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日月風華
日月風華 連載中

日月風華

來源:外網 作者:沙漠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沙漠 都市言情

第五篇長篇架空歷史小說。從【江山】開始,連續創作了【權臣】、【國色生梟】、【錦衣春秋】,直到今天的新書,回想起進入網文的第一天,從沒有意料到會走到今天。很多事情,只有做過,才知道優勢和劣勢。多年來,創作作品的同時,一直在總結自己所擅長的和欠缺的,擅長的自然是精益求精,希望能夠更進一步,而欠缺的也會儘力去學習提升,彌補不足。從第一本書的稚嫩,到後來幾部作品相較而言的成熟,本身就是一個一直學習的過程。一直以來,創作的類型都是架空歷史,歸根結底,一來是確實太喜歡這樣的類型,帝王將相金戈鐵馬總是能讓我熱展開

《日月風華》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未亮,雄雞未鳴,秦逍已經在自己的屋內打了一套拳。
八極拳是老頭子在秦逍六歲的時候傳授,拳法本身並不複雜,甚至有些簡單,不過老頭子說過,這八極拳強身健體,長年累月鍛煉,可以增強體質,而且讓人的腦子變得靈活。
通常情況下,老頭子說的話都不會錯,所以多年來,只要沒有特殊情況,秦逍必定早早起床,風雨無阻地打上一套拳。
這已經成了他生活中如同吃飯睡覺一樣的規律。
黎明第一絲曙光灑落在大地之前,秦逍已經沖了個涼水澡,隨後下了碗麵條給自己做早餐,吃完之後,這才收拾一番,掛着自己的酒葫蘆,出了門去,順手帶上了院門。
木頭巷兩邊加起來也就不到三十戶人家,不過在此長居超過五年的卻不到一半。
龜城是西陵重城,是往來商旅的一處重要據點,流動人口極多,此外在關內若是犯了刑律,有不少也會被發配到西陵。
商旅、盜賊、罪犯,還有遊俠混跡其中,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雜居城內,所以龜城也算得上魚龍混雜。
木頭巷有人來,也有人走,來得突然,走的也會無聲無息。
不過木頭巷人不多,就算是新來的,只要適應一段時間,也能與四鄰熟絡,而木頭巷的人互相之間也都不會輕易給別人添麻煩,各守着自家門。
斜對門油鋪的麻婆每天第一個開門,燒餅店的大餅臉只知道傻笑,棺材鋪的金家父子每天都拉長個臉,活像無常鬼。
這些人的市井生活,單調而乏味,卻日復一日地重複着。
「麻婆早!」
齊寧經過油鋪子的時候,瞧見麻婆剛從內堂出來,立馬衝著麻婆笑了笑。
麻婆的油鋪子在這條街經營了許多年,生意不算好,但卻一直堅持下來。
這老太婆終年穿着黑色的厚袍,頭上罩着黑色的頭巾,佝僂着身子,或許是因為年紀大了,耳聾眼花,平日里很少與人交流,秦逍每天經過的時候,只要看到她,都會打一聲招呼。
麻婆似乎沒有聽見,並沒有搭理,秦逍習以為常,看着佝僂着身子的麻婆又往內屋去,心中嘆了口氣,知道如果有一天這老太婆過世了,這油鋪子也就徹底關門了。
到了甲字監,秦逍手中拎着個麻袋,守門的中年獄卒立刻湊過來,低聲道:「聽說孟捕頭昨晚回來了,大伙兒說是你和都尉大人一起去了甄侯府?」
「都尉大人擔心出什麼事,帶着我過去,好讓我通風報信。」
「甄侯府是不是因為那條狗?」中年獄卒心有餘悸道:「得罪了甄家,還能安然無恙出來,那可是少見。」
秦逍笑道:「不過是點小誤會,有都尉大人出馬,還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
「說是這樣說,但昨晚可是兇險得很。」中年獄卒嘆道:「你什麼都好,就是年輕氣盛,秦逍,說句不該說的話,有些事情還是躲起來好,不可強出頭,否則只能是惹禍上身。」
秦逍知道中年獄卒這番話倒也沒有什麼惡意,但孟捕頭出事,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笑了一笑,也不多言,正要往監牢里去,就聽到後面傳來聲音:「秦逍,等一下。」
