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生紅途
人生紅途 連載中

人生紅途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陸漸紅 高波

一次改革,他分到了一個他死也想不到的單位;一次意外,他得到了他死也想不到的財富;一次偶遇,他獲得到他死也想不到的機會;一次爭執,他走上了一條他死也想不到的路途……展開

《人生紅途》章節試讀:

   選崗大會在縣人事局三樓會議室舉行,會議室里已坐了不少人,陸漸紅與相識的人一一打着招呼,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九點鐘的時候,選崗開始,機構改革領導小組組長花副縣長作了簡短的講話,然後宣布開始選崗。
陸漸紅沒想到他的成績排在第二位,排在會計選崗的第二位,陸漸紅已經決心走出失戀的陰影,所以選了一個比較遠的東陽鄉,然後便回到座位上看着別的人,有的人因為選到了理想的鄉鎮而開心,而那些成績靠後的基本上沒有了什麼選擇權,只有自認倒霉。

   十一點選崗結束,東陽鄉的帶隊領導是個女的,將選到東陽鄉的人員集中到了一起,記下了每個人的手機號碼,要他們明天早上八點參加早點名。
看時間不早,女領導帶着新來的六個人到飯店吃了個便飯,陸漸紅昨晚喝了不少酒,所吃的東西早就還原了,宿醉的緣故也沒有吃早飯,所以中午胃口大開,吃了三大碗飯,讓人對他刮目相看。
吃完飯,各自散去,陸漸紅這才靜下來,頗有些後悔自己的選擇了。

   高河鎮是個大鎮,撤鄉並鎮後,由東西緊鄰的湖水鄉、平橋鄉合併而成,陸漸紅便住在以前的平橋鄉,只是現在叫平橋村了。
高河鎮總人口約在七萬人,地處縣城東四十公里處,交通極好,北至准安市,南至省會燕華市,剛剛被准安市列為準安的次中心,還被洪山縣列為縣域經濟副中心,與其相比,東陽鄉便差了許多,處在縣城以南五十公里,地處山區,經濟極為落後。
陸漸紅沒有去過東陽鄉,只知道條件差,但是具體個什麼情況他也不是太清楚。
其實他有更多選擇,可以選擇靠近縣城的鄉鎮,可是失戀讓他亂了心智,只想離她越遠越好,所以才胡亂選了東陽鄉。
坐農班車,從平橋村到縣城大約半個小時,再從縣城轉到東陽鄉又得半個多小時,如果回家的話,明天早八點的點名會趕起來有些困難,所以陸漸紅打算今晚就住在縣裡,明兒一早趕到東陽去。
於是二十塊錢開了個房間,一下午便在夢鄉里度過了,夢裡他好像又見到了郎晶,只是不太真切,有種水中望月霧裡看花的朦朧。
醒來之後,天色已晚了,由於夢的緣故,陸漸紅心情很是糾結,看來一時半會想要忘卻過去是不可能了。
中午吃得太多,陸漸紅沒什麼食慾,到小吃鋪草草吃了碗麵條算是完成了晚餐任務,此時夜色已經降臨,這幾年洪山縣城的城鎮建設搞得很是火紅,經濟發展也呈上升之勢,一片大好景象,陸漸紅長久在鄉鎮,看縣城夜景很難得,今天有了這麼個機會,當然不容錯過。

   高河鎮在鄉鎮中算是比較發達的,城市建設也不錯,但由於早期規劃方面的原因,總是脫離不了小鎮的味道,與洪山縣城相比更是相差甚遠。
這個時候才八點多鐘,大多數的店鋪都在營業,店內的燈亮如白晝,多了一絲白天所沒有的韻味。

   洪山縣最好的飯店是洪山賓館,不過隨着招商引資力度的加大,各種配套設施和服務也在加強,餐飲業更是如此。
自從引資建立了君悅大酒店之後,洪山賓館的生意便一落千丈了。
君悅大酒店是四星級酒店,已經是洪山檔次最高的了,陸漸紅有一次參加工業會時曾經在君悅吃過飯,很是感嘆它的豪華,不過那是在白天,不知道晚上是什麼一副景象。

   逛着逛着,陸漸紅便到了君悅的門前。

   彩燈在閃爍,君悅大酒店這五個字清晰地閃耀着它的驕傲,門前的假山也被籠罩在彩燈之下,水汩汩地流淌,在夜色中嫵媚之極。
來君悅的不是領導就是富豪,在這裡一擲千金是家常便飯,看着出入的高檔車輛和極不協調的老男少女,陸漸紅有些失神,這種高檔酒店不是他能出入的地方。

