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如塵祈光
如塵祈光 連載中

如塵祈光

來源:google 作者:賣花的朵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回舟 現代言情 黎清

【暗戀、救贖、擺脫原生家庭】我是黎清,我生如塵埃,長於泥濘,萬般無怨,願在世間得安穩一隅,卻得此微光,餘生便有了祈求,有了痴妄(由真實故事改編)展開

《如塵祈光》章節試讀:

第二天是開學典禮,在此之後放半天假,就要開始高中軍訓。

在這幫青春期愛打扮的女孩來說,這是個一定要好好捯飭的場合,不一定要出彩,但是仍舊期待着青春期的荷爾蒙碰撞。

白艷和木梅都精心打扮着,衣服試了一套又一套,卻找不到最合適的那一件。

秦歡沒有這種煩惱,大體恤和運動褲一下就搞定。她嘴裏念叨着:「清清啊,別傻站着了,塗點防晒霜呀,這開學典禮沒兩個小時是散不了場的,這得晒黑一層。」

黎清愣了一下,遲疑着說:「防晒霜屬於化妝品嗎?」

這下寢室的三個人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有些驚訝,又有些一言難盡,可只有秦歡看向她的時候有些心疼。

秦歡搶在她們之前先說話:「我也不清楚,不過不重要,你來幫我試試這個防晒霜吧,我覺得怎麼就黏糊糊的一層,不行,一會兒結束了咱們請假出去,我要重新買一瓶,你陪我吧。」

黎清點頭,眨了眨眼,驅散了眼裡的潮濕,「嗯,我陪你。」

太陽底下,黎清不記得這是第幾個領導發言,也不記得他的職位,她想這個防晒霜確實是黏糊糊的呢,一出汗更是悶得慌。

旁邊已經有人開始抱怨,「又是秋高氣爽,我爽他個鴕鳥蛋,熱死老子了。」他語音剛落,一片軍綠色走上主席台,這下曬蔫兒的女生們像是猛地喝了口冰水一樣清醒,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往前看。

