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惹火小撩精!病嬌霍少夜夜抱着我
惹火小撩精!病嬌霍少夜夜抱着我 連載中

惹火小撩精!病嬌霍少夜夜抱着我

來源:google 作者:墨小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夕染 現代言情 霍北忱

慕星淺,她是身份驚人的大小姐,名震全球,無人不知一次意外,她生下一胎三寶沒想到,三個寶寶暗地裡都是世界大佬第一毒醫大寶:「誰敢動媽咪,誰就生不如死」天才黑客二寶:「誰欺負媽咪,就是與我為敵」驚世妖孽三寶:「誰讓媽咪哭,我讓他全家哭」霍北忱!A市第一權貴他懷抱嬌妻,對着全世界高調宣布:「有我在,誰敢動我妻子兒子」「爹爹,我們的媽咪由我們保護!」三個小傢伙不甘示弱父子四人一起將慕星淺寵上了天展開

《惹火小撩精!病嬌霍少夜夜抱着我》章節試讀:

「作業太少了,閑的。」慕星淺伸了一個懶腰。

「我看小東西們是想爹爹了。」

風吟看了慕星淺一眼,又嘿嘿一笑:「你真不找六年前那一晚的男人?」

「有什麼好找的。」慕星淺從來沒有想過找那個男人。

不過!

她也沒想到,就這麼一夜,他就在她體內留下了種。

「你真的不好奇對方的長相。」

「不好奇。」

都睡了還有什麼好奇的。

「他身材怎麼樣?」風吟來了一句。

慕星淺的腦海里,猛然回想到那一晚。

男人精壯的胸膛,強悍的力量,以及,那性感的聲音。

「可以。」

慕星淺實話實說。

「那肯定長得也不差。」

風吟還想說什麼,慕星淺身子一側:「我睡了。」

風吟:「.......」

這邊,三個小傢伙洗了碗後,就溜回了房間。

「佑然,爹爹是來了,可是有什麼用呀。我們沒有拿到頭髮,就無法檢測DNA。」慕安安,慕小熙皺着眉頭。

「我早就有了後手。」慕佑然突然一笑。

「你做什麼了?」

慕小熙,慕安安看着他。

「我剛才在爹爹的面里,下了一點葯。」慕佑然眼眸里滿是狡猾。

剛才,他沒有拿到爹爹的頭髮,不得已用了這個方法。

他三歲的時候,認了醫術很厲害的陸爺爺當師父。

這事情,慕星淺並不知道。

「啊。」

兩個小傢伙輕呼一聲。

「你放心,爹爹不會出事,就是會非常非常想吃媽咪做的面。」

慕佑然當然不會害自己的爹爹。

「這樣行嗎?」

「肯定能行啊。」慕佑然嘿嘿一笑,露出白皙整齊的小牙齒。

慕安安白了他一眼:「你確定爹爹會為了一碗面,主動上門?」

「你這樣不是坑了媽咪?媽咪不會做飯呀。」慕小熙也很無語。

慕佑然一心想拿到爹爹的頭髮:「你們難道不想知道他是不是爹爹?」

慕安安,慕小熙一下啞口無言。

~~~~

車上。

顧輕辭的手機滴了幾聲,他看了一眼:「爺,我們的貨極大有可能被星火劫走。」

「星火?」霍北忱眼眸微動。

顧輕辭開口:「目前全球最大的軍火庫。」

「有沒有弄錯?」

霍北忱皺眉,既是全球最大的軍火庫,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原因正在查。」顧輕辭翻看了一下。

霍北忱揉了揉眉心:「儘快查出。」

顧輕辭看了一眼霍北忱,深呼吸一口氣,又道:「爺,你讓找的那個女人,消息又斷了。」

霍北忱俊眉一皺。

六年前!

他在北歐時,受到仇敵的算計,毒素髮作。

然後,他就被一個女人強了。

這是他的恥辱!

這六年,他不斷讓人尋找那一晚的女人。

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查到。

每次好不容易有了點線索,可是查下去都是一無所獲。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一定要找到那個女人。」霍北忱的聲音如暴風襲來,讓天地昏暗。

「是。」

顧輕辭垂眸。

爺被一個女人強了,這事要是傳出去,真是震驚世界!

~~~~

北歐!

華麗的莊園,一如國王的宮殿。

男人穿着白色的西服,眼梢泛紅,眉宇之間,盡顯暴戾之氣。

整個人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手裡拿着一把槍把玩。

他的四周,紅色玫瑰烈焰如火。

「少主,饒命,饒命。」

地上,跪着幾名瑟瑟發抖的手下。

男人唇角一揚,手輕輕一抬。

砰!

砰!

砰!

槍聲一響,這幾人倒在了地上。

男人唇角涼薄,眼眸無情:「這麼久了,連一個女人都沒有找到,要你們有什麼用。」

「少主!」

這時,心腹走了過來,看着地上的屍體,他略略有些心寒。

少主的脾氣越來越兇殘。

男人眼神看了過來,他立馬垂眸:「少主,已經查到了大小姐的蹤跡。」

「在哪裡?」男人身子一挺,眼眸里的火比玫瑰還要奪目。

「**。」

蕭雲祁唇角一勾。

慕星淺!

你永遠都別想逃。

~~~~

霍家。

位於A市黃金地段。

「大少爺回來了。」

霍北忱一進屋,管家就開了口。

餐廳里。

霍家人正在吃飯。

主位上是霍正暉,旁邊是霍家的主母黎夢雅。

左邊是霍北忱八歲的弟弟霍子聿。

小傢伙長得十分帥氣,動作十分優雅,宛如一個小王子。

霍母黎夢雅面容優雅:「回來的剛好,吃飯吧。」

霍北忱脫掉外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他看着桌上精心烹飪的美食,腦海里,猛然浮現出那一碗面。

「北忱,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黎夢雅見霍北忱沒有動筷,有些擔心的看着他。

霍北忱拿起筷子,勉強的吃了幾口:「我去書房了。」

黎夢雅看着霍北忱的背影,對傭人吩咐道:「讓廚房做點清淡的。」

半個小時後。

黎夢雅端着食物進了書房。

「北忱,你晚上都沒吃什麼,別太辛苦了。」

霍北忱放下手裡的文件:「媽,我不餓。」

「你這孩子,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要我操心。」黎夢雅瞪了他一眼。

霍北忱只得故作吃了幾口。

可是他的腦海里,不知不覺又浮現出那一碗面。

此時!

他非常想吃那碗面。

霍北忱放下手裡的筷子:「我想吃面。」

黎夢雅一愣:「好,我讓廚房給你煮。」

沒一會,廚房就送上來一份精緻的面。

霍北忱吃了一口,又放下了筷子。

不一樣!

完全不一樣!

「北忱,你怎麼了?」黎夢雅看出不對勁。

霍北忱眉頭一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一直想着那一碗面。

難道。

對方在那碗面下了葯。

霍北忱忍不住笑了,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黎夢雅????

兒子這是怎麼了?

「我不吃了。」霍北忱拿過紙巾擦了擦嘴角。

黎夢雅看了一眼霍北忱,出去就找了霍正暉。

「兒子不對勁?」

「哪個?」

「.......」

黎夢雅瞪他:「北忱!」

「他有什麼不對勁?」

「他今天回來沒什麼胃口,剛才說要吃面,可是吃了一口又不吃了。」黎夢雅身為母親,觀察力自然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