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
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 連載中

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

來源:google 作者:阮沐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慎桀 現代言情 阮沐希

阮沐希一邊看着玻璃外殘忍無情的男人,眼神充滿了無助和恐懼,一邊哭着哀求,「放我出去!我好熱!慕慎桀,放了我……救命啊!救命!」可是不管她怎麼叫,叫破了喉嚨,都沒有人來幫助她!難道她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么?她不要,她還有孩子……「嗯……」如同火爐,阮沐希被炙烤地難受,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麼的沉重,感覺身體的水分在漸漸流失,讓她喉嚨乾涸,大口大口喘氣,恐懼佔據了她整個心魂,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展開

《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章節試讀:

慕慎桀阮沐希是《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小說裏面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阮沐希,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浴室的門被毫無預兆地推開,裏面阮沐希渾身僵硬地站在那裡,瞪着緊張的眼神看着驟然出現散發低氣壓的男人。
慕慎桀眼神冷鷙,「你在我的地盤鎖門?
誰允許的?」
阮沐希無力反駁,這裡確實不能算作她的房間。
整個攬月灣,包括現在的她,都是屬於慕慎桀的所有物、玩物!
但她不能說出自己鎖門的目的!
「我......我害怕......」阮沐希怯弱地說。
...浴室的門被毫無預兆地推開,裏面阮沐希渾身僵硬地站在那裡,瞪着緊張的眼神看着驟然出現散發低氣壓的男人。
慕慎桀眼神冷鷙,「你在我的地盤鎖門?
誰允許的?」
阮沐希無力反駁,這裡確實不能算作她的房間。
整個攬月灣,包括現在的她,都是屬於慕慎桀的所有物、玩物!
但她不能說出自己鎖門的目的!
「我......我害怕......」阮沐希怯弱地說。
慕慎桀鷹銳的視線落在阮沐希捏着的手機上,「拿來。」
阮沐希意識到他在說什麼,更加攥緊了手機。
她實在沒想到慕慎桀會在這個點來她的房間,一切都是這麼的猝不及防......「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慕慎桀不怒而威的聲音震懾在浴室里的每一隅。
阮沐希小心臟顫了下,不敢怠慢,被逼迫着交出手機。
手機到了慕慎桀的手上,她的心跳不安地加速。
生怕會被慕慎桀發現什麼秘密一樣......在慕慎桀察看手機的時候,她弱弱地說,「我......我做了噩夢,很害怕,想給我姑姑打電話的,不過我怕你生氣,就沒打了,然後你剛好進來......」她最近的通話記錄被及時刪除,慕慎桀是看不到的。
慕慎桀冷鷙銳利的視線掃向她,似乎要將她給刺個對穿過,「你可以試試。」
阮沐希不解地看着他。
「幫着你逃跑,知道她的下場么?」
慕慎桀眼神兇殘地問。
「不,不是的,是我讓姑姑幫我送護照的,跟她沒關係,她什麼都不知道!
我......我答應你,以後都不聯繫了......」阮沐希忙着澄清自己,保證着。
她還是過於單純了。
姑姑是慕慎桀的逆鱗,怎麼可能允許她觸碰!
為了姑姑好,她也不應該聯繫的......慕慎桀上前,一把扣住她的臉,強迫着抬起,「記住,別挑戰我的耐性,你承受不住,明白么?」
「明......明白。」
阮沐希眼裡閃着淚水,隱忍着。
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
回蕩在寂靜空曠的浴室里。
同時震懾到了阮沐希不堪一擊的心臟。
誰......是誰打過來的電話?
不......不要是寧姨和孩子,千萬不要!
「你好像在發抖?」
慕慎桀像是玩弄獵物的姿態,捏着下顎的強而有力的手指上傳來阮沐希清晰的戰慄。
「沒......沒有。」
阮沐希撇開臉,慌地去拿手機,「我接電話......」她的反抗觸怒了慕慎桀,一隻大手卡住她的鎖骨,用力掃向淋浴池邊的玻璃,撞地砰的一聲——「啊!」
阮沐希嚇得雙腿發軟。
他的力量太強大了!
「給我安分點!」
慕慎桀冷戾的眼神微斂,落在屏幕上的來電顯示上,沒有備註的號碼。
指腹滑過,接通,裏面傳來男人的聲音——「希希?」
聽到這個聲音,阮沐希的身體微微震了下,心底暗暗地鬆了口氣。
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前男友的聲音。
他怎麼打電話過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只要不是寧姨和孩子打電話過來,她都接受......「希希,好久沒聯繫了,你還好么?
自從跟你分手後,我經常會想起你,我忘不了你......」何東裕的聲音傳來。
mark( "zhong ");阮沐希怔着,下意識朝慕慎桀看了眼。
「希希,我知道你還沒有忘記我,否則不會不換號碼的,對么?
我聽說你兩年前就休學回國了,我明天也回國,我們見一面,行么?」
何東裕問。
「不用了。」
「希希,除了我,你找不到對你更好的男人了。」
「我......」阮沐希拒絕的話還未說出來。
通話已經結束了,是慕慎桀掛斷的。
阮沐希在承受慕慎桀壓迫十足的視線時,忙說,「前男友,早就分手了。
因為失戀痛苦,學校就沒有讀下去,休學了。
我沒想到他會找我,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你覺得我會在意?」
慕慎桀冷笑。
阮沐希臉色尷尬,看向屬於自己的卻在慕慎桀掌中的手機。
就好像是她本人一樣,成了他的掌中之物。
「既然人家回國,總要去見個面。」
慕慎桀深不可測地說。
阮沐希心裏排斥,「我為什麼要去?」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阮沐希不知道慕慎桀打的什麼主意,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心裏不好的預感在不斷地擴大。
可她不敢違逆慕慎桀,否則會死無葬身之地!
......何東裕約在了酒吧。
阮沐希走進酒吧,不僅看到了何東裕,還看到了二樓貴賓座的黑色身影,湮沒在冥暗中,如蟄伏的獸類,蓄勢待發地看着下面。
「希希,這邊!」
何東裕看到了她。
阮沐希回神,坐過去。
雖然是得到慕慎桀的同意,但她依然如坐針氈,心神不寧。
因為她不知道慕慎桀想幹什麼,未知的危險讓她恐慌。
「希希,好久不見,再看到你我真的很開心。」
何東裕激動地說。
阮沐希沒說話。
何東裕是她在國外大學裏的學長,追了她差不多兩個月。
又因為是同是帝城的人,所以就在一起了。
沒想到半年還沒到,她就親眼所見他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翻滾的一幕。
「我幫你點了沒什麼酒精度數的果汁,你一向不勝酒力。」
何東裕表現得像善解人意的男朋友。
「你找我幹什麼?」
阮沐希再次看到他只有敷衍,並不想接受他的任何好意。
「希希,不管我身邊有誰,我從未忘記過你,我很後悔。
希希,我們和好吧!
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犯那種錯誤了!」
「你知道我的脾氣,一次不忠終身不用。」
「如果真的那樣,你又為何出來見我?
你對我肯定是余情未了的!」
何東裕想去摸阮沐希的手。
阮沐希眼疾手快地縮了回來。
視線往上抬,再遠的距離,都無法忽視那種氣勢逼人的鷹隼黑眸。
她很想走人!
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走。
如果做不到讓慕慎桀滿意的地步,是絕對不能違背他的意願的!
還沒說上兩句話——「喲,這不是阮沐希么?
這衣服穿起來,我差點沒認出來!」
一個油頭粉面的男人走了過來搭訕,一副遇到舊相識的熟絡。

《阮沐希慕慎桀現言虐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