「那個最高的好帥!」

「你不覺得左邊第三個更帥嗎,你看那腰那腿……」

在七嘴八舌的討論中,各班班主任抽取了自己班上的軍訓教官,等任老師把軍訓教官領過來的時候,不少女生都有些失望,這個教官長得沒那麼出色。

不過黎清覺得挺好,那股氣質表面上剛正不阿,其實帶了些痞壞,兵痞子不是說著玩兒的,當然她也沒有帶任何貶義。

等到隔壁班的教官過來後,他們就平衡多了,起碼他們自己的教官身材相當不錯,而隔壁的明顯就是退役後逐漸發福,有了小肚子。

今天只是見個面,明天才正式開訓,等總教官講完話後,各班就直接帶回教室。

總教官一上台,就莫名代入「獵人集訓」里的王牌選手,那凶煞的感覺,黝黑的皮膚,矯健的身姿,讓人心生敬畏。

旁邊教官提醒:「總教官很兇的,你們可別開小差。」

站在他們前面巋然不動的教官皺皺眉:「老周別說話,一會兒被罰做俯卧撐我捶你。」兩人很是熟稔。

總教官確實很兇,但很利落,兩句話說清楚就讓各自帶回。

他們的教官姓蒙,很少見的姓氏,他囑咐大家明天換上軍訓服後一定要利利索索,準時到達訓練場地,遲到會有懲罰。

三言兩語說完就散了,秦歡拉着她去找任老師,任老師也沒多說什麼,一聽原因就准假了,還趁秦歡去廁所的時候囑咐了兩句。

「你有什麼需要記得找我,這裡有不適應的也可以跟我說說。」男老師說話生硬,教物理的男老師說話更生硬。

黎清笑着點頭,恰好秦歡過來,「老師我們就先走了,會注意安全的。」

黎清家在農村,離這個縣城並沒有多遠,但她鮮少有機會來城裡,最多就是來買兩套作業。這也不能歸咎於家庭環境不好,同樣的環境,她表姐在這個小縣城熟悉每一個角落。

「咱們去南街吧,我知道那邊有一家護膚品店在打折,那邊還有一家很好吃的火鍋。」

南街是一條充滿生活氣的街道,路邊的店鋪和路邊攤涉及衣食住行各個方面,兩個小女生哪有不好奇的,這兒走走那兒瞧瞧,一個下午也就過去了。

到了護膚品店,導購姐姐滿面笑容地迎上來,黎清差點就想調頭離開,她大概是有點兒社恐的,只是會克制。

「兩位小妹妹買點兒什麼?」

秦歡已經自顧自地瞧過去,「買防晒霜,防晒噴霧也行,就是有沒有不黏膩的,防水防汗的。」

黎清沒什麼說的,只能跟着點頭,她沒用過,也不知道什麼防晒噴霧,好像生命里應該給她普及這個知識點的人缺席了。

導購姐姐瞭然地點頭,「你們是要軍訓的高一新生吧,這款防晒霜不錯,是我們店裡最暢銷的,我還建議你們搭配一款補水面膜使用,這軍訓一定要好好防晒補水,不然這皮膚黑得快。」

秦歡顯然也是沒做什麼功課,其實她並不想重新買,她最嫌麻煩,能將就用就行,可是她知道黎清需要這麼一個「同伴」,黎清不說,她就不問;她說,那她就聽着。

「媽,我不要,我一個大男生塗什麼防晒,我又不怕曬。」

聽見聲音,黎清下意識回頭,果然是他。

他前面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和葉回舟很像,看起來溫柔知性,穿着藕荷色長裙,露在外面的皮膚白皙。葉回舟像一條大狗狗一樣,垂着頭有些彆扭。

秦歡不像黎清,打個招呼都要糾結半天,直接笑着上前去,「嘿,哥們兒,真巧。」

葉回舟抬頭,看見秦歡眉頭舒展,再看見黎清時,禮貌地點頭微笑,算是打過招呼了。

「你們也在這兒?真巧,這是我媽。媽,這是我新同學,坐我後桌。」

葉媽媽笑得親切,「你們是小舟的新同學呀?真是有緣分,阿姨想給小舟買個防晒霜,你們有什麼推薦嗎?」

秦歡瞭然,「我們準備買這一款,導購姐姐說這款賣得最好。」黎清跟着點頭,怕葉媽媽覺得自己沒禮貌。

「是嗎?那咱們也要這個,我最相信小姑娘的眼光了,小舟去結賬吧,把同學的一起結。」

這怎麼行,黎清剛想開口拒絕,葉回舟就說:「你們可別拒絕,不然我媽肯定要念叨我。」

葉媽媽笑罵:「你個嘴貧的,一點兒都不討人喜歡。」

秦歡無所謂,幾十塊的東西沒什麼好推搡的,到時候打球,請葉回舟喝幾次飲料就行了,這交情就是要打交道。

可黎清不這麼覺得,她覺得自己佔了別人便宜,心裏惴惴不安,有些惶恐。她悄悄跟上葉回舟,小聲說:「要不我還是自己付了吧。」

葉回舟哪能同意,要請客當然要一起請,這是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不過看着小鵪鶉不安的樣子,他又有些不忍。

「沒事兒,改天請我喝飲料就行。」黎清只好作罷。

葉回舟跟葉媽媽走在路上,他一邊拿手機回復劉嶼寬,嘲笑他同樣被迫買了防晒,一邊護着媽媽,不然她被行人碰到。

「你那個,穿白色短袖的女同學,平時稍微照顧她一點。」她可能過得不太幸福。葉媽媽沒有說完,她自己是從農村出來的,一下就看出這個女孩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她心疼黎清的誠惶誠恐。

葉回舟知道自己媽媽童年不太幸福,所以對所有的不幸者都心懷慈悲,也算是對自己過往的慰藉。他拍拍她的肩,「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