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日月光照臨
日月光照臨 連載中

日月光照臨

來源:google 作者:冬晴無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敘 林逾靜 現代言情

時敘看了眼手錶眉眼微皺說道:「手機給我」林逾靜有點莫名但還是乖乖拿出手機解了鎖遞給他時敘接過手機打開撥號鍵盤輸入了一連串數字按下綠色撥通鍵,他的手機鈴聲響了立馬關掉,手機還給林逾靜,溫柔地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我還有事,我先走了,稍後聯繫」「好!」林逾靜恍惚了一下,這個場景似曾相識那年他從書包拿出筆和紙,在紙上寫了一串位數字,遞給她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等你以後有手機了記得聯繫我」可是最後這張紙條被燒了一大半,只剩下三位數字,她一直記到現在,725········她趕緊打開手機看了眼剛才撥通的號碼,725!原來他這麼多年都沒換過手機號碼一直以來她都無比懊悔,怪自己當時沒把號碼背下來就放進書包里,結果一場大火燒了一大半張紙··········穆雲初站在一旁似乎明白了什麼,猜測道:「姐,他就是你那本漫畫書《黑暗裡的光》的男主原型嗎?」林逾靜在大四的時候出了一本漫畫,內容是她和時敘同窗六年的故事封面是她送給給時敘的一張畫,畫里:道路兩旁種着兩排樹,一排楓葉一排銀杏,男孩在左邊楓葉那邊,女孩在右邊銀杏樹這邊,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兩人背對背時敘喜歡楓葉,逾靜喜歡銀杏展開

《日月光照臨》章節試讀:

晚上林逾靜準時赴約,時敘提前到了一會。

他看着向他走來的女孩,長發飄飄,加上清冷的氣質,散發出幾分仙氣。見她過來趕緊給她拉好椅子。

待她坐好遞給林逾靜菜單,溫柔地說「看看想吃什麼?」

林逾靜接過菜單,點了幾樣生牛肉和熟牛肉,還有一些素菜。

時敘點了些蝦和毛肚,略帶詢問式的看着林逾靜:「要什麼湯底?」

林逾靜掃了一眼,說:「沙參玉竹湯底吧!」

時敘把菜單還給服務員,淡淡道:「再要一瓶椰汁,一壺胎菊。」

林逾靜見他點了胎菊眉心一跳,暗想:他竟然還記得我愛喝菊花茶。

「還是第一次見你留長發,很好看。」時敘一雙人畜無害的眼睛真誠的看着她說。

林逾靜訕訕的笑了一下,「謝謝!」接着微微側了側,被他一誇有些不自在。

不一會兒,菜陸陸續續上了,時敘待湯底開了一點一點的放些素菜和熟牛肉,緊接着放了些生牛肉在濾勺上唰。林逾靜插不上手,只能慢悠悠的吃着。

不知道是湯的熱氣熏得臉頰發熱泛紅,還是時敘時不時的往她碗里夾肉,讓她有些無所適從。

時敘看她不自在的樣子,開口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這家的牛肉不錯,多吃點,我常和家人來吃。」

「是,很新鮮。」林逾靜附和道。

兩人吃完,時敘提議說去江邊走走。

走出餐廳,來到一旁的江邊,九月的風吹着很舒服,林逾靜一頭的長髮被風吹的擋住了雙眼,自然而然的把頭髮撩在了耳後。

江邊這條路有跑步散步的,有遛狗的。時敘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注視着林逾靜:「這麼多年,你為什麼沒聯繫我?」

林逾靜抬眼看着他,他的眼裡滿是疑惑,似乎在說這個問題困惑了他十年,今天無論如何她都要老實交代。

她可以不說嗎?是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還是如實坦白?林逾靜沉思了片刻慢吞吞地回答:「因為······我弄丟了你寫給我的那張紙。」

時敘有些錯愕,就這樣?「那你怎麼跟消失了一樣,不參加同學聚會,也不·········」突然急剎車,沒再說下去,沉思了一下,覺得這個時候揭她傷疤不好,萬一那件事她不想讓人知道呢?