秦逍回過頭,只見到兩名衙差押着一名身着囚服的漢子過來。
見到有犯人押解過來,秦逍將麻袋放下,臉上立刻顯出濃濃笑意,快步迎上去。
「竇霸,三十六歲,四海鏢局的鏢師,誤傷人命,被判入獄六年,已經定了案。」衙差向秦逍道:「你這邊先收押了。」
秦逍上下看了看囚犯,繞着緩步轉了一圈,就像是在驗收貨物一般,甚至挺着鼻子嗅了嗅。竇霸忍不住道:「你做什麼?」
秦逍拱手笑道:「原來是竇鏢師,久仰久仰。自我介紹一下,小姓秦,單名一個逍字,逍遙的逍,負責一日三餐給你們送飯,然後幫你們做一些雜活,跑跑腿什麼的。以後竇鏢師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能做的我一定為您做,不能做的我也會竭盡全力,反正定會讓您在這裡住的舒舒服服,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抬手道:「來來來,快請,快請!」
竇霸有些發懵。
賓至如歸?
這鬼地方能讓老子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秦逍卻已經跑過去打開了甲字監那道鐵門的鎖鏈,隨後推開門,拎起麻袋,退到一邊,依然是帶着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竇鏢師,快請進,八號房空了好一陣子,我每天都收拾的乾乾淨淨,就等着您大駕光臨。」
兩名獄卒這才押着竇霸往裏面去,進門的時候,竇霸忍不住看了秦逍一眼,見秦逍一臉熱情笑容地看着自己,心裏有些疑惑,暗想現在大獄的服務已經這麼周到貼心了嗎?
進了鐵門,是往下的石階,前面是一條還算寬敞的通道,往前走出不到二十來步,正對着的是一間屋子,門關着,爾後左右各有一條通道,但也都用鐵欄門關着,透過鐵欄門,瞧見裏面昏暗的很。
「這是班房,我平時執勤的地方,為的是方便你們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招呼。」秦逍拎着那麻袋,笑眯眯道:「甲字監只有十六間房,左右各有八間,您是八號房,那是在左邊最靠裏面的一間,來,您請!」向那兩名獄卒道:「兩位哥哥辛苦了,我送竇鏢師進去就可以,你們可以先回了。」
兩名衙差對視一眼,一名衙差衝著秦逍笑了笑,也不說話,秦逍卻是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竇鏢師看在眼裡,心下一緊,暗想這兩人互相遞眼色,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你?難道是要對自己不利?
等兩名獄卒離開,秦逍這才過去打開左邊的鐵欄門,又是很客氣地做了一個請勢,竇霸猶豫了一下,終是先往裏面進去。
秦逍跟在竇霸身後,竇霸進去之後,才發現右手邊是一排囚牢,經過第一間,透過木珊欄,只見裏面的囚犯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讓竇霸吃驚的是,牢房裡的景象和他之前想的完全不同。
他只以為大獄之中,囚牢必然是骯髒不堪,而且還會散發酸臭味道。
但這第一間囚牢里,乾乾淨淨,除了角落的一張床,竟然還有一張書桌,桌子上擺放着不少書籍,那老囚犯坐在桌邊的一張大椅子上,手裡拿着一本書,就着桌上的油燈正燈下觀書,一幅悠閑自在的模樣,不像是在大獄,倒像是在自家的書房裏面。
老囚犯雖然穿着囚服,卻也是乾乾淨淨,連頭髮都梳得很有型。
聽到動靜,那老囚犯扭過頭來,竟是看也不看竇霸,只是看着秦逍道:「逍子,老夫要的那幾本書,你是不是找到了?」
秦逍停下腳步,衝著裏面恭敬道:「許先生,剛到了新客人,您的書已經找到,待會兒就給您送過來,勞您等一下。」
老囚犯許先生輕嗯一聲,繼續看書,悠然自得。
竇霸睜大眼睛,只覺得匪夷所思,他一時出現錯覺,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進了大獄?
