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生重新來過
人生重新來過 連載中

人生重新來過

來源:google 作者:寅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潔 都市小說 陳文學

搗鼓半生卻又一事無成的「民科」陳文學,自感對妻兒虧欠太多老來萬分懊悔卻又無力改變現狀一個偶然機會,他重生到了年輕時期,一切得以重新來過,彷彿一篇文章的大幅修改,從此開啟精彩人生……展開

《人生重新來過》章節試讀:

敢情是今天中午,自己在小賣部里隨口一扯的牛皮,被有心人聽了進去,當了真了。

這玩笑有點大啊。

出乎意料。

有點下不了台。

但是。

如果現在跟韓天原澄清,說那是扯牛犢子的,根本沒有的事,韓天原會相信嗎?

鐵定不信。

只會覺得自己不願意幫他,是在找託辭。

肯定鬧翻。

當然,自己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重生者,完全不必仰仗一個大隊治保的鼻息,但也沒有必要讓他站在對立面。

何況他打小就對韓治保懷着崇敬心理。

也沒有任何利害衝突。

說到投機倒把這名堂,那是可大可小。

嚴重時,腦袋都會搬家。

往小里說,一句合法經營就嘛事都沒有。

但是說到底,這是特殊時期的產物。

而且來自未來的陳文學也知道,像韓衛東這樣做玉器生意,根本就不算投機倒把。

退一步說,他還記得本村歷史上也沒人因為投機倒把被抓……

所以韓天原的兒子韓衛東肯定不會有事。

不管陳文學在巡查隊里有沒有人,韓衛東都不會有事。

另一方面,陳文學也有自己的盤算,和懂得做生意的人打交道,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這裡,陳文學就有了主意。

但這個時候。

看到陳文學一副陷入沉思的樣子,韓天原的小心臟不由得卜卜地跳個不停,有點承受不住。

莫非這事真的很嚴重,以至於這大傻都不願意插手?

然而下一秒。

「你兒子衛東這個事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韓主任。」

陳文學終於開口!

這個陳文學,你說他是大傻吧,說話竟然這麼老道,只說個半吊子。

聽起來是雲淡風輕,卻又透着堅定的語氣。

根本沒有說他會不會跟巡查隊的人打個招呼什麼的。

然而又叫自己放心。

分明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高人,絕對的高人!

這個陳文學,怎麼看都不像人們口中大傻的樣子!

平時看着傻傻的樣子,那是人家低調。

是大智若愚!

陳文學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韓天原卻聽得翻江倒海。

如果心態有位置,韓天原覺得陳文學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

這正是陳文學需要的效果。

他不可能說,我跟巡查隊的人打個招呼吧。

因為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巡查隊的人。

叫韓天原放心,是因為自己已經知道了謎底。

這是不能明講的。

但韓天原篤信,今晚來陳文學這裡完全是來對了!

遇到真佛了!

既然這樣他也無需多留。

再客套幾句後便起身告辭。

「好,我明天一早去趟鄉里。」

陳文學淡淡地說道。

不是吧,居然這麼快?!

韓天原聞言簡直是極度驚喜。

他哪裡知道,陳文學其實是要去購買維修拖拉機的工具之類。

「好的好的。那你就騎我的單車去吧,我叫你大侄子衛東明天一早騎過來。」

韓天原知道陳文學家裡沒有單車。

那個年代,單車在農村是十分稀罕的寶貝。

稀罕到什麼程度呢?

隔壁村有個富戶買了一輛28吋的「大鳳凰」,天天擦得鋥亮鋥亮,扛到樓上藏着。

有一天他的親家要去趁圩(趕集),想借這輛單車。

親家進門後說明來意。

那富戶一邊嘴上說不急不急,請親家落座,斟茶,遞煙,一邊叫人殺雞買酒做飯。

沒多久,一桌香噴噴的飯菜端上來,二人相談對飲,甚是歡樂。

酒足飯飽之後,那富戶拉着親家的手,誠懇地說:

「親家,飯吃了,酒也喝了,如果您今天有空,就在這裡住上;如果您實在有事要忙,我也不能攔您。但實在抱歉,單車我不能借給您。萬望諒解!」

富戶的意思並不是怕出事,也不是說酒後不能騎單車。

那時候的人們沒有這個考慮。

而是單車太寶貝了,我寧願殺雞買酒和你搓一頓,也不能把單車借給你,就算是親家。

那親家還能說什麼呢?

什麼都不能說。

唯有帶着飯菜的余香、幸福的酒意和理解二字,走人。

所以聽到韓天原主動提出,把單車借給自己,陳文學感到十分意外。

這也足以說明,他兒子韓衛東的事情,在韓天原心裏的份量。

但在陳文學看來,這件事根本不算個事。

無為而治即可。

算是白揀一個人情。

翌日。

韓衛東一大早就來到陳文學家裡。

兩人也不多話,三言兩語過後便出門往公路走去。

韓衛東將單車停在公路邊。

「我先馱你回去?」

陳文學問。

「不用不用,您先忙。我不急着回去,先在村裡走走看。」

韓衛東謙遜地說。

「好咧。」

接觸時間不長,陳文學就覺得,這小子是個實誠人。

如果真的有需要,自己是願意幫助他的。

在上一世,由於自己過於窩囊,根本沒有走在的朋友。

那些想天天熱情地拉着他去舊倉庫打麻將的人,只是相中他口袋裡的「阿堵物」,跟交情什麼的完全不沾邊。

這一世必須結交幾個真正的朋友。

像韓衛東這樣的人,就是發展的對象。

向陽鄉每逢農曆尾數一和七才為圩日,這裡的圩日就是趕集日。

今天剛好是農曆十一,所以街上熱鬧非凡。

這邊廂,「西江老牌」何猛金揮汗如雨耍硬功賣膏藥。

那邊廂,「嶺南神算」瞎子阿木氣定神閑為眾生指點迷津。

還有巧舌如簧的「大包頭」「喇叭褲」兜售世所僅見、獨此一家的神葯。

此物平時千金難求,今日為答謝鄉鄰不計成本三毛一份……

陳文學真切地體會了隔世的感覺。

但他對此沒有太多興趣。

隨便逛一會兒後,便直奔農機站。

自己要的東西在那裡才有。

路過供銷社時,陳文學看到門口立着一個木板牌子。

上面用毛筆寫着「收購干桂皮,每擔35元。」

一擔就是一百斤。

向陽鄉好幾個村子盛產桂皮。

其中包括陳文學所在的嶺腳村。

桂皮就是玉桂樹的皮。玉桂又稱肉桂。

玉桂長到一定程度,要連樹砍掉,將樹剝下來晒乾就可以銷售。

桂皮是常用中藥,也是食品香料和烹飪調料。

現在正是桂皮上市季節,但供銷社門口卻比較冷清,沒幾個來賣桂皮的。

這未免太奇怪了。

記得早幾年,每到這個時候,供銷社門前來賣桂皮的人都排着長長的隊伍。

今年這是怎麼了?

帶着這個疑問,他逮住一個用單車馱着桂皮,剛到供銷社門口的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