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如果明?天
如果明?天 連載中

如果明?天

來源:google 作者:斗酒話妄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斗酒話妄語 裴天韻

裴天韻只是個上一秒還躺在沙發上刷劇的上班族,一覺醒來怎麼成了靈魂狀態穿越到了洪武元年?莫非他能憑藉一己之力改變明初那段令人惋惜的往事?展開

《如果明?天》章節試讀: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大明太祖朱元璋攜眾皇子以及群臣北巡的日子前夕,「裴大哥,這次北巡你跟小羲就在我的車裡時常陪我聊聊天解解悶吧。」朱標手捧着一本野記邊讀邊說,「嗯,我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精力。」小羲說的沒錯,果真用了整整半年時間裴天韻的精力值才充滿,不過給他帶來的好處也不少,現在的他不用一直呆在太子寢宮才能恢復而是每時每刻都能恢復精力,而在寢宮內恢復速度會成倍提升。

「到時候我跟幾個弟弟會多聚聚,裴大哥你要是閑着就到處逛逛吧,也可以從你的視角看一些我看不到的東西。」朱標曾經聽裴天韻提過有時候上級巡視他的下屬會弄虛作假,所以長了個心眼希望裴天韻能順便暗自調查一下,「放心啦,小意思,我每天晚上都會跟你交流一天的見聞的。」裴天韻自然是感到非常刺激,對他而言跟着皇族出行要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現在非但交上了太子這個好朋友還因此能跟着他出行,當然什麼都想嘗試下。

「後天就要啟程了,天哥你有什麼想帶走的嘛?」小羲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嗯?」這給裴天韻問的一頭霧水,「我不是個阿飄么?哪來什麼東西可帶的。」他好奇地看着小羲,「噹噹當!」小羲一聲輕呼,在她面前出現了三樣東西分別是一把匕首,一根綢帶還有一面鏡子,「這些是?」裴天韻越看越好奇,「畫符、錦織和銀華鑒,這是羲和大神為了你方便行事準備的三樣寶貝,不過一次只可以拿走一樣哦。」小羲神秘兮兮地看着他,「你先告訴我這些有啥用處嘛。」裴天韻盯着這三件散發著珠光寶氣的神寶,「畫符,可以藏於袖中的匕首,你握着它就能夠傷害到這個時代的人,我是不建議你用啦,畢竟你要是濫殺無辜的話罪惡值可是漲得很快的喲。」小羲握着這把小巧玲瓏的匕首,「錦織,可以保護你想保護的人,只要在那個人頭頂展開那麼什麼東西都不能傷害到他。」圍着這段絲綢的小羲露出可愛的笑容,「還有銀華鑒,帶着他可以讓你隨時翻閱你的時空的所有資料,用法就跟你們時代的手機一樣,點點劃劃就行。」說著小羲就在那面圓形的鏡面上滑動着手指。

聽完小羲的介紹,裴天韻陷入思考,按說他只是個穿越來的,殺人應該用不上吧,而且現在只有朱標能看得到他這是羲和大神制定的遊戲規則大神是不會破壞的,也許這畫符就是勾引裴天韻墮落的考驗。錦織倒是不錯,萬一朱標或者誰有難的話還能幫忙抵擋一陣,撐到援軍來救。至於這銀華鑒就相當於一部手機,在自己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的時候能派上大用處。這麼一分析,他覺得本次出行是皇室行為安全問題自然無虞,相較而言還是銀華鑒最有用呢。

「那我就要銀華鑒吧,」裴天韻伸手去拿那面鏡子,「好的,那就交給你啦。」小羲也不含糊,「不過聽這意思,小羲你不跟我一起?」裴天韻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大神有令,小羲暫時不能出皇宮範圍哦。」她奶聲奶氣地說,不知道羲和大神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就是說本次北巡全靠裴天韻自己了,幸虧他選了銀華鑒不然沒有小羲在身邊還真麻煩。「啊對了,你不在我跟朱標的交流怎麼辦?」裴天韻想起他能跟朱標無障礙交流全靠小羲這個人形翻譯機,這一出遠門倆人總不見得一路上大眼瞪小眼全靠比劃吧。「沒事啦,銀華鑒有跟小羲一樣的本領喲。」活潑可愛的小羲在空中邊打轉邊說著。

「那好,就委屈你在家獃著啦。」對於小羲這可愛的模樣裴天韻一直非常喜歡,只不過他不知道這是半年來羲和大神對他的第一次考驗,故意留着小羲不跟他出去以觀察在沒有自己分身約束的情況下裴天韻會做什麼。

「恭送皇上!」隨着跪在地上的李善長鬍惟庸等人的一陣山呼,承載着朱元璋的龍輦緩緩啟動,預示着大明開國皇帝的第一次北巡開始了。

而此時的裴天韻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太子朱標的車駕上,「裴大哥,第一站會是揚州城,以前就聽說那是個好地方呢。」朱標顯得很是興奮,「嗯,所謂煙花三月下揚州,雖說現在早就過了春季,但不妨礙揚州的美景呢。」「哦?裴大哥也懂李白的詩?」「哈哈哈,太子你不知道,我的年代幾乎人人都能讀書,唐詩宋詞可是必須要學的呢。」「真好啊,這樣的時代可真讓人嚮往。」朱標不由得感嘆。