林逾靜抿了抿唇,目光流轉,為什麼不參加同學聚會?因為她自卑。不想聽到同學們打聽或者議論她媽媽的事,那麼大的事,有誰會不好奇?僵持了半晌開口道:「不喜歡熱鬧。」

時敘遲疑着冒出一句,「也是,你喜歡安靜。人如其名。」心裏苦笑:說的如此輕描淡寫,在她心裏他不過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同學吧!」對着林逾靜他總是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話觸了她敏感的心。

他恍惚間感覺他們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陌生感,高中三年的接觸似乎不存在過··········

林逾靜想靠近他,卻又害怕,她沒有信心。

她想起媽媽臨終的話:「等我死後,不要給我立碑,把骨灰撒在山上隨風飄走。家裡的房子燒成那樣不要住了,找你舅舅剷平那房子,以後不要再回來了,去你舅舅那裡,忘了這裡的一切吧!」

她也想忘記,可是老家的記憶有時敘,她忘不了·········她違背了媽媽的話回了老家,去過學校,也去過時敘的家門口·······她沉默了一會開口說:「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好,我送你。」

這話很耳熟,他以前對她說了很多。盯着時敘看了半晌反應過來,「不用了,不順路。」

「你又不知道我住哪裡怎麼知道順不順路?不管順不順路我都會送你回家,以前是現在也是,走吧!」他語氣堅定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到了停車場,時敘小跑過去拉開車門,林逾靜有些扭捏的坐了進去,他關上門坐到駕駛座。

「住哪裡?」

「碧海花園。」

時敘聞言扭頭,「我斜對面的那個小區。」他嘴角上揚半開玩笑說:「那以後豈不是可以常去你家蹭飯吃。」

林逾靜猶豫了一下說:「額!是挺近的,有空可以過來,我和我表妹一起住。」

「昨天在醫院和你一起的就是你表妹?」

「嗯!」

「昨天趕着開會,走得匆忙,都還沒機會認識一下。」

這一路上兩人沒再說話,林逾靜側臉看着車窗外,晚上的景色很吸引人。

時敘垂眸掃了她一眼,看她望得出神,也就不打擾她,認真開車。

車子來到小區門口停下,兩人下了車。林逾靜眨了下眼對着時敘道:「謝謝你!」

「不用這麼客氣,我們····還能回到十年之前那種熟絡的狀態嗎?

林逾靜笑了笑,「我想·····需要一點時間。」

時敘眉眼舒展開來,眼尾上挑。

林逾靜回到家就看到穆雲初在剪着花枝,哼着歌傻笑着,好奇問:「什麼事這麼開心啊?」

穆雲初笑着說:「我報了素描,油畫兩個長期課程,明天周六開始上課。」

「周六日你店裡不是忙些,那還去上課?」

穆雲初一本正經道:「他那裡是周一至周五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課,周六和周日就上午和下午才有課,如果周六不去周日要去接爸爸出院,那隻能是周一晚上了,太久了,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他。」

林逾靜嘆息道:「哎!帥哥真是招人惦記。」說完不覺想到時敘,他這麼帥肯定有很多女醫生護士喜歡。

「第一眼是被他外貌吸引,但我相信帥氣只是他其中之一的優點,更多優點待我日後慢慢挖掘。」

「也是,很多帥哥都很優秀。」比如:時敘。

穆雲初略帶警告意味說:「姐,你可不要告訴我爸媽我報繪畫課這事,不然她們又會說我亂花錢,有你這麼一位大師不拜,反倒花錢去跟陌生人學。」

「放心吧!我不說,不過你既然花了錢就要認真學,可不能光看帥哥了。」

「知道了,我肯定好好學啊!在他面前表現一番,我可不能做畫渣。」穆雲初第一步就是讓他留意她這個畫工不錯的女孩子,要讓他在朋友圈誇獎她。在他朋友圈看到他會特意發一些畫得好的學員的畫作誇獎一番。

叮咚······林逾靜手機響了,打開微信看到時敘發了一條消息,明天有什麼安排?她沉思了下回了句:有事。

時敘看了她的回復輸入:什麼事?思索了幾秒又刪除了回復道:哦!