一路前行,八間牢房,除了竇霸要入住的八號房,前面七間竟然都住了人,秦逍每經過一間牢房,沒等裏面的人說話,就已經開口道:「稍等稍等,馬上過來!」
直走到第八間,牢門上方畫著一個圓圈,裏面寫着一個「捌」字,這自然就是八號牢房。
秦逍打開了牢門,自己先進去點了燈,屋裡亮起來,竇霸才發現這牢房之內還真是收拾的乾乾淨淨,不過和其他牢房裡的陳設相比,這屋裡只有角落裡的一張木板床,邊上放着一隻馬桶,此外再無一物。
竇霸皺起眉頭,忍不住道:「秦秦逍,為何我這裏面東西如此簡陋?桌椅為何不見?」
秦逍放下手裡的麻袋子,抬手道:「竇鏢師先請坐,你剛進來,許多事情您還沒弄明白,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指着銬着竇霸雙手的手鐐道:「進來的前三天,鏢師還要忍耐一下,先戴着這玩意,三天一到,就可以打開了。這八號房有一張床和一隻馬桶,都是免費提供。如果鏢師從現在開始需要任何物事,無論是吃的喝的還是玩的,只要在允許範圍之內,您開口,我立刻給您弄來。」
竇霸「哦」了一聲,有些驚訝:「我想要什麼都可以?」
「是的是的,竇鏢師,鏢師,這個稱呼我感覺太生疏了,不知以後我稱您為竇大叔可好?」秦逍一臉真誠的笑容:「這樣會讓我們的關係更親近。」
竇霸一屁股在木板床坐下,道:「你隨便稱呼。」
「好叻。」秦逍更是熱情:「大叔,我說了,你要什麼,我都會竭盡全力給你弄過來,以後您就當我是您的後輩,凡事都不要客氣。例如你這身囚服,總不能天天穿着一套,你若需要,我立刻可以給你再弄一套乾淨的,這樣每天都可以換着穿,衣服髒了,你說一聲,我會讓人給你洗的乾乾淨淨,你若是有要求,例如在衣服上綉上一朵花什麼的,我都能辦到。」
竇霸點頭道:「不錯,一套衣服不夠,你幫我再弄一套,謝謝你了。」
「客氣客氣,大叔要新囚服一套,我待會兒就給你送來。」秦逍一邊說話,一邊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本本,打開本子後,裏面還夾着一隻用木炭做成的細細的炭筆,拿着炭筆在本子上記了一下,才含笑問道:「大叔還要什麼?」沒等竇霸說話,指着馬桶道:「竇大叔每天要不要讓人給你清洗一下馬桶?」
竇霸立刻道:「那是自然。」看了空蕩蕩的木板床,皺眉道:「這連一套被褥都沒有,怎麼睡?能不能幫我弄一套被褥過來。」
秦逍一邊記一邊連連點頭:「自然自然,夜裡還有些涼,竇大叔雖然身體強壯,但晚上還是睡着被褥才好,您放心,我給你弄一套又暖和又柔軟的被褥。大叔,還要什麼,我都記下來,回頭一次給你送過來。」抬頭看着竇霸,一臉認真:「你平時有什麼愛好?喜不喜歡書法?要不要來套筆墨紙硯?又或者你喜歡樂器,我給你來支竹簫什麼的。」
如果不是看到前面幾間牢房裡的人過的確實很舒坦,竇霸都以為這少年是在調侃自己,想了一下,道:「我平時喜歡斗蛐蛐,不過這裡不大方便,那就算了。這樣吧,我這人喜歡喝酒,你要是方便,給我弄兩壇酒,就是萬福樓的古城燒,還有,弄點下酒菜,來點牛肉烤鴨什麼的都可以,是了,如果能弄到御品齋的紅油豬耳朵,那是再好不過了。」
「方便方便,這些東西都可以弄到,小事一樁。」秦逍記下後,問道:「還要什麼?」
竇霸想了一下,才搖頭道:「先就這些吧,我要是需要什麼,再找你說就是。」
秦逍點頭道:「好的好的。竇大叔,你聽一下,你需要的東西有這些,被褥一套,囚服一套,萬福樓的古城燒兩壇,御品齋的紅油豬耳朵一份,另外一斤牛肉一隻烤鴨,另外馬桶每天會專門有人沖洗,竇大叔,是不是就這些?」
竇霸道:「不錯,先就這些,麻煩你了。」
「竇大叔太客氣了,不麻煩,都是我應該做的。」秦逍笑眯眯道:「除了清洗馬桶是月付,一個月一兩銀子,其他的東西加起來八兩銀子,竇大叔,你身上肯定沒帶銀子,不知道您的家住在哪裡,你可以告訴詳細地方,我上門好受領!」

《日月風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