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連載中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來源:google 作者:眯眼貓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眯眼貓 西格

穿越到overlord的世界,成為無上至尊之一,西格立志成為納薩力克的背後守護者,飛鼠的堅實後盾,盡情享受美好的異世界生活可在他精湛的演技下,迪米烏哥斯聲稱洞悉了無上至尊的想法,勢必獻上整個世界,科塞特斯化身催生隊長,馬雷的眼神越來越嚇人,純潔的亞烏菈都快被帶壞了最恐怖的還是雅兒貝德,每次見他都想把他生吞活剝飛鼠你能不能管管她!飛鼠摸着頭,「我把設定改成愛着西格了」「什麼!」展開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章節試讀:

兩位至尊離開後的幾分鐘後,眾人才起身,饒是如此也沒人敢大聲說話,發自內心的尊敬。

馬雷拍了拍手,怯生生地說道,「太好了,西格大人還是回來了。」

亞烏菈敲了下他的頭,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說什麼呢,西格大人哪次沒準時回來。」

「但是,差點就見不到了……」

馬雷的聲音越來越小,但在場的守護者都能聽到,一時間氣氛變得壓抑起來。

守護者的記憶中,作為無上至尊的西格是最不穩定的那一個,每隔一段時間總是會消失。

現在想想,如果沒能在納薩力克發生轉移前回來,那就真的永遠都見不到了。

「飛鼠大人不是一直在嗎,就算是為了飛鼠大人,西格大人肯定也會回來的。」亞烏菈信誓旦旦地說道。

「飛鼠大人身上強大的波動真讓人難以控制,不愧是統領無上至尊之人,我唯一的支配者!」

夏提雅喘着粗氣,臉頰泛起不自然的潮紅。

「咦——」亞烏菈嫌棄地離遠了點。

雅兒貝德緩緩起身,臉色變得很差,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夏提雅,我發現從剛才開始,你就對西格大人很不尊敬。」

「啊?」

雅兒貝德蹙眉,厲聲指責道,「難道你不是在以自己的癖好,評判無上至尊嗎?」

熱知識,龍人是長生種,不是不死族,不符合戀屍癖的愛好。

「我說的是事實,你才是想多了呢。」夏提雅瞪大眼睛,表情變得誇張,「再說,飛鼠大人本就更加有魅力。」

科塞特斯呼出一口寒氣,悶聲說道,「夏提雅,你太不敬了。」

「西格大人才更有魅力!」

「雅兒貝德你也……」

兩米高的蟲王陷入了沉默,爭這種東西真的有意義嗎。

馬雷和亞烏菈兩個孩子不太懂這些事,站在邊上強勢圍觀。

塞巴斯有點不耐煩的焦躁感,顯然注意力並沒有集中在爭吵上,他正在猶豫要不要去侍奉無上至尊,如果兩位不在一處,又該怎麼安排。

沒考慮多久,他果斷決定飛鼠大人優先,雖然更想親近西格大人,但確實如迪米烏哥斯所說。

「我去侍奉無上至尊了,不能讓大人等太久。」塞巴斯小跑離開,生怕背後有人攔着他。

迪米烏哥斯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

夏提雅的智商本因為血之狂亂的影響,一直不怎麼靠得住,但她依舊要為自己不敬的話語道歉。

只是沒想到雅兒貝德也會被愛意蒙蔽。

如果兩人爭一個他或許會期待結果如何,但站隊必定會導致納薩力克內部不和諧,這絕對是西格大人不想看到的。

「雅兒貝德,夏提雅,稍微等一下吧,如果因為你們的爭吵使兩位大人心生間隙,有人負的起這個責任嗎?」

夏提雅和雅兒貝德互相看了一眼,都從中看到了不情願,但內心達成了一致,雖說在爭論,但她們對兩位至尊的忠心都是毫無疑問的。

「夏提雅,我覺得可以終止這個議題了。」

「同意~」

「但是,西格大人是我的!」

「我不會搶的!」

可惡的暴力猩猩,夏提雅暗暗吐槽。

找你的骨頭架子去吧,她很快就能獲得獨一無二的禮物了,雅兒貝德十分自信。

有道具收藏癖的西格是唯一一個沒有創造NPC的公會成員,因此不會出現其他人分寵的情況,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消息。

雅兒貝德恢復正常,變回端莊美麗的純白惡魔,「好了,守護者們,我們來分配任務吧。」

……

「飛鼠,要不要來場PVP。」此時西格正在擦拭手中的長槍,漆黑的槍頭閃爍陣陣寒光。

「岡尼格爾」,由世界樹的樹枝打造而成,對矛所發的誓言不可反悔且必將實現,可投擲穿透一切,投射時宛若流星劃破天際,又稱流星之槍。

安茲烏爾恭持有世界級道具之一,是西格在公會戰中搶來的,在其他公會成員的允許下由他個人持有,並作為主武器使用。

以往面對這種邀請,飛鼠一定會欣然接受。

他作為PVP高手,卻從未贏過西格,就像是擋在面前的一堵高牆,跟他切磋能感受到戰勝強敵的快樂。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顯然不是什麼好時機。

「算了吧,萬一不能復活怎麼辦?雖然魔法在這個世界能用,但是還沒能驗證復活魔法。」

西格贊同地點了點頭,一如既往地明事理。

「話說,為什麼不把設定修改成雅兒貝德愛着飛鼠呢,不說的話沒人會知道的,我覺得那樣才比較合理。」

「西格桑,我怎麼能做那種事呢,雅兒貝德不是你的理想型嗎?」飛鼠十分善解人意的說道。

西格表情疑惑,「啊?你…我什麼時候說過?」

「那次佩羅羅奇諾和泡泡茶壺也在場,你說喜歡錶面溫柔淑女,實則很霸道的御姐,在我看到雅兒貝德的設定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

「話雖如此,但雅兒貝德是……翠玉錄的孩子。」

西格內心崩潰,雖然這話沒錯,但雅兒貝德的個性並不是一句話就能概括的,那種愛意已經到了病嬌的程度了。

一想到雅兒貝德是因為自己才臉紅,那副表情是因為他而扭曲,西格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但修改雅兒貝德的設定真的是意外,我當時以為要關服,鬼使神差下就修改了。」飛鼠覺得自己是在狡辯,便準備下跪道歉。

西格無奈掩面,「算了,事已至此,只能接受了。」

飛鼠輕聲安慰道,「雅兒貝德的容貌是納薩力克數一數二的,性格也很不錯,簡直是完美女友,但你別誤會,我不會有其他的心思的,朋友妻不可欺,我不能做那種不道德的事情。」

西格一臉生無可戀,早知道就不多嘴說了,也不該跟飛鼠的關係混得那麼好!

或許是看到安慰起了反效果,飛鼠借口出去溜達散心,但現在西格哪有心情,擺擺手就準備回房間休息了。

「西格桑,你不要擔心了,如果以後能見到翠玉錄,我來負責解釋。」

西格剛剛扯出的笑容凝固,我可謝謝你了,飛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