穆雲初見狀忙湊過去偷看,林逾靜反應的快一下子就把手機別開,不准她看,她嬉皮笑臉道:「姐,是時醫生嗎?你們在聊什麼啊?給我看看,我可以給你參謀參謀。」

「不需要!」林逾靜拒絕道。

「你這個戀愛小白,怎麼少得了我這個戀愛軍師啊!我猜他肯定是想約你周末去玩對不對?」

林逾靜不情願地坦白:「是,不過我回復了他有事。」

「你應該回他我後天去接舅舅出院,看他怎麼回復,如果他說要去接,你就讓他來,剛好我們缺司機。」穆雲初嬉皮笑臉道。

林逾靜瞥了一她眼,「我們十年沒見了,很尷尬的。」

穆雲初低頭嘆息道:「你們這進度真是夠慢的。」忽而玩味地抬了抬眼補充道:「這要是我呀!早就拿下了。」

「要是你,根本不會斷聯十年,可惜我不是你,做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穆雲初就起床洗漱打扮了,在衣櫥里翻來翻去最終找了條仙氣飄飄的連衣裙穿上,畫了個好看的妝容,走出房間一臉期待地問:「好不好看?仙不仙氣?」

此時的林逾靜做好了魚片粥和蒸玉米,倒了兩杯牛奶。轉頭看向她說:「好看,這不是墜落人間的花仙子嗎?」

「第一天正式上課,我要給老師留個好印象。」她強調着。

「趕緊過來吃早點。」

「哦!」

「姐,你今天什麼安排啊!」

「中午去醫院看舅舅,下午去圖書館。」

吃過早點,林逾靜就開始準備中午給舅舅帶的飯菜了。

穆雲初開開心心來到畫室,誰知黎老師還沒有來。前台小伽給她拿來了繪畫工具,她拿出筆在袋子上寫上自己的個性簽名。

黎豪來到她座位邊上,跟她說了講解了工具,接着講了透視,構圖,明暗,質感。期間她故作隨意問了句:「黎亭老師不上周末的課嗎?」

「不是,他昨天睡得晚,現在估計還在睡着呢?」

「哦!」穆雲初撇了撇嘴暗想:熬夜黨。

三個小時過去了,上午的課結束了,穆雲初畫好了一幅正方體。收拾好就去附近找了間餐館坐下,點了一份雲吞竹升面,拿出手機點開他的朋友圈,一條一條仔仔細細的翻看,發現更多的蛛絲馬跡。

黎亭和弟弟黎豪在畫室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妹妹則和男朋友一起住。兩姐弟一開門就聞到了飯菜香,他們這個哥哥做得一手好菜,菜品多樣且色香味俱全,畫畫的手也可以這麼有煙火氣。

「哥,你還困嗎?」黎瑾關切道。

「不困了,睡夠8個小時就行了。」

黎豪眉毛揚起笑着說:「今天有個學員問起你了,你猜猜看是誰?」

「誰啊!」

黎豪玩味地看着他哥哥:「穆雲初啊!」繼續補充道:「哥,你沒覺得嗎?她好像對你格外上心耶!」

「沒覺得。」他生硬道。

黎瑾忙勸說:「哥,你自從和留曦姐分手後就沒有談過戀愛,你也老大不小了,爸媽都干著急。」

「吃飯。」說到這個話題黎亭就不願意聊了,他有時候也會問自己,這麼多年究竟在等什麼呢?大概是在等一個志同道合,靈魂契合且的有緣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