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生重啟:開局救下抑鬱症老婆
人生重啟:開局救下抑鬱症老婆 連載中

人生重啟:開局救下抑鬱症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香菜多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沐南梔 都市小說 陳長卿

千億富翁陳長卿,回到二十年前出手拯救產後抑鬱的老婆看陳渣男如何改過自新,給老婆孩子打造一個大大的商業帝國展開

《人生重啟:開局救下抑鬱症老婆》章節試讀:

陳長卿鬆開一臉懵逼的李堅,轉過頭向著沐南梔說道:「你們怎麼在這裡?」

沐南梔看着陳長卿笑眯眯的模樣,心中更是打鼓,雖然她和李堅清清白白,但是被自己老公看見上了別人的車,也是莫名的心虛:

「剛才下雨了,李堅在我公司附近辦事,我想着接放學,所以就讓他送了我們一段。」

陳長卿看見沐南梔竟然向自己解釋,心中不由的一暖,正要開口說話,李堅那富有磁性的播音腔響了起來:

「陳長卿,你不要誤會,我只是順路送了一下,看着下這麼大雨就想着吃完飯再把南梔送回去。」

南梔?

比老子叫的都溫柔,你他娘的賊心不死啊,還是打老子媳婦主意。

陳長卿聽到這,對於李堅那點愧疚之心也就沒了,開口說道:

「那巧了,我也沒吃飯呢,一起吧。」

「啊?」

「不了,我還有事。」

李堅和沐南梔同時開口說道,場面一度尷尬。

陳長卿癟了一眼李堅,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他媽的墨跡了,你小子都開上大奔了,今天必須宰你一頓。」

說完,一手牽着沐南梔,一手牽着往火鍋店裡走去。

沐南梔被陳長卿牽着手,本來想掙脫來的,但是想想李堅還在後面,也就任由陳長卿牽着了。

李堅看着陳長卿拉着女神的小手,心中莫名的一酸,咬了咬牙硬着頭皮跟着進去了。

陳長卿大馬金刀的坐下,拿着菜單仔細的看了看,隨意畫了幾個菜,對着服務員說道:「打鉤的不要,其他的一樣一盤。」

李堅嘴角一抽,心想:他媽的還有這樣點菜的?你咋不全點上呢。

沐南梔則是攔住了服務員,拿着菜單小心翼翼的盤算着價格,點了幾個實惠的菜品。

陳長卿見了也沒阻攔,很快服務員就把菜都上齊了,還送給瑤瑤一個毛絨玩具。

氣氛如此詭異,沐南梔和李堅都沒怎麼吃飯,只有陳長卿和這父女倆不停的在往嘴巴里塞。

「瑤瑤,這個基圍蝦小孩吃最好了,爸爸給你涮個不辣的。」

「南梔,這個霸王牛肉你最愛吃了,多吃點,很過癮的。」

陳長卿也不搭理李堅,不停的給老婆女兒夾菜。

畢竟陳長卿和沐南梔沒有離婚,李堅良好的教養讓他如坐針氈,站起身來說道:

「那個,我想起來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沐南梔也感到這種組合怪怪的,巴不得李堅快點走。

但是陳長卿則是站起來把李堅一下子按在了板凳上,開口說道:

「別啊,怎麼一見到我就有事了,吃啊,吃完還要麻煩李總的大奔送我們三口回家呢。」

沐南梔急忙說道:「不用了,我們打車回去就行了」

陳長卿只當沒有聽見,對着服務員喊道:「拿兩瓶茅台。」

沐南梔攔了幾下沒有攔住,只好摸了摸兜里的二百塊錢,眼角抽了抽:「完蛋,這下錢是不夠了。」

陳長卿跑了一天了,那是又累又餓,擰開茅台的瓶蓋:「李堅你開車了,這酒就不給你倒了啊。」

然後又給沐南梔倒了一杯,說道:「南梔,辛苦你了,我敬你一杯。」

沐南梔看着陳長卿又要喝酒,臉色就不好看了,但礙於李堅在場:「陳長卿,你只能喝一杯。」

陳長卿心中有數,前世的自己因為喝酒做出的那些混蛋事,也是導致沐南梔產後抑鬱的重要原因。

拍了拍沐南梔放在桌子上的小手:「我就喝這兩小杯。剩下的我們打包回家喝。」

舉着杯看着沐南梔,再次說道:「南梔,我敬你一杯。」

沐南梔抬起頭,四目相對,他此刻在陳長卿眼中看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下意識的舉起了酒杯:「嗯,乾杯。」

然後陳長卿對着李堅舉起了酒杯:「李堅,今天謝謝你,你喝茶我喝酒。」

李堅沒有想到陳長卿會說謝謝,也就舉起了茶杯碰了一下。

李堅買完單以後,這一頓飯草草的結束,陳長卿拎着兩瓶茅台拉着不情願的沐南梔和坐在後排。

李堅在駕駛位說道:「我送你們回家。」

陳長卿則說道:「前面500米右拐,我去那家奶茶店辦點事。」

李堅:「。。。。。。」

陳長卿的雨傘錢都收完了,只差這條街上的幾家店鋪了,奶茶店是陳長卿今晚最後幾個「代理商」之一。

和其他的「代理商」一樣,雨傘都賣的差不多了,就是有着些許剩餘,也都自己留下來,有的還向陳長卿表達了再次合作的意願。

可陳長卿知道,自此往後只要下雨天,這條街上賣傘的商販,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他把王偉的聯繫方式留下,拿了500塊錢就走了。

忙活了一陣,陳長卿終於把1300把雨傘的錢,錢都收了回來。

「好了,我們走吧,不過走批發市場拐一下。」

李堅透過後視鏡看着陳長卿的嘴臉,氣不打一處來,但是他確實是個盡職的司機,也沒有多說。

陳長卿則是從口袋裡把所有的錢都掏了出來,花花綠綠的全都塞給了沐南梔。

「陳長卿,你這錢哪來的?」

奔馳600的後排就像一個大沙發似的,陳長卿伸了個懶腰說道:

「南梔,你幫我數四千塊錢出來。」

李堅的好奇的小眼神透過後視鏡看了過來。

沐南梔點出4000塊錢交給陳長卿,仍然不放心的問道:「這錢是哪來的,你不會又去賭了吧。」

「當然不是了,這是我今天晚上賺的。」

沐南梔不可置信的看着陳長卿:「你賺的?今天一晚上?」

陳長卿淡定的說道:「對啊,今天送完瑤瑤,我就忙活這事了,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

沐南梔張了張嘴:「你幹什麼賺的啊,今天你最後的二百塊錢,不都。。。」

說到一半意識到,李堅還在車上呢,慕南梔突然閉上了嘴。

陳長卿摟着已經睡着的瑤瑤,溫柔的說道:

「南梔,你放心我一不偷二不搶,都是賣雨傘賺的,你可能不信,但是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會賺更多的錢,讓你和瑤瑤過上好日子。」

沐南梔心想你還是先把李三的賭債還上再說吧,但是礙於李堅也沒多說。

李堅則是眼角一抽,又被狠狠的塞了一把狗糧。

晚上9點一刻,車很快到了批發市場。

「李堅,手機我用用。」

李堅:「@%@#¥……#¥%@#%¥@#%#¥……」

不情不願的把手機遞了過去。

陳長卿撥通王偉的電話:「偉哥,我!陳長卿,睡了沒?」

「對對,對,我就在市場大門口呢,你過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