另一頭的趙慶掛了電話以後,卻是討好的看着一個穿了嫩黃色孕婦裝的女人。

  圈子裡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榮樂逼婚宣崇夜,丰神俊貌的宣氏總裁真正傾心的是個叫尹若水的青梅竹馬,也就是他眼前這位溫婉如水的尹若水。

  宣崇夜從不在人前掩飾自己對尹若水的感情,故而一些人為了討好宣崇夜,總是私底下叫尹若水「宣太太」。
現在傳出宣崇夜和榮樂離婚的消息,他們也不用再裝模作樣,可以大大方方的稱呼尹若水為宣太太了。

  趙慶滿面堆笑:「宣太太,您看我這樣說行么?」

  「可以,」尹若水微笑,柔荑一下下的撫,摸自己的肚子,「今晚就看趙總你的表現了。」

  「放心吧,我會好好教訓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您大可放心。」

  「嗯。」
看到趙慶勢在必得的樣子,尹若水站起身,對他笑了一下,「事成之後,我會說服崇夜把項目交給你的。」

  「嘿嘿,宣太太您真是宣總的賢內助啊,我就先謝謝您的好意了。」

  趙總興奮的搓着手。

  宣太太尹若水的枕頭風可比他這個老爺們兒的口水仗管用多了。

  尹若水點頭,轉身以後,她溫婉的眉眼帶了陰森森的涼意。

  榮樂居然敢詛咒她流產,詛咒她一屍兩命。

  呵呵,那她就看看,到底是誰能笑到最後。

  約定的八點,迪西酒店。

  榮樂早早來了,一整天的摸爬滾打讓她狼狽不堪,好在她臨時把自己收拾的乾乾淨淨,看不出什麼毛病。

  趙慶來了,隔老遠就看見了榮樂。

  他們餐桌的位置剛好有燈光投映,在頗有情調的橘燈映照下,嬌俏的榮樂托腮而坐,像是被打上一層濾鏡,坐在那兒就像個小仙女一樣清新可人。

  他心花怒放。

  趙慶是個年過四十的油膩膩的漢子,事業小有成就,家裡卻是個讓人提不起興緻的黃臉婆,所以在外偷腥在所難免,榮樂剛好是他喜歡的類型。

  這也是尹若水找到他的目的。

  只要他今晚把榮樂弄到床上,不僅能夠消受美人,尹若水還答應讓宣崇夜給他那個趙氏爭取已久的項目。

  「趙總!
您來啦?」
榮樂也看見了趙慶,起身相迎。

  趙慶捏了捏口袋裡的藥包,笑容可掬的走了過去:「榮小姐,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