在官道上的車隊浩浩蕩蕩,裴朱二人也是相談甚歡,雖說剛經歷戰火的中原大地依舊滿目瘡痍,但勝在新朝氣象之下人人對復興都充滿了希望。「裴大哥,經過這半年來的學習,我對父皇對大明又有了幾分信心,可惜我尚不能理政,真是有些遺憾呢。」在君權集中的時代這可是能稱為大逆不道的言辭,太子就更不能有這非分之想。「哈哈哈,你可得忍住了,」反倒是裴天韻出言提醒,他可不想太子還沒成年就被人冠以謀逆之罪給廢了,「在別人面前可千萬不能說啊。」有時裴天韻也會後悔把很多現代化的思維灌輸給了朱標,「那是自然。」朱標反而笑着擺了擺手。

大隊人馬行了一天來到一處官驛,朱元璋似乎下令今夜就在這過了等明天再上路。「大哥!」朱標馬車外他的三個弟弟便來找他了,這年朱標13歲,朱樉12歲,朱棡10歲,而年紀最小的朱棣才只有8歲。「裴大哥,我陪弟弟們玩去了,你隨意吧,晚上咱們再聊。」都是一母同胞,朱標跟這幾個弟弟也是親近異常,平時在宮裡能見面的機會不多,趁着他們父皇這次北巡自然是跟兄弟們多多親近的好時機。

「唔…一時半會兒幹嘛去呢?」這倒是讓裴天韻有些無聊,周圍環境他也不熟,雖說身負銀華鑒讓他不至於會迷路,因為小羲在臨出發前告訴他這東西還能在這個時代給他指路。不過畢竟在古代也不像現代這樣處處有好玩的,所以裴天韻決定再去看看朱元璋在幹什麼,對他而言,這位傳奇君王有着很多吸引人的地方。

說走就走,裴天韻一下子飄出了太子馬車朝着前方最大的龍輦飛去,一路上侍衛林立太監正忙着整理馬車儀仗,而大明最高統治者則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雙手背負在後面望着揚州方向即使他知道在這個位置根本看不到什麼。

「恩師,不知陛下此次帶我們出來是什麼用意呢。」裴天韻耳邊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轉頭看過去一個是劉基劉伯溫另一個他卻不認識,「楊憲吶,不可妄測聖意,該讓你知道的時候,皇上必會讓你知道。」身經元廷以及朱元璋義軍時期的官場,劉伯溫早就深諳一個道理,那就是什麼時候該知道什麼時候該糊塗,而他身邊正是明前期中書省里的一個不可忽視的角色,楊憲,按裴天韻的認知這傢伙貌似結局不是太好,不過以現代眼光來看么,爭名逐利也屬正常只不過他選錯了對手高估了自己而已。

「劉大人,皇上命你近前說話。」此時一個太監來請劉伯溫,「楊憲,記住剛才為師的話。」拋下這句劉伯溫就跟着太監前往朱元璋所在之處。裴天韻也不客氣,晃晃悠悠飄在兩人後面跟着一起來到了朱元璋面前。「啟稟皇上,劉大人到。」太監恭敬地說了一句,聞言朱元璋回過頭來,一股皇者霸氣讓眾人大氣不敢出,連裴天韻都身體一緊飄在半空。「臣劉基叩見皇上萬歲,萬萬歲。」劉伯溫跪下山呼,朱元璋眼神一掃那個太監並眾侍衛侍女識趣的乖乖退下了。「起來,陪咱走走。」朱元璋說完就當先一步踏出。

多年的軍旅生涯讓朱元璋行動迅捷有力,讀書人出身的劉伯溫勉力緊緊跟在其後,最舒服的要數裴天韻了身為阿飄毫不費力就盤旋在兩人周圍。走了一段,朱元璋停下,「伯溫,考慮的怎麼樣了?」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讓裴天韻很是疑惑,「啟稟皇上,臣思慮再三,未免陛下與往日同袍多生嫌隙也為我大明穩定,仍認為陛下可效仿當年的宋太祖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原來兩人的談話內容又是之前裴天韻偶然聽到的削弱勛貴的做法。

「……」沉吟片刻,朱元璋開口了,「為什麼要學這種軟弱的手段,朕既已掌握天下至高強權,有理,可殺!無理,亦可殺!」這位皇者平時自稱都是一口咱、咱的,突如其來的改變嚇得劉伯溫當場跪下,將頭深深埋在兩臂之間。「起來吧,不到萬不得已,咱也不想動這幫從義軍起來的老兄弟子侄們。」朱元璋又收斂起了皇者霸氣,「伯溫啊,最近聽宋濂說標兒學業突飛猛進,似是開竅一般。」朱元璋話題一轉,聽得出來他已經對那些勛貴有了打算便無需再議論了,「太子乃人中龍鳳,實為大明幸事!」劉伯溫戰戰兢兢起身附和着朱元璋,「咱以前覺得標兒聰慧有餘卻過於仁慈,不過從最近給他的功課批複的奏章上來看,還真是咱的種。」說起兒子,這個做父親的也如同尋常百姓家誇獎自己家有出息的孩子似的一陣歡喜。

聽着這些裴天韻心想也許這跟自己也有些關係,畢竟太子在模擬批複奏章的時候時不時會跟他討論,不過他現在沒心思關心這些,因為朱元璋的話還沒說完,「所以,未免咱有什麼不測,早日為標兒穩固朝廷也屬當務之急。」可憐天下父母心,不論是帝王將相還是平頭百姓,劉伯溫也明白個中道理,「皇上,臣以為目前尚無需逼迫太緊,可命李善長李大人擬一個章程為那些有功但亦因傷或是年歲偏大難再上戰場的將士們制定恩養方略。」畢竟國家初立,一下子全部削奪武將們的兵權是不現實的,劉伯溫這一緩兵之計不可謂不高明,「有理,今日與咱一起吃飯,把你的想法都說出來。」一聽這,朱元璋抓起劉伯溫的手就往回走。

《如果明?天》章節目錄: