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族大聖尊
人族大聖尊 連載中

人族大聖尊

來源:google 作者:太二生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太二生火 奇幻玄幻 李文瀚

這是一個百家爭鳴的仙俠世界!作為普通人,只有寒窗苦讀這一條路可以走!他出身寒門,一朝才氣加身,提筆可安天下,潑墨可定乾坤!考童生,隨便一首詩成為傳世經典!考秀才,一首鎮國詩詞震驚朝野!聚才氣,揚國威,收失地,擴疆土,滅妖魔,鎮守人族,成就一代聖尊!展開

《人族大聖尊》章節試讀:

「大哥,文瀚可是聖人門生!醉酒也照樣能寫出好的詩詞!」李光義立刻擋住了李家大伯。

「堂兄,既然提到了酒,不如您就以酒為題,寫一篇有關酒的詩詞吧!」

李文淵這時候馬上出題,他們父子二人一唱一和,就是為了讓李文瀚出醜!

李文瀚聞言笑了笑,端起杯中酒一飲而盡,然後直接提筆寫起了詩句!

「得即高歌失即休?」

柳院長看到紙上的第一句詩,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因為這第一句明顯沒有當日考試時候寫的『清明時節雨紛紛』那麼驚艷!

而且這句詩中還摻雜了過多的個人情緒,不利於後面的發揮,恐怕很難再寫出什麼好的詩句了!

羅縣令等人看了這第一句詩也是同樣的想法,因為李文瀚之前寫的清明那首詩實在是太驚艷了,相比之下,這一首詩的開篇要遜色許多!

「多愁多恨亦悠悠?這……」

當柳院長看到第二句詩的時候,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了震驚之色,因為這第二句的氣勢明顯比着第一句要恢弘大氣很多!

柳院長和羅縣令互望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震驚之色!

要知道詩句除了對仗工整之外,最難得的是意境和氣勢!

雖然開篇詩句少了意境,顯得稍有些落俗,不過這第二句瞬間就把氣勢提升了上去!並且與第一句遙相呼應,有了疊浪一樣的氣勢!

此時的李光義父子臉色十分難看,他們根本想不到李文瀚在醉酒的狀態下居然還能寫出這麼好的詩句!

「今朝有酒今朝醉!好!好詩!」

當羅縣令看到第三句的時候,忍不住高聲讚歎起來!

「原來文瀚把意境放在了後面!估計這首詩最少也是鳴州之境啊!」盧志剛念叨這一句的時候顯得無比激動!

「明日愁來明日愁!簡單透徹!直達主題!」

王世元此刻也忍不住拍案叫絕!

這時候李文瀚笑着對李文淵問道:「小老弟,哥哥我這首詩如何啊?」

此時的李文淵面色鐵青,雖然他心裏窩火,可是李文瀚寫出來的詩句確實很好!他根本挑不出毛病!

李文淵原本是想藉機會好好的羞辱李文瀚一番,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作出了詩!而且還是上等佳作!這無疑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文瀚,你怎麼這麼快就作了一首詩?難道是從別處抄來的么?為何連個題目也沒有啊?」

一旁的李光義還是非常的不甘心,他覺得李文瀚就算是在清醒的狀態下也不可能這麼快的作出一首詩!更別說是在醉酒的狀態下作詩了!

所以他完全有理由懷疑李文瀚抄襲了別人的詩句!

「李光義!你太過分了!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文瀚這首詩是抄襲別人的?」

不等李文瀚開口,一旁的盧志剛就忍不住怒吼起來!

要知道盧志剛可是晉陽書院的主考官,李文瀚有沒有抄襲,他豈能看不出來?

李光義在盧志剛的眼皮子底下質疑李文瀚抄襲,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臉啊!所以盧志剛根本不能忍!

李光義這時候又厚着臉皮笑了笑:「盧大人莫要生氣,我也只是隨口問問而已,想必文瀚這種聖人門生,根本不會做出此等有辱斯文的事情!」

然而李文瀚卻笑着說道:「我的詩都是抄的,我怎麼可能會作詩?不過就算我是抄的,我也照樣是聖人門生!有本事你讓你兒子也抄一首傳世經典!讓他也成為聖人門生!」

李文瀚清醒的時候都沒有把李光義父子放在眼裡,現在喝醉了,就更不可能把這父子二人放在眼裡了!

聽到這話,李光義馬上冷笑道:「文瀚真乃英雄也!抄襲詩詞都能承認的如此乾脆利落!若是換成別人,肯定已經羞愧的上吊自殺了!」

李光義冷嘲熱諷,這是在故意激怒李文瀚,只要對方動怒,那就坐實了抄寫詩詞的罪名!

到時候不但聖人門生的名號保不住,恐怕還會有牢獄之災!

然而李文瀚根本就不在乎李光義的冷嘲熱諷,他馬上在這首詩的正上方寫下了題目,並且還準備直接寫下原作者的名字!

可就在李文瀚剛寫下這首詩題目的時候,桌子上突然升起七彩光芒!三尺才氣從紙上躍然而出!

「才氣三尺!文可鳴州!」

「才氣都湧現了出來,怎麼可能不是文瀚的原著!」

「李光義,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可說!難道這首詩的才氣還能有假么?」

此刻有人讚歎李文瀚的才氣!有人驚嘆盛名之下無虛士!還有人怒斥李光義父子二人包藏禍心!

周圍的賓客和外面的百姓都點着腳尖、伸着脖子往李文瀚這裡望了過來,很多人都是平生第一次見到才氣,所以一個個都顯得無比興奮!

「才氣三尺!文可鳴州!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倍受打擊的李文淵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踉蹌着倒在了地上!

李光義嚇了一跳,趕緊攙扶起兒子落荒而逃!

這時候李家三老太爺憤怒的吼道:「李光義父子二人三番五次的打擊報復,險些坑害了我們李家的棟樑!即刻起,將李光義、李文淵父子二人逐出李家!從此與我們晉陽縣李家溝李氏族人再無半點兒關係!」

李家三老太爺還是很明事理的,李光義父子二人心腸歹毒,早晚也是個禍害,現在將他們逐出李家不但可以少兩個禍害,還能增進李家族人和李文瀚的關係,可謂是一舉兩得!

周圍的李氏族人紛紛表示贊同,現在的李文瀚可是他們李家的驕傲和希望!誰若是膽敢詆毀、陷害李文瀚,李家上上下下就與他不共戴天!

經過李光義父子這麼一鬧,李文瀚不但沒有身敗名裂,反而聲名遠播,在場的眾人都被他的才氣給深深的折服了!

這時候羅縣令雙手顫抖的捧着李文瀚寫好的手稿,然後對眾人說道:「現在本官為大家念念這首才氣三尺的鳴州之詩!題目為『自遣』!」

得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來明日愁。

「這絕對是鳴州之境詩詞中的上上之選!雖無寫景之句,但是復疊之詞運用的出神入化!妙!實在太精妙了!」

念完這首詩之後,羅縣令還是一個勁兒的讚歎,若是單論個人喜愛程度,他對這首詩的喜愛肯定排在『清明』那首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