   陸漸紅遠遠站着,點燃了一根煙,深深吸了一口,將心中的不平衡全部擠了出去,這時他注意到君悅旁的停車場邊上站着幾個年輕人,都跟他差不多年紀,不過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問題青年,頭髮染得紅紅綠綠,嘴裏叼着煙,交頭接耳地談着些什麼。
陸漸紅對這類人很排斥,雖然年紀相仿,思想卻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站了一會,陸漸紅覺着沒趣,正要離開,這時猛地傳來一聲極為刺耳的剎車聲。
陸漸紅看了過去,那是一輛高檔的紅色跑車,在車頭攔着剛才那幾個年輕人,有一個還躺在車下。
跑車的車門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女人,看上去約莫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這是陸漸紅的猜測,事實上當今社會女人的年齡已經無法從表象能夠判斷。
那女人一下車,幾個小青年便圍了過去,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從他們凶神惡煞的神情來看,那女人肯定是惹上了麻煩。
這時周圍已擁過去了一群人,愛看熱鬧不是哪一個地方所特有的,具有全國性的特徵,陸漸紅也未能免俗,加入了其中。

   看了一會,原委便清楚了,原來是那女人駕車出來,撞倒了一個人,這幫小青年不肯放她走,要求賠償。
陸漸紅對此沒多大興趣,注意力全放在了那女人身上,女人的穿着品味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滿口的普通話,臉型很靚,是個美人胚子,身材極好,凹凸有致,很是豐滿。
她的聲音被淹沒在幾個小青年的吐沫星里。
陸漸紅心中閃過一絲不忍,當然主要還是因為她是個漂亮的女人,如果換成另外的人,那又另當別論。
那幾個小青年很囂張,陸漸紅在吵雜的聲音里聽到二十萬這個數字,心裏不由一跳,頓時想起了最近在洪山經常出現的事情——碰瓷。
碰瓷,也就是說是對方故意向車上撞,然後進行勒索,一般都是選擇外地的有錢人作為對象。
心裏有了這樣的想法,陸漸紅不由向車輪底下看了一眼,那人雖然躺在車底下大聲叫喚,但他臉上的痛苦表情絕對是假裝出來的,可以確定這絕對是一起有預謀並且技術含量很高的碰瓷事件。

   女人的神情有些慌亂,美女有難,陸漸紅心中更加不忍,一時精蟲上腦便走了過去,裝作無意的樣子一腳踩在車輪下那人的腿上。
陸漸紅在學校的時候參加了兩年學校組織的散打培訓班,訓練得很是系統,雖然不是很牛叉的高手,但手上腳上的力氣倒是有一把,只聽那人哎喲一聲痛叫,人跟觸了電一樣從地上彈了起來,罵道:「哪個小B養的踩老子的腳?」

   敏捷的動作讓人很難與剛才倒在車底下的那個奄奄一息的人聯繫在一起,其實很多人都知道這肯定是碰瓷,但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並沒有人點破,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外地人,加上碰瓷的主導者也不是什麼好鳥,沒必要惹火燒身。

   那伙人見陸漸紅壞了自己的好事,個個都黑着臉,恨不得當場就修理陸漸紅一頓,但礙着人多,惡狠狠地盯了陸漸紅一眼,罵道:「你媽的,走着瞧。」

   陸漸紅拿着手機,按了三個鍵,說道:「看清楚了,這是110。」

   那幫人再狠,也不敢跟**硬幹,只得認栽,灰頭土臉地離開了,人群也跟着一轟而散。

   女人鬆了一口氣,很感激地說道:「謝謝你幫我解了這個圍,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辦。」

   見那女人感動的神色,陸漸紅狠狠意淫了一把,如果小說中那種以身相許表達謝意的狗血情節出現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哪怕就是春風一度也好。
陸漸紅早就不是處男了,很了解床第之間的事,看着女人紅潤的唇,狠狠咽了口口水,體內稍熱,臉上卻露出很不屑一顧的神情說道:「沒什麼好謝的,小事一件。」

   女人從車裡拿出錢包,從裏面掏了一耷子錢,說:「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錢就不用了,看你不是本地人,你還是快走吧。」
陸漸紅趕緊推脫,當先離開了。

   女人望着陸漸紅的背影,怔了一會,上了車離開了君悅酒店。

   經過這事,陸漸紅也沒了再逛下去的興趣,回了自己的房間,一口喝了離開時倒的開水,冰涼的液體流入胃中,讓他的頭腦清醒了一些,想想剛才還真是夠險的,萬一那伙人跟自己幹起來,還真是件麻煩事。
又想了一會那女人的樣子,居然也記得不是太明白了,只知道是個漂亮的女人,而後又想起那女人手中的錢,看這耷子錢的厚度,應該不低於三四千,可是自己三四個月的工資,心中不禁大是後悔,奶奶的,裝什麼清高嘛。

《人生紅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