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世真仙
人世真仙 連載中

人世真仙

來源:google 作者:章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凡心 章長

姐姐隕落斷魔淵,資質平平的方凡心承其衣缽,義無反顧,踏上了修仙路為阻妖魔,人間凈土開斷魔淵,建御妖城,無數仁人志士前來鎮守,埋骨於此人間凈土也常有妖魔混入,更有自私自利的人族修士為非作歹,與妖魔勾結,破壞凈土安寧方凡心歷經滄桑,終入御妖城,臨斷魔淵,隨着世道序幕揭開,他發現,姐姐的隕落,竟是一種謀劃……展開

《人世真仙》章節試讀:

趕人村發生了怪事!

處處透着詭異,結果,石水塘竟然被啃得只剩皮了,那麼,別的村民呢?

方凡心何曾見過這種陣仗?只是聽說過罷了。

必定是妖魔所為!

唯有妖魔,才會對普通人下手,才會以這般兇殘的手段對付尋常百姓。

方凡心心生恐懼,轉身就跑,很難不怕,誰能不怕?

吟!!

一陣劍吟聲響起,方凡心回頭望去,便呆住了,太平劍飛旋,將洶湧而來的村民砍瓜切菜一般剁碎了。

有些村民僅剩皮囊,有些村民卻還有血肉,可是,血肉狀態一看就是僵化了,顯然已經死去多時。

方凡心也不知為何,眼力越來越好,他隱隱看到,那些有血肉的村民四肢穿插着絲縷長線,絲線懸空而不見末端。

提線木偶!

方凡心臉色一變再變,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怒意。

「大膽小賊!豈敢屠戮村民?!」

一聲暴喝響起,方凡心一個激靈,轉頭望去,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氣勢洶洶,御劍而來,怒視着方凡心。

方凡心一愣,指了一圈,說道:「這位老仙師,您目光如炬,且看這些,血肉被啃,僅剩皮毛,血肉僵化,還有滿地怪蟲,這哪是什麼屠戮村民?」

老者微微皺眉,四下看了看,露出和煦笑容,御劍落下,慚愧道:「真是差點冤枉了小兄弟!」

他走過來,撫掌道:「果然是少年英豪,斬妖除惡,俠義心腸吶!」

被老仙師誇讚,方凡心有些飄飄然的。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老者突然跨步,瞬間逼近方凡心,抬手就掐住了方凡心的脖頸,轉頭對太平劍吼道:「凶劍!莫要過來!」

太平劍懸空,劍指老者,鋒芒畢露。

方凡心一臉懵逼,震驚道:「為……為什麼?」

老者惡狠狠道:「小賊壞老夫好事,還問老夫為什麼?!」

「這些事……你做的?可是……不可能啊,難道,你是妖魔?」

方凡心不可置信道。

老者嗤笑道:「妖魔?那些東西,哪有這種手段與花樣?即便有,也是學我人族修士的。我們人族修士,要好起來是真好,要壞起來,嘖嘖,是不是嘆為觀止呢?」

「是……」

方凡心失神道,「是嗎?我我不信……這讓我怎麼信?」

老者冷笑一聲:「懶得跟你廢話,待老夫斷去你與這寶劍的聯繫,你也隨他一般,成為一塊臭皮囊!」

他指着的,是石水塘的皮囊。

枯老的五指覆蓋方凡心的額頭,低喝一聲:「懾魂!」

嗤!

老者忽然慘叫一聲,踉蹌後退,手腕被刺穿了一個血窟窿。

方凡心持着安心笛墜,輕撫道:「安心笛墜,我就知道,太平劍有靈,你也會有靈。」

老者大怒道:「小賊!你竟能暗算老夫?」

「老匹夫!」

方凡心怒罵一聲,怒吼道,「太平劍!殺老賊!」

也不知為何,這老頭笑眯眯走來,他就心神不寧,猶如老鬼迎面而來,心中警惕。

幸好,還有安心笛墜。

太平劍呼嘯一聲,猶如追星趕月,朝老者心口刺去,快如閃電!

老者一拂袖,黑蟲滾滾而出。

太平劍一盪,斬掉一片,迴轉方凡心身前,旋轉着,些許飛來的黑蟲紛紛被削開。

「小賊!你一定會後悔管這閑事的!」

老者御劍騰空而去,傳下冰冷話語。

方凡心吼道:「太平劍!一定要斬了那老賊!」

太平劍呼嘯而去,可奔襲半途,又倏然迴轉,方凡心正納悶,忽有所感,回頭一看,便見一些殘肢斷臂起起伏伏,朝這邊殺來。

這一天,方凡心真是長了見識,有些暈頭轉向的。

太平劍空中旋了一圈,殘肢斷臂紛紛跌落。

方凡心轉頭望去,哪還有老者的蹤跡?

他心中一凜,眉頭深深皺了起來,這麼兇惡的老頭跑掉了,恐怕遺禍無窮!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老頭慈眉善目,卻這般兇惡……」

方凡心苦笑搖頭,太平劍歸鞘,陷入安靜狀態,顯得平凡且普通。

他看着遍地的殘肢斷臂,心如針扎一般,緩步離開。

方凡心去了縣衙,藉助太平劍,往縣衙遞交了趕人村慘案的詳述文書,便繼續趕路了。

後續如何,方凡心已經管不着了。

……

「干你祖宗!干你祖宗!敢壞老夫好事!等老夫查到你底細,你就死定了!全家扒皮抽筋!臭皮囊做成燈籠點上天!」

老者遠離趕人村,落到地面後,跳腳咆哮,氣急敗壞的模樣,是那麼的猙獰恐怖。

一路走,一路罵。

忽然,老者看到前方有幾個兒童在嬉戲打鬧,隨即露出慈祥和煦的笑容,走了過去,喊道:「小娃兒!吃糖嗎?」

幾個兒童停下嬉鬧,轉頭看向老者,歪着腦袋,滿臉好奇。

老者笑呵呵的,往懷中摸去,摸出幾顆糖果,攤開手掌,輕輕一拋,糖果便飄蕩而起。

幾個孩童瞪大了雙眼,一臉震驚。

「哇!是老神仙!」

「老神仙!」

糖果飄到了孩童的面前,孩童雀躍不已地接過,笑眯起了眼。

老者也笑眯起了眼,喃喃道:「快樂的孩童,最美味了。」

他五指微曲,五道微不可察的絲線幽幽而起,從孩童的頭頂落下,刺了進去。

老者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勾動絲線,當即噬魂洗髓。

他笑容忽然僵住了,因為神通失效了!

「嘻嘻嘻!」

孩童們忽然嘻嘻笑了起來。

「老神仙吶,是老混蛋!」

「老混蛋吶,是老惡賊!」

「老賊好凶,我怕怕。」

「嘻嘻嘻……」

幾個孩童一邊拍手,一邊叫喚,有點像童謠,語調古怪。

老者駭然色變,御劍而起,轉身疾馳而去。

突然,老者只感覺四肢被人抱住,無比沉重,墜了下去,他心頭狂跳,運轉真氣化作鋒芒,想掙脫,卻發現掙脫不掉!

他看到了,幾個孩童抱住了他的四肢,頭上也騎着一個,腦袋越來越沉重,將他的脖頸壓得不斷彎曲,臉龐幾乎壓入了胸腔。

老者艱難開口:「哪位……前輩……饒命……」

孩童嬉笑道:「兇殘老賊求饒啦!」

「求饒啦!求饒啦!」

「你們說,假如我們向他求饒,他會怎麼做?」

「放了我們。」

「錯!會更兇殘地折騰我們!」

「那我們就更兇殘地折騰他,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