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軟萌小師妹竟成玄級大佬
軟萌小師妹竟成玄級大佬 連載中

軟萌小師妹竟成玄級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海海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海海海 穆九

天賜一副好胃口的小九,嗅覺靈敏百毒不侵,燒得一手好菜的三師兄,種菜制粉無人在意,讀了一山洞書的二師兄,詩書禮樂樣樣精通,練就一身肌肉的大師兄,健步如飛力大驚人,描繪一牆好畫的閑師父,畫畫吃飯別具一格,來呀,快活呀,反正日子那麼漫長展開

《軟萌小師妹竟成玄級大佬》章節試讀:

陽光曬得人有點軟。

穆九看着師父很隨意的一甩手,大大的虛空洞立刻顯現,輕輕鬆鬆踏去蝴蝶峰,好生羨慕。

可她一低頭看到自己劃的圈,歪歪扭扭的,像是師父煎的荷包蛋,好醜。

穆九扁着嘴巴,揮着竹枝一遍一遍的劃圈。

她想早點暢玩被定在半空的小蜻蜓,她一定要儘快學會虛空洞術。

穆九划著划著,划到第六十九次的時候,她成功了。

只見穆九划出一個看着就小的虛空洞,鑽進再鑽出,成功抵達三位師兄的背後。

她小眼珠子一滴溜,賞了三位師兄的後腦勺一人一個小粉拳頭。

還未等三位師兄轉過頭,穆九就又划出一個小虛空洞,鑽進再鑽出,出現在大院里的空地上。

而後穆九越來越快地,一會這邊冒出頭後消失了,一會又在另一邊冒出頭後又消失了。

如此循環反覆,整個大院子都穆九劃虛空洞鑽了個遍。

穆九小臉氣鼓鼓的,為什麼她成功後又划了三十次,還是只能在這個小小的大院里當地鼠。

就連早就掉下來的小蜻蜓,她都沒有心思去玩,只顧着繼續劃虛空洞。

她一定要鑽出這個小小的大院。

……

她腦海里的聲音也早就提示:任務完成,獎勵一盒會蠕動的蚯蚓。

穆九:???

不是現成的人間界調味料!

一盒會蠕動的蚯蚓,要怎麼才能制弄成孜然粉那樣的粉末狀?

先不管了,反正她穿來冒去也沒看見哪裡有盒子,她一定要穿出這個屁點大的大院。

穆九短暫的愣神後,又開始一圈又一圈不知疲倦的划著。

終於在她劃第一百零九遍的時候,成功穿出大院,穿到了半山峰的台階上。

第一百一十次的時候她成功抵達了專職養仙鶴的小仙童穆十的草屋門前。

穆十的名字是穆九取的,穆九兩年前問他名字,結果他居然沒有。

穆九問過了,小仙童比她大,所以她是九那小仙童就是十。

小仙童也欣然接受了穆十這個名字,也依着穆九的意思叫第九隻仙鶴小灰灰。

穆十的草屋門沒有關,穆九一眼就看到穆十正在宰小魚,剖腹取膽,嫻熟無比。

穆十每年這個季節都會宰一堆小魚,然後晒成干,等鶴沼里的小魚小蝦不多的時候給仙鶴們當零嘴。

穆九到門口的時候,穆十正接近宰小魚的尾聲,僅剩兩三條蹦跳着的待宰的小魚。

穆九心花怒放的跟穆十打招呼:「阿十,你看到我是從虛空洞中鑽出來的了嗎?」

「小九,碧碧峰里也就你還能想起來,來看我,你等下哈,我馬上忙完了。」穆十抬起頭笑得甜甜的小穆九說。

「好的,你的意思是你看見了對吧,你也跟我一樣高興對吧。」穆九說話時鼻子一動一動的,像是嗅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味道。

穆九見阿十又沉浸在宰小魚這件事情里,閉上了雙眼,跟着鼻子嗅到的氣息的指引,往存放着仙鶴糧食大糧缸的房間走去。

果不其然,那奇怪的土腥味越來越重,當穆九掀開那間房間門帘,一個首飾盒大小的木盒子就放在路中間的地上。

穆九蹲下,打開了散發著味道的木盒子,哇,好多動來動去的,像是沒有骨頭的肉手指般的長蟲。

土腥味就是這些長蟲散發出來的,穆九當下猜測這就是那個聲音說的會蠕動的蚯蚓。

不過既然出現在阿十的草屋裡,她自然是要先問過阿十的。

穆九抱着木盒子走到宰完小魚正在洗手的穆十跟前,還沒打開木盒子穆十就先問穆九,「哪裡來的木盒子,真好看。」

穆九剛要問出口的那句,「阿十,這可是你屋子裡的東西?」便咽了回去。

和阿十草屋裡那些不是大盆就是大缸的,比起來確實這個木盒子,好看得不要不要的。

穆九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阿十,重點不是這個木盒子,你看這是什麼。」

穆九本來想騰出一隻手打開盒子給穆十看的,但是她一隻手抱不住木盒子,只能放地上再打開了。

「哇,好多大肉蟲子,粗得跟手指頭似的。小九,你又去人間界了?」穆十感嘆後又冒出小疑問。

從他這幾百年來,三不五時跑人間界採買仙鶴吃食的經驗來看,這大肉蟲子太像啞伯伯說的蚯蚓了。

穆九:「阿十,我好幾日沒去人間界了,這蚯蚓是我撿來的,你知道怎麼弄成粉末嗎?」

穆九腦海里的聲音聽到穆九的問話,一陣騷動。

她的宿主怎麼滿腦子都是吃啊,蚯蚓可不是給她吃的。

穆十:「真是蚯蚓啊,我聽說過,第一次見 ,據說一般是剖開用草木灰洗去內臟和泥土,然後貼在木片上晒乾,可這要怎麼弄成粉末我從未聽說過。」

「那就不弄成粉末,直接晒乾好了。」

「阿十,你能幫忙剖開洗乾淨嗎?弄好後,我的小蜻蜓借你玩。」

穆九掏出懷裡的小蜻蜓,表明自己真的有小蜻蜓。

本就很喜歡穆九的穆十,很用力的點點頭,說干就干。

不到半個時辰,幾十條的胖蚯蚓全都洗白白,一隻只都被攤成薄薄的一片片,疊在大盆里。

穆九坐在小灰灰的寬背上,繞着鶴沼溜達一圈回來,穆十已經將薄片蚯蚓裝回,同樣用草木灰洗過的木盒子里。

穆九見狀笑出了一口大白牙,雙手奉上心愛的小蜻蜓,接過木盒子跟阿十道別。

師父該回來了,她要回去找師父借他的木板子曬蚯蚓。

阿十剛剛一說用木片曬蚯蚓,她立馬就想起了師父平日里,在她讀書練武的時候經常獨自對着勾勾畫畫的木板子。

穆九小手一划,一個剛夠她鑽進去的虛空洞出現了,隨後連人帶洞消失在了穆十面前。

穆十撓了撓頭:「小九什麼時候學會了虛空洞呢?」

這以後碧碧峰就他一個腳踏實地的人了,他一點法術都不會,只會養仙鶴。

穆十看着穆九塞到他手裡的小蜻蜓,確實挺好看的。

但男孩子不喜歡玩這個,等下次她再來看他,他再還給她好了。

剛才要是不接着,小九肯定再也不會來麻煩他的,她就是那樣一個小姑娘。

……

穆閑上仙和穆九同時回到頤養殿前的大院里。

只不過穆九是狹小的只容她自己鑽出的小虛空洞中鑽出來的,而穆閑上仙是從大虛空洞中邁出來的,同時他手裡還奉着一架古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